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桶女人暴爽的视频下载~强行打开双腿灌满白浊

2022-06-21 09:19:45 10点热度

你们还能跑了。

一个穿着厨师服的小哥跑了过来。

他弯着腰喘了一会儿。

抬头看着班长,“班,班长,锅又回来了。”

“什么,锅自己长脚了?”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

二楼伸出几个脑袋。

沈心词捂着嘴偷笑。

秦臻臻捂着肚子,“哈哈,锅自己长脚了?”

笑不行了。

禹烟镇定自若从她们面前经过。

她身后跟着功夫女星。

“你们不洗漱了?”

禹烟看了看时间,“还有5分钟。”

“啊~”秦臻臻和沈心词尖叫着回了宿舍。

她们光顾着看热闹。

衣服还没有换。

今天的训练格外顺利。

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受惩罚。

秦臻臻腰上绑着安全带。

头上戴着头盔。

她的双腿抖个不停。

站在五层楼高的高楼上。

身后的沈心词催促,“跳啊~烟姐还在后面。”

秦臻臻大叫一声,硬着头皮往下跳。

只要关系到吃饭。

禹烟就变成了女煞星。

不敢跳的,她不介意带着一起跳。

或者一脚踹下去。

反正摔不死。

教官站在楼下,满意地点头。

“很不错,进步很快。”

“还有三分二十秒。”

禹烟听到了。

她抬起头,冰冷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人。

“快快快,跳。”站在前面的人着急了。

一咬牙往下跳。

跟着放声尖叫,“我恐高。”

禹烟最后一个跳下来。

她双脚一前一后落地。

敏捷得就像是个豹子。

训练场上的安全措施做得很好。

配备了安全带,还有海绵地垫。

教官留下一句继续练习。

接了一个电话离开了。

沈心词一屁股坐在地上。

看着其他人继续往上爬。

忽然听到了一声狗叫。

消失不见的小哥牵着猎犬出现了。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犯规,接受惩罚。”

沈心词一下从地上跳起来,“我只是想要歇一会儿。”

猎犬朝着她呲牙咧嘴。

“烟姐,救命啊~”沈心词一边跑,一边喊。

禹烟在半空中。

她回头看了眼。

对身边的储以南说道:“我下去看看。”

禹烟借助着绳子开始往下跳。

她大步朝沈心词的方向冲了过去。

其他人见状。

也纷纷下来了。

之前有人被猎犬追得慌不择路。

摔倒扭伤的事还没有过去多久。

储以南有些担心。

他跟上禹烟,“一起去。”

猎犬朝沈心词扑了过去。

她吓得尖叫,“救命啊~”

小哥拽着绳子,被猎犬带着跑。

眼看猎犬就要伤人。

他用手挽着绳子大喊:“柴柴停下。”

“汪汪汪~”凶残的猎犬狂吠。

露出锋利的牙齿。

忽然。

一个橘子皮飞到了猎犬脑袋上。

猎犬被砸懵了。

闭了下眼睛。

回头歪着脑袋,打量那个吃橘子的女人。

禹烟把剩下的橘子都塞到嘴里。

朝着猎犬招招手。

猎犬不搭理她。

回头对着沈心词呲牙咧嘴。

刚刚那个女人看起来就不好惹。

忽然。

一把花生壳落在了猎犬脑袋上。

猎犬回头看着禹烟。

朝她呲了呲牙。

禹烟一扬手。

猎犬下意识躲避。

这次什么都没有。

猎犬发现被骗了。

朝禹烟冲了过去。

禹烟拔腿就跑。

“小烟,上来。”

储以南站在单杠上朝她伸出手。

单杆有一人多高。

禹烟伸手踮着脚尖。

手被温热的大手抓住。

用力一拽。

禹烟已经到了单杠上。

猎犬已经冲了过来。

它抬头盯着禹烟。

企图跳起来扑向禹烟。

禹烟躲在储以南身后,“好怕。”

储以南拍拍她的手,“别怕,有我。”

“烟姐,别怕有我们。”

震耳欲聋的喊声响起。

禹烟一回头,看到其他都趴在高架上。

他们朝着禹烟挥手。

小哥懵逼了。

他想要把猎犬带走。

激动的猎犬根本不听他的指令。

他拿出手机给教官打电话。

教官正站在大门口。

一辆又一辆车停在门口。

他接通了电话,“我很忙,有事等一会再说。”

挂断电话,朝着车上下来的军官走了过去。

教官带着一队人往练习场走去。

远远看到站在单杠上的禹烟和储以南。

教官心里咯噔一下。

他们这关键时刻整出幺蛾子。

“烟姐别怕,有我们。”

响声整齐响亮。

教官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军官笑呵呵的,“不错嘛!精神很好。”

众人这才发现走来的一行人。

他们穿着军装,身姿笔挺。

军官站在单杆下。

看着上面的两人。

教官走过来小声问小哥:“怎么回事?”

小哥紧张地说:“柴柴不听话。”

教官看了眼急得打转的狗。

“带走啊!”

忽然,头顶上飞下来一个鸡腿。

又飞下来一根火腿肠。

禹烟从储以南身后探出头,“不要谢我。”

教官脸涨得通红。

“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

军官忍俊不禁,“很好嘛!脑子很灵活。”

教官红着脸把猎犬带走了。

他很快又回来。

对着高处的人喊道:“愣着做什么?继续训练。”

军官摆摆手,“演员选得不错,很适合嘛!”

教官勉强笑了笑。

十四个人已经回到了高墙那边。

第一组人抓住绳子向上攀爬。

接着第二组也往上爬。

先到的七人伸出手抓住队友。

帮忙把人拽上去。

紧接着一个个往下跳。

军官和身边的人不时点头。

笑着说几句。

显然对十四个演员非常满意。

教官松了口气。

离开的时候。

军官看着禹烟的方向。

对着一群人说道:“如果你们不想当演员了,可以报考军校,”

“随时为你们打开大门。”

所有人激动地敬礼。

来人很快离开了。

教官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刚刚那番话,是对他们最大的肯定。

“报告教官,接下来做什么?”

教官低着头所有所思。

他挥挥手,“自由训练。”

教官走了。

一下午都没有露面。

食堂里聊得热火朝天。

禹烟那一桌子被围了起来。

众人手里端着一只碗。

男打手咽下嘴里食物,“教官下午在干嘛?”

禹烟看向储以南。

储以南点了下头。

手指在手机上点了几下。

手机画面中出现一栋楼。

监控画面回放。

教官走进了监控室。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

吃惊地看着储以南。

李强竖起大拇指:“高手。”

众人点头附和。

禹烟觉得与有荣焉。

她指着画面中突然出现的人。

“他们是做什么的?”

穿着迷彩服。

手里拿着的像是探测设备。

“哇~这是不是扫雷的?”

“他们在找什么?”

这群人从一楼检查到二楼。

一个像渔网的东西到了镜头面前。

众人张大嘴巴。

“完了。”

画面中先是一张放大的脸。

最后变成了黑屏。

储以南笑着收起手机,“被发现了。”

众人叹了口气。

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

禹烟夹了一个鸡腿。

放到储以南碗里,“别伤心,你已经很厉害了。”

“争取下次不被发现。”

储以南笑了笑,“我尽量。”

“可是下次去哪搞材料?”阿斌抬头问了一句。

“现成的材料。”储以南自信一笑。

他吃了一口鸡腿。

宠溺地看着禹烟。

被措不及防喂了一口狗粮的单身狗。

都低下头,开始化悲愤为食量。

夜深人静。

一声响亮的号角声叫醒了众人。

躺在被窝里的禹烟一下子坐起来。

茫然地看着四周。

我是谁?我在哪?

沈心词苦着脸,“啊!为什么要集合。”

禹烟揉了下脸,“集合?”

她如同行尸走肉。

跟在大家后面跑了出去。

队伍集合完毕。

教官背着手看着他们,“很好!”

“你们很厉害啊!”

他手上把玩着一个仿真昆虫。

“这是谁做的?”

众人都低头不语。

教官又问了一句,“是谁?”

禹烟向前走了两步,“是我。”

众人:.....

储以南:???

禹烟看着教官:“能去睡觉了吗?”

“说说是怎么做的?”教官打量着禹烟。

“就是这样,那样。”

教官用奇怪的目光看着她。

禹烟摊开手,“做完就忘了。”

“噗嗤~”

“哈哈哈哈哈~”

教官指着禹烟:“你,很好。”

禹烟骄傲地仰着头。

教官叹了口气,无奈地扶额。

十分嫌弃地摆摆手。

众人对视一眼。

转眼间人跑得一个都不剩。

教官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

“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

他用力拍着大腿。

转身一瘸一拐走了。

禹烟趴在栏杆上。

朝身边的人看去。

“教官是不是?”抬起手指着自己的头。

储以南认真的点头,“他是。”

阿斌咬着指甲,眼珠子转来转去。

“好困。”李强打了个哈欠。

“我回去睡觉了。”

转眼间走廊上就剩下禹烟和储以南。

储以南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放在禹烟手上。

“记得想我。”

禹烟点点头,“想你的时候就吃一颗糖。”

“一天的量不够。”

储以南飞快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不够我再去买。”

禹烟闻言,嘴角向上扬。

对着他挥了挥手:“晚安!”

“晚安!”

禹烟一进屋。

秦臻臻朝她挤眉弄眼,“好甜。牙都要甜掉了。”

禹烟捏紧拳头,“想也别想。”

她飞快地关上灯。

“我不是要你的糖。”秦臻臻试图解释。

“睡觉!”

文学

翌日。

十四个人整整齐齐站在宿舍楼下。

教官来回踱步,“真正的训练开始了。”

禹烟不解地看着他。

“不是已经开始了。”

教官清了下嗓子。

他伸手往旁边指。

一队穿着迷彩服的小哥走过来。

他们站在众人对面。

开始报数,“一、二、三、四......十四。”

“从今天开始一对一训练。”

“直到你们打败对方为止。”

众人一脸懵。

要打败他们?

秦臻臻嚎了一声,“不是吧!”

她朝禹烟看过去。

女孩当中也就她和功夫女星。

能有打败对方的可能。

“教官,你说的是真的?”阿斌显得很兴奋。

再次确认,“只要打败对方?”

教官点点头,“是你们十四个打败对方。”

“完蛋。”有人瞬间被打击得怀疑人生。

禹烟朝储以南看过去。

对方回了个复杂的眼神。

禹烟微张着嘴,“一起上?”

“喝~”

十四个小哥哥立刻防备姿势。

队伍整齐划一。

演员组瞬间泄了气。

阿斌摆摆手,“她开玩笑的,呵呵。”

过了一会儿。

十四个小哥哥手里都举着木板。

演员组攻击。

禹烟抱着胳膊站在一旁。

觉得太傻了。

她为什么要攻击木板。

要打就打人。

教官在旁边吹着哨子,“禹烟,发什么呆?”

禹烟回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教官。

她举起手,“报告!我怕把小哥哥打坏。”

“呵呵呵呵呵。”

“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小哥哥组笑成一团。

教官强忍着笑意,“你试试看。”

话不要说得太满。

万一打脸呢?

教官学聪明了。

他提醒对手,“别看她瘦,很厉害。”

小哥哥红着脸,轻轻点点头。

禹烟清了清嗓子。

跳了几下,“我开始了。”

等了半天,她不紧不慢挽起袖子。

“我真的开始了。”

“你倒是开始啊!”

旁边的纷纷起哄。

禹脸脸上的笑意消失。

她向前走了两步。

抬起了腿。

一脚踢在木板上。

小哥哥纹丝不动。

他茫然地看着禹烟。

禹烟掖了下碎发,“刚刚是试试力度。”

“你可以加点力度。”小哥哥好心建议。

“那你要小心啊!”

小哥哥也没有在意。

他依然举着木板。

禹烟直接抬脚踢了过去。

教官在一旁摇摇头。

她普通一脚想要击败对方。

简直异想天开。

最起码要冲一下,使出力气。

“砰~”小哥手上的木板一分为二。

他不自觉往后仰。

在倒下的最后一刻。

身体下方多了一块泡沫。

小哥哥目光直直地看着天空。

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空气陷入一片安静。

谁都没有说话。

其他人保持着之前的动作。

同时回头看着禹烟。

小哥哥的眼珠子动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