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偷跟亲妺作爱h黄文_阅读

2022-06-21 10:36:34 9点热度

阿雪有过一次教训,应该也不会第二次动手了吧……”

因为阿雪很抵触自己“林光政女儿”的身份,对于两人之间的关系,理香首先想到的不是姐妹而是同学。

“切,所谓同学就是用来怀疑的!”

刚刚被理香冤枉的焦青青,如今显得比理香还理直气壮,一副不把真正犯人揪出来就不善罢甘休的样子。

“理香,你戴了电击项圈不能说脏话吧?不用担心,等会儿由我来替你说!”

“那个、那个真的不必了……”

仅穿着短浴衣和拖鞋的焦青青,拽着理香一路杀到302门口,邦邦邦开始敲门。

“开门!给我开门!阿雪你出来!有本事偷理香的戒指没本事开门吗!”

彩虹小马把刚才理香敲门时的话又复述了一遍,羞得理香无地自容。

“是谁啊……”

跟阿雪同寝的女仆莫莉打开了门,焦青青不由分说带着理香就进去了。

阿雪的左脚没有100%恢复,正坐在床头休息的她少见地穿着便服,是带兜帽的粉白两色条纹卫衣。

她瞧见门口的混乱,而且除了焦青青、理香之外,还有3、4个看热闹的女生也想进来。

“莫莉你把门关上!”

阿雪没好气地下命令,虽然同为女仆,莫莉还是非常害怕地听从了阿雪的吩咐。

八卦女生们想看热闹没看成,但她们也不死心,耳朵贴在门上等在外面。

“阿雪,你把从理香那儿偷走的戒指还给她!别让我替你承受不白之冤!”

彩虹小马在302寝室中央站定,开门见山地朝阿雪伸出了讨要的手。

“哈?我腿还没恢复怎么偷戒指?而且林琴小姐也并不赞同我上次的做法……”

“嗯嗯”焦青青仿佛得到了重大案情突破一样,回头对理香说:“听到了吧,阿雪说只要她腿好了就立即去偷戒指,而且要比上次做的更过分!”

“谁那么说话了!”阿雪瞪圆了眼睛,“哪有你这样当面篡改别人言论的!”

莫莉大概理解了事情原委,她从旁劝道:“理香小姐的戒指会不会是忘在什么地方了?阿雪的确行动还不是很方便,去广播站都是我扶她去的呢……”

“不要扶她!”

焦青青的突然打断吓了莫莉一跳。

“别忘了阿雪可是间谍世家,她假扮成别人都手到擒来,何况是装瘸呢?看我马上戳破她的谎言!”

说着焦青青就做出要去踢阿雪左脚的动作,惊得莫莉捂住了嘴巴。

焦青青满以为阿雪会立即跳起来躲避,没想到对方只是眉头紧锁,表情艰难地伸手过来阻挡,在最后一刻焦青青改变了踢腿的方向,反而踢到了旁边的柜脚。

“靠!疼死姐了!我靠!”

理香有些哭笑不得地去扶疼得跳脚的焦青青,焦青青动作大得短浴衣都快从身上掉下来了。

“总之、总之肯定是你用什么办法偷的!你有前科!而且不是你偷的是谁偷的?”

阿雪冷冷地看了看进门后一直没说话的理香。

“理香的室友爱丽丝呢?她怎么没来?”

“切,爱丽丝没有我这么勇,她超逊的,要先换掉浴衣才肯过来!”

随着水汽蒸发,脚部略微感到寒冷的焦青青,仍然用大拇指指向自己,显示不良少女大姐头的过人之处。

“真的是在换掉浴衣吗?”

阿雪和平常一样故意压低声调,自认能够如此彰显自己并非普通高中生。

“爱丽丝对理香得到陆瑟的订婚戒指,不是也一直心存不满吗?她作为室友近水楼台,想要下手非常方便……说不定现在正在处理赃物吧!”

焦青青倒吸一口凉气,托着下巴自言自语:“这倒是也有可能。指责阿雪是嫌疑人正好可以调虎离山……”

“不会是爱丽丝做的,爱丽丝并不想要别人的戒指。”理香为室友辩解道,“而且陆瑟答应给她做一个更大的钻石……”

说到这里女孩犹豫了,陆瑟的许诺很可能只是缓兵之计,如果以后陆瑟真的送给爱丽丝更大的钻戒,理香真的要怀疑陆瑟是炼铜术士了。

“总之,现在需要把爱丽丝叫来对质!”

焦青青对于自己成为现场调停人这个事实,还是比较满意的——自从离开春水市以后,她已经很少给别人平事儿了。

“咚咚咚——”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阿雪嘱咐莫莉:“别给无关的人开门!”莫莉点点头,从猫眼向外望去。

“诶?怎么没人,是谁的恶作剧吗?”

“有人!不是爱丽丝个子太矮!是门上的猫眼安装得太高了!!”

名侦探爱丽丝在316寝室换好了衣服,才不紧不慢地来302寝室。

而且一路上还很小心地不被别人踩到自己影子。

“这段时间身高一直没怎么增长,刚刚听说中国有习俗说被人踩影子会长不高……以后可要小心了!”

不但如此,还远远地躲开了走廊上因为电器维修而摆放的一架梯子,远远超过了“安全”所需要的躲避距离。

爱丽丝作为一个英国人还是挺迷信的,英国、比利时、法国等国家的人,都忌讳从梯子下面走过,认为这样很不吉利要走背运。

林怜从不忌讳从梯子下面走过,她不知道英国人这种忌讳竟然是出自基督教“三位一体”的理论。

一个梯子斜靠在墙上会形成一个三角,破坏这个代表“三位一体”的三角是对神灵的亵渎……迷信竟然会从如此扯淡的理由中诞生,照这么说是不是女生胖次也是神圣三角形,如果有人把它戴在头上就是对神灵的亵渎啊?

与之相比,另外一种说法更有道理:梯子会让英国人回想起中世纪的绞刑架,所以才不从下面走过。

“外面、外面雨真大呀!”

在爱丽丝后面不远,明显被淋了雨的林怜湿哒哒地也进了302寝室。

林琴和林怜的301寝室在对面,但此时莫莉正好给爱丽丝开门,301寝室门口又围着四个八卦女生,也怪不得天然呆的林怜进错了门。

“诶?大家在这里做什么呢?林琴姐姐去哪儿了?”

阿雪很无奈地提醒:“林怜小姐,你还没发现这是302吗!

文学

哎呀,原来是我弄错了~对不起,因为被浇成落汤鸡,我太急着回来换衣服了!”

由于修女头巾的遮挡,林怜的头发没怎么挨淋,可纯白修女服的其他部分难免被雨水打湿而紧贴皮肤,产生了半透明的魅惑感,幸好在场的没有男生。

“林怜小姐,先把湿衣服换下来吧,我来帮你。”

莫莉去衣柜里拿了一件中等厚度的睡衣,和林怜一起进了卫生间。

“刚才讲到哪儿了——”

焦青青想了一下后转身看向爱丽丝,动作快捷得像是摇滚明星的舞台表演。

“对了,阿雪说爱丽丝你也有偷戒指的嫌疑!”

“胡说!爱丽丝会从顾问那儿得到专属的、更大的戒指的!”

仿佛光有语言还不够说服力,爱丽丝展开双手比划,好像实验室培育的钻石已经长大得连房子也装不下。

“钻石能够在实验室里人工培育,要是我哥哥会这种技术,就不用跑路去墨西哥了……”

莫莉帮林怜解开修女服的同时,忍不住自言自语。

“不用担心,”林怜语调虔诚,“这次暑假姐姐带大家去墨西哥,也会顺便帮你联系哥哥的,只要他愿意痛改前非,以后绝对可以走上正途!”

虽然感谢林怜的好意,但莫莉似乎对自己家族的男人信心不足。

“我只希望大家不会巧遇我哥哥然后被他抢劫了……”

卫生间外面,坐在床头的阿雪面对着完全无意坐下的焦青青和爱丽丝,本次事件的受害者理香反而站到了较为次要的后方。

“哼,在你得到戒指之前,陆瑟和理香就已经去日本结婚了好吗!”

“这么明显的缓兵之计都看不出来,也不知道你的智商都用在哪方面了——或者说正是因为你看出来了,所以才要偷理香的戒指,破坏她和陆瑟的感情吧?”

比起使用语言作为武器,阿雪原本更信赖自己的陶瓷刀。

不过这段时间被迫坐轮椅和穿林琴的同款连衣裙,让她稍微学会了林琴的作战方式。

“爱、爱丽丝怎么可能连这么明显的缓兵之计都看不出来……”

嘴硬萝莉说到一半,发现如果顺着这个逻辑说下去,就要承认自己有作案动机。

“不、不对!顾问没送给爱丽丝更大的钻戒之前,去日本结婚什么的是绝对禁止的!”

“听到了吧。”惟恐天下不乱的焦青青向理香添油加醋,“看来爱丽丝不允许你和陆瑟结婚呢,现在她的可疑度比阿雪更高了。”

“……”

理香凝眉思考片刻后,以一种“没办法”的表情对爱丽丝说:

“爱丽丝,我不相信是你拿走了戒指。不过这个暑假我和陆瑟君要去日本结婚……已经是决定事项了。从墨西哥回来后就去。”

“你年纪还小,等你长大了以后,会有陆瑟君以外的喜欢的人。从我的立场来说,恐怕不会支持陆瑟君也送你一枚戒指。”

“好哇!果然枕边风是祸国殃民之本!”

听到爱丽丝脱口而出的这句半通不通的话,理香一时失语,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原来、原来顾问在和你一起骗爱丽丝吗……总是把爱丽丝当小孩子……”

“可恶!爱丽丝对这个遍布谎言的世界绝望了!现在就联系十二体人毁灭世界!”

受到精神伤害的爱丽丝拉开门就跑出了302寝室,把在门口偷听的4个女生吓了一跳。

“哒哒哒”快速跑远的爱丽丝,在回程中也很注意躲开电工梯子,以免未来会遭遇更多不幸。

“要爱丽丝还是要理香,顾问必须当面说清楚!他们一起去日本的话爱丽丝也要回英国!永远地跟顾问撒由那拉!”

三言两语间就让爱丽丝激动离场,阿雪略有意外,这倒也少不了煽风点火的焦青青的功劳。

和爱丽丝对话时,理香整理了纷乱的思绪,她清了清嗓子对阿雪说:

“也就是说,阿雪你没有拿我的戒指对吧。我会去和陆瑟君商量,再求助于学校解决的。冒昧打扰,现在先告辞了……”

“诶诶诶理香你就这么算了?”

完全还没过足瘾的焦青青,一把拉住了已经在鞠躬告辞的理香。

“至少也该让阿雪赌咒发誓,说一句「中国人不偷中国人」……啊不对你是日本人……”

这时林怜在莫莉的帮助下,脱掉半湿的修女服,披上了睡衣。

“诶?林怜小姐你手上的戒指……”

走出卫生间后,莫莉发现林怜左手无名指上的一只钻戒在闪闪发光,林怜进屋时双手掩在修女头巾下面,大家都没能看到。

“这个呀~是教堂广场的一只鸽子叼给我的,没想到鸽子跟乌鸦一样也有收集塑料玩具的爱好呢!”

“虽然只是塑料的却还挺好看,我就随便戴在手上了……诶你们为什么都看着我?”

“抱歉,林怜姐姐,这个戒指可以给我看一眼吗?”

理香慎重地走近了一步,林怜毫无抵触地抬手给对方看手上的戒指。

“怎么样,是你丢的戒指吗?”焦青青兴奋得两只粉色美瞳下的眼珠闪闪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