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辣文女主浪荡-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

2022-06-21 10:49:10 7点热度

却无时无刻不散发着青春的魅惑。

看见花丛中,牵手出没的小情侣,扭扭捏捏,还有贼心没贼胆。

马晨宇看到这些就火大,“上啊!快特么点上啊!”

“你就亲上去能怎么的?他还能骂你流氓啊?”

“靠!!”

猛一甩手,急死个人。

那边,宣传部长王萱正是两个被吐槽的主角之一。嘴角抽出,对面前的大男孩羞涩一笑,“等我一下下。”

男生很是通情达理,“嗯。”

得到首肯,王萱很淑女的转身,马上换了一副凶神恶煞的狰狞模样。

小碎步走到马晨宇身边,微笑以对,“很闲吗?”

马晨宇瞪着牛眼,“对啊...闲啊!”

现在是下午两点,既不用检查食堂,也不用寝室门口人,而且还没课。

他这个纪检部长,当然闲喽!

“你亲他啊!主动点啊!”

王萱:“……”

凝视马晨宇,突然抬腿就是一脚,正顶在小腿胫骨上。

“嗷~~~~”

一声惨叫,马晨宇抱着小腿就开跳。

疼....钻心的疼!

“王萱,你就是个男人婆!这辈子都嫁不出去!”

太疼苦了!

而王萱则是昂首挺胸,转头就走,好像一只斗胜的老母鸡。

太不当人了,居然让老娘主动去嘬一个男生?

……

憋屈的马晨宇回到学生会,大主席张显龙同志正用学生会唯一值钱的那台破电脑扫论坛。

这也是学生会为数不多的福利,有电脑可以用。

要知道,这年头,有电脑的学生不多,十个里能有两三个。

像418那样,一个寝室四台电脑(齐磊、董礼、许鹏、陈文杰)的,绝对很少。

“看什么呢?”

马晨宇一屁股坐下,拉起裤腿儿看小腿,都青了。

张显龙则是把论坛关掉,“没看什么。”

看着他揉小腿,“怎么了?”

马晨宇,“别提了!王萱那爷们,在文化广场和人手拉手呢。我特么帮她,她还踹我。”

撇了一眼已经是桌面的屏幕,“又评论齐磊那点破事儿呢?”

张显龙瞪眼,“我评论它干什么?那么愿意搭理他呢?

马晨宇却是鄙夷一笑,“别装啦,我都看见了。”

大声嚷嚷,“【恶龙】是你小号吧?那个最热的贴子,就特么是你写的!”

张显龙大惊,下意识四下观望,“你小点声!”

说完,又不解气,“马晨宇啊马晨宇,王萱是得踹你,忒特么贱了!”

结果,马晨宇毫不示弱,“你特么不贱?”

“那孙子都那个熊样了,你还帮他说话?”

张显龙老脸更红,“我不是帮他说话,我只是陈述客观事实!”

“什么事实?”

张显龙,“你觉得,就那孙子的尿性,会看不透这些事儿?”

马晨宇想了想,“确实有点邪性。”

张显龙,“是吧?以他的智商,还有能力,他会处理不好与赵国华之间的关系吗?”

“别忘了,女生楼前的豪车就是他赶走的。回头,他自己开豪车招摇?这么蠢的事儿,你觉得像他干得出来的?”

“我总觉得有点不太对,有点太反常了。”

“现在骂他的,可能都要倒霉。”

马晨宇愣了愣,突然蹦出一句,“你管他那么多干屁!?闲的啊?”

张显龙没接话,看着电脑屏幕,沉吟了良久。

“我其实也挺想骂他几句的,过过瘾嘛!”

“可是,别忘了,咱们是学新闻的,得有新闻操守。”

“没搞清楚、存在疑点的事件,就应该存疑,就应该站出来,敢于发声。”

马晨宇....

好吧,傻龙又开始一本老正的说教了。

“停停停停!”白了一眼张显龙,“这个事儿吧,你要真的这么认为的,那你就大大方方地说呗?”

“何必换个小号,还偷偷摸摸的不正面回应那些负面消息?搞的那么绕干什么?”

张显龙确实做的有点拧巴。

最近关于齐磊事件,回应比较频繁的【恶龙】,从来不正面与批评声音对峙。

一副事不关我、高高挂起的架势。既不反对批评,也不替齐磊说话。

谁的贴子都回应一下,自己的贴子玩的人气也很高,貌似就是个吃瓜群众。

可是实际上,【恶龙】偶尔透漏出来的观点,往往都能让一些还能保持理智的人思考一下。

以至于,【恶龙】这个ID之下的拥趸和同类都比较理智,要么不与置评,静待真相:要么就是偏向齐磊这边一点。

毕竟,恨归恨,可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不相信,去年办演唱会那个家伙是这么浮夸造作的一个人。

对于马晨宇的疑问,张显龙只是淡然一笑,“网友的主观臆断是最难控制的。”

“网络就是一个好心不一定办好事儿的地方。”

“正面回应?你信不信事得其反?”

瞥了一眼马晨宇:“你不没回应吗?你也知道这事儿怎么回应都是错吧?”

马晨宇膈应的一甩手,“我是懒得搭理他的破事儿。”

而张显龙听罢,也是难得地打开了话匣子。

“我其实...”嘿嘿一笑,“也在为毕业论文做一个调查研究。”

“现在,我是把我自己当成是齐磊的危机公关,试一试在网络上有别于传统的媒体应急思路,争取总结出一篇论文出来。”

“......”

马晨宇惊悚的看着张显龙,眼珠子没瞪出来。

看的张显龙有点不好意思了,“你这么看我干什么?毕业论文嘛,没想真帮他。”

结果,马晨宇差点没蹦出来,“傻龙,我去你大爷的!”

把张显龙骂懵了,“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

“滚你妈的!”

马晨宇要疯了,调头就走。

走到门口,回头还骂了一句,“你特么真不是人,心眼子忒多!”

张显龙:“......”

我就借这个事儿写篇论文啊?不算什么大罪过吧?

孙贼,你疯了吧?

这边,马晨宇怒火中烧地回了寝室。

一屁股坐在书桌前就不会动了,面前正是他的毕业论文,《关于新媒体时代新闻应急反应的观察与思路》

他大纲都列好了,结果和傻龙撞车了。

按理来说,本科论文撞车不撞车其实没啥大关系。

但是,问题就在于,撞车论文再想出采,想一枝独秀,那就基本没啥可能了。

除非论文逆天!

而马晨宇想要出采啊!

他也是大四,而且别人不知道,马晨宇是想报陈姥爷的研究生的,然后进新学部。

他知道,张显龙在赵国华的鼓动下,也有考研留校的意愿。

而且,赵国华给他推荐,肯定也是陈姥爷。

也就是说,他和张显龙要报同一个教授,再交同一个题材的论文,针对的是同一个事件。

俩人还同属学生会干部。

这个事儿就不能琢磨了,万一两个人的观点,论据啥的,再有重合。

那就说不清啊!

你就说,马晨宇能不气炸天吗?

“妈了个波傻龙,毁我?”

同寝的兄弟看马晨宇在那运气。从上铺探头,“怎么了?又让傻龙蠢哭了?”

马晨宇一瞪眼,“他蠢?他特么是大聪明,我才蠢呢!”

马晨宇都要让自己蠢哭了。

无力地打开电脑,登陆核桃林论坛。

登陆ID【北广大帅哥】。

好吧,张显龙要是在旁边,非惊掉下巴,马晨宇的常用ID可不是这个。

这孙子也在开马甲,而且是和【恶龙】一样的马甲。

都是近期活跃,从侧面引导舆论,聚拢理性网友,意图寻找网络公关手段的账号。

甚至,两人的支持者都高度重合。

废话,论文都差不多,能不重合吗?

只是,马晨宇现在犯了难。他在考虑,还要不要和傻龙写相同的论文?

如果找论文,那上哪找一个新颖绝伦的题材,打动陈姥爷呢?

苦思半晌,马晨宇心说,算了!伸手就把已经完成的大纲给撕了。

室友一看,“哦操!你干啥?不过了?”

马晨宇潇洒地把已经成碎片的大纲扔进垃圾筒,“没意思,换个题目。”

室友竖起大拇指,“你牛!”

马晨宇,“嘴给我严点哈,我那论文题目,别往外传。”

室友撇嘴,“怎么那么稀罕你呢!”

意思是,老子懒得传。

最后,马晨宇还是决定换一个题目。

傻龙是农村出来的,毕业论文如果真能打懂陈姥爷,对他来说,很重要。

而马晨宇,来自家庭的压力几乎没有,没有傻龙那么迫切。

就当让着他了!

再说,马晨宇也不觉得自己是草包,找个题目而已,还有一年呢,多大点事儿啊?

正想着,突然来了一封站内信。

马晨宇还以为是论坛等级升级的提示之类的东西。

换别人都懒得点开,不过,他有强迫症,还是点开了。

然后,足足安静了五分钟。

寝室里突然传来他的一声爆喝,“哦操!!

吓室友一大吓,“你特么有病吧!我这看片儿呢!特么干萎了都。”

结果,就见马晨宇突然扑向垃圾筒,把刚撕碎的论文大纲一片一片捡出来,“哦操哦操哦操!!”

大伙儿围上去,“怎么了?别吓人行不?”

可马晨宇也不回话,依旧发疯的找碎片。

这时,有人才看向他的电脑。

就见,是一封工工整整的站内信。

“马晨宇同学,你已被数字传播与信息工程学部【实验教学中心】【雏鹰班】(本硕博直通)定为备选学员。”

“如有意向,请就‘齐磊热门事件’准备一篇不低于2000字的新闻总结(可就新闻性质、传播属性、应急处理、引导方向等做出评论内容自选。)”

“并于2000年9月19日下午一点整,到研究生学院楼学科建设办公室参加面试。”

署名是:【实验教学中心】主任廖凡义、陈兴福。

室友有点懵。

“雏,雏鹰班是个啥班?”

“还特么本硕直通?”

意思是,进了这个班,就一路躺平了呗?

而马晨宇那已经魔怔了,“哈哈哈哈!哥的运气来啦!”

别说新闻总结了,还有几天时间,他整个论文出来也不在话下。

傻龙,你慢慢熬论文去吧!哥要飞了,不跟你玩了!

王雪那小丫头片子,让你端着?哥还不暗恋你了呢,哥要飞了!

齐磊这个狗操的.....

算了,磊哥风水还是不错的,带来这么大一个好运,不骂了。

等哥进了雏鹰班,对你好点,不计较以前的仇了。

够大度不?

......

与此同时,张显龙也收到了论坛的站内信。

愣在那半天,整个人都傻了。

正好,王萱带她那个新男朋友,来学生会参观参观。

眼见张显龙在那儿定着,“怎么了?想什么呢!?”

张显龙一下回魂,瞪向王萱。

然后,一把将王萱搂个结实,“啊啊啊啊啊啊!!”

哇哇大叫。

王萱新男朋友人都傻了。

特么的,我就说不找学生会的吧?哪有一个正常人?

然后....

嗷~~~

张显龙一声怒嚎,抱着小腿开始蹦。

王萱彻底爆发了,“你们一个个的给老娘正常点!”

学生会确实没有正常人了。

咆哮完,对小男朋友一瞪眼,“走!还看什么看!”

小男朋友:“......”

要不分了吧...没意思。

等到张显龙缓过来,第一时间给赵国华打传呼。

赵国华过了半个小时才回。

他这两天都没在学校,大一军训那边值班儿呢!

各班导员不可能天天在那儿盯着,轮留值班,盯着点。

因为是军营,所以打电话还挺不方便。

赵国华电话打回来的时候语气不善,“什么事啊?不知道我这忙着呢吗?”

张显龙则是难掩兴奋,“赵哥!你知道雏鹰班是怎么回事吗?”

是的,张显龙给赵国华打电话是刺探情报来了。

本硕博直通.....

啥叫直通?

而赵国华一听,“雏鹰班?什么雏鹰班?你说什么呢?”

这回轮到张显龙懵了,“你不知道?陈姥爷是主任,你居然不知道?”

他还以为,以赵国华和陈姥爷的关系,肯定有点内部消息啊!

现在看来,想多了。

不过,张显龙也没急着卸磨杀驴,不知道就挂?

那是蠢蛋!

当下把他备选雏鹰班,本硕博直通,还有实验教学中心,陈兴福主任直接面试的这些关键消息,和赵国华说了一遍。

赵国华都听傻了。

还有这种操作?直通?

陈姥爷参与,看样子还是主导,我居然不知道?

我可是陈姥爷亲儿子啊!

好吧,有点夸张,可是,得意门生和亲儿子差不多,没毛病啊!

阴着脸,“等我消息吧!”

放下电话,赵国华就给陈兴福打电话了。

此时,陈兴福正和廖凡义、张路臣在那儿掐架呢,吵的不可开交。

接起电话,陈兴福语气不善,“谁啊?”

赵国华在电话这头哈着腰,“老师,我啊!”

嘟...嘟...嘟....

赵国华擎着话筒,整个人都不好了,老爷子把他给挂了。

愣在那儿半天,还是又打了过去。

陈姥爷那吵的正欢,也没看号码,直接拿起了话筒。可是拿归拿,还在那儿和廖凡义他们理论。

“我也是实验教学中心的主任,你副部长怎么了?副部长搞好你的行政工作,手伸那么长干什么?”

“雏鹰班,就该归我!抢什么抢!?”

那边,张路臣也说话了,“老陈,这个话我是认可的,小廖就别插手了!”

“不过,老陈,咱们得论一论了。我觉得,我带这个班比较合适,我是搞心理学的啊,能更好的引导他们。”

再说,这里面大部分还是本科生嘛,老陈你多少年没带过本科了呀?“

陈姥爷怒了,“你管我带没带过?”

“反正这个班得我来带,那两个特招的我看好了。小齐我带不了,这两个我还是能带的。”

“就这么定了,这就是我关门弟子了!”

瞪着眼珠子,“老头子我教了一辈子书,净给我一堆草包。好不容易有两个好苗子,还不让我过过瘾?”

电话那头,赵国华脸都绿了。

我是草包吗?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哈?

“喂!谁啊!?忙着呢!”

赵国华这回学聪明了,也别老师是我啊,直入主题。

先给陈姥爷设置个议程,“我想当雏鹰班导员!”

你还别说,果然管用,陈兴福没直接挂电话。轻蔑地吸了口气,“你?”

赵国华这个屈辱啊,梗着脖子,“对!!我怎么了?”

陈兴福,“不够格!”

贼直接。

把赵国华怼的北都找不着了,肝都炸了。

“我...我...我!”我了半天,“那我当学生,总行了吧?”

不是有博士吗?

刚刚他都听说了,大部分是本科学,那就是有硕博呗!

“大不了,我读硕士!别忘了,您还没给我毕业呢!”

陈兴福这边一眯眼,小子还挺执着?

“国华啊....”

“在呢...”

“知道雏鹰班招的都是什么人吗?”

“您说了我不就知道了?”

陈兴福,“和你说不着。你就记住,踏踏实实做你的导员,一步一个脚印的在学术上进步。”

“雏鹰班儿的事儿,不适合你去想。别琢磨了,听话。”

啪!

嘟嘟嘟....

赵国华想了半天,这话啥意思呢?怎么没太懂呢?

是讽刺我...水平不够?还是天赋不够呢?

不行!你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等值班结束,他得回去再争取争取。

赵国华还是很自信的。他不信,自己就算当不成导员,学员都不行?

马上把电话给张显龙拍了过去。

张显龙还在那儿等着呢,“赵哥,怎么回事儿?这个雏鹰班到底什么情况?”

“咳咳...”赵国华清了清嗓子,来了句,“珍惜机会吧!”

然后…就没啥可说的了。

张显龙一喜,“这么说,这个班很厉害?”

赵国华,咳咳咳!!

“还算...嗨!也就那么回事儿。”故作轻松,“反正我是没什么兴趣,你嘛.,算是个机会吧!”

张显龙,“!!!”

“懂!谢谢赵哥。”

兴奋得张显龙到操场跑了个大圏。

这无疑是傻龙的人生转折点,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太重要了。

期间,还看见齐磊了。

傻龙傲娇的朝齐磊扬了扬下巴,心说,这就是好人有好报吧?

哥帮你了一回,却也得来了这个机会。

所以,不用谢恩,一边玩去吧!

齐磊看傻龙那熊样还琢磨呢,这是那边发站内信了?否则傻龙不至于高兴成这个样子啊?

可你这也太过了吧?

一个雏鹰班而已,还是学生,老子这个导员都没兴奋呢!

……

——————

马拓,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了,算是个学魔。

就是那种学习成绩无敌,而且不是死板的学。脑子很活,且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的学生。

而且,永远也学不够,永远在挑战自己。

他念的是人大,本科学的艺术和国学,双学位。

大三艺术学院的教授就找到他了,保研,就跟着他。

可是,马拓觉得,哥艺术和国学已经学够了,于是研究生换了个法学。

研三毕业论文一交,深圳的律所都找好了,突然觉得书没念够.。

要不,我再学几年吧?

于是,庞清方又成了马拓的博导。

学国际关系。

今年,庞清方调到了北广,问他,你跟不跟我走?

马拓一想,嗯?北广?我是不是能涉足一点新闻的东西?

于是,他又和庞清方一起到了北广。

雏鹰班的规划一出来,庞清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马拓。

但是,因为雏鹰班设计的是隐形测试,不接受直招。所以,庞清方只能强行让马拓这个年近三十的大叔,参与到一帮小年轻的八卦话题之中。

马拓差点没疯!

他本来就不愿意参与这种所谓的八卦新闻,没兴趣,太幼稚。有那个时间,我看几本书好不好?

可是,导师发话了,他又不能不参与。

于是,拓爷干了件让齐磊都吃惊的事儿。

也可以算是这个时代,话题转移、以及新闻公关的经典案例。

十分超前。

那些什么争来争去,齐磊到底是不是二世祖的话题,拓爷一概不参与。

什么【恶龙】、【北广大帅哥】之流的隐性公关,他也没兴趣。

他做的事儿十分简单,每天空余时间,拓爷就把论坛上所有关于齐磊话题的贴子,翻译成古文。

而且是那种幽默风趣,极有观赏性的古文。

别忘了,拓爷是学过国学的,在国际关系学里面也有相关的政治引导概念。

不管是谁发贴,也不管贴子说的什么,拓爷一概,之乎者也,呜呼哀哉。

洋洋洒洒,气象万千。

别人说“齐磊,去特么的,玩蛋去!”

他说,“磊母诞一蛋,戏耶。”

别人说,“现在的人脾气真大,都不讲理。”

他说,“今人性燥,不以道谋。”

以至于所有帖子,十楼之内必见拓爷。

这个年头儿,哪见过这种牛人?

开始的时候,大伙儿只是猎奇。再然后,拓爷回复的多了,已经养成习惯了,不管你贴子说了什么,有多犀利,质量有多高,一楼永远是@拓爷。

想看他的古文翻译。

再后来,拓爷除了翻译古文,对于坛友们的追捧以及疑惑,他也时不时的回复一下。

比如,有些古文用词、用字太过艰涩,还要解释一下。

聊着聊着,大伙儿又发现,这特么是个神仙!

他不光懂古文,从中外艺术、审美到法学、从国学到历史。从历史到政治,以古观今,以今驳古,拓爷无所不能!

然后....

然后那些发帖的楼主们就发现,贴子下面就没人讨论贴子内容本身,全成了拓爷的舞台。

这么说吧,如果说齐磊事件刚出来的时候,热度是10,话题性是10.

只马拓一个人,就把整个新闻热点的热度,打下来5。

话题性,起码也降了3。

就这样,马拓也收到了雏鹰班的邀请,成为了备选之一....

拓爷还琢磨呢,“雏鹰班?三十的还算雏鹰吗?”

不过,老师发话了,让他认真对待。

那我准备点什么正面内容呢?

嗯!拓爷对那些八卦还是不感兴趣。

想了好久,要不,我从那辆大G入手吧!

谈一谈,白色系在中国色彩中的应用,以及中国风色系搭配。

马拓看过那辆车,他也喜欢大G。

可是,从他的审美来看,白色外观,黑色内饰....

德国人的审美配色也就那么回事儿!要是我的车,我应该把内饰改成什么样?

拓爷又入迷了,那天下午,蹲女生楼门前,看了一下午的大G。

弄的女生楼人心惶惶的,差点报保卫处把他抓起来。

不过,一下午还是有成果的,拓爷把中国配色结合大G的外观,回去之后,连草图配图,整了个两万多字的小论文。

拓爷觉得这差不多了,应该可以唬弄过去。

说实话,拓爷还挺期待这个雏鹰班的。

据庞清方告诉他,雏鹰班的导员,是个狼人!

比狠人还多一点!

拓爷想看看,谁啊?

……

——————

周小晗也在关注校内论坛的事儿。

虽然音乐节挺忙的,可是总有空闲时间踩一踩八卦,不然生活多无趣?

小晗姐虽然没电脑,可是同寝的一个丫头有,小晗姐长期霸占。

而俗话说,得罪谁也别得罪女人,还是有道理的。

周小晗可没有张显龙和马晨宇那样的高风亮节,替齐磊说话。

更没有拓爷那么闲,还搞什么古文运动。

恨了那家伙一年了,好不容易虎落平阳,那小晗姐要是不踩上两脚,哪去得起去年她遭的那些罪?

不过,周小晗可没论坛里那些棒槌那么低级。直接开骂,显得粗鲁还没有说服力。

小晗姐利用了一个新闻学的技巧,叫作....隐性失实。

翻译实成白话就是,九句真的一句假的。而且,那一句假的还是经过包装隐藏的。

把个比方就是,新闻事实是:小明下楼买了一个包子,钱丢了,回到家和弟弟诉苦。

隐性失实就是:小明下楼摸了一个包子,钱没了,回到家和弟弟炫耀。

是不是挺离谱的?仅仅是个一个举例。

可是...

事实上,即便每一个学新闻的都了解的常识就是——新闻的生命就是真实!

但是,恰恰是懂得新闻真实性重要的人,也会自觉不自觉地写出一些隐形失实的新闻来。

这是人的主观意志决定的。

即便是最客观公正的新闻工作者,在报道新闻的过程中,也要带入主观判断,从而将与之主观判断相悖的真实隐去,甚至是篡改。

这个现象,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西方媒体对中国相关报道的偏见。

很多人说,这是西方媒体的操控。

其实不全是,操控可以覆盖重点事件,却无法涵盖所有。

那么是怎么完成对中国的新闻封锁的呢?是意识形态的灌输。

当所有新闻工作者对中国都存在偏见的时候,那么隐性失实的屏障也就打开了。

在这方面,我们是没有西方做的好的,有很多因素让我们无法彻底屏蔽,导致一些牛鬼蛇神跳出来。

他们破坏的不仅仅是我们对西方的看法,培养出一批精美精日,还有一层破坏力是普通人看不到的,就是打破了新闻屏障。

好吧,扯远了。

总之,周小晗玩的不亦乐乎。

用小号在论坛上,既黑了齐磊,骂的好爽,又不引人注意。

周小晗都觉得,自己真是个大聪明。

十八号下午,又是李玟玟出活动,而周小晗则是音乐节的事儿,要去民族大学和那边的组织方拿点东西。

文学

两个人正好顺路。

一到楼下,就见齐磊在开车门,也准备要走。

看到两人,登时一笑,“去哪儿?”

李玟玟一说又是海淀。

齐磊沉吟了一下,“上车吧,我把你们送过去。”

他其实是要到西城那边,不过不算太赶,可以把李憨憨送过去。

李玟玟自然没什么意见。

不过,周小晗却是暗自撇嘴,破大G有什么好坐的?老娘做地铁,比你大G贵多好!

“那什么!”对李玟玟扬了扬下巴,“你坐他车走吧,我坐地铁方便些。”

齐磊则是一笑,“怎么?骂了我这么多天了,还没消气呢?差不多得了。”

周小晗,“!!!”

惊了!

登时慌乱,“你你你,你别污蔑人啊!我就没骂过你,含血喷人呢?”

周小晗的小号谁也不知道,所以她一点不怕,齐磊识破。

对此,齐磊也只是摇了摇头,“又怂又爱玩。”

拉开车门钻进驾驶室,“走不走?不走啦倒哈。”

周小晗被激到了,“怕你呀!?”

说着话,钻进了车内。

先把李玟玟送到地方,然后带着周小晗拐到民族大学那边。

停在校门口,齐磊看表,“十五分钟够吗?”

周小晗却是又撇嘴,切?用你等了?我自己不会回去?

还十五分钟...够吗?

“十分钟!”

说完下车,撒腿就跑。

牛皮吹大了,民族大学也挺大的,十分钟有点赶。

齐磊降下车窗,探出头去,“不用跑,二十分钟也行。”

周小晗没说话,已经没影儿了。

好吧,专车来回,还有空调吹,鬼才想去挤地铁呢!

十分钟之后,周小晗爬上副驾,感觉整个人都废了。

齐磊发动车子,汇入主路,撇了一眼周小晗,从扶手箱里掏出一瓶水递过去。

其实要是换了李玟玟或者别人,齐磊肯定要提醒一句,你该加强锻炼了。

可是,周小晗就算了,两人终归还不算熟。

周小晗没客气,拧开就要喝。

这回齐磊不得不提醒,“气喘均了再喝!”

“我....”

周小晗好渴,气急败坏,“那你现在给我干什么?”

齐磊摇头,不和她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突然来了句,“新闻报告写了吗?”

周小晗皱眉,却是没回,紧盯着矿泉水,用力喘气。

终于用最快的速度平复了呼吸,感觉没问题了,赶紧开喝,灌了一大口,才感觉人活过来了。

这才搭理齐磊,“什么报告?你听谁说老娘要写报告?”

齐磊眉头皱起,突然看了她一眼,想到一种可能,“你...在论坛是不是从来不看站内信啊?”

周小晗一听他提起论坛,“诶?诶诶!?”

“齐石头,你别含沙射影哈!老娘真没在论坛说过你的坏话!”

齐磊,“谁问你说没说坏话了,我问你看不看站内信。”

周小晗,“我看那东西干什么?”

齐磊,“.....”

良久,“回去看看吧,估计你今晚别想睡觉了。”

周小晗登时撇嘴,神神叨叨的,为什么要听你了?

靠在座椅上,你还别说,大G的前排还挺舒服的,怪不得李玟玟喜欢坐齐磊的车。

腐败呀!

……

齐磊的目的地是月坛南街,车停在一个大院门口,周小晗探着身子,抻着脖子,嘴都合不上了。“你来这儿干什么?”

齐磊则道,“先别管干什么,帮个忙。”

周小晗立时警惕,“干嘛?”

齐磊递给她一个文件袋,“拿着这个,对门岗说给常兰芳送来的。”

“然后进主楼,上四楼,最左边的办公室,亲手交给一个老奶奶。”

周小晗皱眉,突然发现,事件没这么简单,“你自己为什么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