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yin荡的高中女h 文校园_阅读

2022-06-21 14:54:45 7点热度

车灯闪现,一辆汽车疾驰过来,撞到了他身上,直接将他撞飞。

“!!!”

正趴在岗亭的桌子上面睡觉的柳青猛然直起身来,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抬头看到岗亭外刺眼的阳光,整个人懵在了那里:

“我没有死去?”

“我只是做了一场噩梦吗?”

“可那一场梦为什么那么真实?”

“我这一场噩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的?”

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看了一下手机上面的时间。

2019年6月14日,星期五。

13时45分。

他呆在了那里:

“2019年6月……也就是说,这两年多的时间其实都是在梦里过去的,现实中才过去一个多小时。”

“这怎么可能?”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怎么可能梦到那么多东西?”

在这一场梦里,时间已经到了2021年。

这一场梦里的每一天过得都是那么的真实,每一个场景都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得他无法相信这是一场梦。

梦里面两年多的时间,是一天一天积累起来的,是一分一秒积累起来的。

他在梦里面欢欣过,也痛苦过,度日如年过,生不如死过。

现在发现那一切竟然只是一场梦,让他一时难以接受,满脑子回想的都是梦境里面的事情,看上去就像一个傻子一样。

柳青是一个小区保安,嘉怡小区南大门保安亭就是他的岗位。

他的职责是看好这一座南大门,给没带门卡的小区住户开开门,非小区住户,有来访目标的,做好来访者登记。没有来访目标的,不让他们进小区。

嗯,理论上是这样的。

可实际上,进入小区的侧门门禁系统早就已经坏了,一推就开,并不需要门禁卡,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他坐在那里,等于是一个摆设。

物业公司规定了,每个班的来访登记不能低于十条,他在登记本上登记的都是那些外卖小哥,快递小哥送水工送奶工的名字。

因为那些人基本上天天都会来,不只是知道他们的名字,连身份证号码都已经背得出来了,登记起来毫无压力。

门禁就是被保安给弄坏的,因为老是要给业主开门关门太麻烦了,干脆把它弄坏,这样玩手机或者睡觉的时候就不会被打扰。

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两点,物业管理处的人会下班休息,没有人来查岗,那就是他们休息的时候。

这一天柳青和往常一样,中午去饭堂吃完饭之后,就趴在岗亭的桌子上睡觉。

管理处上班之后会例行到各个岗位查岗,所以他调了下午一点五十五分的闹钟,能够保证他在管理处查岗之前醒过来。

这一次还没到一点五十五分,他就醒过来了。

可整个人都是迷糊的,记忆里全都是那一场梦里面的场景。

鹏城的夏天来得比别的地方更早一些,虽然才6月,天气已经很炎热了。

柳青坐在嘉怡小区南大门保安亭里,前面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巴掌大的充电式小风扇,在那里呜呜的转着,却没有带给他更多的凉爽。

在那一场漫长的噩梦里面,这一个小风扇后来在一次吵架后被他当时的女友霍珍珍给砸了。

之所以说是“当时的女友”,那是因为后来霍珍珍已经不是他女友了,跟他分手后,马上就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了,然后就是结婚生孩子,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一气呵成。

而他也因为这样的事情一蹶不振,消沉至今,一直到噩梦醒来。

想到这里,柳青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不对,那只是一场梦。”

“那只是发生在梦里面的事情。”

“现实中,珍珍她并没有背叛我。”

也许是梦里面的场景过于真实,梦里面的感受过于刻骨铭心,他心中念出“珍珍”两个字的时候,竟然感觉有一些恶心。

梦里面,撕破脸后,霍珍珍的无情和刻薄,那么长时间一直被隐瞒着的背叛,带给柳青的记忆是那么的清晰,以至于他醒过来之后都没法摆脱那样的情绪。

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突然又闪出一个念头:

“真的只是做了一场梦吗?”

“还是像网络小说里面常见的那样……我,重生了?”

这个念头一生出来,就难以遏制。

毕竟梦里的场景太过真实了。

他开始回忆2019年6月14日都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事情。

如果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跟他记忆里面的是一样的,那就说明这不是梦,而是他重生了。

如果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跟他记忆里面发生的事情不一样,那就说明了这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梦里面是真真实实的两年多时间过去,按道理说,回忆两年多以前某一天的详细情况,不一定能够记得起来。

在他翻阅记忆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打开一看,是霍珍珍发过来的一条微信:

“今天你的工资发了吗?”

柳青上班的这家物业公司平常都是15号发工资,遇上节假日,就会提前或者延后。

有时候会提前,有时候会延后,没有一定之规。

所以,霍珍珍才会发出这样的信息过来。

柳青忘记了到底有没有发工资,上手机银行APP看了一下,再回复过去:

“发了,三千八。”

然后,霍珍珍发了一条链接过来:

“这条裙子我看上很久了,你帮我给买了呗。”

还打了一个俏皮的笑脸。

柳青脑海里就好像被一条闪电劈过一般,很多回忆都涌上了心头。

如果没有记错,那一条裙子的价格是一千五百八十八,当时柳青想着自己拿到的那点工资扣掉房租就只剩下两千不到,买这么一条裙子,就只剩下四百多块钱了,所以犹豫了没买。

然后,就是十几天的冷战。

一直到他买下那一条裙子邮寄到家,霍珍珍才给他一个笑脸。

柳青手都有一些颤抖,点开了那一个链接,看到价格。

上面写着原价一千九百八十八,领四百块优惠券,到手价格一千五百八十八元。

“那些事情都是真的……”

“不是在做梦。”

“我是重生了,回到了两年多前。”

确认了这一件事情,柳青就像大病了一场一样,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座椅上。

心里有一些难过。

同时,有着一丝莫名其妙的释然感。

那一生,他活得痛苦,活得卑微,活成了一头舔狗,然而舔到最后却一无所有。

既然重生了,这一生,他要选择另外的人生。

这舔狗,不当也罢

文学

在柳青思绪万千的时候,微信的那一端,霍珍珍看着聊天页面老是显示对方在输入中,却老是没有消息,等了十几分钟,终于不耐烦了,又发了一条消息:

“怎么不回我?愿意不愿意你也得说一声啊,这样是干嘛?”

柳青正要回复,眼角余光看到管理处的周经理从远处走过来,便将手机揣进了兜里。

虽然嘉怡小区保安上班都会玩手机,可是公司规定是不允许玩手机的,发现一次就要扣三分,一分是十五块钱,那就是要扣四十五块钱。

重生好像是一件牛逼哄哄的事情,可是重生了也要生活,重生了柳青还只是一个物业保安,他可不想无端的被扣掉四十五块钱。

周经理查到他的岗位,还翻看了一下来访登记表,没有说什么。

他当然知道这样的登记太敷衍了,可是,两班倒的工作,三四千一个月的工资,还能指望员工做得多好呢?

这个行业就是永远在招人,永远都缺人。

能够敷衍的登记一下已经不错了,总比那些连敷衍都不敷衍的保安要好。

虽然柳青上班玩手机、睡觉,可是周经理知道,他是一个好保安。

因为柳青从来不在领导查岗的时候睡觉玩手机,给予了领导最大的尊重。

要不然领导多尴尬?

扣分吧,怕把人给撵走了,再招一个人很困难。

招一个像柳青这么年轻的人,那就更困难了。

不扣吧,领导的威信没有了,立下的规则别人都不当回事,这小区就乱了。

他拍了拍柳青的肩膀:“多注意点,不要让闲杂人等进入小区,昨天晚上单车棚那里就偷掉了一辆单车。”

柳青嗯了一声。

顺带的想起来一件事情——好像就在这个6月底,偷单车的人抓到了,是小区附近一个城中村上四年级的小孩偷的。

那小孩有同学在这个小区,经常过来玩,喜欢在单车棚里面晃悠,发现没有上锁的单车就推走,大摇大摆的骑出小区。

他有印象,那是因为这件事情太奇葩了。

一个读四年级的小孩子在这个小区前前后后偷走了七八辆单车才被抓住,还不是被保安抓住的,是那小孩骑单车出小区的时候被单车的主人给撞到了。

他对那个小孩子的形象还有一些印象,有了一个想法,觉得有机会把那个小孩子给抓住,立一个小功劳。

闪出这个念头之后,又觉得自己太Low逼了,别的重生的哪一个不是做出好大的事业来?最不济也会买个彩票一夜暴富,自己却只是想借着重生的红利抓个小偷。

太给重生众丢人了。

可惜,重生的时间太短了,也就是两年多,他对经济又不怎么关注,也不知道有什么机会。

彩票他也不买,不知道哪一期的号码是多少,也没可能凭借着这个一夜暴富。

不过他对未来还是有着很大的信心。

不久的未来就会有一个天大的机会放在他的面前,是一个比通过买彩票一夜暴富的机会更大的机会,。

那一世,因为各种原因,他选择了放弃。

这一世,他不会放弃。

这会儿的功夫,他已经从重生的迷茫中走了出来,对未来的人生有了自己的规划。

有什么,都不要有感情。

没什么,都不要没钱。

等周经理离开后,他拿出了手机,打开和霍珍珍的微信聊天页面,回复了一条:

“经理过来查岗了。”

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每当霍珍珍发脾气的时候,总是要先解释一下。

这是一个合格的舔狗必须拥有的素质。

回复完这一条之后,他脸上一热,暗骂自己太贱了。

都已经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已经决定不当这个女人的舔狗了,又何必解释呢?

霍珍珍:“那你给不给我买呢?”

“不买。”

这一次柳青回复得很干脆。

霍珍珍没有马上回复他,应该是在等待他解释为什么不买。

按照以前的惯例,这个时候柳青应该找出N个不买的理由。

然后她再一一的驳斥。

一分钟过去了。

柳青没有给出解释。

三分钟过去了。

柳青还是没有给出解释。

十分钟过去了。

微信聊天页面就定格在那里,连对方正在输入中的提示都没有。

霍珍珍终于忍不住了,发消息:

“我看中那条裙子很久了,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就不能满足一下我的心愿吗?”

“那么喜欢,你就自己买吧。”柳青回复,“成年人了,应该学会为自己的喜好买单。”

霍珍珍:“什么都我自己买,那我要你这个男朋友做什么?”

柳青:“法律规定做男朋友的就必须要买这买那吗?”

霍珍珍:“这是法律的问题吗?这是你爱不爱我,你在不在乎我的问题!”

柳青:“如果爱要通过送礼物才能表现出来,那我觉得,你好像从来没爱过我。”

“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字面意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你这样有意思吗?”

“你觉得怎样才有意思呢?”

“既然没意思了,那就分手吧!”

隔着屏幕,都能够感觉到霍珍珍发怒了。

在一起也有几年了,柳青一直在努力的舔,用尽所有心思来取悦她,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针锋相对过。

在霍珍珍看来,这就是忤逆,是大逆不道,是造反!

所以,她很干脆的放出了终极武器——分手!

看着聊天页面出现的那两个字,柳青笑了。

分手?

那就分手吧!

多出了关于未来的那么多记忆,对于这个女人,他已经只有厌恨,没有了丝毫的情感。

那一世,被这个女人伤得有多深,羞辱得有多重,他记得清清楚楚,可谓是刻骨铭心,根本无法忘却。

这一世,他不可能明知对方是一个对自己刻薄无情的人,还要舔着脸去再走那一条老路。

——如果不是爱得太深,谁又愿意去做一头舔狗呢?

——我愿意卑微到尘埃里来讨你的欢心,不是因为我卑贱,只是因为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