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房h嗯啊&两根巨物一前一后撑开下

2022-06-21 14:08:53 15点热度

吴惠文还冲丁晓云点头致意了一下。

丁晓云白天其实已经来看过乔梁,只不过白天的人太多,陆陆续续都有人过来,所以丁晓云白天也没机会和乔梁多聊,因此丁晓云晚上又来了,而且还特意挑在比较晚的时候,想着这时候来应该没人,没想到还是有人。

看着吴惠文离开,丁晓云走到病床前,笑着打趣道,“看来你艳福不浅嘛,一直都有美女来看你。”

“别乱讲,那是吴书记,我很尊敬的一位领导。”乔梁笑道,嘴上如此说,乔梁实则有些心虚,因为他对吴惠文有时候也会产生某种冲动。

“吴书记?”丁晓云疑惑地看着乔梁。

“她是关州的书记,吴惠文,以前是咱们江州的市长。”乔梁解释道。

“哦。”丁晓云恍然。

没多问吴惠文的事,丁晓云关心地看着乔梁,“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痛不痛?”

“还好,大老爷们总不能连这点痛都忍不了。”乔梁道。

“你那是逞强。”丁晓云白了乔梁一眼,“要是有啥不舒服,要及时叫医生。”

“知道了,谨遵丁市长的指示。”乔梁嘿嘿一笑。

“没个正行,都受伤了还不正经。”丁晓云无奈地看着乔梁。

“那你是喜欢正经的我,还是喜欢不正经的我?”乔梁笑问。

丁晓云听到这话脸微微一红,女人骨子里其实会喜欢那种带着点痞坏的男人,太正经的反倒不招人喜欢。

两人说了会话,这时候傅明海回来了,看到病房里还有人,傅明海呆了呆,心说出去买面包买了一个多小时,难道那个吴姐还没走不成?等走近了一看,傅明海才发现病房里的人已经不是刚才的吴姐,而是换了一个女人。

仔细看了几眼,傅明海认了出来,那是市长助理丁晓云,连忙恭敬问好,“丁市长,您好。”

“这是我秘书,小傅。”乔梁给丁晓云介绍了一下。

“嗯,你好。”丁晓云冲傅明海点了点头。

傅明海这时候把面包放下,很是识趣道,“縣长,您先和丁市长聊着,我出去外面透透气,有啥需要您就喊我。”

丁晓云等傅明海出去后,转头对乔梁笑道,“你这个秘书很有眼力劲嘛。”

乔梁闻言一笑,“当秘书可不就需要机灵点,要是连这都做不到,那秘书也干不长。”

“今天晚上是他留下来照顾你吗?”丁晓云又问。

“嗯,没错。”乔梁点点头。

“有人照顾你就好。”丁晓云放心了不少。

丁晓云这话刚说完,门外又响起高跟鞋的声音,又有人推门进来,丁晓云回头一看,看到又是一个漂亮女人,丁晓云先是一愣,随即就认了出来,那是乔梁的女朋友苏妍,确切地说,是假扮的女朋友。

丁晓云刚来江州那晚就和苏妍打过照面,因此认得苏妍。

苏妍没想到丁晓云也在,一走进来就笑道,“丁市长,您也在。”

“我过来看看乔縣长。”丁晓云微笑着点头。

“谢谢丁市长关心我家乔梁。”苏妍走到乔梁另一边,笑募募地说道,她这么讲,除了向丁晓云表示感谢外,更隐隐有向丁晓云宣示主权的意思,说着话,苏妍还看似亲热地拉起了乔梁的手。

现如今,苏妍经常会发自内心地代入乔梁女朋友的角色,对乔梁身旁的女人,更是会带着一种莫名的敌意,这也是她会在丁晓云面前这么做的原因。

丁晓云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看了苏妍一眼,脸上的笑容颇有些古怪,苏妍以为她啥都不知道,却不知道乔梁早把真相告诉了他。

“乔縣长,你女朋友来照顾你了,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争取早日康复。”丁晓云笑着起身。

“好,谢谢丁市长的关心。”乔梁点了点头,当着苏妍的面,他依然称呼丁晓云的职务。

丁晓云一走,苏妍就有些酸溜溜地说道,“我看这个丁市长对你不是一般的关心嘛。”

文学

女子紧赶慢赶地赶到市医院,来到乔梁所住的病房,发现里头已经空了,女子连忙拉住一名护士问道,“护士,这里的病人呢?”

“病人刚办理出院手续走了。”护士回答道。

女子闻言一下愣住,她这紧赶慢赶的,还是慢了半拍。

女子二话不说,拿出手机就给乔梁打了过去。

乔梁刚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看到来电显示,见是吕倩打来的,乔梁接了起来。

“死鬼,你在哪?”吕倩径直问道。

“我刚出院,在我租的公寓啊。”乔梁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那你在那等我。”吕倩说道。

“啊,你来江州了?”乔梁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说完见吕倩没有回音,乔梁一看手机,才发现吕倩挂电话了。

“这娘们做事总是这样风风火火。”乔梁嘀咕了一声。

吕倩以前在江州挂职的时候就知道乔梁住哪,这会跟乔梁打完电话,吕倩直接打车前往乔梁的公寓。

乔梁在公寓这边等了一会,吕倩就过来了,这会公寓里只有他一人,苏妍在送他回来后就去单位上班了。

看到吕倩,乔梁犹自有些意外,“你怎么来江州了?”

“怎么,不欢迎?”吕倩瞪着乔梁。

“怎么会,欢迎之至。”乔梁呵呵笑起来,“不过你不用专程来看我嘛,我都出院了。”

“哼,死样,少臭美,老娘又不是专程来看你的。”吕倩娇哼了一声,又道,“老娘这次来了就不走了。”

“不走了?”乔梁不解地看着吕倩,“啥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老娘马上就正式调到江州来工作了。”吕倩说道。

“啊!”乔梁吃了一惊,十分意外地看着吕倩,“吕倩,你说……你要调到江州来?”

“没错。”吕倩笑嘻嘻看着乔梁,“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高兴不?”

乔梁嘴角抽了一下,吕倩要调到江州来,他谈不上高兴还是不高兴,只不过吕倩调到地方,明显没有呆在部里好,乔梁不由道,“人家巴不得调到京里,你倒好,跟别人反着来,你可要想清楚了,下来容易上去难,你调下来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我自有我的想法,用得着你多管?”吕倩恼火地看着乔梁,“这没良心的死鬼,老娘下来还不都是为了你,我要把那枪击你的凶手亲自抓到。”

乔梁听到这话一下呆住,没想到吕倩竟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下来,乔梁心里既感动又好笑,“江州市局那么多人,人家自然会破案,哪里用得着你操心。”

“我不管,我就是要亲手来办这个案子。”吕倩耍起了小脾气,又狠狠地看着乔梁,“我到江州来,顺便还能盯着你,免得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家伙到处寻花问柳。”

“……”

乔梁一咧嘴,艾玛,水性杨花都用到自己头上了。

随即乔梁心里又暗暗叫苦,吕倩要是以后真的盯着自己,那他还真得注意点了,虽说他和吕倩现在没什么特殊关系,但吕倩娇蛮起来是很不讲理的,她才不会管那么多。

两人正说着话,乔梁的秘书傅明海走了进来,“县長,车子来了。”

“好。”乔梁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吕倩,“你吃过午饭没有?没有的话,咱们一起吃个饭,吃完饭我就要回松北去了。”

“你要回松北了?”吕倩纳闷地看着乔梁,“你才刚出院,就不多休息两天?”

“我都在医院里躺了十来天了,每天都在休息。”乔梁笑笑,“而且松北那边积压了一堆事情,我得赶紧回去处理。”

“说得好像地球离了你不转似的。”吕倩撇撇嘴,“就算你不回去,下面的人照样会把工作处理好,你就是瞎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