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图书馆里嗯啊好刺激h~偷看老汉玩弄我娇妻

2022-06-21 14:47:22 7点热度

于是他们的修行便从骨罐转移到了外界。
在白家修行,江羽也不需要担心被人打扰。
只不过家族里还是有一些说闲话的,但江羽并不在意。
他本打算在白家一直待到把一气化三清练成,但没想到京都那边突然出现了变故。
这一日清晨,陵水河两岸花草上铺满了露水。
秦野让他在西南地区的朋友帮忙过来送了一封信。
他之前给江羽打过电话,可惜那时候江羽在骨罐里修行,联系不上人只能派人往白家送信。
江羽打开信件,开头两字便是速回!
足以说明秦野的急切。
其后简单说明了原因。
百幻门将比武招亲,为圣女招纳夫婿!
江羽手一抖,信件直接掉在了地上。
“百幻掌教搞脑子抽了,什么年代了还搞比武招亲这一套?”
他几乎是咆哮出声。
身边几个女人都一头雾水,楚阑问道:“人家圣女招亲,你激动个什么?”
江羽解释:“那圣女名叫百里晴,很可能是我未婚妻。”
他将自己那一份婚书拿出来给众人看。
楚阑等人看完后都沉默了。
疯丫头道:“那怎么行啊,你和她有婚约,她怎么能嫁给别人?”
江羽颇为无奈:“关键是我现在没有把握确定她就是我的未婚妻!”
百里晴没有婚书,而且现在也找不到可以证明他们有婚约的证人。
楚阑问道:“那你是怎么想的,婚约并不一定要履行,如果她真的打算嫁给别人,至少应该和你解除婚约。”
江羽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
还是那个问题,无法证明他和圣女有婚约,怎么解除?怎么履行?
一切的一切,还是得归结到婚书上来。
“其他的事我们得先放一放了。”
江羽决定立刻去往京都,要把这件事解决了。
此次,无论如何也要搞清楚她和圣女之间的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疯丫头忙道:“我跟你一起去!”
白映雪也应和:“我也去!”
楚阑和小舞没说话,她们是没有家的人,骨罐就是她们的家,江羽去哪儿她们去哪儿。
当白奉先得知自家女婿要进京,他是支持的。
如此一个前途光明的女婿,不可能永远约束在白家。
两个女儿提说要一起去,白奉先也欣然答应。
有江羽在,他并不担心两个女儿的安危。
而且她们,也的确该历练一番。
不经历风雨,永远无法成长。
离开陵水那一刻,江羽便唤出了乌云雕。
此去途中,由乌云雕带着骨罐,江羽他们可以抓紧时间再修炼几天。
……
乌云雕一声长鸣,没入云层,以最快的速度飞往京都方向。
这两天,江羽在骨罐中片刻不停的修行,连散步秀恩爱的环节都省去了。

文学

江羽现在没工夫去寻那宋明,撂下一句话后便纵身飞走。
那几个天衍宗的弟子顿时一哆嗦!
御空而行,那可是神魂境高手的标致啊!
但同时又面露不屑之色。
“神魂境了不起啊,宋师兄可是三长老的高徒,他敢动宋师兄一根头发,三长老必将他挫骨扬灰!”
当然他们声音很小,生怕刚才那人听到去而复返。
这个小插曲之后,江羽便独自前往京都。
到了京都地域之后,江羽就立刻电话联系了秦野。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秦野急切的声音。
“我的祖宗诶,你可算是接电话了,我送你王家的信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这到底怎么回事?百幻门为何要突然比武招亲?”
“你人在哪儿,来京都再说。”
“我已经到了。”
“那你先来我家!”
事关重大,秦野也没心思以接江羽为借口去瑶池宫娱乐了。
现在秦野一直住在红拂的别墅里。
江羽知道地址,打了车匆匆前往。
“到底怎么回事?”
来不及寒暄,江羽进屋第一句话就是询问比武招亲的原因。
秦野摇头,无奈道:“我也不清楚呀,七天前百幻门突然就放出了这个消息。”
红拂给江羽倒了一杯水来:“你也别太着急,比武招亲的日子还没到。”
江羽这才缓了一口气,坐下来喝了口水,问道:“你是圣女的哥哥,难道不知道一些内幕消息?”
秦野叹息:“我三天前试着去找我妹妹问问,可却被拦在了山门外,他们说掌教下令了,比武招亲开始前,不准我接触她。”
“那现在如何是好?”
“还能怎么办,你也报名参加呗!百幻门偌大一个门派,既然已经把消息放出去了,就不可能随随便便取消。”
然而江羽却迟疑了。
参与比武招亲倒是没问题,可问题是之后的结果。
他若输了,而恰好圣女是他的未婚妻,该怎么办?
他若赢了,而圣女又不是他的未婚妻,又该怎么办?
秦野道:“羽哥,现在可不能考虑那么长远,不论如何,你得先赢下来!”
江羽沉默,他始终觉得应该先搞清楚圣女到底是不是他的未婚妻。
可现在时间不允许。
他问道:“野哥,你有没有什么缓兵之计?”
秦野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红拂道:“事情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很多得到消息的人,都不远万里来到了京都,比武招亲一定会如期举行的。”
江羽凝眉:“这个百幻掌教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堂堂圣女,也需要比武招亲?
秦野道:“羽哥,你这次压力大了,竞争对手很多,一来我妹妹长得漂亮又是圣女,二来百幻门掌教承诺,谁能胜利,就把柏皇图送给谁,那可是百幻门的重宝啊!”
“这是下了血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