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师摁着灌浓精*站着被硕大撞进宫口宫交

2022-06-21 11:32:43 19点热度

王珮姗只要在没有人的地方对她动辄就是打骂。

她都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能活下来,简直也是个奇迹。

陆筱筱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像是认命一般被她揪着走,一直来到王佩姗的房间。

她一把关上门,像是一只恶狼盯着垂死的小白兔一样。

“你给我跪下!”

王佩姗厉声呵斥,陆筱筱就像是一个被抽走灵魂的提线木偶一样,呆呆地跪在地上,可是身子却止不住的发抖。

她害怕,从心底就生出来的一股畏惧,也不敢抬头去看王珮姗。

“你这个贱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和陆景淮走的那么近做什么?以为他会为你撑腰吗?”

不管她怎么说,陆筱筱依旧埋头跪在地上,不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可是她越是这个样子,越是激起了王佩姗的怒火。

王佩姗抄起旁边的鸡毛掸子,就一下一下的打在她身上。

她身上还穿着旗袍,原本该有的娴静优雅此刻却丝毫没有,只是张牙无爪的挥舞着手上的鸡毛掸子。

“你这个小贱人,你以为你和陆景淮走得近,他们就会护着你了吗?你真是异想天开,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贱人生的贱种!”

“我今天就是打死你了,陆家也绝对没有人敢出来说一句话,你若是再不老实的话,我就弄死你!”

陆筱筱疼得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流下来,可是却紧紧的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居然还敢让陆景淮来替你说事儿,段家的事情我已经敲定了,谁都更改不了,就算是老爷子出面,你也必须要嫁过去。”

见她不哭王佩姗愈发的觉得火大,用手一下一下的拧在她身上不容易看到的地方,背上腋下肚子,这些被衣物遮挡住看不到的地方已经伤痕累累。

陆筱筱背部原本就被她打得满是伤痕,此刻她再动手拧,实在让她痛得要昏厥过去。

她实在受不了了,跪在地上哭喊着求饶。

“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妈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以后我真的不敢了,我绝对不会再靠近他们的。”

陆筱筱满头大汗,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求着她,可是王珮姗根本就没有要收手的意思。

段家这件事情陆景淮居然插手过来了,她越想越不对,这件事情如果不是陆筱筱告密的话,绝对没有人会知道。

陆家的其他人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插手,老爷子这些年身子大不如从前了,很少再插手家里的事情。

每天只是按部就班的休息锻炼看书练字。

王珮姗稍稍一想就能知道这件事情绝对和陆筱筱脱不了干系。

“我警告你,把你那些小聪明给我收起来,别在后边再耍花花肠子,否则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段家这门婚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王珮姗恶狠狠的盯着她,用自己的尖头高跟鞋在她背上又狠狠的踢了几脚。

王珮姗在人前虽然有些尖酸,可是平日里就是一副贵太太的打扮和举止,也绝对看不出来会是这么恶毒之人。

王珮姗自己也已经打累了才肯停手,这个时候陆筱筱就像是被抽离的灵魂一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着她这个死样王珮姗就来气。

“你给我起来,别在那装死,现在麻溜的给我滚出去,别让我看见你。”

陆筱筱即便身上再痛,就像是有千万梗针扎在身上,也只能艰难的慢慢爬起来,她的嘴角也留下了血渍。

她伸手轻轻的擦了擦,眼里波澜不惊,这样的情况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了。

陆筱筱默默的推门走了出去 任何动静都没有发出。

王珮姗恨恨的看了她一眼,自己真是恨不得在这个孽种还小的时候就把她掐死,现在想想真是后悔。

陆筱筱走出来,眼里的恨意更深了,和在房间里时那个逆来顺受的小白兔截然不同,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在心里暗暗的下决心,自己一定要变大变强,再也不会给任何人欺负自己的机会了。

这种日子她实在是受够了,这些委屈她已经经受了这么多年,痛在身上什么都不算,最痛苦和最煎熬的是内心。

现在她也不敢去找陆景淮和洛青葵,并不是害怕被王珮姗发现,而是这时候洛青葵也火烧眉毛了,人不敢去火上浇油。

陆景淮进去之后,发现洛青葵的脸色也十分难看,脸色煞白,看起来没有丝毫血色。

“我都已经看到了那个视频,洛语晴真的太狠了,她这是要让我永远翻不了身啊。”

洛青葵语气里有些微微的悲伤。

她一双眸子猩红看起来十分骇人,一动不动的看着陆景淮问道。

“刚才筱筱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对不对?你也看到了这个视频,你是怎么想的呢?”

她一动不动的盯着陆景淮,眼里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可是她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陆景淮坐下来一把抱住她,用坚定的行动告诉她,自己永远相信她。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陆景淮永远都相信洛青葵。”

洛青葵听到这句话之后,瞬间泪崩,眼泪叭哒叭哒的流下来,滴在陆景淮白色的衬衣上,晕开一块。

“什么都别想,你先好好休息,这件事情交给我去处理,好不好?”

陆景淮认真又严肃地盯着她的眼睛,想让她看到自己对她的坚定和信任。

“哥哥,你相信我,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以我死去的母亲起誓。”

陆景淮一脸心疼的看着她,他当然相信了,洛青葵的母亲一直都是她心底最柔软又最沉重的地方,她居然已死去的母亲起誓,也足以见得她对自己有多在乎。

“你不用发誓,我相信你,我说了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相信你,而且这件事情也不是你的错,是洛语晴。”

文学

陆景淮愈发心疼她,如果今天自己再去晚一步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

一想到这里,他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我的宝贝先休息,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你放心。”

陆景淮低头在她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轻柔的像是稍稍一用力她就会碎掉。

即使他内心里已经气得快要疯狂,快要爆炸,也没有在洛青葵面前表现出分毫,就是怕她会多想。

她现在的情绪敏感又脆弱,不仅在怀疑自己对她的爱,也在自我怀疑。

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居然被洛语晴这个女人这么对待。

他自然不会放过她,最好的还击方法就是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

陆景淮气冲冲的走出去,身上的戾气让人不寒而栗。

走出来之后,他便拨通了席风的电话。

“去把洛语晴给我带来,带到西城的海边仓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席风正在健身,接听到自家老板的电话时,被他这股子杀气给吓到了。

连忙就关掉所有设备往更衣室里冲。

“好的,老板,我现在就办。”

陆景淮给陆筱筱打了电话,让她过来看着洛青葵,不要让她做出任何傻事。

陆筱筱强忍着身上的伤痛答应了。

“好,淮哥哥,你有什么事情就去做吧,放心吧,我不会让小嫂子出事的,我就寸步不离的守在门口。”

陆筱筱说话间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身上的伤口实在是太疼了。

她连说话都感觉胸口是闷闷的疼,可是她不敢耽搁,她在陆家人微言轻,对任何人的命令都唯命是从。

陆景淮只淡淡的回了一个嗯字就挂了电话。

她也不敢耽搁,连忙换了一身衣服,用毛巾热敷了一下嘴角,便赶去洛青葵房间。

“小嫂子你别怕,我是筱筱,我不进来我就在门口,你要是困的话就睡会觉,不困的话我可以陪你说说话。”

陆筱筱的声音软软的,她乖巧的就像是一只小绵羊,蹲坐在洛青葵的房门口。

“筱筱,你回去吧,别担心。”

洛青葵当然知道她是为什么而来,自己也不会做傻事,还没有把洛家人拿下,她当然不会这么傻。

大仇还未报,如果就这么死去了,那真是太愚蠢了。

陆筱筱摇摇头,“我就呆在这里,等淮哥哥回来了我再走,小嫂子那你睡一会儿吧。”

陆筱筱的声音很轻,洛青葵听着她的声音就像是生病了一般。

可是洛青葵身上的药效还没有完全消退,这个时候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她也没办法起来。

“那你进来吧。”她也实在做不出来就让陆筱筱在门口等着她,倒不如让她进来沙发上坐着吧。

“小嫂子不用了,你快休息吧,我就在这里就好了。”

陆筱筱不肯进去,自己现在浑身伤痕累累,她不想任何人看到,而且嘴角也已经青肿了。

洛青葵拧不过她,也不想再执着于这件事情了,只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

洛语晴虽然今天没有让洛青葵破了身,不过却也干成了一件大事儿。

她当然高兴,连家都没有回,便直接去了夜店狂欢,准备好好的庆祝一下。

席风带着人直接把洛语晴从夜店带走了,而且全程还故意安排了人跟拍。

洛语晴莫名其妙的被一群壮汉带走,惊慌的不得了,不停的撕扯着不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