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起校服揉她的奶头h文-宫口磨开碾磨哭泣h

2022-06-21 09:31:40 10点热度

天麻等药材拿了出来,他将药材放入了青铜鼎之中。

然后从车里拿出一麻袋药材和十根七品人参放入了青铜鼎之中。

陈青牛利用导引术,将天地灵气导引入了青铜鼎中,让这些药材过了一遍灵气,使其药效更佳。

让刘婉莹抱来自己堆放在墙角,以前在山上砍的柴火,在青铜鼎下点火,开始用体内的真气,外加明火炼丹。

宋檀儿看着青铜鼎中价值不菲的药材,对陈青牛道:

“青牛,这青铜鼎中,光是十根七品人参,就价值两千万,你不会把这些珍贵药材给炼废了吧!”

陈青牛说道:

“不会的,等丹药炼好之后,你可以吃一颗,试一试效果!”

宋檀儿上次吃了七品人参之后,直接上头,眼睛都红了,算是长了记性了,抿了抿嘴唇,问道:

“那青牛,你炼制的丹药吃过之后,会不会出有啥不良症状呀!”

陈青牛说道:

“没有啥不良症状,反而会让人一种奇妙感觉之中,……不过能否进入这种奇妙感觉,要全看个人的天赋!”

宋檀儿问道:

“什么奇妙的感觉?”

陈青牛一脸神秘道:

“檀儿,你到时候吃吃看就知道了!”

宋檀儿走到陈青牛身边,探头附在他耳边,低声絮语了几句。

陈青牛一脸认真道:

“不会,绝对不会!”

……

陈青牛用真气炼制了一会青铜鼎中的药材,里面的药材缓缓凝结成了一粒粒黄豆大小的丹药,放眼一看,足足有上万颗。

而且青铜鼎之中,散发出了阵阵药香,沁人心脾。

宋檀儿闻到青铜鼎中的药香之后,眯缝着眼睛,一脸享受表情,对陈青牛道:

“青牛,快拿出来一颗,让我尝一尝!”

陈青牛从青铜鼎中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了宋檀儿,说道:

“檀儿,你等一下,我去拿家里的草垫子过来,你坐上去,沉寂心神,兴许能到达一种妙境!”

宋檀儿拿着丹药,面露笑意,说道:

“好!”

之后,陈青牛去拿了一个草垫子,递给了宋檀儿。

宋檀儿先是将草垫子放在了地上,然后坐了下来,张口将丹药吞咽下去。

她服用过丹药之后,感觉自己的心很静,一直静静静,周围的任何声音都听不到了。

静到最后,她感到周围有白色大雾突突突的冒出来,整个人的心跳都停止了,陷入了一种把一切都放下的无上妙境之中。

刘婉莹见宋檀儿一动不动了,面露诧异之色,对陈青牛道:

“陈哥,檀儿姐这是怎么了!”

陈青牛说道:

“道家有百日筑基这么一说,百日筑基是指人通过打坐,到达六根清净,不逐六尘,做到念头不散乱不浑沉,正念坚定,打通人体全身气脉,做到生机不绝,……而百日筑基之后,便能百病全消,我这打老丸,除了有能使人容颜不老的效果以外,更有一定几率使悟性高的人,直接顿悟,百日筑基成功!”

刘婉莹听到陈青牛炼制的丹药这么神奇,当时就心动了,开口道:

“陈哥,能不能让我吃一颗你炼制的打老丸呀!”

陈青牛青铜鼎之中拿出了一颗打老丸,递给刘婉莹,说道:

“你尝尝!”

刘婉莹接过丹药之后,对陈青牛道:

“谢谢陈哥,不知道你有草垫子没有了,我也想顿悟!”

陈青牛开口道:

“有,在屋里,你自己去拿!”

“好!”

刘婉莹去屋里拿出一个草垫子,一脸虔诚的坐在了草垫子上,服用丹药之后,静下心来,尝试着顿悟。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感受到,眉头不由皱成了一团,心中暗叹,自己在修仙方面属于废柴呀!

过了一会。

宋檀儿醒了过来,她从草垫子上站了起来,对陈青牛道:

“青牛,我感觉自己心一直静静静,……静到最后,周围的声音我都听不到了,然后身边突突突冒出了白雾来,感觉自己的心跳就没了,整个人的心都放空了,陷入了一种特别宁静的状态中,内心充满欢欣!”

刘婉莹听到宋檀儿的话之后,感觉很是郁闷,心想都是一样的丹药,自己怎么什么都悟不出来呢!

陈青牛握住宋檀儿的手,认真道:

“檀儿,恭喜你,磕了一颗药,直接顿悟,就百日筑基了,以后百病全消,不会再生什么病了!”

宋檀儿一脸开心道:

“修行,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你能教我修行吗?”

陈青牛松开了抓住了宋檀儿的手,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说道:

“檀儿,天地万物,一阴一阳,我懂得房中术,可以和你双休,这样修的快!”

宋檀儿面色微红,没好气道:

“还有外人在呢,瞎说什么!”

刘婉莹还是一姑娘,不由想入非非,她用手捂住耳朵,一脸尴尬道:

“我什么都没听到!”

宋檀儿一脸正色,问道:

“青牛,经过之前的奇妙状态之后,我感觉修行比刷剧逗鸟有趣多了,……你快给我讲一下修行!”

陈青牛神色俨然,说道:

“修行是为了超脱生死,往深一点来说,是为了逍遥天地,达到内心的圆满和欢欣,……其境界分为,得窍,炼己,合和,得药,脱胎还虚,五个境界,檀儿,你百日筑基成功,迈入了得窍这个境界,接下来便是炼己这个境界!”

宋檀儿对陈青牛道:

“青牛,怎么进入炼己这个境界呀!”

陈青牛掏出手机,说道:

“炼己,就是锻炼自己的心意,使之能够集中,这样才能进一步调息,使心灵虚极其,至无神可凝的境界,要使自己心神安定,这是不易的,可以采取垂帘,观鼻,听呼的方法来修行,等今天晚上的时候,我教你,咱们现在开直播卖丹药!”

文学

宋檀儿点了点头,说道:

“好!”

陈青牛打开了抖音,将丹药定价为一万一颗,挂在了小黄车上,开启了直播。

一时之间,许多人进入了直播间中,纷纷打字。

“卧槽,主播家三层小楼,好漂亮呀!”

“直播家里还有价值百万的宝马x7,作为一个城里人,我自卑了!”

“青牛哥,你家里还青铜鼎,这玩意是祖传的吗,诶呀,这下面还有木炭,你是在这里用青铜鼎做好吃的吗!”

“楼上的,你近视多少度,你没看到青铜鼎中药丸一样的东西吗,主播这是在炼丹!”

“炼丹不是古代才有的东西吗,……近代竟然有人炼丹,要是练出来的丹药把自己给毒死了,我就笑了!”

“青牛哥,你把那个可爱的女子介绍给我呗,弟弟单身多年了,求帮助脱单!”

……

陈青牛对直播间的人介绍道:

“小黄车上挂的丹药,具有滋肾补脾,交通心肾,资生气血,使邪火不生,肾水充盈,驻颜难老的功效的丹药,名叫打老丸……另外,大家想必都听说过百日筑基吧,我这一种丹药还有可能使资质高的人顿悟,人一旦百日筑基成功,便能百病不生,我今天只上了一万颗,大家买到就是赚到呀!”

“卧槽,一万一颗的丹药,主播你怎么不去抢!”

“主播,你这丹药有你说的那么神吗,你一万一颗,卖一百万颗,这就是百万富翁了,挣钱简直比用耙子搂钱还快呀!”

“事先说一声,我可不是托呀,……我之前买了主播一根人参,效果杠杠的,让我找回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呀!”

“我也吃人参了,确实不错,大家可以去看看,买人参的人几乎是清一色的好评呀!”

“我之前看主播直播采药了,总感觉他是一个高人,下一单吃一下这丹药效果如何!”

“我也来上一单,在容颜方面,女人就要对自己好一点!”

……

陈青牛看向宋檀儿,说道:

“媳妇,你来跟直播间的人谈一下你服用丹药的感受,咱们网店卖的都是高端货,为的是留住顾客,长久经营,不玩那些虚的!”

宋檀儿虽然平时对陈青牛咋咋呼呼的,但面对直播间的人,还是挺腼腆的,当着这么多人说话,有些抹不开面。

不过她转念一想,一颗丹药一万块,一万颗就是一个亿,犹豫了一会,走到陈青牛身边,对直播间人道:

“我吃完丹药之后,感到内心格外的静,一直静静静,静到最后,我感到自己周围突突突的冒出了许多白雾,紧接着,感觉自己心跳停止了,把一些都放下了,一颗心格外的宁静,感到内心很是欢欣!”

“卧槽,檀儿姐姐修的高呀,……我没事的时候,打坐修行,还不能让自己的一颗心平静下来呢!”

“我看这小姐姐脸上荣光华发,整个人烨然若神人也,一看就是修行有成呀!”

“是呀,得道者,往哪里一眼一站,和普通人的气质,看起来都不一样!”

“小姐姐气色很好呀,才一万块,又不贵,我要买!”

“我感觉姑娘是个言行如一的人,不像是在骗人,我也要买上一颗!”

……

陈青牛见到自己媳妇卖货快,将手机递给了她,对刘婉莹道:

“你留在这里,和我媳妇直播,……可以唱个歌,跳个舞,表演个才艺啥的,我去给你们泡一壶茶!”

刘婉莹点了点头,说道:

“好吧!”

陈青牛说了一句,回屋中泡茶了。

宋檀儿则是在给直播间的人介绍着,继续卖货,她感觉每卖出去一单,自己就赚了一万块,心里感觉很开心。

刘婉莹感觉自己站在宋檀儿身旁,成了那一朵绿叶,而对方则是鲜花,自己成了她的陪衬。

过了一会。

陈青牛把桌子搬到了院中,院中宋檀儿那一把专属的梨木椅子放到桌子旁,然后将泡好的茶放上去,给她倒了一杯,说道:

“媳妇,你坐下来带货,别累着了!”

“好!”

宋檀儿坐到了她那一张梨木椅子上,端起茶杯,吹了吹,呷了一口,继续直播卖货。

就在这时。

宋檀儿接收到了一个直播连麦邀请,她对陈青牛道:

“青牛,有人连我,你说我到底是接还是不接!”

陈青牛说道:

“接,媳妇你长这么漂亮,不接干啥,接了可以吸一下对方的粉呀!”

宋檀儿接了连麦,顿时一个穿着白色衬衫,戴着一副墨镜,长相俊朗的男子,出现在了她的直播间。

“卧槽,一线主播杨乐,我感觉主播PK必败!”

“杨乐来了,这可是一个我关注了五年的实力另类喊麦主播呀!”

“杨乐,再喊上一首黑暗萝莉呗!”

“檀儿姐,你就放心吧,我下个月准备吃泡面了,要给你支棱两个华子!”

“檀儿姐放心,我不想让你输,会给你上的!”

……

杨乐看了宋檀儿一会,面露笑意,开口道:

“姑娘,打一场PK呗!”

宋檀儿淡然道:

“打呗!”

杨乐说道:

“定个惩罚吧,你输了,给我表演一个才艺,我要是输了,让直播间的大哥买你十单货!”

宋檀儿笑道:

“既然你提出惩罚了,我的一个才艺就值十单呀,……一百单就给你打一把,你要是觉得有困难的话,直接挂了吧!”

杨乐嘴角微微扬起,说道:

“一百单,就一百单,我给你发过去连麦邀请了,你接一下,我今天定要让你给我表演一个才艺!”

宋檀儿接收了连麦之后,给陈青牛使了一个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