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妓用舌头满足我/又粗又硬又大还不快进来吗

2022-06-21 11:49:17 12点热度

而是因为陈墨怎么能和这个事情扯上关系。

可是不管为什么,柳絮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还有何灵音两人。

大概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昀楠!你还记得我说过什么么?”

柳絮的声音冷若寒冰,柳昀楠腿一下就软了。

“不是,妈,你听我解释!”

“你还想解释什么?”柳絮显然不想听,喊道:“来人,给我拿藤条过来。”

何叔伯站在一旁,想劝,但是身份不合适。

虽然他也是当事人家长,可现在是柳絮教训儿子。

他作为柳家的仆人,只有看着的份。

“我说你这是干嘛呢?”

陈墨作为一个外人,倒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而且这是他第一次给人说媒。

这新人要是被人打残了可不是好事,而且他还有事找柳絮谈,他儿子这点破事越快完事越好。

“陈先生,这是我的家事,你觉得掺和进来合适么?”柳絮已经接过佣人拿过来的藤条,质问道。

“柳夫人,这话您说的就不合适了,我怎么说也算是两个年轻人感情的见证人,他们两个情投意合,我也想做回月老,可您这一上来当中教子算是怎么一回事?”

“情投意合?”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这小子就是脑子长裤腰带上的货,说着四个字纯属搞笑。

柳絮冷笑着说:“柳昀楠,你自己说说,你懂什么叫情投意合么?”

柳昀楠算是看明白了,在场这些人里面,只有那个姓陈的敢和自己母亲的天威抗衡。

今天想要囫囵个的从这里走出去,只有抱紧这条大腿。

“妈,我知道!”

柳絮很惊讶,虽然他这个儿子一直都是不学无术二世祖的样子,但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和她表达过相左的想法,她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今天第一次,他逆着自己做出了反抗。

“陈大哥可以给我作证,我和灵儿的真情实意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柳昀楠小跑着藏在了陈墨的身后,顿时感到无比安全。

柳絮见状,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儿子的那些小心眼。

以为靠上陈墨,自己就不敢动他?

这让她更生气了。

本来还想着点到为止,现在非要把他大的皮开肉绽。

“知道个屁!”柳絮走到陈墨面前,怒斥道:“陈墨你给我走开,我再说一遍,我们家的是,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掺和。”

“既然你这么说,我再坚持下去就是不要脸了,看样子我这个媒人是做不成了,还真有点小遗憾。”陈墨耸肩:“您自便吧。”

说完,仍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你还站在这里什么意思?”柳絮生气的问,明明说了不管了,还在这挡着她。

“我不站在这里,难道躺在这里,我说了我不管,但是你不能因为你儿子站在这里,就让我滚开吧,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本来柳昀楠听到陈墨说不管,都已经绝望了。

但是峰回路转,又出现了惊喜。

嘴上说不管无所谓,只要行动上保着自己就行。

“行,你不闪开是不是,那我就连你一起打!”柳絮抡起三指粗的藤条,就要往两个人身上抽过去。

文学

事情得以完美的解决,除了柳昀楠之外,所有人都很满意。

他打死也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这样简单的就认下一个女人。

“何灵音,那是我妈,不是你妈!”

柳昀楠不介意和这个女人发生一些肉体接触,但是绝对不愿意她成为自己的枕边人。

“你说什么呢?”柳絮直接站出来训斥儿子。

何灵音则是一言不发,低眉顺眼的站在一旁。

最大的问题已经解决,自己也就不需要强出头了,在一个强势的婆婆面前,低眉顺眼显然是更好的。

柳絮也不负何灵音所望,对着柳昀楠一顿臭骂,还威胁他说如果不和何灵音结婚,就断了他的经济来源。

柳昀楠最怕这个,果然,柳絮一说完,他立马就蔫了,任何反抗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候,何灵音站了出来,温柔的安慰她这个未来的丈夫。

这让柳昀楠对和林荫好感大增,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温柔的小女人也不是一件坏事。

看到儿子的逆反心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柳絮就把他们三人赶了出去,只剩陈墨一人留下。

何叔伯本就是为孙女一事而来,现在自己孙女稀里糊涂的成了柳家少奶奶,他现在还有些迷迷糊糊,认不清现实。

三人欢欢喜喜的走了。

在转弯处,何灵音不着痕迹的给陈墨递了一个眼神。

时间倒回一个多小时前。

陈墨在大厅喝茶喝的百无聊赖的时候。

一个衣着时尚的女孩端着茶壶走了上来。

“先生,我给您续一下茶水。”

“停,你们这是把我当牲口喂呢?我喝茶喝的膀胱都要炸了!”

陈墨抱怨道,即便他知道和这样一个服务员说没有什么用。

“先生,您想见家主,或许我有一个办法。”女孩抬起头说道。

陈墨看着她明亮的眸子,露出疑惑的表情。

“不过,在这之前,还请您帮我一个忙……”

女孩不是别人,正是何灵音。

“说来听听。”陈墨好奇一个倒茶的服务员有什么事要自己帮忙。

何灵音把他的计划说了一遍。

“你有病?”

陈墨听完计划第一反应就是,这女孩病的不清。

从她的描述,那柳昀楠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二世祖,她还要献身于他。

“先生您不懂,这是我的夙愿。而且有了这个由头,您不是顺理成章的见到了夫人?”

“可以,我答应你,不过你怎么确定我就能说动你们夫人?”

“您当然可以,早上您和夫人起冲突我都看见了。”

“看见了还觉得我可以?”这女孩的脑回路有些跳脱,陈墨也搞不懂了。

“可是,您是唯一一个和夫人起冲突还完好无损离开的人。我相信,您一定有夫人需要或者忌惮的东西,所以她才不动你。”

“你说这话,是没看见她让管家带人打我的场面。所以不是她不想动我,是动不了我。”陈墨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