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人妻全记录1一19/开始猛烈的撞击敏感

2022-06-21 10:00:23 5点热度

其实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将季父认下所有的罪行,用他一个人的牺牲,换她们一家的荣华富贵。

只是……他愿意吗?

季母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妈,那我先去找何安笙探一下口风。”

季橙今天受到的冲击,可是非常之大的。

季家出了事,阮家却蒸蒸日上,先是阮父有了一份正经又体面的工作,他们在帝都也有落脚的地方,这么一对比,季橙的心里,很快就闪过一丝后悔,要早知道阮永庆会在医院找到一份工作,要早知道阮家在帝都有房子,她何必跑回季家?

在季家,她不重要。

像是一根野草似的,所有人都不将她放在眼底。

可倘若她在阮家,她依旧是所有人的掌上明珠。

人生重要的十字路口,季橙似乎选错了!

季橙离开医院后,去找了何安笙。

何安笙最近借了老家父母的势,在帝都办起了一间公司,公司的经营顺风顺水。

何安笙自个也是人精,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再加上他那英俊的长相,何安笙很快就被一位千金小姐看上了!

千金小姐长得不如季橙,但奈何人家家里有势力,那千金小姐说了,只要他愿意和她处朋友,转手给他介绍一笔几千万的生意。

何安笙一听,兴奋不已,他醉醺醺的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做,才能主动让季橙说分手!

当然,季家的事,何安笙也是听说了。

可何安笙已经和阮桃退过一次婚了,倘若再继续和季橙在这个节骨眼上退婚,这势必会影响何安笙的口碑。

要找一个季橙的错处再说退婚,这样,何安笙才能全身而退。

何安笙想,自己是要做生意的人,那名声就顶要紧了。

如果他的名声不好了,以后谁还敢和名声不好的人做生意?

“何安笙。”

季橙推门走到满身酒气的何安笙身边,轻轻地问道:“我家的事,你听说了吗?”

何安笙刚喝醉了,这会有些头疼欲裂。

他慢悠悠的转动着眼珠子,看着站在灯下的季橙。

“我妈在电话里说了。”

季橙一看何安笙这个态度,就知道何安笙不准备搭手管闲了。

“何安笙,你该不会想要置身事外吧?”

何安笙问,“季橙,你想说什么?”

季橙气哼哼的瞪了一眼何安笙,她往何安笙的身边一凑,一下就闻到何安笙身上那一缕别的女人的香水味。

季橙的眼眸里,闪过一抹阴晦的光芒。

“季家这样的情况,我也不想连累你,何安笙。”

何安笙诧异的问,“季橙,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和你退婚,但是,你得补偿我!”

季橙直接开门见山的同何安笙谈条件。

“我在季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季家目前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旁的我也指望不上,你给我在帝都买套房子……

文学

何安笙听见季橙这么狮子大开口,嚷道:“季橙,你以为我家是开印刷厂的吗?你这么想要钱,为什么不去抢银行?”

季橙是一个自私自利到极致的女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必须要考虑好自己的退路。

与其被何安笙像甩阮桃一样的甩了,她还不如趁现在给自己捞些好处!

“何安笙。”

季橙之前在何安笙的面前,十分强势。

可现在,她变得可怜兮兮的,一副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模样。

“我在季家的情况,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季家从来没有养我,她们之所以要我,不过是当初阮桃没有了价值,我更有价值而已,现在,季家落难了,你认为她们会怎么做?他们会把我当成救季家的唯一一根稻草,我认识的男人,也只有你,到那时,季家会缠着何家!”

季橙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困境讲给何安笙听。

“何安笙,我怀了你的孩子,现在……”

何安笙震惊的问,“你怀孕了?你不是说是安全期的吗?”

季橙委屈道:“我今天听医生说,才知道安全期也不是绝对安全的,你放心,我要是和你解除婚约,我肯定会拿掉这个孩子。”

季橙又停顿了一会儿。

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小腹。

何安笙丝毫没有怀疑季橙是在拿怀孕来要挟他。

“我现在的情况,已经不配嫁给你了,你明明可以娶一个更好的女人为妻,她会成为你的贤内助,替你生儿育女,为你支撑大后方。”

何安笙这会的醉意,被季橙怀孕这事,都给砸懵了。

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

他和季橙在一起的时候,也有情深意浓的时候……

可现实就这么残酷的摆在他的面前,他也不得不犹豫了!

何安笙迟疑了一下,深呼吸了一口气,道:“让我想想。”

季橙体贴入微的说道:“你慢慢想。”

季家依靠不了。

何安笙的身上,明明还有别的女人香水味。

真要闹大了,他完全可以一口咬死是应酬时沾染上的。

季橙压下心中的燥意,想着倘若自己在帝都有一套房,那就是自己的家。

只要她好好跳舞,自己的后半生,应该不愁。

再者,凭她的长相和舞蹈技能,以后肯定是可以嫁一个有钱人。

这一夜,许多人,都不能安睡。

华无瑕和裴雪松是兴奋的睡不着,总感觉现在发生的一切,像是一场梦。

次日上午的阮桃直接来到了医院,在叶琳琅的诊室里跟着学习。

学车加跳舞,阮桃决定放到下午。

阮桃看见季橙在医院里,就跟没看见似的,季橙昨晚撒谎自己怀孕了,今天一大清早就到医院里检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