吮她的花蒂h医生:黑人巨大40cm在线播放

2022-06-21 15:08:16 10点热度

不要闹啦,只要肯从了吴太,公司对你的封杀令立刻解除。”

“在横店荒废你的音乐才华太可惜,只要你肯点头,以吴太的身家资源,你就是下一个周杰仑,天王巨星,亚洲歌王!”

“这种福气,其他小男人想要都要不到呢!”

“这种福气,给你要不要!”

一回想满脸玻尿酸、肉毒素的吴太,叶秦冷冷一笑,跪舔臃肿老太欧巴桑?

“哎呦,我也得能瞧得上啊。她那种地位,一般人哪看不上,只有你这相貌,你这身材,你这才华,加起来才够格。”

“乖,吴太说以后只独宠你一人。”

“我就是饿死,从楼上跳下去,也不吃这口软饭。”

叶秦冷不丁恶寒,浑身起鸡皮疙瘩。

如果不是从2021年重生回现在,他这个某点的文娱文扑街,绝壁飞速滑铲,抱紧大腿,阿姨,我不想努力。

“你会后悔的!”

电话挂断,他搓了搓让女人犯罪尖叫发狂的帅脸,面若寒霜。

后悔?

这辈子最后悔的,莫过于穿越后心态膨胀,草率参加一档选秀节目,《雄起吧,好男儿》。

还掏出大杀器,《烟花易冷》,《千百度》,一路杀进沪市赛区四强。

乐坛前辈盛赞,媒体吹捧下一个周洁伦,粉丝发短信打投,公认的夺冠热门,民选之子。

热度堪比当年的春哥,后世的鲲鲲。

他甚至连夺冠后卖惨感言都准备好:

我今年18岁,来自秦省榆林无双镇一个贫穷的村落一个贫困的家庭。

父母大哥靠种地为生,因为供不起上学,17岁辍学打工。

在一家手机组装厂上班,没有五险一金,整天007,却没有放弃唱跳rap篮球的梦想……

明明只差一步,告别打工人,无双镇的村草,草根崛起,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就算内幕操作,冠亚军必须签下期限五年的合同,他也忍了。

可被四十多岁的老女人骚扰威胁,非强收富婆小泰迪,他忍不了!

不就是签了专属合同,生效期限内,自己创作的歌曲,不管是在录音室、演出大巴、自家厕所、别家厕所,5年内所有歌曲全归音乐发行公司所有。

在这段时间内,不允许没有经发行公司许可,为其它任何人写歌,就是是天王天后邀歌,一样免谈!

他耗光两首歌全部的盈利,手机铃声付费、企鹅音乐平台版权费,终于在调停仲裁,把合约缩减到2年9个月。

这段时间的冷藏封杀,足以耗光他在选秀积攒的人气热度。

等解禁出道,老阿姨掌握这么大体量的音乐公司,倘若秋后继续算账,继续打压,恐怕要苟到下一个风口——直播斗音短视频。

偏偏她又隔三差五,安排恶心的杨经理暗示,只要服软,臣服在老阿姨石榴裙,他就有取之不尽的资源。

否则,娱乐圈的大门,永远向他关闭。

但老阿姨太高估自己,没有哪个人能只手遮天,你影响到音乐圈,能控制水深的一批的的影视圈?

眼睛看向公会大门,一个胖子急匆匆地走了出来,扯着嗓子喊道:

“抗战戏,来十具尸体,男的!”

“三天一百五,要能抗,不怕苦,不能脏,不怕累……死人妆不能卸啊!”

刹那间,闻风而动。

叶秦身子如闻味的猫似的,嗖地蹿出,旁边的龙套哥们反应不慢,全都一窝蜂地往前冲。

“干什么,干什么,挤什么挤,都特么给我站好啦!

胖子睖眼一扫,一米八高个的叶秦,在人群里一下子脱颖而出,英武神秀的面庞,有别大众脸的颜值让人眼前一亮。

“你……你……还有你们几个。”

然而,胖子像是没看见,直接从他身上跳过,手指点了十个人。

“跟我走!”

被点中的十个人脸上挂笑,没有挑中的面无表情,麻木地离开。

叶秦逆着人流往前,从兜里掏出软利群,规规矩矩地孝敬:“群头,给个机会呗!”

胖子把烟放鼻间狠狠地嗅上一口,看了眼一年多勤快懂事的小伙子。

“小秦啊,不是哥哥不给机会,你这模样这体型,人高马大,三四十年代的八路可少见。”

“群导特意叮嘱,让我找些生面孔路人脸,下次吧,下次宫廷戏,铁定找你当太监。”

叶秦把一包烟都递上去:“群头,我这个月可还没开工呢。”

胖子叹了口气道:“小叶啊,不是我不帮,有人背地里带话,不准我再给你找戏,你啊,瞧着普通,怎么就招惹狠人呢?”

又是一个。

已经是第7个群头拒收。

叶秦无奈地转身,凛冽的西风刮得脸生疼,失落地蹲在地上。

“叶子,不是老哥说你,你说你这条件,跟我们几个争什么群演?”

“就是,捯饬捯饬,主演男配你当不上,当个群特不难吧,说不定,一部戏就被哪个女导相中……”

“跟剧组混个特约,一天能有两三百,他不香吗!”

“没错没错,你来跟我们这些几十的抢什么龙套?”

几个没选上的龙套,一肚子气没处发,你一言我一语,牢骚怪话全冲叶秦,谁让他长的帅。

叶秦闷声不吭,之所以苟在横店发育,不光复文抄公的伟业,因为——

他抄不来几百万字的小说,拍不了上千万成本的电影。

唯一仰仗的,当然是他有穿越众标配自带的金手指。

眼前的纯白色虚拟界面,上面浮现一行大字:

【演员签到系统,龙套签到(299/300)】

就差1次就能开启金手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其实我对演戏没兴趣,是你逼我用魔法。

“不管怎么着,先凑合找一个应付。”

叶秦甩了甩头,准备到各个剧组碰碰运气。

忽然间,一个三四十岁壮年大汉从服务部跑出,不由分说地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秦子,快快,帮哥哥一个忙,老子那个特约跑肚拉稀,你帮我去顶个冲锋陷阵的战士。”

“啊,啊,刘哥?”

叶秦一脸迷糊,被刘能拖到一个抗日剧组。

一件“第八路军”的蓝灰色军装,随手扔进怀里。

这部戏叫《战后之名》,没看过也没听过,一瞅就不靠谱,服装组还没他这个龙套见识广。

新四军是蓝灰色,第八路军多是灰白、黄绿。

顾不上吐槽,刘能催促道:“快,快,小秦,一会儿辛苦你一下,是个爆破戏,爆点在那,下面有个蹦床,你待会儿啊侧空翻着地……”

叶秦边听,边换衣服。

如果是搁前世的自己,早就心慌意乱,两眼一抹黑。

可经过一年来历练,演技可能不咋样。

旁门左道各类龙套该点的技能,样样没落下,什么剃头哭丧,淋雨挨打、披麻戴孝、抬棺磕坟都干过。

就说这爆破戏的躺尸,也是一个技术活。

一是需要身体素质过关,在爆破的刹那侧空翻,反应,速度,弹跳缺一不可。

二是胆大机灵心细,要记清爆点,走位不踩错,毕竟爆破相当危险,稍加不慎,或者开小差,非轻即重,120预备,是不是工伤,剧组都推诿否定加拒绝。

“鞋呢,换上,臭归臭点,但哥哥挑的这双不错。”

刘能见叶秦套好军装,腰杆笔挺站姿标准,顺手扔出一双堪比化学武器的鞋子。

“刘哥,我自备呢。”叶秦可不敢随意穿这些剧组租赁的布鞋,没准一个倒霉沾上脚气。

换上鞋,强忍身上飘出一股刺鼻令人作呕的酸臭,被带到拍摄现场。

“轰!”

“砰!”

爆炸的声音此起彼伏,零七零八年的抗战片,还没升级到手撕鬼子人均燕双鹰的神话片。

就算再没水平再缺经费,剧组想方设法,也得挤出点爆破场面,就特么图个真实。

化妆师拿着化妆刷,给叶秦现场草草涂抹,黑底红墨水勾勒出炮火洗脸的形象。

“死尸都给老子不要动,他吗地躺好!”

“兵跑起来,那边,娘的,不要靠近炸点!”

又一个叫不出的年轻导演拿着话筒,大喊大叫,“人呢,人还没死来嘛,剧务怎么搞的!”

“小秦,别紧张,就照你前些天再来一遍。”

“刘哥,我演戏,你放心。”

叶秦真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jio,顶着有气无力的喊杀声,手里端着一把ak-47冲了出去。

“突突突!”

耳边幻想着突击步枪扫射的声音,随后按助理导演的指示,跑下高地。

底下有一个土掩的蹦床,就为凸显爆炸特效,拍出炸翻一堆人的镜头。

叶秦轻车熟路,小小助跑,在蹦床下压的临界点,猛地起跳。

接着整个人飞在半空,侧翻出一个优美的弧线,然后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伴随着爆炸飞溅出的砂石,他扑腾倒地,经验老道地把头埋在草堆。

扬起的尘土裹挟着石子,像雨点般斜打在他全身,忍着刺痛,一动不动,当一具尸体。

“咔!”

导演大吼一声:“休息10分钟,下一条,主演到位!”

“场工,打扫战场。”

“哎哎,赶紧起来,挪地方。”

“嘶。”叶秦双手撑地艰难地站起来,头上背上的灰尘砂砾落下,摇头晃脑,耳膜震得发麻

文学

“小秦,瞧不出,这么短时间就掌握爆破戏走位。”

刘能以前也是一个横漂,游荡上千个剧组,总算明白逐梦演艺圈就是狗屁。

干脆借着积攒的人脉干起群头,倒混得风生水起。

“来,喝口水,你小子今天算帮哥哥一个忙。”他递上自掏腰包的哇哈哈。

包装上的代言明星,仍然是这年头周王陶林里风头正盛的二哥,“王力虹”。

咕噜,咕噜,叶秦猛灌几口。

刘能从兜里取出一叠软妹纸,抽出三张:“这场爆破戏的钱。”

“刘哥,这价儿不对。”

08年横店的演出价,群演三十,群特五十八十,小特也就一两百。

叶秦只抽出两百,刘能见状,直接硬塞到他手里:“这回是你帮哥,全收下吧,你也不容易。”

“谢谢刘哥,那我先走啦。”

叶秦面露微笑,朝路边的三轮车招招手。

“小,小秦啊。”

回过头,看见刘能犹犹豫豫,叶秦疑惑道:“刘哥?”

“没什么,回去把脸洗啦,怪吓人的。”

…………

柴油三轮车开了十五分钟,终于到一栋筒子楼。

一楼两户,叶秦住在右边的608。

一百多平的面积被房东精打细算,隔断出四间逼仄的房间。

左右对称,门对面是公用的两间卫生间,算是房东良心。

屋子住的都是横漂,男女老少,全部蚁居在此。

砰,对门的邻居彭玲,双手提着沉重的行李箱,吃力地放在门口。

“叶子,这么早回来啊?”

她算是最早的房客之一,川渝辣妹子,比叶秦大九岁。

横漂七年,靠着一张及格线以上的圆脸,这些年熬到群特,为人直率热情。

“姐,你这是要走?”

“啊,姐要走了。”

叶秦诧异道:“姐,你怎么会想着走呢,前几天不是才刚接到一部特约嘛!”

“姐二十六七。”

彭玲唉声叹气,“在我们村,这岁数已经是孩子娘啦。不成家,乡下的爹妈会被给人戳脊梁骨,抬不起头。”

叶秦哑口无言,气氛突然因沉默变得凝重忧伤。

彭玲擦去眼角的泪花,“不说我啦。倒是你,你,你往后多照顾点自己,实在不行,大不了不干这行,男儿志在四方,没必要死磕在明星梦上!”

“彭姐,你的话我没听明白?”叶秦心里隐约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你到底招惹到谁,横店的群头都被警告,要把你列入黑名单。”

彭玲忧心忡忡,从挎包里取出一个精心准备的红包。

“姐帮不了你太多,就当离别前给弟弟的礼物,不许说不要,拿着吧,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幺蛾子找上你。”

该来的还是要来,老阿姨的手终于伸进横店。

叶秦咬咬唇,是想极限施压?

“谢谢彭姐。”

“谢啥,今天有接戏吗?没有的话,姐请你吃个饭再走。”

叶秦匆匆地进屋,“姐,就算有也给推了。你等等我,我擦把脸换身衣服,马上就来。”

“臭小子,滚,埋不埋汰啊,也不闻闻你身上的味儿。”

彭玲笑骂道:“臭死啦,赶紧去洗澡!”

…………

哗啦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