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校园纯h文系列&拳头伸入肚子里宫交

2022-06-21 10:01:34 9点热度

唇角却是忍不住泛起一抹苦笑。敲打屏幕,提醒祖红腰:“就是之前咱们谈过的,联手吞并傅家的事儿。”

叮咚。

消息传出去后。

楚云的手机铃声响起。

是祖红腰亲自打过来的。

电话那边。

响起了祖红腰磁性而神秘的嗓音。

“你怎么忽然又想合作了?”祖红腰问道。

“我是觉得,这么肥的一块蛋糕。也不能让你一个人独吞了。”楚云微笑道。“当然,我也担心你一个人吞不下。我来协助你一下。总是对你有好处的。”

“如果我说我一个人就能吞下。你会不会觉得我不识时务?”祖红腰问道。

“那倒不会。”楚云摇头笑道。“我只会觉得可惜。毕竟,在某种程度上。我和你一样,和祖家,会成为敌对关系。”

“为什么会成为敌对关系?”祖红腰挑眉问道。“我姓祖,我就是祖家人。为什么我会和祖家,成为敌对关系?”

“因为你要霸占祖家。而祖家有人不想让你霸占。”楚云凌厉地说道。”严格来说,你和祖家其他的人,会成为敌对关系。”

“我这么说。你能理解的更深一些吗?”楚云问道。

“明白。”祖红腰微微点头。“楚先生你在挑拨我和祖家的关系。”

楚云闻言,却是忍不住笑道:“就当是吧。”

略微停顿了一下。楚云继续问道:“那我这么说,你觉得我们还有合作的可能吗?”

“可以合作。”祖红腰说道。“但要在今晚见过你的母亲。甚至你的父亲之后。我们再谈合作。”

“见我父亲?”楚云皱眉问道。“我父亲今晚也会来吗?”

“不出意外,会的。”祖红腰意味深长地说道。“毕竟,令尊一直对我们祖家很感兴趣。”

楚云怔了怔。

点头说道:“那行。等今晚见过面了我们再详谈。”

楚云说罢。径直挂断了电话。

然后看了李北牧一眼,说道:“谈妥了。她愿意和我合作。”

“如果愿意合作。那我们在帝国方面的关系,就可以更深厚一些。影响力,也会相对更大一些。”李北牧点头说道。“这是好事儿。”

略微停顿了一下。李北牧忽然好奇问道:“那你们之前,是怎么谈的?为什么你没有和她合作?”

“没什么。”楚云耸肩说道。

他可不会承认自己鼠目寸光。

更加不愿意承认自己之所以不答应,仅仅只是为了讲义气。

讲和傅雪晴之间那微不足道的义气。

这要说出来。

楚云自己都觉得丢人。

是个难成大器的废物。

但现在。

他主动想和祖红腰合作。

并去蚕食在帝国的影响力。

到那时,岂不是会和傅雪晴成为绝对的敌对关系?

楚云吐出口浊气。

摇了摇头,不愿再去思考这些烦人的问题。

接下来。

楚云又和李北牧他们探讨了一会关于祖家的事儿。

华夏,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压力。

而绝大多数压力,全都来自祖家。

这个问题,必须要去面对。

也必须去解决。

否则。华夏未来在某些领域,必将遭受巨大的创伤。

尤其是对外贸易。乃至于华夏商界,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都会遭受极大的影响。

试想一下。

如果华夏在海外的买卖,都受阻了。

在各国的基建项目。

深入人心的项目,全都被拦截了。

那岂不是会对华夏往外延伸的影响力。造成巨大的损害?

那是李北牧和屠鹿都不能接受的。

“我们等你和她谈完了。再做具体的部署。”李北牧说罢,忽然话锋一转道。“我还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听一听。”

“你说。”楚云点头。

“如果你和祖红腰联手吞并了傅家。那你是否也有机会,和他联手吞掉祖家?”李北牧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将来有一天,祖家的半壁江山都是你的。那你在这个世界上的影响力和地位。将会无限扩张!”

楚云摸着下巴,忍不住问道:“听你这意思,是要我入赘祖家?”

“不是。仅仅只是合作,是吞并。是侵占。”李北牧用了很多措辞来描述这一切。

就怕楚云的男人自尊心受到伤害。

“的确可以考虑一下。”楚云点头说道。“如果真能侵占祖家,并摧毁祖家现有的结构。对我们来说,也都不算是坏事。”

“何止不算是一件坏事。绝对是一件大好事。是普天同庆的一桩好事。“李北牧掷地有声地说道。

“嗯。”楚云点头说道。“我回去好好想一想。”

想什么想?

这压根就不靠谱的事儿。

顶梁到时候肯定会和祖红腰开战。

还一起吞并祖家呢。

他真敢那么做。

顶梁没准就把他给吞了。

楚云只是口头承诺了李北牧。

心思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

当然,也不敢想。

“那我先走了。”

楚云站起身。

可他意识到。

当他站起身的时候。

所有人都跟着他一起站起来了。

包括李北牧和屠鹿。

这是一种态度。

更是对楚云的绝对尊重。

未来的红墙。

不会是李北牧的。

也不会是屠鹿的。

那会是谁的呢?

又会由谁,做真正的话语者?

当真正的领袖?

哪怕楚云不想做所谓的暗中指挥者。

但红墙内占据重要位置的人。全都是他的人。

这又有什么区别呢?

目送楚云走后。

李北牧忽然偏头看了屠鹿一眼:“你说,楚殇是不是早就料到了楚云所经历的这一切?薛老,也早就猜到了这一切。所以才把下一棒,交给他?”

屠鹿皱眉说道:“我希望他是一个不忘初心的人。否则。他的权力,就太大了。”

李北牧闻言,忍不住心头一颤。

权力太大了?

那已经不仅仅是太大了!

简直已经大到没办法遏制的地步!

李北牧深吸一口冷气。

权势的高度集中,是否还能让楚云保持初心呢?

李北牧不敢保证,也从来不敢去挑战人性。

文学

他这些年漂流海外。

见过的黑暗,不计其数。

人性?

这是这个世界上最经不起考验的东西。

但李北牧对楚云还是有些信心的。

这么多年下来。他什么宠辱没经历过?

再加上本就出身豪门。

他对所谓权势的念想,应该也不会像普通人那么执着。

选择楚云。

大抵是所有人最好的选择。

不论是薛老。还是他李北牧和屠鹿。

乃至于——楚殇?

至今为止。

没人知道楚殇究竟在下一盘怎样的棋局。

也不知道他最终的目的,又是什么。

把华夏带到最高的位置?

这看起来是目的,是目标。

可他会通过怎样的手段呢?

哪怕帝国真的被按住了。

祖家呢?

一个能轻易吞并傅家的祖家,一个拥有百年基业的祖家。

究竟拥有多么庞大的力量?

楚殇,又会通过怎样的方式,来毁灭祖家?

没人知道。

哪怕是他的至亲,也一无所知。

但楚云坐上车后。

却对开车的陈生说道:“今天的开会,会对我未来很多决策,都进行革新性的改变。”

陈生闻言,忍不住好奇问道:“比如呢?”

“比如我未来会和祖红腰联手,吞并傅家。”楚云眯眼说道。

“吞并傅家?”陈生皱眉说道。“那你不是要和傅雪晴彻底成为敌人?”

“为了利益。为了在帝国的话语权。”楚云缓缓说道。“绝对不可以让祖家在帝国的政坛一家独大。只有他们一家可以发声。那对华夏,会造成极大的伤害。”

“嗯。合情合理。”陈生点头说道。“反正你和傅雪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交情。顶多算是混了个脸熟。”

“再好的交情。我也愿意做这样的决策。”楚云说道。

私交归私交。

但在公家利益上。

楚云绝对不会掉以轻心。

更何况。

傅家曾经可是针对过华夏。

亡灵军团事件,更是有傅家直接参与的痕迹。

楚云之前所谓的犹豫和抗拒。

仅仅不想和祖红腰走的太近。

不想过早的蹚祖家哪趟浑水。

但现在。

他的全部观点都发生了改变。

尤其是在帝国话语权上面。

楚云务必争取到足够大的话语权。

否则。

这对未来的华夏布局,都将发生不小的震荡。

也是楚云绝对不允许发生的。

“除了这个呢?”陈生八卦道。

“我父亲今晚也许会出现。”楚云说道。“会在祖红腰和我母亲见面的场合上现身。”

陈生挑眉问道:“现身干什么?”

“应该也是和祖红腰见面。”楚云抿唇说道。

“看来这个祖红腰的面子,真的很不小。”陈生玩味地说道。

“她的实力,也的确非常地强大。”楚云很坚信,她背后是有高人指点的。

而这个高人是谁。

楚云完全不知道。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唯二知道的。也只有祖红腰。或者楚殇?

今晚,楚云会找机会询问一下。

但他对结果不抱任何希望。

楚殇也从来不是一个愿意主动分享秘密和八卦的男人。

楚云习惯了。

所以心态还算淡定。

夜幕悄然降落。

楚云压根就没回家。

当然。

也没有去老妈的家。

昨天才吃过家宴。

今晚肯定不会再吃。

今晚宴请的地址,选在了一家豪华餐厅。

后厨也暂时被萧如是的御膳房霸占了。

为的,只是这顿丰盛晚餐。

楚云来的很早。

他来的时候。

就连萧如是都还没有出发。

但祖红腰,也已经到了。

见长辈。祖红腰是不会迟到的。

尤其是一下子就要见两位值得尊重的长辈。

祖红腰的姿态,放的很低。

但不包括在楚云面前。

至少到现在为止。

祖红腰甚至不认为楚云是一个足够匹配她的男人。

在这个世界上,在同龄人中。

她自认就是最强的女人。

而要匹配她的男人,要达到怎样的高度?

或许,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

他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男人。

不分年龄的强大。

是活着的男人中,最强大的。没有之一。

祖红腰坐下后。

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

然后轻轻扫视了楚云一眼。问道:“是不是在和一群人谈过之后。觉得和我合作,并不算是一件坏事?”

楚云微微点头。也没有拒绝:“的确有这么一方面的原因。”

“只是这么一方面吗?”祖红腰问道。“就没有其他的原因?比如说。要争夺帝国话语权?比如,不想让祖家一家独大?”

“我的加入。对你也是有帮助的。”楚云并没有露怯。说道。“至少。可以让你很稳健地吞并傅家。”

“有没有你的加入。我都可以很稳健地吞并傅家。”祖红腰轻描淡写地说道。

“但你未必能够轻松地消化。因为祖家,不仅你祖红腰一人。你们的领袖呢?你的大哥呢?他们会允许你疯狂地扩张。并不断地让自己变得强壮吗?”楚云很直白地说道。“这些,都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

“所以我并没有拒绝你。而是准备今晚过后,再和你仔细详谈一下。”祖红腰说道。“一件共赢的事儿。没人会轻易地拒绝。”

“那我有个小疑惑。不知道你能否为我解答。”楚云卖关子道。

“不可以。”祖红腰淡淡摇头。

她仿佛是楚云肚子里的蛔虫。

一下子就猜到了楚云想问什么。

“你如果真想知道。可以去问你的父亲。”祖红腰抿唇说道。“如果他肯告诉你的话。”

楚云苦笑一声。

楚殇会说吗?

楚云一点把握都没有。

按照正常的父子关系。

儿子有什么困惑。

当父亲的。哪有不说的道理?

但楚殇很明显不是一个正常的父亲。

他不说。

完全情理之中。

二人作为晚辈,最先到场,并耐心地等待着两位长辈的现身。

第一个现身的。

是萧如是。

她穿的很随意。

可哪怕再随意。

也充满着奢华与高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