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做奶水边喷H 熟女高耸乳峰饱满抖动

2022-06-21 09:38:49 10点热度

那面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铜镜正是你的妈妈苏风留给你的遗物,或者说是你的伴生法宝,唤作昆仑镜。”

“而那散发着海蓝色光芒的圆印则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伴生法宝,唤作崆峒印。”

苏杭的话半真半假,其实江风的父亲江潮确实也留给他遗物了没错,只不过不是这崆峒印,而是江风体内流动的远古超凡血脉。

这么来看苏杭倒也鸡贼,这一招可谓是一箭双雕。

因为江潮的血脉会让江风陷入到极度的危险之中,这么做既转移了江风的注意力,又成功地掩盖住了江潮的血脉。

毕竟只有妈妈留下遗物爸爸却没有听起来怎么也有些说不过去,至于为何江风只能从昆仑镜中感受到母亲的气息,却无法从崆峒印中感觉到父亲的气息嘛...这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况且此刻的江风正沉浸于欣喜与悲伤的复杂情绪之中,哪里还会去思考那么多。

当然,幸福来得太过突然,毕竟这十八年来江风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血脉平庸的废物,没想到...

通常来讲,即使是一些世家大族遗留下来的血脉后裔,能够有一件伴生灵宝已经算是极为不错了。

要知道这可是极为稀有且强大的物品,放眼整个诸夏国,也没有多少家族子嗣能够享有这等殊荣!

一来这需要你的家族血统极为强大,二来这需要你的血统足够纯粹,必须是直系血脉才行。

而他江风竟然拥有不止一件...而是同时拥有两件?

这天差地别的前后强烈反差感让江风只感觉头重脚轻,好似坐了一趟直上直下的过山车一般。

不,那种起伏感简直比坐过山车还要刺激爽快上一百倍!

看到江风的反应苏杭便知道这小子的注意力已经被自己成功转移了。

这臭小子再怎么聪慧,毕竟也才只有十八岁,还是个初生牛犊呢。

而他苏杭可是活过了漫长岁月的人精,姜还是老的辣,而他这块姜更是已经老辣到了极点!

“昆仑镜可以帮助你快速吸收灵气,崆峒印则可以帮助你净化、提纯灵力,以防你吸收灵气的速度过快导致灵力杂乱,根基虚浮。”

“这二者可谓是相辅相成,你定要善加利用。”

伴生灵宝通常都拥有不止一种效果,崆峒印和昆仑镜更是伴生灵宝中的极品,这其中的玄妙更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清道明的。

尤其是那崆峒印,就连苏杭这种战力超绝的强者都感觉有些难以割舍,其珍惜罕见程度与威能便不难想象。

不过以江风目前的境界实力而言,了解苏杭刚刚所说的那些也就足够了,其他的这小子暂时也用不上,等到需要的时候自然能够自己发掘。

饶是如此,单单是苏杭所描述的两点也足够江风心潮澎湃了。

一件灵宝可以加快灵力的吸收速度,另外一件则可以净化提纯,这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然而苏杭起初把崆峒印赐予江风的原因实际上并非是为了帮助他净化、提纯灵力,而是为了协助昆仑镜一起封印江潮留给江风的远古血脉,至于提纯灵力的精粹程度不过是附带的辅助作用罢了。

可现在看来这不甚起眼的辅助作用却是对现阶段的江风有莫大的帮助。

越是处于修炼起始阶段的低级修者,根基稳固与否和灵力的精纯程度也就越发重要,毕竟“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打稳根基才是漫漫修者路的正确打开方式。

然而江风还没兴奋太久便回过神来,意识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所在。

“小舅,既然如此的话,那为何之前...我从没有感觉到这两件伴生灵宝的存在?”

苏杭无语凝噎,自己好心送他神品灵宝也就算了,没想到这小子还不依不饶,玩起打破砂锅问到底那一套来了。

不过他还是得想办法解释,因为苏杭已经打定主意暂时对江风隐瞒有关于江潮的事情,这个谎必须得撒圆了。

“嗯...因为你的父母想要你隐藏自己的血脉远离争端,所以为你设下了‘封印’。”

“封印?”

江风有些疑惑地重复了一遍,苏杭点点头,补充道:“没错,崆峒印和昆仑镜相互作用影响对方,形成了一种封印,掩盖你血脉的同时也影响了你的进阶,所以你才时到今日依旧无法突破通脉四重。”

“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我已经为你解开了封印,昆仑镜和崆峒印也从相互影响变为了相辅相成。”

苏杭一边煞有介事地说着一边在心中安慰自己道:“我没撒谎,只不过是换了一种说辞而已!”

其实真相和他说的倒也没有太大出入,苏杭只不过是把有关于江潮的一切都隐去罢了。

江风顿了顿,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小舅...我的父母究竟是什么身份?”

从两人都能够给自己留下伴生灵宝这一点来看,他的父母一定来自于两个闻名诸夏的世家大族,而且都是各自家族中的嫡系。

可若是果真如此的话,为何除了苏杭外,他再无第二个亲人?

要知道就连邺陵城最大的家族顾家都没有任何一个族人有资格拥有伴生灵宝,这说明顾家距离自己父母的家族档次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可别的不说,就连顾家都能枝繁叶茂,族人遍布邺陵城各个机关系统与商行,邺陵城中是个人都知道顾家的赫赫威名与庞大势力。

为何自己作为一个按理说应该碾压顾鹏的“超级二代”,却无权无势,身边除了小舅外再无一个亲人。

没有受到家族的荫庇也就算了,还要处处受人欺压?

文学

苏杭无奈扶额,果然一个谎言需要无数谎言去弥补。

不过他再怎么说也是个老油条,很快便想到了解决办法,对着江风语重心长道:“小风,你还是没有明白你父母的用意。”

“我现在为你解开封印并且在很大程度上释放你的血脉,本身就相当于违背了你父母的遗愿。”

“现在你依旧不依不饶地抓着这个问题不放,是想让他们难以安眠吗!”

苏杭刻意佯装生气厉声补充道:“或者说,你想让我再次把你的血脉给封存起来,省得你整日想些有的没的,让自己深陷于危险之中?”

江风本就被苏杭严厉的语气给吓了一跳,仔细一想他说的确实没错。

既然父母是为了让自己远离纷争才把他的血脉给封存了起来...那是否是不愿意让自己知道太多有关于家族的事情呢?

更何况在江风看来苏杭真的有可能再度把他刚刚解封的血脉给封印起来,当下便被唬得乖乖闭嘴,不敢再多吱一声。

拜托,这十八年来江风做梦都希望自己能拥有一支强大的血脉,以便能够圆他的战争学院之梦!

现在好不容易才刚有成真的可能,江风可不想因为任性而失去成就梦想的机会。

看到少年那惊恐中略带一丝遗憾的复杂脸庞,苏杭不由得叹了口气,低声道:“你不用管他们是什么人,你只需要知道一点,那就是你的父母都是极为优秀的人。”

小舅的话让江风微微一怔,等他再度回过神来时,苏杭已经丢下最后一句话转身返回卧室了。

“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开始再回归学院学习吧。”

江风点了点头,且不说现在已经是下午,永不了多久中等学院就要放课了。

单单是江风刚刚所知道的那些繁杂信息,就需要他好好花上一段时间来消化。

等到苏杭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江风才喃喃重复道:“我的父母...是很优秀的人吗?”

说句不好听的,江风不得不承认这十八年来他对自己的父母确实有些怨恨。

怨恨他们离开自己太早,使他直到成年也从未体会过父母的关爱;怨恨他们留给自己的血脉太过平庸,导致他就连想为父母报仇都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办到;怨恨自己在受到别人的欺辱时,没有人能站出来为他撑腰...

还有很多很多原因。

可是当江风从昆仑镜中感觉到母亲的气息时,这一切怨恨瞬间便全都烟消云散了。

因为他已经明白,即使父母早已不在人世,还是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在陪伴、保护着自己。

既然血脉封印已经解开,那么摆在他面前的路就不止是文明学院一条。

战争学院也未必没有可能。

两条路摆在眼前,该怎么走、要成为什么样的人,需要仔细考量。

毕竟文明学院与战争学院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系,你固然可以选择填报多个战争学院或者文明学院,但是绝对不可能同时报名两种学院。

而人生不同于游戏,没有读档重来的可能。

所以兹事体大,一旦选择,就绝对没有再次反悔的机会,必须要经过慎重考虑后才能做出决定。

在客厅呆坐了将近一个小时后,江风才下定决心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小舅,想要从他那里获得一些意见。

比起以往不同,江风不敢再轻视苏杭的建议。

因为无论是从小舅所展现出的真正实力还是他不凡的谈吐来看,苏杭都有足够的资格给予江风极具建设性的指导意见。

“小,小舅,我...有话想和你说。”

江风轻轻地叩了叩苏杭的房门,小心翼翼地说道。

然而苏杭的卧室内却是一片安静,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小,小舅?”

江风有些迟疑地再次叩门道,在增大音量多次询问都无果之后,他的心头涌上一阵不好的预感。

房门并没有锁,被江风轻而易举地推开,然而苏杭的卧室里却是空无一人。

不仅如此,就连他的床单被褥与个人用品都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家伙毫无疑问是跑路了!

“我去,这老狐狸是怎么离开的?”

江风忍不住暗骂一句,他刚刚分明一直都在客厅坐着,虽然在发呆,但是他可以肯定苏杭绝对没有打开过房门。

“难不成...是跳窗离开的?”

江风眼角抽搐地瞥了一眼窗户,要知道这里可是六楼。

虽然以小舅展现出的实力来看,从六楼一跃而下应该不会受到什么创伤,可是现在是下午,街上过往的行人络绎不绝。

要是苏杭真这么干,那可就成行为艺术了,第二天早上定然会上邺陵城日报头条!

况且他也没必要这么做,再者窗户好好地关着,没有任何被打开过的迹象。

不过很快江风的注意力便从这件事上转移开来,因为他发现在苏杭的书桌上贴着一张纸条,旁边有一本黑色的笔记。

“当你看到这张字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离别总是伤感的,所以我选择了不告而别。”

江风拿起纸条读了起来,上面列举了许多苏杭对他的嘱托。

不止他刚刚提到过的不能爆发金色的灵力气息,还有许多奇怪的要求,诸如不能暴露自己的伴生法宝、不能同任何人提起它们的名字...

江风一条条地看下去,这些要求虽然有些严苛,但是他也明白小舅这么做是为了自己好,否则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这些事情。

“虽然你今后要走的路可能十分坎坷,需要面对许多危险,但是我不可能一直留在你的身边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