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医生不可以37章~最爽的乱惀长篇小说

2022-06-21 10:16:25 18点热度

很快又全部露出喜意。

公主身怀冰霜的天赋,这一点大家早有耳闻,否则也不用柳侍卫每天来帮她驱寒了。

但公主还在襁褓之中,便可以挥手释放冰霜。

在历史的记载中,基本没有这样的天赋,也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但现在有了!

这种天赋简直是恐怖!

嫔妃娘娘直接站起来,催人道:“快去禀报皇上!快去!”

“是!”

几名内官连忙走到门口,想要推开门却发现根本没有办法,只好从窗户翻了出去。

不一会儿。

皇帝便带着文武大臣匆匆赶来。

他一看到那扇寒冰之门,顿时大笑道:“这个院子里没有具备寒冰天赋的人,只有公主,这必是她的杰作了。”

丞相赞叹道:“公主才满月不久,便可挥手成冰,真是万世不出的奇才。”

众官纷纷交口称赞。

有一位这样强大的公主,等将来她成长起来,皇室的统治将会更加兴盛和稳固。

皇帝道:“今天都有赏,爱妃,你照顾公主辛苦了,又为朕操持后宫,朕今日便封你为贵妃。”

“公主的寝宫里,众宫女及内官,俸加一级。”

“柳平——”

“你每日看护公主,为她驱寒,有大功劳,你想要朕如何赏赐你?”

柳平心思一转,笑道:“我才十六岁,没事的时候想多看看武学方面的书,还请皇上允许。”

“这有何难?朕就赐你太学馆学士身份,无事之时可去选书修学。”皇帝道。

“谢陛下。”柳平道。

皇帝走上来,把女婴从他怀里接走,与群臣看去了。

柳平在旁边站了一会儿,颇觉得有趣儿。

“行了,等今天的事平息,我再来找你。”他传音道。

“哼,不要再放人进这个世界了,否则这具身体里的灵魂数量都快可以打牌了。”女婴以稚嫩而不爽的语气回应道。

柳平忍住笑,保证道:“放心,我绝不再放人进来。”

是啊。

被命运法则牵引,有正式身份的生命体只有女婴。

……等等。

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命运法则不多?

既然这个世界的背后,是自己当年所封禁的世界,那么这里的一切都是自己安排的。

为什么当年我要这么做?

柳平默了数息,压低声音道:“除非……我知道自己会再来,还会带着同伴来……”

自己想告诉自己什么?

绝不会只是让自己踩一个坑这么简单吧……

柳平注视着女婴。

不同的人被放入同一个身躯却能合理共存——

这是因为命运法则承认这个女婴的身份。

身份!

柳平脑海里忽然闪过一道电光。

直接拥抱奇诡之力,会忘记一切,成为怪物,以吞噬灵魂保持自己的存在。

但有了法则所承认的身份,哪怕三个灵魂同时存在于一个身躯也不会有事。

这。

就是当年的自己所要告诉自己的答案。

趁着所有人都在关注着皇帝和公主,柳平悄悄的从墙边闪身而出,离开了寝宫。

他沿着长长的宫道一直朝前行走,心中默默思索着法则承认这件事。

说穿了,道理其实很简单。

假如奇诡的力量是威力无穷的海渊,那么随意把它装入身体,势必会承受不住,从而变成怪物。

唯有得到奇诡法则的承认,才可以保持自我。

奇诡法则来自于‘涌现’。

凡人如果直接拥抱‘涌现’,很容易失去自我。

但如果不接触那无边无际的‘涌现’,要如何才能够得到它的承认?

柳平猛的站住。

——创造。

创造一个身份,让这个身份得到法则的认可,借助身份来使用奇诡的力量。

这才是真正安全的方法。

但是怎么创造身份呢?

柳平回忆着卡册,开始数着自己拥有的一张张卡牌。

圣骑士娅娜具有神圣属性的法则之力。

诺顿拥有空间法则的力量。

李伯塔斯是盗取和占卜类的建议。

安德莉亚是防御和攻击。

赵婵衣是五行。

火牙是火。

一共六种法则之力,再加上自己的守狱,以及从三头女鬼那里得到的光与切割、黑衣老者的罪罚。

十种法则之力。

对了。

还有时间、奥秘与万物变化。

万物变化来自无存之岩。

一共十三种法则。

而——

自己的套牌名为欢乐。

自己曾经得到承认的身份是小丑。

既然被承认,那就证明这条进入奇诡的路子还是通畅的。

只不过自己失去了“小丑”的卡牌作为媒介。

——不使用卡牌“小丑”,自己能把这条路重新走通么?

假如能走通,便证明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这时一名宫女从柳平对面款款而来。

柳平朝对方挥手道:“这位姐姐,我有一个好东西给你看。”

“什么?”那位宫女道。

柳平默默调动身周的法则,突然挥动长刀,在虚空中轻轻一斩。

烈焰顿时具现成一只巴掌大小的火鸟,绕着那宫女飞了两周,这才徐徐散落,消失不见。

“哇,柳侍卫,很精彩呢。”宫女开心的笑了起来。

下一瞬。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你汲取了所有卡牌的规则之力,释放了一次‘涌现’。”

“你取悦了对方。”

“尽管没有职业卡:‘小丑’在手边,但你依然被承认为欢乐的取悦者,因为你在这件事上非常出彩,是世间唯一的一个。”

“你的奇诡之力承认了本次取悦。”

“接下来你所抽取的卡牌将转化为小丑专属道具。”

成功了!

通过限定的方式,获得奇诡承认,便可以合理的使用奇诡之力!

尽管这在后世已经普及,但从来没有人把这件事说清楚,也没有人能不依靠职业卡就做到这一点。

那么……

小丑既然可以做到这一点,为什么守狱骑士与神圣骑士不能做到呢?

守狱骑士的专属卡牌方式,是把一切卡牌转化成手上其他随从卡牌的装备。

神圣骑士似乎还没有专属的卡牌。

这个职业是不完整的。

它是用来掩饰守狱骑士身份的职业。

神圣阵营……

柳平正想着,耳边忽然响起花晴空的声音:

“有一个邪物躲藏在皇宫长湖的水底,它一直潜伏在那里,我也是通过命运之丝才发现这件事。”

“知道了,我去处理。”柳平道。

他身形一纵,朝着长湖快速飞掠,很快便来到湖边。

在水下么?

难怪可以躲过众门派的围剿。

柳平跳下水,一直潜至湖底,不定的朝深处游去。

很快。

他看到湖底的淤泥之中,浮现出一行小字:

“邪物:无声潜伏者。”

柳平随手放出卡牌“虚空成界斗场”,将之抛出去。

嘭!

世界重新展开。

柳平依然站在湖底。

对面的淤泥里,那行小字不安的动了动。

柳平抽出长刀——

轰!!!

烈焰在湖底划出一道锋利的细线,将所有水与火全部分开。

唤灵刀法,游龙分海!

那邪物察觉到危险,再也按捺不住,身形一闪便飞上了湖面。

它在湖面上站稳。

几乎是同一时刻,柳平也站在了它的对面。

“被你发现了……”邪物阴郁的说道。

“抱歉,不是真的要跟你打,主要是这里安静,可以施展各种力量而不会出问题。”柳平歉意的道。

“来吧,决一死战。”邪物道。

“不急着打,我有一个建议要讲给你听。”柳平道。

“你说。”邪物道。

“我看你一直躲藏在水底,想必非常珍惜性命,那么我有一个提议,把你身上最值钱的东西拿出来,我就饶你一命。”柳平道。

“真的?”邪物道。

“绝无二话。”柳平道。

邪物略一犹豫,将一个小袋子抛了过来。

柳平用刀尖挑着,轻轻斩开,只见里面是沉甸甸的金元宝。

“买命钱?不错,你走吧。”柳平道。

邪物顿时飞上高空,狼狈逃窜而去。

等了数息。

柳平轻声道:“娅娜。”

“我在。”

娅娜从他身侧悄然出现。

“我饶了他一命。”柳平道。

“明白了。”娅娜拍拍他肩膀,露出会心一笑。

她化作一道金芒,骤然冲上高空,发出剧烈的音爆声,迅速朝那邪物追去。

过了一会儿。

娅娜提着被捆成粽子的邪物飞了回来。

“你没杀它?”柳平大声问道。

“它给的太多了,我也饶了它一命,你喊赵婵衣出来。”娅娜远远的在天空上回应道。

赵婵衣从柳平背后闪现出来,百无聊赖的道:“你们这些神圣阵营的家伙,心真黑啊。”

她抽出长刀,轻轻一竖。

嗡——

长刀上放出无形的利刃,直接把半空的邪物斩成了两截。

两行小字忽然出现在柳平眼前:

“请注意,你完成了一次神圣而又慈悲的仪式。”

“你的下一次抽卡将获得神圣系加持!”

果然是这样用的!

这才是奇诡力量的正确使用方式!

娅娜也察觉到了柳平身上的变化,吃吃笑道:“竟然直接从小丑切换成神圣骑士了?怎么做到的?”

“因为我本身就得到了两种职业的承认,又有这么多卡牌,它们蕴含了法则的力量,我汲取了它们的力量,再加上我本身已经具备了奇诡之力,以奇诡之力展现对应的职业特质,才可以做到这一步。”柳平道。

“那么,你没得到过的职业呢?”娅娜问。

“很简单,就像对待三头女鬼和黑衣老者那样。”柳平道。

娅娜想了想,说道:“完美

文学

地下封印世界。

持伞人站在江水之畔。

在他身后,站着一长排的神灵。

这些神灵全都跟他一样,保持着注视江水的神情,在黑暗中一言不发。

“居然被他跑掉了。”

“不,不是跑掉,他应该是被一个术召唤而来,然后在临死之际,那种召唤解除了……”

持伞人思索着之前和黑衣老者的那一战,脸上渐渐露出意兴盎然的神情。

“明明只是一个死亡系的奇诡生命,却从我手上逃掉,实在是有趣。”

“——很像当年的他。”

“那么,去杀了他。”

持伞人将伞一收。

轰!

他身上腾起无边无际的狂风,把江水吹起数米高的巨浪。

“你以为只有你会抽牌?”

持伞人伸出手,在虚空中轻轻一抽。

只见一张闪烁着重重叠叠彩芒的卡牌出现在他手中。

卡牌上画着一座神殿,殿中的四个座位上,分别显现出一行行小字。

“两个被杀,一个跟着能预知未来的奇诡生命,另一个准备跟我大战一场,呵,真是自大。”

“其中一个死亡系奇诡生命是我杀的。”

“另一个想必就是奇诡之王杀的,他冒充死神跟我交了一次手。”

“去,找到他!”

持伞人将卡牌一抛。

卡牌顿时化作一抹彩芒,直冲天际而上,渐渐消失在深沉的夜幕之中。

“不在这一界?”

“没关系,你跑不了——”

持伞人说完,背后所有的神灵都动了起来。

它们一个接一个重合在一起,化作疯狂蠕动的肉球,体积也不断变大,散发出远超任何神灵的威势。

持伞人走到肉球旁,开口道:“在穿越封印的时候,你们基本都会死掉,但有那么两三个能脱离法则的束缚,侥幸活下来。”

“去杀了那个家伙,他现在的力量并不强。”

“带着他的头回来见我!”

说完,他将手按在肉球上。

咚!

一声沉闷的震动。

肉球腾空而起,朝着高空飞掠去,迅速划破夜空,不知去向。

持伞人看了一阵,忽然朝江水中走去。

“不等了。”

“虽然只有四分之一的死亡法则之力,但以我的实力,想要去到那个地方唤醒战甲,也不是做不到。”

他没入江水,很快消失不见。

……

真实世界。

柳平拿着皇帝赐下的太学学士牌,在藏书阁中翻看着各种武学卷轴。

“这些东西都失传了大半,只剩下一招半式,难怪各门派舍得把它们交给皇室保管。”

他叹了口气,将一卷拳法展开,细细的看了一盏茶的功夫。

闭目想了片刻。

“这套拳法遗失的太多,无法补完,但我凭借它的拳旨和前半段,可以推出一套更好的拳法。”

说完拿出海底之书,凝神静气,将整套拳法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下一秒。

只见海底之书上顿时显现出一道人影,飞快的将一套完整的拳法打了一遍。

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显现在半空:

“你所推演的拳术比原本的那一套更好。”

“海底之书将把此拳术送至适合它的地方,以延续传承,你是否同意?”

“同意。”柳平道。

他忽而又好奇道:“此拳术在整个世界中也算是上乘,你要把它送至什么地方去?”

海底之书上显现出一幅画面。

只见两名少年被仇家杀了父母,一路追杀,最终坠入悬崖,侥幸落入一处山洞,洞中有一枯骨,枯骨手中握着一卷薄帛。

两名少年将其展开,便发现了此套功法。

“为什么选择他们?”柳平又问。

一行小字显现在海底之书上:

“因为此拳术是他们的祖先所创。”

好。

这很合理。

柳平放下海底之书,继续拿起一卷残缺的功法看了起来。

他本就是修行界的顶尖高手,又在永夜学了各个文明侧的知识,见识了神灵与魔王,跟囚徒和奇诡生命交了手,对于眼前这些基本的武道功法,只需看上几眼,便可补完功法,往往还能推陈出新,找到更好的招数口诀。

时间缓缓流逝。

终于。

柳平放下最后一本武学残卷,伸了个懒腰道:“以后再去各个门派找找,看能不能多补完一些功法。”

忽然,一行行燃烧小字飞快浮现在他眼前:

“你补完了当前世界急需的各类武学功法。”

“水之法则的力量大大增强了。”

“你的奇诡之力也随之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增强。”

“所有数据将在本次毁灭之战完结后进行最终结算。”

柳平忽然醒过神来。

是了。

不管怎样,这个世界的结局都是毁灭啊。

自己顶多只能改变过程,对结果根本无能为力。

过程……

自己能做些什么呢?

他陷入了思索。

须臾。

他叹口气道:“要是有什么办法,能把整个世界的众生打个包,跟我一起离开这个时代就好了。”

如果能做到这一步,整个世界毁灭也就毁灭了。

但是要怎么做呢?

那个持伞人可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带人逃跑。

甚至自己不一定顾得上别人,自己都可能被它彻底打败,成为它的一部分。

柳平站起身,在房间内来回踱步。

只见一行行燃烧小字继续冒出来:

“你的奇诡之术:初握已经冷却。”

“你对水之法则的补充,让水之法则的力量获得了极大增强。”

“现在你可以抽取更强大的水之法则卡牌了。”

“当前可抽取次数:1。”

柳平伸手从虚空中一抽——

只见一张画着重重影子的书籍出现在他眼前。

水之卡牌:知觉的回响。

使用此卡牌,你将可以把海底之书分出无数复本,令其帮助天下众生掌握知识。

柳平立刻将卡牌抛了出去。

嘭!

卡牌发出一道轻响。

下一瞬。

柳平面前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海底之书。

——它分裂成了成百上千个复本!

海底之书亢奋的振动起来,在柳平面前显现出两行文字:

“你是否允许我的复本飞往世界各处,去帮助那些众生?”

“当众生获得帮助,他们对于世界的建设将加快速度,地、水、火、风的力量都将快速增长。”

柳平思索片刻,说道:“我当然愿意让你去,但这里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海底之书问。

“如果别人问什么知识,你就告诉他什么知识,久而久之,这会让人失去上进心,甚至产生某种不劳而获的优越感。”

“退一步讲,其实知识是非常珍贵的东西,仅次于秘密,应当在无穷的探索和尝试中获取,而我们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赠予众生——”

“这会让他们轻视知识。”

海底之书静了数息,又显现出一行小字:“你说的对,可有什么办法?”

“我们这样——”

柳平斟酌了片刻,说道:“想获取任何知识,都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个代价用财富来衡量,毕竟我们又不是恶魔,要众生献祭灵魂啊,鲜血啊什么的。”

“还有,我们的用意是让人感受到知识的宝贵,并不是为难他们。”

“所以他们可以欠钱。”

“——但一定要还,还要给足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