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生乖女H肉怀孕@yin荡公交嗯啊校花

2022-06-21 09:58:56 7点热度

周围的人都开始低声议论,有人奇怪的表示,这不就是和第一个回答者所说的答案,类似的答案吗?

确实是没有什么新意的。

启听到了这些议论,觉得这次回答算是失败了,但他还想努力一下,于是便道: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把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变得可以知道.....就像是....唔...!”

启有些着急,但很快想到了什么,立刻道:

“就像是风!风是看不见的!”

“然后,梦也是看不见的!”

“志向也是看不见的!”

“智慧也是看不见的!”

“但是,现在它们变成文字,被写下来了,就能看到了!”

启回答的紧张,周围也没有人说话了,似乎都在思考,孩子们的接受能力很强,虽然启描述的不尽详细,但至少是有个轮廓了。

羲叔点了点头:“说得很好。”

“这种看不见的东西,就是概念,包括仁义、道德、希望、未来,这些都是一样的。”

启呼出一口气,心里的石头落了下来。

但紧跟着,羲叔又问众人:“文字的意义有很多,最重要的,是文字承载了我们文明的基石,那么它和文化的关系呢?”

“有了文字,才有了文化!”

这一下大家就都踊跃发言了,从小见大,一步一步的引导,大量文字可以组成句子,句子之中可以寄托情感,或是书写道德,或是书写仁义,或是书写数学化学,或是书写小说传记,或是书写歌谣史书,这些都是文化的一部分。

那么最后的文明是什么意思呢?

名为“公刘”的孩子举手:

“文字是一粒米,文化是一株谷穗,文明就是一片沃野千里的田地了!谷物能让人吃饱饭,谷物的壳子可以喂给牛羊猪狗,于是牲口也强壮起来,土地里有谷物就有虫子,于是鸡就会去吃,吃饱了就会生蛋,人种植谷物,饲养六畜,一群人聚集起来,互相交流,文明就诞生了!”

这孩子的话,让周围的其他的孩子,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

简单易懂,一说大家就都明白了。

启此时也努力鼓掌,两只手拍的通红,眼中都是羡慕,觉得大一点的孩子能完整且准确的表达自己的看法,他一定是很聪明很聪明的人。

“商贸连同诸夏十方,抵达海外,远货于西域,东极于波谷,南至于沃焦,北售于孤竹,这就是文化的传播,文化传播开来,文明也就诞生了,诸夏就是这样,互相串联起来的。”

说话的这个孩子,是商部落的人,叫做曹圉。

羲叔心里有数。

公刘,是姬弃(后稷)的曾孙子。

曹圉,是契大人的曾曾孙子。

周部落的子嗣,同时拥有帝夋与帝喾的血脉,用小见识引导大智慧。

商部落的子嗣,更注重于于文化的交流传播。

周围陆陆续续,也有许多的孩子发表自己的看法。

最后,羲叔在黑色的木板上写下一些话,让这些孩子牢牢记住。

“你所从事的,一切的活动,都是文明的一部分。”

“有衣冠,有礼仪,有智慧,有仁义,有道德,律法、艺术、器械、冶造、歌谣、思想......每个人所创造出来的点点滴滴,聚集起来就成为伟大的文明!”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文明的前进,是为了生存的发展,自五龙崩天地,三皇到如今,无数生命朝生暮死,无数种类如微光萤火般忽闪忽灭,从亘古蒙昧走来,所谈论到这两个字的只有我们。”

“从第一位打造石器的人开始,文明就出现了!从第一个抬头看向星辰的人开始,文明已经诞生了!从第一个写出文字的人开始,文明就已经开始茁壮成长!从燧人钻火,有巢构木,知生制器.....我们的文明来自双手,人是文化的载体,我们创造文字,我们自己即是文明!”

“送给你们的一句话,你们是温暖诸夏的火,是照亮诸夏的光,你们会燃烧的更加猛烈与光明!”

————

天色渐渐晚了,学堂到了放学的时候。

启站在门口,和小伙伴们结伴而行,第一天的紧张已经消失无踪,他甚至觉得,枯燥无味的课程也好,喜欢提问的老师也好....不论是什么课程,都是有它必须要经历的一个环节的。

在这个环节之中认真学习,并且期待着下一个环节的到来。

回家的时候,看到小伙伴们各种不一的神情与神态。

思女总是主动的靠近商均,而商均似乎很不想和她说话,无淫在一旁当搅屎棍,公刘带着算盘,正在和曹圉做一种数学上的游戏,似乎他们经常这样玩耍。

其他的小伙伴们,有人在路边停下来抓蚂蚱,有些人则是挎着包三五成群的不知道去哪里玩耍,也有直接回家的孤独者,更有人拍了拍兜,里面陶贝响动,要去市场买好玩的东西。

还有,跟在后面的三年级学生们?

启看了远处的炎融一眼,觉得这小哥哥不怀好意,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而后面的三年级学生中,还传出传言,据说当年和妘旭、阿奔等人一批的学生里,有人说要进爆炸厂,然后带着炸药把学校炸了,可这个人到现在也没有回来炸学校。

听说,他在说了炸学校的想法之后,当天晚上就被赏了七八个大嘴巴子。

除去各种八卦秘闻,学堂传说之外,其中还夹杂着“作业借我抄抄”的喊话声。

启走远了,逐渐的,和其他人分道扬镳。

到了傍晚的时候,下工的人多了起来,所以人比起早上要多得多了,到处都能看到人,他们熙熙攘攘,不知为何而来,不知为何而去。

但就是这样无数的众生,所构筑出来的一点点的变化,就改变了天下。

启忽然开心起来,他的年纪还太小,不能理解此时心里的这种感觉,总之....就是看到大家的脸上都带着笑容,所以自己也高兴不已了。

在市场附近,买了糖葫芦,放在嘴里甜丝丝的;伸手摘掉路边的小树枝,当做宝剑在手中挥舞起来。

于是撒开小腿,快步奔向家的方向。

“喂!你给我站住!”

启快要到家的时候,被人喊住,他回过头看到炎融的出现,对于这个一直跟着自己的小哥哥,启觉得他是那种不怀好意的人。

但是炎融告诉启,他是启的叔叔,如果在小学有谁要欺负你,就报他的名字。

启眨了眨眼,然后哈哈的笑。

叔叔这应该是一个满脸胡子的人的称谓,怎么会出现在比自己大几岁的高年级孩子身上呢?

于是启没有理炎融,直接进了家门,砰的一声把门关紧,并且对妘载大喊有坏人!

文学

洪州已经持续发展了近二十年了。

在南丘,赤方氏所居住的地方,有新的建设工程正在开始。

自从三年前蒸汽拖拉机第一次投入使用之后,对于蒸汽机的改进就在不断进行当中,譬如给马车加装蒸汽机,或者给轮船加装蒸汽机,而现在,这里已经铺设一节又一节的钢铁轨道,看上去很像是过去使用的马车驰道。

这一段轨道并不长,只通向厌火国,主要是为了运煤。

当文命等人受到邀请,被妘载带来参观这东西的时候,文明看着这条常常的铸铁轨道,愣了半天,然后居然吐出一个差点让妘载喷饭的词汇来。

“平地桥。”

妘载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这特么和桥有什么关系。

学到个新词就到处用啊。

沉默的工字钢,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坚韧力量,长长的笔直的通向远方,两条钢轨交错,最终汇聚在地平线中的一个点上,消失不见,连接到天地的彼方。

一辆比拖拉机大了一圈的大型车头,看起来就像是圆形铁桶横放在几个轮子上,前面的顶端还有一根高高的烟囱。

它停靠在铁轨尽头的装卸站台处,身上还放着一些布匹,有许多器械厂的技术工人正在对它进行检修,后面在安装一些方木盆形状的车厢。

对于妘载来说,有些科技点先点出来,随后可以慢慢的发展使用,需求是随着社会的进步而上升的,有了前置科技和社会需求之后,不怕后置科技点不出来。

“之前测试过几次,不能拉太重的货物,但是胜在可以持续运输,昼夜不停,你也知道蒸汽机的好处,只要有动力,就能源源不断的行动,毕竟钢铁之物是不知道疲惫的。”

“这一次又进行了改进,预计货物载重量能超过十二吨,不算十节车厢和一百名乘客。”

妘载指着那个大车头,对文命进行讲解。

最早时代的蒸汽机车并没有多么巨大的体积,甚至第一辆蒸汽机车,仅仅是一个一人高的铁车头而已,它所行驶的轨道也很窄,一个成年人走一大步就能跨过去,并且材料和形制,也正和东方的古老马车驰道一模一样。

所以,只要能建设马车驰道,就可以制造基础的铁轨。同理,最早的轨道其实是用在矿山的小矿车上的,形制与驰道的木轨也没有太大差别。

自然铁轨的承重能力也是必须的,随着蒸汽机车的逐渐改进,过去的木制轨道换成铸铁依旧不行,故而从“铸造”改为了“锻造”,这种铁轨就可以承受蒸汽机车的行驶。

至于铁轨的焊接工作非常快速的就完成了,完全不必担心它的质量问题,毕竟它是洪州最好的电焊工黄帝,戴着安全帽亲自焊接的,顺便还做了一波代言。

小蒸汽车头上,还贴上了大大的气水广告。

此时测试的蒸汽机车,也不过就是把蒸汽拖拉机改进了一些而已,它的体积并没有那么震撼,也没有那么巨大,仅仅就是比一个成年人高一点点罢了...当然,不能算它的烟囱。

而蒸汽车头,所拉扯的所谓“货箱”,最早的时候,也并非是那种能塞满上百人的巨大车厢,而仅仅是一些大型的“方斗”罢了,这些大斗放置在铁板上,里面可以乘放货物,也可以坐人。

文命吃惊不已,其实他当年看到拖拉机的时候,就已经非常震惊了,呜呜冒着水蒸汽的铁皮野兽,除非把它的锅炉打爆,否则在踩刹车之前,不可能让这种玩意停下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许多的人,甚至为蒸汽拖拉机赋予了一种新的意义,称赞它拥有“勇者无畏”的精神,就像是那些人赋予羔羊以“仁义”的含义一样。

妘载对羔羊俱有仁义的品德,这件事上,是非常认同的,正常的羊都是俱有仁义品德的,但是羔子没有,故而曾经建议,把羔子开除羊籍。

“我对于把钢铁之物,赋予勇敢精神的这种言论,不敢苟同,但也没有必要去驳斥,毕竟从客观上来说,钢铁是无所畏惧的,希望人们也如钢铁一样充满勇气,这是不错的引导方向。”

“现在,修筑这条道路,主要是为了把运输的价格打下来,等成本降低之后,多余的财货就可以投入到其他方面,而且运输方便,也会带来大量的移民与人口,岭南初定,厌火国靠近岭南地区,用这玩意时不时走两趟,能够吸引不少原始部落的民众前来干活.....”

“到时候,比翼的旷野,煤炭大量开采,原始部落民众所需要的工钱很少,大量的劳工涌入挖煤赚取财货.....”

于是,资本主义的萌芽就出现了,随之而来的还有剥削与压迫。

这是历史进程中必须要面对的东西,但现在,这一辆小蒸汽机车,可带不动那么庞大的资本欲望,它能承载的,只有十个车厢的煤炭。

试验很快就开始了,在洪州许多首领的翘首以盼下,工人们向锅炉里塞进了燃料——焦焦。

焦焦列车长表示,可以发车了,随后脑门上和屁股上都冒起火来,贴在锅炉的小窗户上,两只眼睛不断向外面乱瞟。

等我焦焦从锅炉里出去,就把你们全烧了。

“为什么用焦焦,用正常煤炭也可以啊。”

“主要是焦焦会让锅炉启动的快一点,反正它也挺喜欢的。”

焦焦的特性是喷烟和焦土,对于煤矿这种东西一点也不排斥,甚至焦焦觉得,咕咕能在吸取阳气之后,以连续爆炸来进行超进化,那么能产生烟雾和火鸦的煤矿,说不定就是自己进化的关键。

在短暂的等待之后,那长长的烟囱冒出大量的蒸汽,随呜的长鸣,小火车开始运载起来,十节车厢里面放的全部是石头。

火车顺着铁轨行驶,它的速度并不快,周围的战士们一开始甚至能跟着它一起跑。

渐渐的,它的速度越来越快,跑步已经追不上,当然图腾战士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