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亲伦至怀孕生子的小说一_阅读

2022-06-21 11:18:26 16点热度

身体更是站得笔直,双手五指并拢放在裤子两边。

啪!

两个脚后跟猛地一磕,朝着井上木鞠了一躬。

噗!

一旁的万茜茜直接笑喷,随即赶忙伸手捂住了嘴。

神情淡然的曹明义,始终看着无敌犬太郎,仿佛没看到眼前这一幕。

一脸懵逼的井上木,眨巴了下眼睛看着梅九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我什么时候成大佐啦?

这小子看着是给我鞠躬,可眼神里却毫不掩饰尽是讥讽至极得目光。

分明是在嘲笑挖苦我岛国军人!

更是在羞辱我啊!

曹明义和你姐已经离婚了,你们俩什么关系也没有。

资料上说他的父亲来京都述职,恐怕是要升官了。

可你仗着有个当官的老子,就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吗?

真是该死!!!

但这话他不敢说,因为曹明义在这里。

“井上大佐,您旁边这位太君是姓武吧。”

梅九峰上前一步,非常认真得看着井上木沉声说道。

“梅先生,您为什么这样说?”

面容极力保持淡定的井上木,心中非常反感"大佐"这个称谓,但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一旁的无敌犬太郎,也是愕然得看着梅九峰,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井上大佐,这位太君身材壮实面相敦厚,一定是我大华夏"帽子王"武植转世。”

神情严肃得梅九峰,义正严词的大声说道:“所以我敢断定他一定姓武。”

咯咯咯……

捂着嘴的万茜茜,大笑着赶忙走到一旁。

"帽子王"武植?

武植这个名字听着很是熟悉,可马上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井上木眉头微皱,脸上现出沉思的表情。

“梅先生,我姓无敌叫犬太郎,根本不姓武,你认错人了。”

无敌犬太郎目光厌恶的看着梅九峰,大声说道。

“哦,原来是犬太君。”瞬间梅九峰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井上先生,我一天没吃饭了,咱们边吃边聊吧。”

曹明义冷冷看了井上木一眼。

“曹先生,请。”正在愣神的井上木急忙笑着躬身在前领路。

面无表情的曹明义,大步朝电梯走去。

一直用手捂嘴的万茜茜紧跑两步,跟在他身旁。

“犬太君,您先请。”梅九峰伸手朝着无敌犬太郎做出请的动作。

无敌犬太郎早就不待见他了,根本无视他的举止,快步跟在几人身后。

大厅里站立的十几个黑衣男子,也急忙跟了过去。

众人坐电梯来到17楼,一个偌大的包间内。

十几个黑衣男子站立在走廊两侧。

走在最后的梅九峰,拿出"大哥大"来到一处角落。

打完电话后,才转身走进包间。

曹明义坐在主位,左侧是万茜茜。

右侧是井上木和无敌犬太郎。

梅九峰很是随意的坐在了他的旁边。

“曹先生,咱们先喝一杯吧。”

井上木殷勤地为曹明义和万茜茜两人倒满杯中酒。

“犬太君,我也给您倒酒。”

一旁的梅九峰说着拿起瓶茅台,拧开盖子。

“梅先生,谢谢你。”无敌犬太郎看着他微微一皱眉。

“来,大家干杯。”井上木笑呵呵举起手中酒杯。

几人喝完酒后,梅九峰笑嘻嘻地端着酒瓶从座椅上站起来。

“井上大佐,犬太君,两位皇军来到我华夏天朝,我一定要尽地主之谊好好招待才行。”

“梅先生说话真是风趣幽默很,皇军这个词语早就过时了。”

井上木笑呵呵端起酒杯,接住他倒的酒。

一旁的无敌犬太郎却是面色骤变,但还是没有吭声。

“井上先生,什么事说吧。”曹明义夹了块鹅肝放进嘴里大嚼起来。

“曹先生,事情是这样的。”井上木坐着的身体微微一躬,表情非常谦卑得说道。

“我们社长想见到您说的螺母实际样品,所以……”

“你说的是这个吧。”

曹明义看也不看他,随手从口兜里掏出一枚精致的螺母放在餐桌上。

“是……这个。”

井上木对曹明义打断他的话一点不生气,两只眼睛直勾勾看着亮眼夺目的螺母。

随即,伸出双手捧在掌心,仔细看了起来。

它和"永不松动螺母"在外形上不但有细微的差别,最主要是内壁螺纹。

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以井上木多年的经验,从肉眼上明显能看出来。

即使把这枚螺母拿回去,要是没有详细图纸,绝对不可能造出来。

“井上先生,先吃饭吧。”曹明义说着伸手拿过他掌心的螺母,揣进裤兜里。

正看得痴迷的井上木,看着空空的双手,尴尬得笑了笑。

他现在愈加坚信曹明义背后有高人在指点。

“大佐阁下,请赶快米西米西滴。”

梅九峰笑呵呵朝井上木打声招呼,顺手扯下一只乌鸡腿,放进无敌犬太郎身前的盘中。

“犬太君,你滴鸡腿滴死啦死啦滴。”

噗嗤!

一旁的万茜茜低头捂着嘴,又偷笑起来。

心里暗道:这小子绝对没按好心眼,一会肯定得出幺蛾子。

无敌犬太郎听得一瞪眼:什么死啦死啦滴?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正要开口说话,突然感到身旁井上木的膝盖轻轻碰了碰他。

随即,咬着牙朝梅九峰点了点头,“多谢梅先生。”

一旁的井上木这会满脑子都是刚才那枚"自锁螺母",根本没有吃饭的心思。

满脸堆笑的看着大吃大喝的曹明义,就等他吃完饭。

“你不吃饭总盯着我干什么?”曹明义故意神情愕然得看着他。

“难道我的长相和你家某位先祖一样,让你内心对我产生强烈得叩拜欲望?”

“曹先生,您误会了,我……”

“姐夫,您可千万别乱攀亲戚。”一旁的梅九峰笑嘻嘻地直接打断井上木的话。

“他俩一个是大佐,一个是狗太君,您怎么可能造出这样的种呢?”

文学

啪!

“八嘎!你三番两次出言羞辱我们,不过就是仗着有个当官的老子。”

无敌犬太郎猛地一拍桌子,倏地站起来手指梅九峰大声呵斥道。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说白了你就是个社会垃圾!”

话音未落,井上木和万茜茜两人瞬间脸色骤变。

这会的井上木简直要气炸了肺!

自己忍受曹明义和梅九峰二人的肆意羞辱,就是为了得到"自锁螺母"。

这才是最重要,最核心的事情。

可无敌犬太郎这么一骂,局面就难以收场了。

一旁的万茜茜更是怕梅九峰会暴走动手。

她现在对这货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

梅九峰根本吃不得一点亏!

敢当面骂他,那不是找死吗?

他可不管你什么岛国人士,什么公司!

“混账东西。”井上木大骂一声,就要从座椅上站起来。

“井上先生,俩小孩子斗嘴而已,你还是不要管这事的好。”

神情淡然的曹明,笑呵呵看着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吃着碗里的饭菜。

井上木慢慢坐在椅子上,很是诧异得看着曹明义。

他既然这么说,那就是没把刚才事情放在心上了。

只要能得到"自锁螺母",我怎么样都行。

“曹先生,谢谢您的宽宏大量。”井上木连忙鞠躬一礼。

随后,伸腿狠狠踢了无敌犬太郎一脚。

一旁的无敌犬太郎死咬着牙关,慢慢坐在椅子上。

但两只眼睛直勾勾看着低头吃饭的曹明义。

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冲动,可如果不爆发出来,只怕自己会憋屈死。

万茜茜和曹明义两人坐在一起,他原本就嫉妒万分。

特别是万茜茜看着曹明义的神情和举止,处处都是柔情万分,体贴备至。

无敌犬太郎恨得想要把曹明义碎尸万段。

但他只能眼巴巴看着,没有一点办法。

可梅九峰三番五次的讥讽挑衅,使得他再也无法忍受。

借机把心中怒火全部发泄到了他身上。

特别是曹明义刚才说的话,更使无敌犬太郎对他恨之入骨。

我比你大整整十岁,你居然说我是小孩子?

这明显就是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是赤裸裸毫不掩饰的极度羞辱。

曹明义,等螺母的事情搞定后,我一定要让你死无全尸!

始终没说话的梅九峰,突然站起来,朝向他深深一躬。

“犬太君,我滴刚才说话的错误,请你多多原谅。”

正在沉思的无敌犬太郎,被梅九峰的大喊声吓了一跳。

急忙扭过头惊愕得看着他。

一旁的万茜茜也是诧异得看着梅九峰,这货的举动完全超出自己的意料之外。

虽然不知道他这样的目的是什么。

但万茜茜明白这货肯定没安好心,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无敌犬太郎。

唯独曹明义依旧在低头大吃大喝,似乎根本没有看到眼前这一幕。

井上木看着呆愣的无敌犬太郎,急忙伸脚又踢了他一下。

无敌犬太郎这才回过神来,但还是嫌弃得看着梅九峰,“算了,我不会和你计较的。”

“嗨以,谢谢犬太君。”

梅九峰恭恭敬敬又是一躬,才站直身体。

随即拿起桌上的红酒瓶,在玻璃杯里倒了满满一杯。

表情极其庄重严肃得看着无敌犬太郎,“犬太君,你滴请喝了我这杯赔罪酒。”

说完后,又弓腰弯身,双手捧着酒杯,举过头顶。

“梅先生,你们国家有句古话叫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无敌犬太郎看着他对自己恭敬的神情,脸上不由露出得意至极的笑容。

“这杯酒我喝了。”

他笑呵呵就要伸手接过酒杯。

梅九峰的身体又往他跟前凑了凑,手中玻璃杯里的红酒瞬间倒在他的头上。

无敌犬太郎油光锃亮的中分发型连带着肥胖的大脸,全是殷红的酒液。

“犬太君,您怎么没站起来啊?”梅九峰一脸吃惊得看着他。

“你看这事闹得,我帮您擦擦吧。”

说完拿起桌上的纸巾盒,随手抽出一大把纸巾,全部糊到了无敌犬太郎的头上。

“你……起开。”

无敌犬太郎气得推开他,伸手扯掉满头满脸的纸巾。

从椅子上站起来,朝旁边的卫生间走去。

“大佐阁下,我去撒泼尿,您请慢用。”

梅九峰说着也站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井上木看了眼一前一后的两人,没有说话。

随即,转过头笑呵呵看着曹明义,“曹先生,那个螺母的样品能不能给我啊?”

“好说,没问题。”曹明义继续自顾自大吃着,根本不抬头看他。

“曹先生,真是太谢谢您啦。”井上木听后感激得双手合十,朝着曹明义不停点头作揖。

“你先别激动,我话还没有说完。”曹明义歪头看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