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视频呢/全文

2022-06-21 09:04:22 10点热度

自然,该说的不该说的,所有难听的话都被说了个遍,温淳也变成了吃软饭的那个,对方还拿钱砸在他们脸上,扬言,什么时候想明白了,随时去找他。

温淳被气得不轻,差点还要动手,都是夏宁拼了命拦着,这才息事宁人。可这事也在魅涩传开了,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不明白,这样一个矮穷矬有什么好的,夏宁自身条件那么好,怎么就为了这么个窝囊废,甘愿得罪大老板。

在他人眼里,都说婊|子无情,夏宁就属于这类人,可那回在门口,夏宁的表现实在让人感到意外。

而谁又会想到,江云歌身在校园,却也能听到关于魅涩的八卦。这还是她偶然上厕所,在女洗手间听见的。正在补妆的两个女生,听起来像是在魅涩兼职的陪酒,此刻正在洗手间里津津乐道着。

一人极为讽刺笑道:“她夏宁又算个什么东西!真不知道,她那会装深情是几个意思,脑子有坑?为了这么个废物得罪大老板,真是可惜了。我看,这事估计没完。”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我们眼里的废物,是人家心里的白月光呢?”

“就咱们这种人,还心里的白月光?下了海,还想有纯纯的爱情?亲爱的,你在跟我说什么笑话!咱们这样的,眼里不都是钱吗?”

两个女孩一边补妆,一边笑了起来。

“我看那夏宁也没什么特别的,指不定是,那方面,特会玩,不然,怎么这么招人喜欢?等过些时日,指不定我就取而代之。我看自己这张脸,还是比她好看很多的。我这,可是纯天然的。”

两个女孩说笑着结束了谈话,挺直腰杆往外走,江云歌悄悄从里面走出来,依稀看到了两个女孩的背影。看上去是中规中矩的学生,没想到,私底下却去跑夜场。所以说,人不可貌相。不过,也正因为她们,自己才知道了些不一样的消息。

她将对方的样子拍下来,发给梁玉,让她尽快查到这两个女孩的消息。

直觉告诉她,温淳的事,肯定还是要从夏宁的身上找关键点。或许,她可以换一种方式去见见夏宁。而刚才这两位女同学,就是很好的突破点。

后来,江云歌得知,自己在洗手间里偶然遇到的女孩,一个叫徐依依,一个叫黎云。两个女孩都生于普通家庭,来到京都医科大之后,渐渐发现,学校里很多学生家里非富即贵,跟其他人相比,她们简直是从贫民窟里出来的。

虚荣心使然,看着室友们一个个用的都是奢侈品,而她们却只够用百来块一套的护肤品,巨大的落差让两个女孩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想法。直到无意中接触到了这种赚快钱的方式,尝到甜头之后,两个人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自然,生活也宽裕了,说话底气十足,她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心虚的。而在老家父母眼中,她们依旧是乖乖女的形象。

得知这些,江云歌沉默了一会。若是他们的家人知道,自己的孩子在京都以这种方式赚快钱,不知道作何感想。

梁玉看她若有所思,试探着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们学校,很多这样的?”

梁玉默默点点头:“应该说,不只是我们学校。普通家庭的孩子和有钱人家的孩子,差距太大。看个人的想法吧!现在,这样的事对他们而言已经算不得稀奇了,她们反而觉得稀松平常。所以,你也要平常心接受。你是打算从她们身上入手吗?”

“我去问,她们未必肯说。再看吧!”了解过后,江云歌的确没有想到更好的法子去接触她们,之前,自己在学校的名气太大,大家也都知道,她是宋启华的徒弟,她去问,这两个人未必会说实话。

江云歌是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机会认识徐依依和黎云两个人。

那是个阴雨天,天凉了,大家穿的也多了起来。洗手间门口,江云歌正要进去,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拽住了江云歌:“同学,能不能……帮个忙?”

她身上是宝格丽白水晶的香味,大概用多了,味道浓郁,让江云歌下意识皱了皱眉。她低头一看,不想,竟会遇上黎云。她心里一惊,想来,这可能是个机会。

“同学,你这是……怎么了?”

“每个月那几天,可是,这次不知道怎么了,出血量有点大,而且,特别疼。你能不能帮帮我!”

江云歌看她脸色苍白,整个短裙已经全部染红了,要是例假,也不至于这么多吧!血迹还有顺着大腿留下来的迹象。她穿着黑色打底裤,这才看不明显。可这浓郁的血腥味,江云歌一看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问题。

“你确定这是来例假了?我怎么看着,不太像。”

“我……我真的是……来例假了……”她的话刚说完,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得亏江云歌力气大,把人给扶住了,立即叫人帮忙赶紧送去医院,对黎云的情况,也了然于胸。

考虑到黎云的名声,江云歌没有声张,只是联系到了宋羽,马不停蹄把人送去了医院。

宋羽一眼就看出来黎云这是什么情况,心里一惊,没想到,竟让他碰上了这种事。

医院里,医生误会宋羽是黎云的男朋友,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那大概是宋羽受过的最大的委屈,可那个时候,他也解释不清,只好暂时当这个冤大头。

签字,做清宫手术。医生说,她是吃了流产的药,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两个人看向黎云的眼神都变得复杂起来。

这意思,黎云到底是知道,故意不要,还是不知道,误食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也得等人醒了,交代清楚才能走。看她这幅虚弱的样子,江云歌想,她也没办法就这么撒手不管了。

文学

宋羽不知黎云兼职的事,还以为是学校男生干的好事,在走廊咒骂着:“要让我找到是谁干的这事,我肯定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可。”

“全世界最好的二哥,今天让你受委屈了,改天我请你吃大餐!”

黎云醒过来的时候,江云歌正和宋羽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麻醉药过去,黎云感觉到了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是最怕痛的,这会看着周围,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一眼看见江云歌,她礼貌的打了招呼,问道:“江同学,谢谢你送我来医院。可是,我这个只是痛经,应该不需要来医院吧!”

“痛经?你确定,你只是痛经吗?”

黎云一头雾水,她以前来例假也会痛的,只不过,没有这次这么痛,也没有这么大的血量。所以,她才觉得奇怪。难道是自己的身体出现问题了?想到这里,黎云还是有些害怕的。

“难道,不是吗?”

江云歌和宋羽互相看了一眼,明白过来,这姑娘还不知道自己之前已经怀孕了。

“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我得告诉你,你不是痛经,而是怀孕了。可是,你服用了流产的药物,肚子痛是先兆流产,现在,医生已经帮你做了清宫术,孩子已经没有了。”

黎云如遭晴天霹雳,整个人都石化了。

她呆若木鸡看着江云歌,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握着被子的手颤抖着,问道:“我怀孕了,又流产了?”

“可不是!我还被医生误解成了那个渣男。医生说,你是吃了流产的药物,你好好想想,今天你都吃了些什么?”

黎云摇了摇头:“我什么都没吃啊!我只是……他让人送了一份红糖水来。”

“你男朋友吗?”宋羽下意识问了一声,黎云顿住了,犹豫好一会后,这才点头,似乎有些闪躲,不太愿意承认。江云歌知道其中原因,眼看着黎云流下眼泪,竟不知道说什么。

宋羽有些气恼:“看样子,他是知道你的情况,故意这么做的。怎么他都知道你怀孕了,你自己却不知道?”

“我之前不舒服,他带我去抽血做了检查,结果是他帮我拿的,只说没有问题,我也没有多想。”

这么说的话,那就明白了。估摸着那个男人知道黎云怀孕后就有了打算,特地准备了药流用的药,偷偷加在红糖水里,让黎云在不知不觉中喝下。

病房里传来黎云歇斯底里的哭声:“他怎么可以这么做?那可是他的孩子啊!而且,他很清楚,我对他都是认真的。”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可想而知。黎云再冲动下给对方打了电话过去,想要质问对方。刚开始,电话没有通。她不放弃,继续打,试了好几次,电话终于通了,电话里传来的,却不是黎云朝思暮想的声音,而是一尖锐的女人声音。

“狐狸精,你找我老公干什么?”

黎云当时就愣住了:“你是谁?让他接电话!”

“赵明不会接电话的,我能在跟你说话,就是想让你明白,我们家赵明不可能为了你这么个贱人,放弃家庭,放弃我和孩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不要脸,他还要脸。我告诉你,以后都不要再找我老公,我只是弄掉了那孽种,已经手下留情。否则,你以为你还能好手好脚给我打电话吗?不要再打来了!”

电话被挂断,黎云整个人都石化了,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又拼命打了过去,也不知道被挂了多少次,那个男人总算接电话了,不等黎云说话,她竟听到男人绝情的声音。

“你有完没完?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之前也就是随便玩玩,好聚好散,不好吗?再说,你自己干什么的,你心里没数?别说这孩子肯定是我的,保不齐是哪个野男人的,你自己心里头清楚,非要我明说吗?以后,不要再找我了,我不想再看到你。”

电话挂断了,黎云看着手机,嚎啕大哭起来。她是喜欢这个男人的,功成名就,成熟稳重,对她也无微不至,大方得很。黎云天真的以为,自己在夜场遇到了自己的真爱,那些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吗?

可谁知道,这竟然是一场毁灭性的悲剧!

她什么都没说,一味坐在那哭,不管宋羽和江云歌说什么都没用,哭声引来了路人的围观,宋羽再次被当成了渣男,那一刻,他恨不得以光速离开这。只是,江云歌在这,他再怎么也不能走。

黎云是哭累了,这才睡着。看着面色苍白如纸的她,江云歌心里生出一丝怜悯,她本来可以有大好的青春,不想就这么断送在渣男的手上。她不明白了,好好一个人,为什么要去做这种事?

她本以为,黎云的那个小姐妹会来看她的,可当江云歌问起的时候,黎云却说,自己没有朋友。

得!看来,这后续工作还真摊在他们身上了。宋羽有了发挥厨艺的地步,在江云歌的督促下,黎云也算得到了比较好的照顾,只是有些闷闷不乐。

术后的第三天,江云歌课后来看黎云,见天气不错,推着她去外面走了走。见四下无人的时候,江云歌开口了。

“我知道你和徐依依的事!”

黎云猛地回头,震惊的看着江云歌。虽然知道她很厉害,可是,江云歌突然这么说,实在让她始料未及。

“别这么看着我,是你们俩无意中透露给我的。那天,你们一起在洗手间补妆,聊起了魅涩门口发生的八卦,恰好,你们提到的人当中,正好有我认识的。”

“你认识?”黎云用古怪的眼神打量起江云歌:“难道,你也去那里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