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乱h边做边打电话小说&被健身教练摸到流水

2022-06-21 11:10:49 23点热度

我可以保证,绝对会让大家羡慕嫉妒你。”邹静很是干脆的让专柜销售开票。

姜琪看着邹静的举动,想了想还是没有劝阻,等过年的时候,给小静包个大红包。

邹静之后给邹哲买了衣服,当然自己也没有落下,总之看到喜欢的就买。

没有一会功夫,四人都是大包小包的,特别是邹钢父子,他们是男人,手上都是购物袋。

邹钢看着邹静买买买的样子,“你看你姐,真的是各种花。”

“以前都没有这么买啊。”邹钢觉得还是这段婚姻让邹静很受伤,不然不然这样。

邹哲听着邹钢不停的嘀咕,说都是龚梵让邹静变的花钱大手大脚,都不知道节约一二,他心里吐槽了一二,那时候邹静是舍不得给自己花钱,会给他们买东西,可都不能和龚梵比。

“还了,东西都已经买好了吧。”邹静再次回想了下,衣服都已经是买好了,那就去吃饭。

吃好饭回去休息,明天一大早的飞机,他们要五点多起来,然后赶到机场。

好不容易今天可以睡到自然醒,一想到明天就要早起,邹静的心情就不是很好。

“好了好了。”姜琪听到邹静总算说买好的话,长长的吐口气,真的担心这丫头还要继续买。

实在是给邹静这种犹如逛批发市场一样买买的态度都给吓的不轻。

姜琪担心邹静又看中了啥,非要他们去试,然后来句开单,还是把人拉走去吃东西比较好。

邹静看到姜琪这急匆匆拉她走的动作,都给逗乐了,她是真的不会再买衣服了,衣服这东西,经常会出新款,没有必要一次买好多。

虽然也知道依着姜琪的脾气,只要衣服能穿,才不会管是否落伍这个问题,邹静就是觉得既然这样,还不如每年买点新款补充一二。

四人走了后,从一个角落了闪出两人,“看吧,如果不是你犯蠢,现在就是小静给你买衣服。”

“你看中啥就可以买,都不需要看价格。”林娟恨铁不成钢道。

本来姐妹俩出来逛街,是为让林莉散心,不然老是闷在家里,心情会更加糟糕。

结果没有想到竟然会遇到邹静带着她的父母和兄弟一起出来逛街,逛街也就逛街吧,结果大包小包买了这么多东西。

林娟的手掌都要给林莉捏碎了,知道她后悔了,可是再后悔又如何。

整天各种蹦哒,听着是为了龚家好,可事实却是,现在的邹静过小日子过的更好,而龚梵的日子过的才是不如人意。

“怎么会这样,我真的不知道啊。”

“小梵那孩子,从来没有把他买的那些东西的价格和我说,也没有我说东西是小静买的。”

“还有小静也是的,都没有和我说这事。”

“她如果说了这事,我会知道小梵每月的开销,我压根就不会提AA。”

她会换个方式,把小梵的工资卡给邹静,然后让他们每月交个五千的生活费。

然后周末让他们去买菜,出去吃饭让他们掏钱,还有亲戚之间的往来,也让邹静掏钱。

这么一来,家里的开销大头都让邹静负责,他们的钱不就是可以存下来。

“你说,如果我们没有闹翻,我今年的新衣服,是不是特别的贵。”林莉想起刚才看的衣服,她是真的喜欢,也是很好看,可惜就是价格贵了点。

如果和邹静一起出来买衣服,林莉知道这个问题压根就不是问题,邹静会买单,一如以前。

林莉想起以前邹静还是龚梵女友的时候,那时候出来逛街,只要她透露点话音,这丫头绝对会买。

林莉想到这里,真的是肠子都清了,“姐,咋办,我是真的后悔了。”

林娟看着不停说着后悔话的林莉,深深的叹口气,“你和我说这些有用吗?”

“我知道你后悔了,可你觉得对方会放过你?”

“别的不说,马上要春节了,小静单位年货发了很多,拿点东西给你了吗?”林娟问林莉。

林莉摇头,“没有。”

“也没有给你们送年货。”林娟继续问。

林莉摇头,“我和小梵提了,让他发消息给小静,说给双方老人和亲戚的年货咋办,她说按照协议走。”

按照协议走啊,林娟无语,她是见过协议的人,也就是各管各,“那你想想咋办吧。”

林莉都要哭了,“我就是不知道啊。”

“如果我知道,我会这样?”

“还有你都不知道自从知道这笔钱拿不到,小静也不愿意兜底后,老龚每天都是各种吹胡子瞪眼,对我是各种不满。”

“我和小梵抱怨一二,以前他会安慰我一二。”

“可现在我抱怨,他就回房玩游戏,都不会安慰我一二。”

“我让他努力点,多看书,考点证书,争取换个岗位,结果他来句,那么辛苦干嘛,反正最后这些钱都不知道给谁花了。”

“我真的是。。”林莉想起最近家里的气氛,真是气的半死,可是再生气又如何。

“姐,你能不能先借我点钱。”林莉知道龚梵的心结,就是没有买车子。

林莉有把握,只要买了一部让龚梵满意的车子,一定会和以前一样。

林莉想来想去,觉得只有找林娟借钱。

啥?林娟没有想到林莉竟然希望她能借钱,“不是我不借。”

“你也知道阳阳也大了,马上就要上幼儿园,我们也没有人脉,也只能买学区房,让阳阳上个好点的学校。”

“可你也知道展轩他们夫妻的工资,能养活他们一家三口就已经是很好了。”

“再让他们存钱去买房子,那是做梦。”

“要把他们当初的婚房卖了做首付,然后为了能够减轻他们每月还贷款的压力,我是想着可以的话,能多付点首付。”

林娟有点不好意思,“我本来还想着通过你,找到小静借钱。”

哼哼,她自己钱都不够,怎么可能会借钱给林莉。

林莉没有想到林娟竟然还要找她借钱,不由得叹口气,“如果是之前,我可以借钱给你,可我现在。。”

文学

邹静听到手机铃声响了后,没有精神的爬起来。

迷迷糊糊的洗脸刷牙,然后拖着邹哲准备好行李,跟着他们上车赶往机场。

坐在汽车上,邹静迷迷糊糊的倒在邹哲的身上,“肚子好饿啊。”

“到了机场给你买吃的。”其实姜琪早早的起来,就着昨天买的面包和家里库存的培根做了三明治,结果邹静不吃,邹钢为了不浪费全部都吃光了。

“好。”邹静打了一个哈欠,“对了,我们能赶的上吗?”

邹静担心他们这个点到机场,会不会耽误时间。

“够了,都可以让你在免税店买买买。”邹哲知道邹静每次出国,都会在机场买买买。

“不用。”邹静其实每次在机场免税店买东西,都是给龚梵的亲戚买东西,当然不要指望能拿到钱。

这次知道她出国玩,龚梵的亲戚也不是没有给她发消息,希望可以给他们带东西,邹静直接无视。

真是有病了,一个个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谁惯的。

“我要买。”姜琪表示这次她要买,“他们知道我吃国玩,太多东西让我带了。”

“他们都希望我带乳胶床垫啥的。”姜琪想起一些同事都想让她带乳胶床垫和枕头,一阵头大。

床垫?我的个娘啊,邹哲惊呆了,“他们当咱是干嘛的,做代购生意?”

“妈,你不会要买很多东西吧。”邹哲想起邹静有次抱怨,出去一次不容易,要抽出一天时间或者更多时间,各种买买买,有时候买错了,还会给人各种抱怨。

没有想到这次,邹静不要买东西了,却换成姜琪。

“没有办法,以前他们出去,也帮我买东西,这次我出去,我总不能说不。”

“不过你放心,那个床垫和枕头,我都给回绝了。”姜琪怎么会接那样的单子。

“不过他们说欧莱雅在泰国很是便宜,都让我带欧莱雅。”姜琪想起采购清单上,大概有七成是买这个牌子的东西。

邹静其实也是睡的迷迷糊糊的,“这个牌子好,到时候直接在免税店买。”

“就是不知道过海关的时候,是否会收税。”以前是东西多,回国时候经过海关,是否要求补税。

“他们说不会,到时候我们四人分分。”姜琪第一次出国,压根就没有经历过这些,只能问有这样经历的朋友和同事。

“不错啊,妈,你都知道打听。”邹静乐了,“一般情况不大。”现在还好,海关还没有检查的很严格。

汽车停在机场门口后,四人拖着行李就往机场里冲,托运行李,然后过海关,幸好这个点,机场的人不是很多,离飞机起飞还要一个多小时。

邹静速度的啃了一个汉堡后,就陪姜琪去免税店采购,一通疯狂的采购之后,两人是踩着点登机。

上了飞机后,邹静拿起飞机三件套,一通忙活后,充气完毕后就再次进入入睡模式。

姜琪看着邹静竟然可以这么快的进入睡眠模式,“你睡的着。”

“习惯了,出差的时候,都是下了飞机后,速度谈判,然后处理公事,可以说各种忙,上了飞机后,不就是各种休息。”

刚上班的时候,邹静也不是这样,会看书啥的,可是飞的次数多了后,上飞机后,都不要等飞机起飞,就进入入睡状态。

邹静说的是很轻松,可是落在姜琪的耳朵里,都是对女儿的不舍。

“都说你的工资高,收入多,他们怎么就不想想你多忙。”单休不说,忙起来连个休息天都没有,至于每天加班到九点都是很正常的。

怎么那些人就看不到,包括龚梵也是,难道就不知道小静工作都忙吗?

他不是不知道,而是不会心疼邹静一二。

“有些人就是装睡,你对他的好,他觉得应该是的。”

“至于人家看到我收入高,觉得我应该如何如何,那是他们的自由,毕竟嘴巴在他们身上。”

“那是我不在意。”邹静知道龚家的亲戚,现在对她很是不满,说她如何强势,说她如何不照顾男人和公婆。

有人都仗着所谓长辈的身份,直接训话,邹静做的是,直接不回复。

所谓长辈,那都是建立在龚梵是她男人的份上,一旦离婚,他们不就是陌生人一样吗?

“我做好我的工作,赚我应该赚的钱。”

“这份工作很是辛苦,再过几年,等我生了孩子后,我会辞职。”

邹静低声和姜琪说着她的想法,“孩子的费用,不要指望龚家会掏钱。”

“龚梵的工资啊,能够养活他自己就已经不错了。”

“至于林莉,她也不会站在我这头,只会给龚梵撑腰。”

“他们觉得孩子都已经生了,我不可能不管。”龚家不就是这么对原主吗?哪怕知道她手上钱不多,还不是张口闭口她是孩子妈妈,不能不管孩子。

“他们。。”姜琪想说,龚梵当了爸爸后,应该不会这么不负责吧。

邹静知道姜琪会想,男人当了爸爸后,不管以前如何的不靠谱,应该会成长起来。

“妈,很多男人结了婚,最迟当了爸爸后,会成熟很多,但是我可以和你说,不要期待龚梵。”

“他已经是给他父母宠坏了,他现在的工作都已经是这样,明知道如果不努力,没有办法回去,可他还不是不好好做。”

“因为离家远,不说每天早点起来,不说经常迟到,可都是踩着点上班。”

“然后工作状态也不是很好。”

“也多亏他的工作岗位不是对外,不然指不定如何给人写投诉信。”

邹静觉得龚梵真的是一个孩子,压根就没有想过他已经结婚,要为了养家糊口而努力。

“他就觉得他会这样,就是没有车子,如果他有了车子,就不要把时间浪费在等车上。”

姜琪听着邹静的抱怨,有点好奇,“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难道是龚梵自己说的?总不能是林莉说的。

“他会在四人群,就是那个有我,还有他们一家三口的群。”

“偶尔也会在在朋友圈抱怨一二。”对上司有不满的人很多,可只要你还在人家手下混,只要还没有撕破脸,都不会在朋友圈发这样的东西。

结果这位就这么大大咧咧在朋友圈里发出来,邹静隔几天会去看看龚家三人的朋友圈,看看他们的动态。

“他发的朋友圈,不是游戏战绩截图,就是抱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