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粗又长进侠女美妇后菊/全文

2022-06-21 10:35:31 4点热度

心脏有力跳动,将鲜血泵向全身。

汗水沿着孙缘的肌肤流了下去,让他充满了一种健康和野性的美感。

四十分钟后,祭坛到了。

孙缘没有贸然上去,而是蹲在一根离地七米高的树枝上,观察四周。

祭坛上,有一红一蓝两个传送门,台阶上,则躺着一具被腰斩的孢人尸体,鲜血流成了一条瀑布。

孙缘登上祭坛,看到宝箱被开启了。

他没有久留,立刻钻进了红色传送门。

几秒后,孙缘出现在下一座海岛上。

天空淅淅沥沥,下着小雨。

地上一片湿滑。

孙缘眉头大皱。

倒霉!

不过时间紧迫,孙缘没得选,只能冒雨前进,好在这次他距离海岛中心比较近,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抵达了祭坛。

宝箱已经被开启了,但是传送门没有出现,这说明有玩家拿走了宝箱中的装备,但是还没杀掉孢人。

“烦!”

孙缘收集了一些柴火,因为是下雨天,不好点火,他折腾了十多分钟,总算点燃了一堆篝火。

一道浓烟缓缓地飘向了天空。

“孢人,快点过来找我呀!”

孙缘祈祷,放出别墅后,钻进去躲雨,顺便监视四周。

……

“快看,有烟!”

丛林中,一队蹲在树下躲雨的玩家,远远看到一道黑烟,惊呆了。

这是担心死的不够快吗?

孢人看到这道黑烟,绝对第一时间赶过去杀人!

“走,去看看!”单正冲进了雨幕中:“说不定能捡漏!”

其他玩家对视一眼,有的不想去,但是又不想和单正这种顶级玩家分开,于是只能跟上。

当单正抵达祭坛的时候,看到这里有一幢别墅,它的后院中,生着一堆篝火。

“什么情况?”

单正一头雾水。

他生性谨慎,没有贸然出去,而是躲在灌木丛中,静静的等待着。

二十多分钟后,一只二米高的孢人,出现在祭坛下。

它通体绿色,强壮,植物纤维状的皮肤光滑,雨水落在上面,立刻便滑走了。

单正立刻伏低了身体,避免被发现。

别墅那么显眼,孢人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所以也没打算搜索四周,而是直接走了过去,不过不等它进入,一个青年从三楼的一处阳台上跳了下来。

“孙缘?”

单正惊诧,这位不仅是校友,更在古城大学神之塔中,稳压他一头,拿到了首登,所以他印象深刻。

不过他为什么这么莽?

在单正心中,这个青年是那种谋定而后动的类型,可是现在的表现,莽撞的一匹。

单正注意到孙缘系着一条披风,拿着一把弩弓,这应该是在其他海岛上弄到的装备,可这玩意对孢人没用吧?

就在单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孢人看到孙缘,立刻挥舞弯刀冲了上来。

吼!

孢人咆哮,企图震慑孙缘。

“傻O!”

孙缘就喜欢打这种硬汉,他举起弩弓,朝着孢人就是一个七连发速射!

咻!咻!咻!

箭矢呼啸。

孢人的身体素质就是出众,被这么贴脸输出,居然还能躲开三支,打飞两支,并且射中它的那两支箭矢,也分别是胸口和右臂,完全不影响战斗。

“孙缘太托大了!”

单正看到这里,觉得孙缘要死。

这只孢人战斗经验太丰富了,而且瞬间判断力惊人,它躲开了最致命的箭矢,承受了最轻的两箭攻击,单是这股彪悍铁血精神就让人头皮发麻。

孢人大长腿迈开,几步就冲到了孙缘身前,弯刀怒斩他的脑袋。

孙缘一个滚翻,躲开弯刀的同时,也撞进了孢人身前,求生刀捅向它的小腹。

没办法,孢人身高手长,再加上接近两米长的大弯刀,孙缘只有这样冒险才能靠近它,不然根本没机会使用黑闪戒指。

孢人见到孙缘打出这种战术,立刻狞笑出声,它最怕的就是这些人类逃跑,和它玩躲猫猫,要是正面较量,来多少死多少!

“给我死!”

孢人咆哮,左手握拳,宛若铁锤一般,抡向孙缘脑袋。

孙缘抬手格挡。

孢人见状大笑,你一个人类竟敢和我比拼力量?

砰!

孙缘的左臂挡下孢人锤击,立刻反手一搭,抓在它的手腕上。

黑山冲击!

滋啪啪!

几十道蓝色细小的电弧宛若刚刚放养的鱼苗,倾巢而出,爬上了孢人的手臂,又蔓延了它全身。

孢人的笑容凝固了,整个身体被电击,进入了麻痹状态。

唰!

孙缘一个前冲转身,来到孢人身后,一刀便扎进了它的脊椎,用力一划!

滋!

皮开肉裂,鲜血奔涌。

孙缘左手并指成刀,快速捅进孢人的背心,抓住脊椎骨,硬生生的扯出来一截。

咔嚓!

骨头断裂声中,孙缘又飞起一脚,踹在孢人的脖子上。

咔嚓!

砰!

孢人跌了出去,它的脑袋弯成九十度,躺在肩膀上,这要是换成人类,早死了!

“秒杀?”

单正目瞪口呆,他以为这一战,孙缘必定很狼狈,但是没想到一个照面就秒杀了那个孢人。

那些蓝色的电弧是什么?

装备?

这场胜负的关键点就是那些电弧,当然,孙缘的身体素质也是极其爆表,单正自问在那种情况下,爆发不出这种杀伤力。

咔嚓!

孙缘一脚踩烂了孢人的胸骨。

啪!

一个淡金色的光团弹了出来。

孙缘捡起,发现是一枚+5幸运的属性石。

“也行吧,总比没有强!”

孙缘把属性石在泳裤上蹭了蹭,丢进了嘴巴里,之后摘下孢人挂在腰间的藤草包。

一枚+2魅力的属性石!

一枚传送石!

一枚迷雾菇!

以及一罐子疗伤药膏。

孙缘清点完战利品,抬头,朝着四周张望。

单正赶紧低下脑袋。

叮咚!

【恭喜你,击杀孢人,完成任务,奖励一千点数,随机+1属性石一枚。】

【传送门开启,你可以前往下一座海岛了,祝你游戏愉快。】

孙缘把别墅变成万能胶囊收好,看到祭坛上,出现了两座传送门,他没有犹豫,进入了那座红色的。

“他竟然这么强?”

单正等到孙缘走了,才来到孢人身边,观察这具尸体,想通过伤口,了解下孙缘的破坏力。

孢人皮肤没有烧焦的痕迹,说明那种电流不是很强大。

“单大哥,你杀掉孢人了?”

那些玩家来了,看到单正站在尸体边,以为是他干的。

“快看,传送门开了!”

“欧耶,这一关又过去了!”

这几个玩家们被这只孢人追怕了,根本没想过去抢宝箱,能活下来就觉得谢天谢地。

“不是我!”

单正摇头。

“那是谁?”

几个玩家看向单正。

“孙缘!”

单正觉得他们可能不知道这个名字,于是补充:“就是在上一场,赚了好多点数的那个玩家!”

“是他?”玩家们惊诧:“人呢?进传送门了?你怎么不喊他组队?”

“……”

单正沉默,他其实很自信的,要是之前,他敢邀请孙缘,但是刚才看过了孙缘的表现后,还是算了吧!

我,单正,

就是死也不抱别人大腿!

“别扯淡了,赶紧走吧!”

有人不在乎这些,只想赶紧通关,养精蓄锐,为接下来的生存游戏做准备。

大家上了祭坛,无一例外,都选了蓝色传送门,只是轮到单正的时候,他犹豫了。

“孙缘主动点燃篝火,肯定是为了把孢人引来杀掉,尽快开启传送门,去下一座海岛抢宝箱!”

单正一想到自己在为了活着而努力,而孙缘已经开始抢宝箱了,这种差距就让他不甘心。

操!

单正骂了一句,进入红色传送门。

……

远处,傍晚的红霞映照着海面,水天一色。

单正辨认了一下方向,就立刻朝着海岛中心前进,因为只有那里才有祭坛,有宝箱。

天色黑的很快。

单正全速赶路,只是半个多小时后,就不得不慢下来,除了累,更因为天色昏暗,已经看不太清楚路了。

“淦,我脑子抽了,进红色传送门干什么?”

单正郁闷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孙缘会把孢人杀掉,开启传送门,所以他不用厮杀,可问题是,孙缘也会把宝箱顺手开了。

啪!

单正拍了一下他的脑门,后悔跟来了。

……

玩家强化身体后,带来的是全状态的提升,比如视力,也会变好。

孙缘在这种夜晚下,借着月光,依旧能看清楚五十多米外的东西,所以他摸黑赶路。

祭坛下,黄晓东拿着一柄三叉戟,正朝着一群玩家咆哮:“你们滚开,不然老子杀了你们!”

黄晓东想进传送门,但是这些人堵着不让路。

“孢人是大家一起杀掉的,凭什么你拿装备?”

闻眀扶了扶眼镜,他作为秦数的经纪人,见多识广,嘴皮子好使,很快就笼络了一些玩家,小日子过得不错。

“凭我的人死的最多!”

黄晓东身后,跟着十多个武校生,再加上手中的三叉戟,这就是他要独吞装备的底气。

“他们死了和你有什么关系?”闻眀讥讽:“还有你们,就这么白白给他当炮灰吗?”

“什么炮灰?你们不也抱团了吗?”

黄晓东冷笑:“你们别听他的,要是单打独斗,会被一个个杀死的!”

这些武校生,不知所措,他们也不想跟着黄晓东,可除了他,对别人更不熟系。

“说那么多废话干嘛?黄晓东,你今天要是不把三叉戟留下来,别想进传送门!”

“干他!”

“你奶奶个腿,黑装备黑到老子头上了!”

闻眀身后的玩家们破口大骂,不过他们也忌惮这件武器的威力,不敢冲锋。

就在这种僵持中,孙缘从丛林中冲出,来到了祭坛前的空地上。

他抬头,就看到这些人在对峙。

“有人来了!”闻眀大惊,等看到是孙缘后,立刻喜上眉梢:“孙团长!”

很好,这下黄晓东死定了。

黄晓东听到这个名字,先是一怂,跟着又吐了口口水,表情变得嚣张起来。

我怕什么?

我可是拿着屠龙级武器的玩家!

孙缘,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黄晓东扭头,看向孙缘,正琢磨着是不是勒索他一把,毕竟他上一场捞到了很多点数,可是下一秒就怂了,脸上挤出了一个笑脸。

“孙团长!”

黄晓东打着招呼,往这群武校生中退去。

操!

这家伙怎么有一把弩弓?

完了!

发财梦破灭了。

黄晓东别说勒索孙缘了,甚至担心人家要抢他的三叉戟。

“孙团长,这家伙开了宝箱,拿到了一件好装备。”

闻眀爆料,视线在孙缘身上游弋。

披风?弩弓?

不愧是秦数看中的男人,果然厉害!

在闻眀看来,孙缘绝对不屑于做那种别人打怪,他偷宝箱的事情,或者说,孙缘会把怪物和抢宝箱的玩家一起打死。

“你有病呀,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黄晓东郁闷,孙缘一来,你更拿不到这件武器了,不过当他看到闻眀幸灾乐祸的眼神时,他明白了。

闻眀没自信从孙缘手中抢到装备,所以就送人情了。

“妈的,真是一点儿脸都不要了!”

黄晓东瞧不起闻眀,不过他也不想和孙缘战斗,于是偷瞄着四周,寻找逃跑的路线。

“这武器是这个祭坛上的宝箱里开出来的?”

孙缘扫了一眼黄晓东手中的三叉戟。

“对!”

闻眀正等着孙缘收拾黄晓东,结果就看到他径直跑上了祭坛台阶,然后一头扎进了那座红色的传送门中。

“什么鬼?”

闻眀傻眼了。

孙缘怎么走了?

说好的杀人夺宝呢?

我情绪都酝酿好了,随时准备高呼666,你怎么离开了?

“嗯?”黄晓东一愣,跟着又一喜,单手叉腰,叫嚣起来:“看到了吗?孙缘也怕我,你们这些杂鱼,还要上来送死吗?”

闻眀僵住了,难道孙缘发现了什么自己没看到的细节?所以才对黄晓东忌惮,不敢出手?

事实上,孙缘只是不想浪费时间,那支三叉戟,他以前玩手游的时候打到过,威力一般般。

如果拿不到那件传奇装备,就是抢一百支三叉戟都没有意义。

文学

24小时过去了,孙缘又搜了三座海岛,但是祭坛上的宝箱不仅被开启了,就连孢人也被杀了。

可以说孙缘这一天,都浪费在了赶路上,一无所获。

“银色木马,你就不能把我传送到一座没有人征服的海岛上吗?”孙缘站在传送门前,大吼出声:“我好歹也是你的头牌吧?给点儿优待行不行?”

孙缘有些急了,因为他发现能不能拿到那件传奇装备,全靠运气!

银色木马没有回应!

孙缘无奈,一头扎进红色传送门。

……

祭坛下,点着一堆篝火,十几名玩家坐在这里,一边吃喝,一边讨论接下来的游戏进程。

“现在不杀孙缘,等他取回装备,拥有了灵魂力量,咱们就更杀不掉他了!”

王凯之咬了一口烤熟的山鸡。

这些玩家都是他拉拢起来的。

他本来以为谭乐拿着山猫猎弩,对上孙缘赢定了,可谁知道输得一塌糊涂,连那件极品装备也丢了。

王凯之没办法,只能以第一天堂的名义,招募一些想去上京定居的玩家。

“就算咱们想杀他,可是找不到呀?”

一个大肚腩的中年玩家,瘫坐在地上,不停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所以我希望大家接下来,全力以赴,和我多去几座海岛,实在找不到孙缘,那就只能在下一场中动手了!”

王凯之说完要求,又开始许诺:“我们团长可是大种花区第一人,很多人想进第一天堂都进不来!”

“你的承诺有用吗?”

大肚腩担心王凯之是个小人物,说的话没分量。

“我能做一支远征队的团长,你觉得我是杂鱼吗?”

王凯之冷哼:“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我拿下古城市主塔,就会在这里组建第一天堂的分会,而我就是会长!”

众人沉默了。

这么看来王凯之很厉害,可此等人物居然还要拉拢一票人马去围杀孙缘,那么孙缘该强到什么地步?

“孙缘真的是野生先知?”

大肚腩还是难以接受,想不通一个普通大学生怎么能这么强?

“基本上错不了!”

王凯之也是个人精,一看这些人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于是解释:“一位玩家强不强,除了看个人实力,还有运气。”

“孙缘的运气太好了,拿到了不少极品装备,不然的话我也不需要找你们联手了。”

“都有什么装备?”

大肚腩好奇。

“我也不知道,他藏得很深,不过我保证,杀掉孙缘后,他的装备按照大家的贡献度来分!”

王凯之也想要那些装备,但是他更想完成团长的任务。

“这可是你说的!”大肚腩拿起一把浆果,塞进嘴里,咔嚓咔嚓的咀嚼着:“如果你失信,可别怪我们到时候翻脸!”

“既然说定了,那大家早点休息,明天天亮就出发!”

王凯之催促,心中冷笑不已。

翻脸?

我怕的只是孙缘,等他死了,你们一个个都活不了。

海岛上环境太糟糕,大家谁也睡不着,就围着篝火坐着聊天,讨论这游戏结束后会是什么样?

“团长!”

谭乐低着头,再一次认错,希望王凯之原谅她。

“算了,都过去了!”王凯之安慰:“不过接下来可不能再出错了!”

“嗯!”

谭乐点头。

“去睡吧!”

王凯之闭上了眼睛,他还要思考下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谭乐起身,走到丛林中,准备方便一下,结果刚脱掉泳裤蹲下,就听到身后有动静。

“什么人?”

谭乐大喊,并没有扭头去看,而是直接往丛林外冲。

哎!

女人就是这么麻烦,我要是个男人,当着别人的面也敢小便。

只是不等谭乐冲出去,一个青年身影宛若猎豹一般扑到她身边,大手一伸,抓向她的脖颈。

“孙缘?”

谭乐瞳孔猛的一缩,怎么也想不到孙缘会突然出现这里,她知道这家伙很强,所以不敢反击,而是再次一个滚翻,躲开孙缘的抓捕,再次往王凯之那里冲去。

“团长,孙缘……”

谭乐还没喊完,就感觉头皮一紧,长发被一只大手抓住了。

速度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