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尤物校花闺蜜的呻吟(高H)全目录阅读

2022-06-21 14:19:42 10点热度

毕竟现在这个阶段,天字渊水深的很。

唯一让两人庆幸的是,天字渊的一切,其实秦素还算是了解。

毕竟之前秦素可是去过一阶段,而且住在那里,基本上关键人物都认识,一路上跟着叶尘介绍了不少,算是有了一个简单的说明。

到达天字渊后,看门老头瞧见叶尘时,像是见了鬼一样,拿起一旁的电话直接打给李长山。

这事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啊!

老渊主回来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想着回来掌权,现在叶尘又回来了,这事弄得,他一个看了好几十年门的老头子,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不过让他庆幸的是,叶尘竟然没搭理他,带着秦素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电话被接起,李长山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怎么了?不是说了这阶段外面来的人通通不见吗!”

“不是!渊主回来了!”

“嗯?”

“叶尘!叶小子回来了!”

“卧槽!”

电话直接被挂断,李长山二话没说从房间窜出,直接奔着天渊镇的村口赶去。

他之前说啥来着,叶尘肯定没事吧!

待他瞧见叶尘和秦素时,连忙笑着迎接。

“您回来了?”

“嗯,回来了。”

“哎呦,我就知道您肯定没事的,最近渊里怎么样?”

“一切都好,不过有件事我得跟您说一声。”

“你说。”

“我老叔回来了,你别多想啊,他就是看你这阶段不在,想着天字渊这时候人心惶惶,想着出面来调节一下。”

“嗯,我累了,先回去休息。”

“好。”

对于叶尘的吩咐,李长山没有多想,带着叶尘回了房间后,便连忙跑去渊内同其他人说起了这事。

这时候刘安山有些坐不住了。

他是领头羊啊!

老渊主的头号狗腿子,现在正经的主人回来了,要是李长山这小子嘴不把门,自己以后这为数不多的时日,恐怕真就没有好果子吃。

“老渊主呢?”

“还在研究功法呢,这事我们要不要去告诉他一声?”

“让老刘去,他捅的篓子,自己看着办。”

草了!

刘安山真心感觉到了难办,谁成想叶尘回来这么快。

或者说谁能想到这小子竟然没死!

命还真是大!

东荒的禁地竟然好好的呆了一个多月,然后啥事没有的跑了回来,还带着媳妇回来!

这特么就有些让人琢磨不透了!

他这个媳妇可真就不一般,人家的爹是当今五洲第一人,雷霆手段直接横扫半个东荒的狠人,而且又是名正言顺的王族之后,眼下这个阶段谁敢得罪。

就是李寒山,瞧见了秦素也得老老实实的。

别的不说,要是人家秦素在天字渊出了什么岔子,秦山杀上门来,真就没人能挡得住。

文学

刚进屋子,叶尘便拉着秦素小声问道。

“我刚才还行吧?”

“行啊,你之前就这个德行,要我说啊,手下的人就应该严厉点,不过这样其实也挺好。”

“我这还不严厉,全程黑脸,谁都不敢问我。”

“是是是,你厉害,我的大渊主!”

秦素没再同也叶尘多说,转头进了厨房,拿起铲子开始忙活起来。

至于叶尘,则是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秦素身后,询问着明天该怎么办。

“你说见到李寒山,我怎么和他说?”

“还能怎么说,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呗,等你天师境了,弄他还不一个来一个来的,等下!你们天字渊不是有天灵丹吗?你吃啊!”

叶尘微愣,看着她不解的问道。

“天灵丹是啥?”

“……”

一番解释后,叶尘才算是明白了。

随后便掏出手机给李长山打去。

“我要准备上天师境了,天灵丹给我弄出来一份。”

“你决定了?”

“嗯。”

电话被挂断,李长山不免的犹豫起来。

直觉告诉他,叶尘有些怪!

今天他一口一个您的叫叶尘,叶尘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有两种可能性。

一是叶尘对自己很失望,故意板着脸不和自己沟通。

二是叶尘有问题!

至于什么问题,他还真就是想不出来。

不过叶尘的修为做不得假,而且秦素的身份他也清楚。

想到这,李长山没再犹豫,直接跑去仓库,找到了天灵丹,检查无误后连忙送到了叶尘房间。

这天灵丹就是晋阶天师境的关键丹药,不过药方早已失传,现在这些东西都是在遗迹中挖出来的……

叶尘看着手里的丹药,神情苦涩,转头看着一旁正在炒菜的秦素,连忙问道。

“素素,这东西靠谱吗?”

“靠谱啊,你手里的这瓶啊,还是当年我……们家先祖赏赐的呢,放心吃吧。”

“没过期吗?”

“……”

秦素白了他一眼,随后擦了擦手,直接拿起丹药塞进了叶尘嘴里。

入口便是甘甜,随后有着丝丝涩意,还没等叶尘心理建设完毕,丹药内的药力猛然爆发,体内热流不断流动,刺激着身体上的每一条血管……

“啊!疼!”

“疼?忍着吧,睡一觉醒了就好了。”

“……”

一记手刀落下,叶尘直接昏死过去,不断浮现在肌体的血管表明了他的肉体正在经历着强烈的改造。

“还没见过天阶的天师境呢,我眼光真不差!”

秦素自言自语着,随后拿起铲子继续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待叶尘醒来时,秦素正在一旁端菜,瞧见外面已经黑天,叶尘揉着脖子问道。

“你刚才是不是打晕我了?”

“对啊,你不是说痛吗,打晕了就不痛了!”

“……”

身体似乎更加轻盈,在北漠这两个多月的时间,自己晒黑的肌肤也逐渐红透起来,闻着身上的味道,叶尘连忙钻进浴室清洗。

待清洗结束,瞧见秦素正在等在自己吃饭,想了想便坐下问了起来。

“我现在能打过李寒山不?”

“我不知道,不过我感觉的话,应该可以啊。”

“什么叫应该可以。”

“我也看不透人家啊,其实叶尘,我们心里都清楚,李寒山之所以回来,并不是为了什么天仙境的功法,如果你之前没哟骗我的话,那么我猜测,其实他回来的目的,应该就是等你。”

“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