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的奶水边做边喷(强奷表妺)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21 11:21:46 13点热度

比如玄月门的月神灭世、昆仑派的阴阳太极之道等等,未来必将焕发出光彩。

现在各派都进入修炼加速期,门中优秀的弟子不断突破,门中长老们纷纷闭关,冲击高境界。

在灵气缺乏的年代,他们都能有筑基、金丹甚至元婴的修为,何况是灵气复苏?

看着自己的杰作,李海天有一种满足感与成就感。

冥冥之中,有一种喜悦在滋生。

这种喜悦,也许是修真学院师生的心情,也许是地球本源意识的心情。

人心?或是天心?

李海天觉得自己又悟了什么,但又说不出来。暂时不去想这些,随缘修行,李海天离开修真学院,回到自己老家。

因为修炼的缘故,父母看起来越发年轻了。

李山岳的相貌回到三十多,而蒋美华则成为一位不折不扣的大美人。

父亲以前还是有眼光的。

一家人其乐融融,李海天在老家周围布置了一些阵法,包括聚灵阵等,并拿出许多灵石、丹药交于父母,还有飞行法宝,一些攻击法宝,防身的法宝等等,这才放心离开。

太平洋海底,水晶宫前,李海天想进入其中,依旧不能。

那老龙魂魄完全封锁了宫殿,真是气人。

敲打一番后,龙魂根本不理李海天,只得无奈而去。现在只希望古姐姐福缘深厚,在外面不要遇到什么危险才好。

李海天其实打心底里不是太担心,因为古离月一直修行功德,妖中罕见。用光眼观察时,她功德金光悬挂在脑后,这种功德伴随而来的是涛天气运。或许此次也是她的大气运之一,而且有残血牢笼陪伴,关键时刻可以躲进残血牢笼之中,也算安全。

只是一段时间见不到,甚是想念。

古姐姐的风情,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那一颦一笑都牵动人心,久久不能挥去。

李海天回到家中,将一些法宝留给百合和牡丹,拒绝了她们跟往北斗星域的要求,然后通过无间界回到北斗星域。

百合和牡丹走了,谁来打理自己的海天集团啊?

而且北斗星域弱肉强食,那么危险,两人修为尚浅,万一被人抢了怎么办?

李海天还是有私心的。

“阁主,您回来啦!”两名天机门弟子对李海天行礼。

“是啊,你们辛苦了,掌门回来了吗?”

两人感觉心中有暖意,阁主真是一点架子没有,太暧了。如果自己是女子,非得嫁给他不可。

“昨天回来了呢,还有秦姑娘一起的。”

李海天一个闪烁没了踪影,找秦柔去了。

此时,秦柔正在天机门一处清静之地炼丹。李海天到来时,发现窥命、探运和十多名天机门弟子在一旁观看。

诸葛东风坐在一侧轻轻捋着胡子,一脸的喜悦神情。

李海天还没到,诸葛东风便传音过来:“小心点,别影响我徒弟炼丹!”

真是护徒狂师啊。

李海天轻手轻脚,但秦柔却看到了他,顿时眉开颜笑:“李哥,你回来啦。”

诸葛东风无奈叹道:“徒弟,你能不能专心点,炼丹不能分心啊,你已经一心二用了,还敢分心?炸炉了怎么办?”

秦柔嘻嘻说道:“不会的师父,就是打声招呼,又没有思考其它问题。”

“李哥,我已经学会练丹,掌握了其中很多诀窍,而且我有很好炼丹的天赋,一些丹药配方看一遍就能明白其中组合的道理。”

李海天为秦柔竖起大拇指:“加油!”

然后大家都静静看着秦柔炼丹,秦柔也静下心来,注意自己的丹炉。

只见亲柔左手操控着火焰,右手迅速投入十几位药材,在药材投入丹炉后,火焰陡然增大,如同爆炒一锅。

这一手操作办法惊叹了所有人。

李海天看到这些天机门的弟子们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的状态。

窥命握紧了拳头,低声说道:“居然是这样的,这纯粹是瞎炼嘛,炼制原神丹每一味药材的顺序都有特别讲究,还有火力需要微操微控,秦姑娘居然这样一锅端,如果成功了,那我们以前学习的炼丹技术岂不是笑话?”

探运也是紧张万分:“在我看来,秦姑娘火系法术非常精通,那微操能力远胜你我,不用借助其它火焰,直接由自己点燃火焰炼丹,这在炼丹师中也是极为罕见的。”

诸葛东风瞪了一眼两人,示意别小声嘀咕。

任何声响,都可能影响最后的成败。这两人再震惊,也得埋在心里,炼丹完了再表达出来。

只见秦柔又投入剩下的药材,那火焰时大时小,在她随心自由控制下随心而动,娴熟无比。

“我家柔柔真是天才,这炼丹的水平已经掌握最根本的奥义,不拘泥于以前的条条框框了。”李海天心中大赞。

渐渐的丹炉里飘来浓郁香味。

吸一口让人心旷神怡,精神都好了几分。

这便是原神丹的功效。

秦柔此时炼制的丹药,就是最适合出窍期服用的原神丹。

诸葛东风也是无比紧张,他目不转睛看着秦柔。

为了自家徒弟,他把自己珍藏的中品灵器丹炉送给秦柔。

此炉名叫三才炉,除了用于炼丹,还可以对敌,此炉炉中有三种神火。

天乌神火。

地炎神火。

人元神火。

正所谓天地人三才,故曰三才炉。

对敌之时,炉中可以喷出神火焚烧敌人,神魂俱灭。

但是秦柔,根本没有发动三才炉中的神火,而是用自己的火焰加热丹炉。她没有借助外力,而是完全用自己的力量,这就是锻炼。

没有惊天动地的响声,也没有五彩斑斓的异象。秦柔操控火焰熄灭,右手向上轻轻一挥,三才炉的炉盖便飞起来。

九颗原神丹滴溜溜的旋转,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

文学

秦柔非常满意,她站起来对诸葛东风笑道:“师父,我成功了,第一次炼制增强神魂的丹药就成功了。”

观看的天机门弟子们彻底不淡定。

“一炉九颗!我的天,九为极致之数,这已经是最好的成绩。”

“秦柔师妹的天赋简直恐怖,这原神丹我最好的成绩是一炉六颗。”

“服了,我彻底服了。师妹炼这种丹药用的时间不足我等五分之一,出丹量为我等两倍。”

秦柔收好丹药,交到诸葛东风手里。

“师父怎么样?刚才炼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指点。”

诸葛东风仔细观察着丹药,又放在鼻尖闻了闻,的确是极致的上品。他不禁感慨,自己这徒弟的领悟能力和操作手法太强大了些。

换做别人,就算初次能炼制好这个丹药也是品质欠佳,或者是出个一两颗两三颗便已经很厉害了。

而自己的徒弟一炉九颗,颗颗都是丹药之中的极品。这成绩要是传出去,他脸上的光彩都遮不住。

作为师父还是要点评一下的,虽然这丹药已经挑不出毛病。

“徒弟啊,你的手法实在快了些,下次记得炼丹是慢工出细活,不要太快了,万一稍有差池,一炉子丹药全废。”

秦柔应道:“好啦,我知道啦。这边还有一些剩下的药材,我再来把它们炼制了,熟练熟练,您在一旁好好指点着。”

诸葛东风捋着胡子:“好,正该乘胜追击,熟练方法。”

秦柔道:“师父,这次我就不按分量了,我直接一锅端。谁说这丹药的极致只有九颗,只要药材分量加的大,一次出几十颗也是可能的。”

窥命担心:“秦姑娘你还是按标准来吧,若是出了差池,这些药材的价格也是不菲。”

“师兄没事的,我们修行之人就是要不断挑战自我,敢于突破。”秦柔说了一番大道理,然后开始行动。

有了刚才的经验,这一次她驾轻就熟。

左手一指,三才炉下火焰飙升。强大的热浪散发向四周,顿时温度高了数十度。

“徒儿,不可胡闹!”

诸葛东风觉得秦柔真的是飘了,刚才才答应,下一次慢一点,结果这火焰的温度就比之前高了几倍。

“师父放心,弟子不缺钱,如果损坏了这些材料弟子可以照价赔偿。”

“唉,师父说的不是钱啊,怎么被窥命那小子带偏了?”诸葛东风瞪了窥命一眼,满是无奈神情。

窥命惭愧,摸着自己的头笑了笑。笑话,掌门是心疼这点钱的人吗?药材嘛,能值几个钱?

“柔柔加油!大家别打扰了,否则药材真要废掉。”李海天的声音,让大家安静下来。因为此时秦柔已经开始动手,想收回也来不及了。

这一次,一种种不同的药材直接被抛进三才炉中,不分先后顺序。

秦柔发动自己的元素之力,在每一种药材进入的时候,心中都默念“散”字。

那些药材直接化为包含着各自药力的元素,在三才炉中迅速混合。

秦柔利用自己的神识,直接将它们分为二十七份。因为这些药材是三炉原神丹的份量,最大可以炼制二十七颗。

这种炼丹方法已经完全突破传统方法的限制,每一种药材的药力都化为最精纯的元素,加之秦柔对各类元素的精准掌控,可以达到最精准配方的目的。这样科学炼制出来的丹药,自然是质量最好,差错几率极小了。

各种元素物质在秦柔神识的指挥下,在丹炉中先后发生反应。和普通的炼丹方法投放药材发生反应的顺序完全一致。由于药力已经分解为最精纯的元素,它们反映的时间大幅减少。

“我这徒儿!”

诸葛东风都最屏住了呼吸,以他的眼力,自然明白丹炉中此时正在发生着什么。

很快,丹药开始有了形状,圆圆的,香香的,二十七粒在丹炉中缓缓转动着。

直到此时,秦柔心中大定,这办法既快速,又准确,又不出错,以后可以成为常用手法之一。

她站起身来,自信的笑容看着四周,入眼处全是师兄们惊诧的神情。

“师父,我又成功了。二十七颗原神丹,全是极品。”

话音刚落,秦柔打个响指,那些丹药直接成型。

三才炉下的火焰自动熄灭,丹药飞向诸葛东风,悬浮在他的面前,仿佛一群小孩子在围绕着自己的爷爷撒欢。

这次没有用炉盖,同样没有用三才炉本身的力量,全是秦柔一边操纵火焰,一边分心炼丹。但是结果,却是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有几位师兄激动了。

“一炉27粒,我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发生彻底的改变。”

“如此手法,遍阅群书也没有记载,完全是秦柔师妹自己独创!”

“丹药香气浓郁,色泽大小没有偏差,就算炼丹宗师也达不到这样的水平。”

丹道学徒、丹师一品到九品、炼丹大宗师。

每升一级,都标志着地位的不同。一般意义上,能炼制原神丹,就标志着丹道的水平进入炼丹师四品。

而秦柔从开始学习炼丹,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时间啊。直接跳过了许多基础丹药,炼制成功了原神丹。

细想之下,恐怖如厮。

“师父,你给评价评价吧。”

秦柔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多么惊世骇俗,她只觉得自己掌握了一种适合自己的炼丹方法,这种方法目前看最得心应手,最有操作性。

诸葛东风深吸口气,他再也想不出什么话来阻止自己徒弟的天赋了。只能道:“徒儿,师父在飞升前,一定能看到你在北斗星域丹道问鼎巅峰。”

秦柔满意了,她准备走向李海天,却被淹没在众师兄的身影中。

“师妹,这是什么原理啊?”

“请师妹为我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