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玩弄道具高潮调教小说/全文

2022-06-21 11:58:03 10点热度

现在还用秦城抓来的成仟和彭水灵舟,自然也要付出一些代价。

“懦夫!”

“别忘了你们是怎么获救的。”

“愚蠢透顶啊,你以为你们分开,魔穹宗便不会抓你们?他们要想知道我们的举动,必然会先抓几个来盘问。”

窦渠也是冷笑摇头。

这五人也是心头一颤,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此时已经做了决定,话已经说出,再后悔也没有意义。

“程药师,真的就便宜他们,让他们这样走了?”

等五人离开,窦渠不甘心道。

“如果他们不想留下,即便现在不说,也总要走的。”秦城则摇了摇头。

在房间内,自己已经将整个计划几乎梳理完整。

但要想实施起来,就要先解决人心的问题。

就算计划再周密,但若修士之间彼此提防,各怀鬼胎,那也不可能凝聚成战力。

“各位既然打算留下,那就一荣俱荣,我先以心魔发誓。”

在场都是药修,心魔发誓的作用远超一般修士。

如果发誓后不遵守承诺,那即便日后炼丹,都极为容易出现炸丹,心魔反噬的状况。

秦城之后,窦渠第二个发誓。

众药修也是依次发誓。

“程药师,老朽之前想要逃走,是因为我孙女天生目盲,从未见过这浩瀚世界。”

人群中,之前打过退堂鼓,但最终留下的白发老者,此时发誓后,忍不住道。

“而这次在南岛,我终于找到了能够让她恢复光明的仙丹,所以老朽不怕死,但实在担心那孩子,她本就父母双亡,如果我再死在这里……”

老者神情带着一丝悲哀和凄凉,这种真情流露,任谁看在眼中,都能明白是演不出来的。

窦渠也轻轻一叹,对之前老者的举动,有了几分体谅。

“老朽也知道,自己逃离太过自私,所以若最后我等赢下,但我不幸道消,希望程道友,能将仙丹送到我孙女手上,拜谢了。”

老者说着,便要弯腰跪拜。

“道友放心,你不会死,这仙丹你一定会亲自送到那孩子手中。”

拉住老者,秦城一脸认真。

等众人都发完誓后,秦城看向众人。

“各位,之前我询问各位各种属性仙丹,其实只有火属性有用,我们这次若想脱困,就必须炼制大量火属性丹药。”

“和火焰丹药有关系?”

众药修也是心头一动。

“不过刚才了解了一番,各位对这些丹药的掌握还是差了些。所幸还有时间提升。”

“接下来,我会开坛讲道,将我对火属性丹药炼制的心得分享,提升大家对这类丹药的掌握程度。”

秦城一句话说出,众药师都有些骚动。

药师之间的交流并不少,但多数都是等阶相同的药师,相互促进提高。

而像是高品级药师传道,只有南岛药师宴这种极少的场合,才会有人去做。

毕竟,药师自己掌握的知识,都来自于自己大量的研究体悟,谁愿意无偿的提供给别人。

文学

“窦道友,你怎么了?”

众人感慨时,见到窦渠呆坐在一旁,长着嘴巴一语不发,不由得有些好奇。

“大哥?”

身旁的青年,碰了碰魂不守舍的窦渠。

“没,没什么?”

窦渠嘴角抽搐了几下,连忙摆手。

相比于众人的震惊,他的心头,才是真的掀起了轩然大波。

别人还在讨论秦城的身份,但他已经猜到了秦城是谁。

刚刚众人的话,点醒了自己。

程药师这么大本事,怎么可能在南岛没有一点动机。

但比起众人,窦渠知道另外一个信息。

彭水曾经说漏嘴,管程药师叫做秦城。

秦城,秦药尊……

那不是南岛药师宴,药灵山考核双双问鼎的秦药尊么!

窦渠一下子眩晕了,差点忍不住叫出声。

什么叫没闯出名堂,什么叫没有扬名立万?

这次药师宴,还有谁比秦药尊,出了更大的风头吗?

秦城当众炼制的五枚仙丹,在他们走的时候,还悬浮在药师宴举办的大殿。

凌辰和苏元义,炸了不知道多少丹炉,也没能炼制出一枚。

这样的人,凭一己之力,就能让两个炼药最有实力的大势力鸡飞狗跳,轻易就能收获萧圣云的好感。

这样的人,难道会对付不了一个魔穹宗?

“各位,我只想说一句,你们这次选择跟着程药师,绝对错不了。”窦渠深吸口气,极为认真道。

“千万别想着逃命,这一次我们就战到底,我们一定能赢。”

“窦道友,你这是怎么了?”

身旁众修有些惊讶。

窦渠性格比较直爽,什么都写在脸上,因为这种个性,众人也愿意和他他接近。

之前窦渠脸色还略显担忧,但现在却是忧虑尽去,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是秦城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让他突然如此自信。

“各位,有些事情我不能说,但你们只要知道,程药师,没那么简单。他的身份非常大,大的超乎你们想象就够了。”窦渠咧嘴一笑道。

他也有些唏嘘,没想到自己在南岛最崇拜之人,竟然就在身边,而且还有一同战斗的机会。

“说的这么邪乎,程药师究竟是谁?”

众人见窦渠如此,心里也不免满是疑惑。

回到房间内,秦城一挥手,身前悬浮着一道道晶莹的玉简,数量有数十枚之多。

每天传授众人炼药之法,等于提升了他们炼制火焰丹药品质的可能。

但除此之外,仙丹类型的选择也很重要。

不同的品阶,不同效果的仙丹,所产生的火焰之气,自然也不相同。

仙丹并不重要,秦城只在意丹药所能产生的火焰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