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小峓子 合集-熟妇的堕落性奴路

2022-06-21 10:07:55 12点热度

这样的见面无效还会动摇她的内心。

她该怎么办。

找秦茉。

苏忆湘的脑子里面浮现了这样的想法。

她每次需要帮助的时候,总能够想到秦茉。

她真的就这样一个朋友了。

“怎么办呀?”

苏忆湘又怕打扰到秦茉,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于是苏忆湘还是打电话给秦茉了。

“喂茉茉,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想要让你帮我想想办法。”苏忆湘这一生都没有遇到过像是黛西这样的女人,她好像没什么道德观念,但本人又特别有才能。

这种女人好像是没有弱点的。

以势压人,她又哪里来的势呢。

只能找秦茉帮忙了,也许看在她丈夫是楚亦钦的份上,黛西会收敛一点。

她真的感受到自己和秦茉的差距了,很失败。

秦茉让她定个地点,她刚好要出门给小孩买衣服,逛街。

秦茉在家里憋了太久,她就想要出来透口气,诺诺长得很快,很多衣服穿着都不合身了。她就想要给小孩多买点衣服,让他每天穿着新衣服去学校。

至于楚楚,那就算了吧。

这小屁孩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医生说小孩的生长发育特别好,身高已经超过同龄的小宝贝了。

“谢谢你啊。”

苏忆湘听到秦茉的回答,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不至于是孤立无援的了。

苏忆湘先到了商场里面等着,她在想要不要先帮着小孩挑几套衣服。曾经的她和秦茉之间没这么客套的,也不会想着礼尚往来。因为她们是最亲密的存在。

两个人之间完全不需要客气。

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

秦茉简单打扮后就出门了,她穿着一件防晒衫,里面是一件吊带长裙。在家里待了那么久,她的皮肤都白了许多。

“茉茉!这边!”

苏忆湘看着她招了招手。

“忆湘。”

秦茉朝着她走了过去,“要吃点东西吗?”

这个点正好是午饭。

她在家里被管着这个那个,出门了想要好好放肆一顿。

“找个餐厅吧。”

苏忆湘也没有吃东西,她被气饱了。

因为黛西和温庭深的关系,让她坐立难安。

“吃清淡点的吧,我看你好像是忌口的。”苏忆湘也没有过度关注个人,她也注意秦茉的身体。

秦茉笑了笑,“不只是我,你不是要准备吃药治疗了,很多东西也不能吃。我们找家日料吧,稍稍吃点。”

她想要尝尝那些美食了。

苏忆湘点了点头。

她没有什么意见,本来就不是为了吃饭。

“其实,我今天找你不只是为了吃饭。我心里很乱,找不到其他人可以说了。想来想去,只有你。”

她真的好可悲。

没有父母没有家人,只有朋友。

可是唯一的朋友,还差点被她给搞丢了。

苏忆湘觉得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都变好了,因为黛西的刺激。让她知道外面还有很多人在觊觎着的温庭深,黛西是其中最厉害的那个女人。

“温庭深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出来?”

秦茉察觉到了不对劲。

苏忆湘的身体不好,她的心理状态也很糟糕,所以温庭深一般都是跟着她的。他很关心苏忆湘,生怕苏忆湘在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

“他在忙工作。”

“真的吗?”

秦茉表示不相信。

温庭深看着对苏忆湘还挺好的,怎么可能由着她这样出来。苏忆湘的情绪看上去明显很不好,也许造成她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温庭深吧。

“是不是他做了什么让你伤心的事?”

秦茉也只能这么猜测。

“不是。是我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以至于我现在的处境非常艰难。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还有我们的感情。”苏忆湘看上去很沮丧。

“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

秦茉感慨道。

她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忆湘为什么会说不应该说的话,以至于他们两人的关系闹得这么僵。

“是呀,就是短短几个小时,我忍不住说了那些话,让他伤心。然后我发现他在外面的追求者还挺多的,他也不是对她们不动心。”

苏忆湘觉得温庭深是喜欢黛西的,只是这个男人比较有责任感。

他没有真的和黛西在一起,他这么好,而她却又做了什么呢。她亲手将他推到别人的怀里,并且给了他离婚的结果。

“你说了什么?”

秦茉真的很好奇,她能说什么让温庭深这么生气。

他们闹成这样。

以前苏忆湘的状态那么糟糕,温庭深都没有说一句要分开。

“我说我在拖累他,我是一个拖油瓶。如果他身边出现了更好的女人,希望他考虑她们。我愿意放手,希望他能够得到幸福。”

这种蠢话,让苏忆湘复述一遍,她都觉得丢脸。

“你真这么说呀?”

秦茉都傻了。

她看着那么爱温庭深,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明显就是气话。

“我说过很多次,以前他都不搭理。我一边享受着他对我的好,一边又安心了。可是……这次他当真了。”

“你这是亲手将他往外推,哪个男人受得了这样的话。”

秦茉吃了一份鹅肝手握,她知道家里的厨师各个都是顶级。

但在外面吃饭的快乐,还真不一样。

这家日料的感觉还不错,她吃得有点高兴。

“是受不住。所以我后悔了。”

苏忆湘别提多后悔了,这一个情敌几乎是她自己招惹回来的。要是一开始她和温庭深的感情就很坚定,也不存在黛西这个人。

“我很快就后悔了,我就带着厨房准备的饭菜去他的公司。”

苏忆湘的眼眶都红了,擦了擦眼泪。

秦茉知道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了,不然她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

文学

“然后呢?”

秦茉及时给她回应,她告诉自己,真不是来吃饭的。

可是吃了那么久清淡的东西,这会儿好不容易解放了。她浑身清清爽爽,胃口还特别好。感觉状态到了一个最佳的时期,她的精力充沛,压根不存在万丰老先生说的那些毛病了。

“有一个女人也给他带了饭菜,还是高级酒店订餐。我去的时候,他们就在办公室里说说笑笑。”

苏忆湘的声音带着哭腔。

她特别难过。

秦茉给她抽了一张面巾纸。

“擦擦眼泪吧。也许你想错了,那个女人就是他的同事或者是别的关系,不然没必要带到公司去的。人多嘴杂的,温庭深真要瞒着你也不会这么做。”

秦茉不想吐槽什么渣男。

她看苏忆湘要的不是吐槽,她可能需要有人赞同她的想法,需要安慰。

她还是爱温庭深的,没有想要和他分开。

“我想也是吧。可是他也没有拒绝那个女人的好意呀,我看他特别高兴。”

苏忆湘想起温庭深替黛西说的那些话,她就很愤怒又很委屈。他应该是无条件站在她这边的呀,为什么要帮着另一个女人说话呀。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会有多难过吗?

“如果我是男人的话,我也会喜欢那样的女人吧。”

她对自己本来就没有什么自信,不然也不会在家里蹉跎了这么久,成了这样。

她想黛西是真的很美好,除了她没有道德。

“到底发生了什么呀?”

她居然在情敌面前连自信都没有了。

秦茉很好奇,那个女人是谁。

他们又在那个办公室里面度过了一段什么尴尬的过程。

“我进去,那个女人一点都不掩饰她对庭深的好感。她甚至当着我的面说家里的小菜吃腻了,总想着要出去吃一点来调胃口。她就差直接说她想要介入我们的婚姻了。最主要的是庭深并没有否认,他全程都很沉默。”

这是让她最难过的地方。

为什么温庭深不帮着她,他的默认是不是代表了他赞同黛西的想法。他也想要保持这样的婚姻,也想要和黛西进一步发展。

“这点确实是他不对。”

秦茉想着温庭深确实有点过分,但也不难猜测出他的心理。

他也许是生气苏忆湘说的那些话,所以想要用同样的方式来报复她。希望她也尝到他的那些为难和纠结。他为了给苏忆湘治病,也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他居然还对楚亦钦低头。

在这样的情况下,家里的妻子不仅不理解他,还说要给他自由,想要让他在外面也找到一个贤内助。

“他说要和我离婚,我们彼此都应该冷静一段时间。他是不是也很欣赏那个女人呀?”

她不要离婚。

“他真的提了离婚?”秦茉诧异地问道。

她以为温庭深就是普通的生气,却没有想到会上升到离婚这一层面。他既然是提出了离婚,那应该是很仔细想过这个问题的。也不知道温庭深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不是当事人,根本就猜不到。

“嗯。他说既然我说了那样的话,那么我们就离婚吧。房子都给我,后续的治疗会继续给我负担的。经济上会给我补偿,但是我们的婚姻关系应该结束了。茉茉,我不想离婚,我知道自己是自作自受。”

她不想离婚。

她想要秦茉想想办法,帮帮她。

“你这样,我也不清楚温庭深是怎么想的。如果那个女人存在很久了,那可能是他们两个人发展出了一些超过友情的感情,所以温庭深想要借机和你提离婚吧。”

要是温庭深真的这么想,那他真是一个混账东西。

只是。

她们应该先把事情真相弄清楚,然后再做决定。

还有,苏忆湘到底希望结果是怎么样的。

“我觉得应该没有吧,庭深一直都对我很好。虽然他没有直接拒绝那个女人,但他也没有接受。但我知道那个女人是真的喜欢他,并且还想要和他在一起。我以为她要名分……“

苏忆湘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她以为外面的女人是想要上位,可是没想到遇到的是黛西这样的女人。

她什么都有,她也不期待婚姻,只想要一场痛快。所以她看上了温庭深,要的不是她的位子,而是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太讽刺了。

“她不想和庭深结婚的。我能看出来,她就是想要一场露水姻缘。”

“她是谁呀?”

秦茉很好奇。

一般女人接近温庭深,不是想得到钱,就是得到利益吧。可怎么会有人单纯就是要这么一段感情呢,还知道对方是有家室的。

她玩得这么刺激吗?

“黛西,她在江城很有名。我不知道你是否听过这个名字,她是一个女强人。”

“没有听过,也许回去问亦钦,他会知道吧。”

秦茉已经很久都没有关注江城的动态了。

她的世界也只是局限于家庭,等楚楚长大一些,她就要寻求新的突破了。

“她是打定主意要介入我们的。而且,等我下楼的时候她约我单独去了咖啡馆谈话。说是可以给我五百万,让我离开庭深。”

多可笑。

苏忆湘到现在都觉得自己像是被侮辱了一样。

她被人用钱打发。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们的感情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么?

五百万,她还真不屑。

苏忆湘自己虽然不怎么有钱,但也算是有一些积蓄。她又不靠男人赚钱,自己这一辈子本就是衣食无忧,不用为生计而操劳。

“她真这么说呀?”

秦茉差点被噎住。

“嗯。”

苏忆湘也很无语,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人,她好像什么都不怕。

“她不怕自己做的事,被身边的朋友知道,被谴责被指指点点么?”

“不怕。我看她很有底气,什么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