体育生的欲乱H文_钻到她裙子里添内裤

2022-06-21 15:09:30 11点热度

口水顺着嘴角流下,像是一个傻子。

忽然,青年猛然睁开眼睛。

像是噩梦初醒,双手紧紧抓住轮椅扶手,后背更是被冷汗打湿。

“呼!”

青年大口喘气,眼神中一片茫然。

而脑海中,则是缓缓浮现出梦中那最后一幕。

“林霄,你就是我计划中最大的阻碍!”

“我要让你像蝼蚁一样活着,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所以我不杀你,我要让你受尽折磨的活着,像一条狗一样苟延残喘的活着!!”

梦中那人,对着林霄咬牙切齿,仿佛要生吃林霄的血肉一般。

“我是谁?”

“我是......林霄!”

青年眼中的茫然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冽。

林霄,本为一介孤儿。

巧合之下被第四西北军,李重光老将军收养。

其后一直生活在西北边境,自幼在军武中生活,10岁进入兵队历练,15岁正式入伍。

驰骋沙场,立下无数功勋。

20岁便直封9星统帅,统领西北百万雄兵。

并于当年,义父李重光深陷敌军战亡。

林霄一怒之下率百万大军压境,力斩敌军十位统帅。

一战封神,收复山河八千里。

大战之后,力竭而倒。

其后被手下贼人算计,趁他昏迷之际暗下毒手。

导致林霄脑部受创,陷入半痴半傻的状态,就连双腿也是直接瘫痪。

林霄双拳紧握,指关节咔咔作响,指甲更是深深陷入肉里。

那一双深邃的眸子,眼白之上密布红血丝,宛若陷入癫狂的野兽一般。

“如今我已经清醒,有些账,也是时候算算了。”

片刻之后,林霄缓缓压下心中怒火,想要试着用双腿走路。

但,双腿宛若不是他的一样,根本提不起力气,就像是真正的瘫痪了一般。

林霄两手伸出,一手抚摸腿部脉搏,一手顺着腿部筋脉缓缓划动。

“还好,只是长期卧床坐轮椅,导致血气淤堵,肢体有些退化。”

林霄低声自语,以他所具备的医术,再辅助锻炼,很快就能恢复。

打量着房间中略微简陋的环境,林霄脑海中那些零散的记忆碎片,也是逐渐拼凑起来。

他陷入痴呆状态两年,但并不代表他没有记事能力。

“这里是,秦家?”

林霄喃喃自语。

江城秦家,本为将门之后。

秦家老爷子秦厉雄,兵中一代天骄,为国立下赫赫战功。

当年秦厉雄看中林霄的潜力,多次央求林霄的义父,让他与孙女秦婉秋定下婚约。

秦家族人虽不知林霄在兵中地位几何,但也知道以秦厉雄的眼光,他看上的人定然不差。

所以,自然是满心欢喜。

可没想到,林霄退役之后,不但成为了一个半痴半傻的废物,甚至连双腿都逐渐失去知觉,完全丧失了自理能力。

本想借着林霄,使得秦氏在江城的地位,再上一层楼。

而如今,算盘落空,巨大的期望变成绝望,怨恨和不甘可想而知。

而后秦厉雄战死沙场,秦氏后人青黄不接,已经沦落到了三流家族的行列。

秦家人更是将这一切,都归罪在了林霄的身上。

于是,更加不会给林霄什么好脸色。

两年来,秦氏族人从未正眼相待过林霄,各种羞辱。

秦婉秋不在的时候,林霄的地位,更是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即便是一个保姆,也敢对林霄出言不逊。

唯有秦婉秋,在林霄的记忆中,好像对林霄还算不错。

“如今我已然恢复,也是时候离开秦家了。”

“秦家若像样,我便助秦家飞黄腾达。”

“秦家若继续执迷不悟,那我便与秦家,恩断义绝。”

猛虎,苏醒。

恩,要还。

仇,要报!!

此时,他义父已经不在,昔日手下更是将他背叛。

如今人在屋檐下,还坐在轮椅之上,简直惨到了极点。

“不,我并不是什么都没有。”

“九星统帅亲卫兵。”

林霄眸子一扫,拿起桌面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记忆深处的号码。

他现在迫切的需要知道,如今的天下局势。

“喂。”

电话那边的声音,沉重而坚毅,仅从声音就给人一股扑面而来的压力。

“是我。”

林霄语气带着些许怀念。

电话那边这个人,叫做袁征,是他的亲卫兵首领。

重情重义,义薄云天。

“砰!”

电话那边,猛然传出一声震响。

“你说......你是谁?”

袁征的声音,有些颤抖。

“林霄。”

林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

电话那边,陷入了长达十几秒的沉默。

“什么东西!谁他妈让你给我打电话的?”

“一个傻子,一个残疾,也配跟本帅打电话?滚蛋!!”

袁征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愤怒,还夹杂着丝丝颤音。

破口大骂之后,袁征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林霄目光发愣,缓缓放下手机,脸色有些煞白。

先有昔日手下,将他陷害到这步田地。

再有最信任的亲卫兵头领袁征,对他这般态度。

众叛亲离,也不过如此吧?

“呵,呵呵......人走茶凉?”

林霄拿着手机,嘴角升起一抹自嘲。

......

而与此同时。

远在西北的营地内。

一名身材壮硕的汉子,目光通红的放下手机,嘴巴和身体都在不断的颤抖。

任谁都能看出,他在极力压抑内心的情绪。

“噗通!”

文学

统帅!您,您回来了!”

“可是,我不能,我不能......”

袁征双拳猛砸地面,心中仿佛藏着万般憋屈。

“袁帅,您,怎么了?”

营帐打开,一名战士快速走来。

这名战士真是不敢相信,统领数十万兵马的袁征,此时竟然跪在地上流泪。

“心绞痛犯了!”

袁征摆手站起,背对青年说道:“安排行程,我要回去一趟。”

“袁帅,如今战事吃紧......”

“您回去,多久?”

战士轻声问道。

“待定。”

袁征的语气,毋庸置疑。

“是!”

战士不敢多问,应声退下。

......

江城,秦家。

林霄独坐轮椅,握着手机沉默良久。

“不对。”

林霄皱眉思索。

袁征的态度,有些刻意做的那么绝情。

这,不符合他对袁征的认识。

“啪!”

林霄拍了一下膝盖,心中有些自责。

他刚才情急之下打了电话,却是已然忘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啊!

这个电话,真的不该打。

一旦被那些人知道自己恢复,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袁征故意表现的这么绝情,定然是为了保护自己。

“是谁在说话?傻子又犯病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名中年妇人走了进来。

这妇人三角眼,嘴唇很薄,眼睛往上瞟,带着一股傲气。

秦婉秋的妈妈,王凤。

也算是,林霄的准丈母娘。

两年来,秦氏族人中,王凤对林霄最为刻薄。

事关兵中无小事,以林霄当年之身份,更是绝对的机密。

所以即便是秦家人,也对林霄曾经的事情一无所知。

在王凤心中,林霄不过就是一个废物。

林霄坐在床边,跟王凤漠然对视。

“傻子,你干什么呢?”

王凤上前一步,一把抢过了林霄手中的手机。

“区区一个傻子,还会用手机?”

“婉秋也真是好心,说什么要定闹铃推你出去晒晒太阳!”

“真是傻到家了,我王凤怎么能生出这样的傻子?”

王凤气急败坏的抢过手机,还顺手推了林霄一把。

林霄眼中闪过一道寒意,以他九星统帅的身份,方圆三米范围内,皆是禁区。

换做旁人,仅仅这么一个动作,他便有权力当场格杀。

先斩后奏,皇权特许!

“你看什么?不服气啊?怎么还想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