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院里的呻吟h*办公室玩艳妇陈映雪

2022-06-21 14:48:38 5点热度

也浸湿了轩辕夜的衣衫,阿岚若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就那么窝在轩辕夜的怀里睡着了。

没有轩辕夜,她根本睡不着。

她每天晚上都会惊醒,然后害怕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看着空荡荡的床。

……

西夏,皇宫。

风泽被救了回来,抽泣着多躲在哥哥身后,彻底老实了。

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自己瞎跑了。

“舅舅抱。”凤翔羽心疼小外甥,伸手把人抱在怀里。

风泽抽泣了一下,委屈巴巴地撇了撇嘴,不哭了。

凤翔羽身后,夜厉安静地守着,视线却一刻都不曾离开。

他要保护凤翔羽,保护孩子。

“小泽。”凤卿走了进来,风泽委屈巴巴,可怜兮兮,笑着伸手把他抱在怀里。“以后还乱跑不乱跑。”

风泽很乖地冲凤卿摇头。

“今天是吓到了。”凤翔羽心疼。

“男子汉,受点惊吓怕什么。”离墨沉声开口。

风泽哼了一声小声嘟囔。“不喜欢爹爹了。”

凤卿笑了笑,拍了拍风泽的后背。“听话,和哥哥去睡觉。”

将风泽放在寒彻身边,凤卿揉了揉大儿子的脑袋。“带弟弟内殿睡,娘亲一会儿就过去。”

寒彻点头,开心地牵着弟弟往内殿跑。

终于可以和娘亲爹爹一起睡了!

离墨幽怨地看着两个儿子,这两个拖油瓶,说什么也得送出去。

“今日,多亏了夜历。”凤翔羽感激的看着夜历。

“他们似乎忌惮鲛人族,而且……忌惮黑金鲛人。”夜历沉声开口,少年老成。

凤卿也惊了一下,回头看着离墨。“这会不会和地下世界那场灾难有关系,或者……和鲛人族的灭族有关?”

神族在背后无形操控着一切。

“对。”离墨点头。“鲛人族能永驻青春的秘密毫无征兆地在凤鵉散播,被皇族和君宸玄的母后所知晓,之后……鲛人族便开始经历浩劫。轩辕修调查过,那一年鲛人族的人数突破了万人。”

很显然,有人忌惮鲛人族人数众多。

他们在控制鲛人族的人数,以防万一。

“如今不仅仅是人族的命运,鲛人族,食人族的命运,都被这些人紧紧握在手里,我们若是不反击……”凤卿脸色一沉。

“他们在看着我们互相厮杀,以此来维持所谓的天地平衡。”

凤卿握紧手指。“如今唯一的主动权,就是咱们手中的天珠。”

天珠,绝对不能落到那些人手里。

“千百年来,神族的人一直都在寻找天珠复原的办法,当年的地下世界也是因为天珠才惨遭灭顶之灾,他们信奉天珠,又忌惮天珠。从一开始,神族的人就在利用我们,寻找天珠碎片,一步步按照他们计划好的去走。”

离墨从凤鵉一路走到现在,太多线索矛头都指向神族。

他的动作太大,早就已经引起神族的注意。

“师父……”凤卿突然想起了什么。“让我去寻找你的灵魂碎片,这个主意是师父告诉我的!”

“凤卿!”殿外,君景轩跑了过来。“你看。”

“是师父的信。”墨哲渊知道她回来了。

文学

少年紧张地看着凤卿,一脸不谐世事的单纯模样。“我当然……当然是神族,你们这些人族,我劝你们快些放了我,不然……”

“不然你要如何?”凤卿想笑,天珠在离墨手中,她可不怕这神族能跑。

“呜呜……”结果,那少年委屈地哭了起来。

边哭还边委屈。“我第一次离开神域出任务,就遇上你们这些坏人,你们想干嘛……”

“……”凤卿震惊的看着轩辕夜,又看了看离墨。

这还真是……哪里都有傻子。

“给我讲讲,你们神域是什么样子的。”凤卿蹲在少年身边,母爱泛滥。“放心,我们不会欺负你的,我们只是羡慕和向往神族,见到神族一时激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们激动的心情。”

轩辕夜嘴角有些抽搐,论糊弄小孩儿还得是凤卿。

“真的?”少年有些不信地看着凤卿。

“当然,我们苦苦修炼就是为了能赶上你们神族,我们很崇拜你们的,一直都想去神域看看。”

少年看了看凤卿,又看了看轩辕夜,小声开口。“你们这些凡人不能去神域的,不过……你们既然这么崇拜,我就给你们讲讲,我们神域比人族美了千百倍,我们在一座仙山上,只有神族能进入神域,若不是神族强行进入就会灰飞烟灭。”

凤卿脸色一沉,有些担心君天择。

“神山分为五个等阶……”少年说了一句,突然肚子叫了一声。“我……我有点饿了。”

凤卿深吸了口气,极其耐心地问了一句。“神族也要吃东西?”

“当然了。”少年点头,肚子又叫了。“他打了我一路,一点吃的都没有给我。”

轩辕夜心虚的别开视线,他不知道神族也要吃东西,这一路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居然没有给他一口水,一点吃的……实在不是很人道。

可他不是也活到现在了。

“不吃东西我们也可以活很久的,但是我们会饿,你看你们过了化神境,不是偶尔也会饿?”

凤卿点了点头这倒是。

“神域分五个阶层,我是最底层的土系,我们在神族属于人数最多,但是神力最低的,所以一般在成年以后都要出任务,这次就是我第一次出任务,离开神域。”少年看着满桌子好吃的,吞咽了下口水。

看来这些真的不是坏人啊,给他这么多好吃的。

“上面就是火族,他们的能力比我们强,我们要听命于火族,火族穿的是红衣,我们是黑袍。”

凤卿看了离墨一眼,看来这次出现在皇城要杀他的人全是最低的土系。

因为那些人的衣袍与这少年一模一样。

“再上面就是水氏,我们是没有权利见水氏上神的,他们高高在上,人数也不是太多,身着水蓝色衣袍,能力很强的。”

凤卿越听越是忧心忡忡。

他们对神族果然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