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娇躯抽搐呻吟嗯啊 两个奶头被吃得又翘又硬

2022-06-21 14:33:08 10点热度

关欣的眸子忽然收缩,那两具尸体其中一具,就是吴伯!
是她的管家,可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啊!
“吴伯!吴伯!”关欣望着那被人活活打死的老者,瞬间崩溃,踉跄的跑了过去。
此刻的纪仁望着自己派出去的手下同样惨死,也是一脸震撼,大脑宛如过电一般,一个激灵。
“吴伯,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关欣趴在早就失去生机的老者身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当她再度抬头之际,那美眸之中带着浓郁的杀机,看向了叶钦:“叶钦!你敢杀吴伯,我关欣和你势不两立!”
“如果林帅知道今天发生的事,他一定会把你千刀万剐!”
听到下方关欣那歇斯底里的喊声,叶钦突然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关欣,这纪仁一大把年纪老糊涂,你怎么也跟着糊涂?”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拿林霄压我?他算老几?这个狗东西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想来救你?”
“实话告诉你,陛下早就对林霄心生忌惮,他早死晚死都要死,说不定,这个时候早就被陛下暗杀在燕京了。”
此刻的叶玲玲也是扭动着身子,走上主持台,道:“我还希望那狗东西现在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呢。”
“也好让他睁开狗眼看清楚,他现在连狗屎都不如,最起码狗屎也没人敢去踩。”
“关小姐,别挣扎了,把兵权交出来,我们好吃好喝的招待你,不然,你没法活着离开。”
听到这父子俩的话,关欣握着拳头,擦干眼泪,这才倔强的起身:“我告诉你们,就算今天你杀了我,你也得不到一兵一卒!”
“我早就下令,就算我不在,你们若是敢派人去兵营,他们也会死战到底,就算打不过你们,也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因为他们是林帅的兵!”
这话一出,纪仁也是练练叫好:“好一句他们是林帅的兵,关家主巾帼不让须眉,老夫今天就是拼着这把老骨头,也不会让叶狗得逞!”
纪仁虽一大把年纪,可当年毕竟是南征北战,武力高超,对付这些普通士兵,即便是无法全部杀掉,杀出一条血路还是能办得到的。
“好好好,很好,既然二位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叶某人心狠手辣了。”
“来啊,把他们抓起来!”
叶钦顿时挥手。
刹那间,二百多名士兵,齐齐踏出,看架势,欲要上前制住二人。
看到那逼近的二百多名士兵,关欣流着泪,她知道,今天是在劫难逃。
毕竟现在的叶钦如同一头下山虎,更有朱燕青这尊过江龙撑腰,她又如何去抗衡呢。
看着那几乎失去抵抗心里的关欣和那强撑的纪仁,叶钦冷笑连连,心中更是大喜。

文学

林霄的突然出现,无疑像是深海中引爆的一枚深水炸弹,瞬间激起千层浪。
“林帅,叶钦杀了吴伯,”这个时候的关欣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倔强,哭了起来。
林霄缓缓走到关欣跟前,抬手擦了擦关欣满是泪痕的脸颊,道:“别哭了,等会我会让他们下去陪吴伯。”
关欣感受到林霄那擦拭脸颊带来的一抹温柔,和那平静却又霸道的话语,一时间,关欣楞在了原地。
随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原本林霄打算等大皇子现身之后,在暴露身份,不过情况的发展,似乎也不允许他继续等了。
“林霄!”叶钦此刻也是满脸铁青,虽然说他早就得知了对方已经卸任死神镰刀最高统帅的位子。
可是毕竟当年他林某人的威严何等霸道,他的话,就是天命。
常言道,破船还有三千钉呢,故而,对于这个突然造访的年轻人,叶钦还是抱有很强的忌惮心里。
“哦,我倒是把正事给忘了。”
“昊子,让你准备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林霄看向远处的徐昊,问道。
“早就备好了,”徐昊说完,拨通了一个电话。
随着电话拨通,不多时,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驶来,最终停在了总兵府门口。
此刻,在场二三百人全都陷入了沉默,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突然,就在沉默的大院寂静片刻后,伴随着一阵阵脚步声踏入总兵府,人群刹那间躁动了起来。
片刻之后,整个临江权贵们,皆是呆若木鸡,纷纷倒抽凉气。
在一队队穿着黑西装带着白花的人踏入大院后,每个人都拿着一个精心编织的白色花圈,片刻的功夫,就把整条通往主持台的红毯上布满了花圈。
这...
叶钦女儿大婚之日,竟然送花圈?
甚至还摆满了这个红毯!
这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这是随礼呢,还是吊唁啊?
不少人面面相觑,一时间,全都傻在了原地。
那两排通往主持台的花圈,此刻俨然变成了通往鬼门关的奈何桥。
“林霄!你这个狗东西,你这是什么意思!”叶玲玲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怒。
看着周围那一排排花圈,叶钦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最为恐惧的,还要数那坐在上座的上官明镜和包玉山,二人的脸色那是比吃了屎都难看。
这林霄不应该在燕京吗?难道陛下没对他下杀手?
这怎么就突然来了呢?
一连串的问号,让的二人陷入了茫然。
这叶钦能当上总兵,也算是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的人,风里雨里拼杀了那么多年。
这还是他头一次感觉到棘手。
他可是很清楚,这远处看上去温文尔雅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到底拥有何等的滔天威势。
那一个眼神,一句话,足够让他胆战心惊甚至是恐惧。
刹那间,仿佛有一尊无形死神,俯视在他们每一个人的头顶,挥舞着镰刀,随时收取他们的性命。
一念生,一念死。
这一刻,他们的命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