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丫头 你好紧 嗯 嗯 好爽@大炕上翁熄粗大交换H

2022-06-21 11:08:19 13点热度

我手里这份图纸我不想画了,你让她找别人画。”

白骨精愣了一下,差点没笑出来,愣是憋回去了,这个混小子,又开始耍别人,还是耍这位大小姐。

“你老板是?”

“就你面前这位。”

“冯老板,您看?”

“没问题,钟升,你把陈晨手里的图拿下来吧。”

“BINGO!”

“走吧!开谁车去?我事先声明,不能开我车,往返会知村一趟太耗油,报销也麻烦,我老板扣的很。”

白骨精无奈摇头,把自己的车钥匙扔给了陈晨,豪车。

陈晨是个聪明人,他没有一点要让别人难堪的打算,也不想让别人丢面子,他只是不想加班,但没说要损害公司利益,他知道这位席姑娘对他们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同时他也不想委屈自己,就剩眼前的法子了。

他在乎的是游戏输没输,工作也没有唱反调,足够了。

陈晨开车,席姑娘来了兴致,非要拉着洛心似和自己一起坐陈晨开的车。

席姑娘的保镖脸色难看,出来的时候说好的,席姑娘不能离开他们的视线,这非要坐别的车他们太难了,但到底他们是专业的,没有现场发难,到停车场人少的时候才露出真面目。

“太太说,您得坐自己的车。”

“太太什么时候说的,我可没听到,你们跟魏总坐一辆车吧,我要和我朋友一起。”

洛心似被她拽走了,许君也是一脸无奈。

旁边的白骨精也无奈,这小姑娘哪里是千金小姐,分明是小恶魔。

“你,要做我的车吗?”

白骨精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不用,我还是坐阿里先生的车吧。”

白骨精开了车门,坐到阿里先生的副驾驶,阿里先生一脸震惊。

“什么情况?我这小破庙,哪能容下您这尊大佛!”

“你以为我愿意坐你这车呀,你们大魔王一脸怨念,他现在简直成醋缸了,我看那样子,女人的醋他都要吃了。”

“我也觉得,忒吓人。你说这席姑娘不会喜欢上咱们小河豚了吧?从进门就没离开过她,打游戏都斜睨了好几眼,这谁受得了?”

“别乌鸦嘴!开你的车吧。”

阿里先生闭嘴,乖乖的跟着车队,陈晨开车最勇猛,走在第一个,魏总的车干着急超不过去,也不敢超,陈晨左拐右拐穿胡同走小路,十分钟不到就把魏总的车甩开了。

“耶耶,终于把他们的车甩开了,你们可不知道,他们一路跟着我,在我耳朵旁边念念叨叨,我母亲让他们寸步不离的跟着我。”

“看出来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

“上次我们去你那里的时候跟着的那个女孩子,这次也跟着呢。”

“她也是保镖之一,寸步不离,我快要疯了。”

“你们这些大小姐,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当然觉得疯了,可是你们父母紧张你们呀,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你们出声就含着金汤勺呢。”

陈晨一边开车一边吐槽,陈晨的家庭环境其实也非常不错,只不过对比席姑娘,那是天上地下了,他的吐槽也是实话,席姑娘又不开心了。

“其实很好啊,能够经历这样的家庭是一种幸运,但是只有你尽心尽力投入才能获得成功。”

“你看看,又开始心灵鸡汤了不是,我跟你说,我们小河豚最擅长治愈你们这些有钱人的内心,看到我们大魔王了吗?被她治的服服帖帖,刚才你拉着他上这台车,瞧把大魔王担心的,要不是你拉着她跑得快,大魔王也肯定会上这台车。”

席姑娘牵着她的手,洛心似的手软软的她特别喜欢。

听陈晨这么一说,席姑娘倒是来了兴趣,关于许君和洛心似的兴趣。

问的问题千奇百怪,每一个洛心似都不敢回答,也不敢不回答。

“还害羞呀?看来你们好事将近喽。”

“什么好事将近呀,大魔王他妈根本就不同意。”

“为什么不同意呀?我们心似这么招人喜欢,他要是不娶,我娶回家去!”

洛心似一愣,这姑娘也不知道说的什么话,陈晨哈哈大笑,他说倒是要看看席姑娘怎么把洛心似娶回去!

席姑娘也不甘示弱,放下洛心似,追问陈晨,为什么许君他妈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还能因为什么,还不是你们这些大户人家追求的门当户对。”

“庸俗。”

陈晨本来以为席姑娘会助他们一臂之力,没想到下车之后,当着许君的面来了一句:“心似,我看你这么漂亮,就怕有人不能欣赏,不然你嫁给我哥好了,我哥席云亭,人特别好,特别帅,比某些人帅不知道多少倍。”

许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听这句话连忙看向洛心似,洛心似倒吸一口凉气,席姑娘的确闹腾,闹腾的腾云驾雾的,云里雾里的,还说风就是雨。陈晨最好笑,一个没憋住,直接笑出了声。

“原来你说把小河豚娶回去,是替你哥娶呀?”

“当然喽,这么好的女孩子我可不会放过!”

现场一度十分尴尬,除了陈晨没心没肺的笑之外,其他几位肉眼可见的脸色难看,许君深呼吸压着自己的火气,最后只能白骨精出来调解气氛。

“我看席姑娘也是开玩笑,咱们洛设计师的确出挑,好了好了,大家快去看场地吧。”

“我没开玩笑呀,反正他妈又不喜欢心似,我有办法让我妈喜欢她,再说了还有我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姑子,在我家她肯定不受欺负。”

“这样啊,我也是她小姑子,我能保证她不但不在家里受欺负,还能保证她在公司也不受欺负。”

“你?你不是前台吗?”

“同时也是他亲妹妹呀。”

“啊?”

别人抢老婆,她们抢嫂子,白骨精十分无奈。

“好啦,别闹了。

文学

洛心似拉着席云溪去看会知仙馆,席云溪依旧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听。

“就是这里了。”

“和照片上的差不多。就这个地方,你居然拿来和珠玑巷比?我看差很多嘛。”

席云溪来这里之前,先去了趟洛心似拿来引述的珠玑巷。

“既然看不上,你们就不要折腾这里了。”

房顶上传来男孩的声音,把席云溪吓了一跳,也把看护她的保镖吓了一跳。

“你是谁?快下来。”

“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做别人保镖的,我坐在这儿这么半天了你们都没发现。”

他们在门外讲话都被这个小男孩听到了。

“莫仔,快下来,一会儿莫伯伯又要拿着大烟袋打你了。”

“我就不下!你先告诉我,她是谁?是不是那个买下这里的有钱人?”

席云溪一听有人比自己还倔强,立马来了精神,掐着自己的小腰看着房顶,小男孩正在房顶上扣瓦,盘腿打坐,挺像那么回事。

“你下来我就告诉你。”

小男孩撇了她一眼,依旧我行我素,席云溪追问洛心似小男孩的来历,洛心似说了原委,席云溪马上来了战斗力。

“你不喜欢我买下,我偏要买,哼,我看你能拿我怎样?”

小男孩气性大,从房子后边爬下来,经过保镖的时候被保镖捉住了,席云溪抬手让他们放了他。

“你以为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呀!心姐姐说你是个有学问的人,我看就是顶着有钱人的皮囊而已!你根本不了解这里的历史就拿珠玑巷说事!珠玑巷怎么了,如果你有钱你把他买下了改造去呀,为什么买我们仙馆!”

“这还不好解释,你们这里没那么出名呗。”

“你!你欺人太甚,虽然你买下了,但也不了解它。”

十二三岁的莫仔个子不小,但毕竟年龄在这儿摆着,遇到席云溪只能跳脚,没有什么别的法子,说到激动的地方,自己蹦起来叫嚣,席云溪是个怪人,特别喜欢逗莫仔,把莫仔气的小脸红扑扑。

“如果我想了解,你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能给我普及吗?”

“我!我当然能!”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能治莫仔的只有席云溪,不知道这属不属于崩溃疗法,席云溪的每个问题都能让莫仔气不打一处来,十二三岁的孩子把村子的历史说的头头是道,详细讲述了仙馆的来历,并且还为那个年代的女人抱不平,他想保住祠堂保全仙馆,全村子都觉得只要不动祠堂就好,没人为仙馆打抱不平,只有一个十二三岁鲜衣怒马的少年,少年恃险若平地,独倚长剑凌清秋。

“只有你一个反对,你觉得自己的胜率有多大?”

“不管有多大,我都要试一试!小马过河你小时候没学过吗?”

“哈哈,小马过河?这是几年级学的?”

“二年级,不行吗?”

“行!十分行!非常行!”

洛心似对于他们俩的对话只能微笑,席云溪也是孩子性格,和莫仔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

“历史都告诉你了,你能把仙馆还给村子吗?”

“你们村子是没人了吗?让你一个小孩和我谈判。”

莫仔不出声,整个村子只有他在乎仙馆,这是不争的事实。

“把你设计图给我。”

洛心似看着席云溪,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最后还是陈晨从洛心似的背包里拿出图纸交给席云溪。

“小子,你看清楚了,我要造的是一个书店,能喝茶喝咖啡的书店,也算是一个小会馆,你可怜的那些女人,如果当初她们像你一样可以读书,可以获得知识,或许没那么可怜,对吗?”

难得她正经说话,不但正经而且严肃。

不得不承认,席云溪是有一些气场在身上的,她的严肃重透着一股不能拒绝的力量,莫仔仔细的看了看那图,继而看着洛心似。

“她会抢走仙馆吗?”

“不会,我们都在让这座仙馆重见天日。用最适合她的方式,这座仙馆如果再没人维护,总有一天就不再是保护单位了,席姑娘的九溪会馆也是有些历史的,她知道怎么让历史传承下去,她和她的家族有这个能力。”

洛心似把自己手机里九溪书店的百科以及照片拿给莫仔看,莫仔看看九溪会馆,又看看席云溪,倔强的小脸第一次将皱着的眉头舒展开。

“这回信了吧?放心,有你这位心姐姐把关,我不会魔改的,保证古色古香的韵味不变,你也可以天天来书店看书,我不收你会员费,怎么样?”

“我有钱,我自己能来!”

“那可不一定,我们是会员制的,你还没到年龄呢!”

“那!”

“放心,我给你一张VIP卡,特批莫仔同学可以随意来九溪,怎么样?”

“嗯!”

莫仔转头要走,席云溪没忍住继续喊话:“喂,小家伙,你这么喜欢历史文化的话,长大以后,如果你还有兴趣,九溪会馆给你留个位置,怎么样?”

“你说的?不能反悔哦!”

“拉钩。”

拉钩这件事,仿佛是全国统一的承诺方式,拉钩不忘盖章。

小男孩高高兴兴的往村子里跑了。

“这回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要保留传统设计概念了。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莫仔的事情?”

“我们也是回来之后才知道莫仔的事情的。”

洛心似说他们一直没办法跟莫仔和解,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最终要找的只是席云溪的一句话罢了。

“小孩子特别重视承诺,你答应他的可要做到。”

“谁还不是个小孩子了,我也重视承诺。”

洛心似笑着看着面前的席云溪,她这个小孩子的性格还真是和莫仔一样。

“不过他们村子好像真的只有他自己一个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