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系列辣文h*跟女性做全身推油经历

2022-06-21 08:54:06 7点热度

也想她想的彻夜未眠,你还好吗?

雨神,我太喜欢你了,我喜欢你的每一首歌,今生能有你的歌曲陪伴真的好幸福,愿来生我也能听你的歌。

雨神,后天在申海的专辑唱片发布现场我会去的,我要各买两张珍藏,好希望你能出现,能拿到你签名的唱片,我好想亲吻你,爱心摸摸哒……

同上,不过我要各买三张!

我五张!

十张!

……

很热情啊,林飞心想若不是被前身的声名所累,自己还真想去趟唱片发布会现场,或许也有一点前身的执念吧。

林飞看了看首页,很醒目的宣传着雨神专辑的消息:

重磅!雨神接连推出两张经典专辑!

后天上午十点,申海浦西天龙国际酒店二楼光明厅,专辑唱片现场发布售卖会隆重举行!

雨神御用两名女神歌手白梦、展颦儿将会现场倾情演唱!

敬请期待,不见不散!

后天让她们好好玩吧,专辑唱片一出,自己肯定钱包又得鼓了。

林飞忍不住查了下账户,竟然多了一百万元,查了查转账记录,四十万来自天启娱乐,十万来自王林龙井,另外五十万竟然来自林氏医药?什么情况?!

林飞解开了江城的手机号,发了个新手机号给孙元后立刻再把江城的手机号屏蔽。

很惊奇的是,孙元竟然接着打来了。这么晚了还没睡?

“我说林董!你这是去哪里了,快一个月也没个电话,都快急死我了。”

“孙哥,喊我啥呢?什么林董?”

“林氏医药公司你当然是老大,我们的董事长。”

“我不是说了吗?我什么都不管,你才是董事长!”

“那可不行!没有你就没有我孙元,没有你就没有林氏医药,要不是你的药方,我孙元和林氏医药算个狗屎啊!你必须是董事长!这不是我寻摸着既然做大了,就不要小打小闹了,应该成立一个真正的医药公司,想要在林氏医药旗下开家药厂和专门的药店什么的,所以我已经向相关部门申请了各种开医药公司所需的证件,已经基本全部审核通过,就差几个公司法人的签字了。”

“你签上就行了!”

“不行!我绝对不能当法人,我可以假装成公司董事长在前面冲锋陷阵,但真正的董事长必须是你!”

孙元很明白,没有林飞他啥都不是,靠着这两个药方最多挣上几年钱就不错,要想发展门都没有,最近已经有其他医药公司制出了于此相仿的药出来,虽然效果差点,但便宜,给林氏医药造成不小的压力。

孙元不是一个甘于平淡的人,或许从林飞把他的隐疾治好的那一刹那,他就觉得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人生充满奇迹,最好不要放弃,既然已经奔跑,那就奔跑到底!

既然跑的更远,那就要看一看远处的风景。

他要发展,但必须要有林飞!虽然林飞信任他,也不管钱的问题,也不管分红的多少,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孙元才不踏实。

林飞可以帮你,同样也可以不帮你,因为这个林氏医药即便有个林子也和林飞一点关系都没有,林飞不是董事长,连职工都不是,哪一天烦了不落落你了,你就别想发展了。

所以必须让林飞当董事长,就是一辈子不露面也得让他签字,只要签了字,林飞走到天涯海角也得管管自己的公司,让公司停滞不前。。

“我叫你林大哥行不,你可一定要签啊,就算你一辈子只当幕后也得签啊!”

林飞明白孙元的意思,是怕自己不管林氏医药吧。

想想也是,林飞真没把林氏医药放在心上,他本意是想着帮助孙远挣点钱花,自己也拿点分红,没想到却越做越大。

“可是我现在在外地,没办法签字啊,而且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我把合同等相关资料寄给你,需要你签字的就都签上,然后寄回来不就可以了。”

“这倒可以。”林飞点头,“我这就把地址用手机发给你。”

孙元大喜,“这就对了嘛!林董!”

林飞挂了手机,把地址发给孙元后,关上笔记本,躺在床上睡了一觉。

只睡了两个小时就到了五点,起来打坐了一会儿,然后出了院子在大街上来回跑了几个来回,跑的大汗淋漓浑身冒热气后才回到院子。

院子里有个杨叔自己用粗铁棍打制的单杠,也没人玩,已经锈迹斑斑,林飞清洗了了一番后,双手一起,“腾!腾!腾!”玩了起来。

只见王可心一脸疲惫的从外面走进了院子,满身的烟酒味混杂着香水的味道拂面而来。

“吆!原来是林胖子啊!你现在好强壮啊!”王可心看着在单杠上来回漂亮的翻飞的林飞娇笑道:“昨晚听说你的英雄事迹了,花柳巷的姑娘们都想见你呢。”

王可心在花柳巷的杏春楼上班,所谓上班,当然就是当小姐,不过花柳巷和风月街不同,花柳巷的小姐签的是合同,一年两年三年或者五年十年的合同,在此期间,你在场所挣的钱四六分,所在的服务场所拿四,小姐拿六,还算合理,小姐不太吃亏。。

而且这不是终身合同,更不是卖身合同,

锁她们很自由,没有活的时候可以回家睡个大觉。

有的甚至可以接私活。

不过相对于风月街的那些女人,她们差的可就远了,风月街的女人虽然不自由,但她们有钱,即便是被老板和老鸨拿去了大部分,那一小部分也够花柳巷的某个青楼头牌两三个月的收益。

风月街的女人不能出谷阳城外花费,但她们可以在谷阳城东南部消费,反正外面有的,谷阳城都有,外面没有的,谷阳城也有。

她们也想的很开,不自由又何妨?既然来了谷阳城,就没有想着出去,在谷阳城活一辈子也无不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过,想进风月街的女人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长得各方面必须都得出众才行,得对得起那些前来抛金撒银的大佬。

不过王可心是个例外,她就更喜欢自由,她可不想一辈子困在这里,所以她没有去风月街,而是选择了花柳巷。

但在花柳巷挣钱可就不容易,所以她每天很努力的工作。

林飞一个让王可心眼睛发亮的空中翻腾三周半稳健落地后,看着她笑道:“下班了,赶紧去睡吧。”

“要不要一起?”王可心抛了个媚眼,“一千块钱,可以两次!”

“滚!”

“你这人什么态度!哼,你以为你变成人样老娘就稀罕你呢?切!”她嗔怒的撅起了粉艳的嘴唇,“实话告诉你吧,刚才是逗你玩的,老娘可是卖艺不卖身!”

林飞老血差点喷出,“真的假的?”

“老娘可是清倌,卖艺不卖身的那种,不要把花柳巷的女人都想成卖肉的!”

这个林飞还真不知道,嘻嘻一笑:“十万,两次!”

王可心一愣。

“二十万,四次!”

王可心傻眼。

“三十万,六次!”

王可心呆住。

“六十万……”

“成交!”王可心抢着说道。

林飞嘴角一扬,“好个卖艺不卖身!哼哼,女人!”

“六十万可以让一个三流女明星陪两天两夜了,我干嘛要推辞!”

“好!”林飞从口袋里掏出六十块钱,“给你,走!进屋!”

“林飞!”她气的杏目圆睁,掐着腰吼道:“你消遣老娘呢!”

“去银行换成缅币,可以换成六十多万,没毛病!”

“滚!”她跺了跺脚,怒气冲冲的转头就走了,只有一种发酵的酒味和香水味伴随着女性内分泌失调的味道在空气中舅舅不散。

林飞呵呵一笑,装啥装?!

结束了晨练,回到房间洗刷后来到了达亨街。

达亨街上小到几岁的孩童,大到年老八十的老叟老妪,还有正当年的恶汉泼妇,见到他都变得异常敬畏,胆大的打个招呼喊声飞哥,胆小的低着头往一边躲,大概和林飞有过不太好的过往,怕林飞想起来把他也挂到杆子上去。

林飞昨天两战成名,达亨街早就老少皆知。

“兄弟!”老k迎面走了过来,“正要去找你呢?”

“从酒吧过来的?”

昨晚林飞和老k告别后,老k就去了酒吧,不管如何,林飞已经指认他是酒吧的老板,他就得负责下去。

“是的,别说,酒吧还真是挣钱呢,昨晚就是打五折,也挣了这个数。”老k伸出五根手指。

“五万?”

“哪有这么多,五千,纯利润!”

也算不错,这个达亨街没钱的人多,消费水平摆在那里,再加上昨晚是打五折,还不算马猛之前挣得那些钱。

这样算算一天一万块钱,一个月也得三十万了,对于老k这些穷苦人民来说,已经是向着致富的道路前进了。

文学

.“不错,继续努力!”林飞一笑,“吃了吗?k哥?”

“没有。”

“走,我们边吃边聊。”

两人在街道上找了个面馆要了两碗炸酱面吃了起来,“k哥,今天能不能帮我找个人?”

“谁?”

“秃头,长得很高大威猛的秃头。”

老k摸摸脑袋,“这可男找了,达亨街的这种秃子多了去了。”

“那就有一个算一个,都给我找来。”

“你找这么多秃子干什么,难道要建和尚庙吗?”

“我还建灯泡厂呢!”林飞一笑,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和勇哥有关。”

老k正色的点点头,“明白,只要兄弟做事就有你的道理,吃完饭,我就带着大头他们在达亨街一家一户的走一圈,绝不错过一个秃子,都把他们带到兄弟面前。”

“好,就带到我住的院子里吧。”林飞说道:“还有,你们既然挨家挨户的去,就顺便说一句,谁借过我钱的就去小院找我拿钱,连本带息全部还清,一定是今天之内,否则过期不候!”

“为什么这么急?”老k纳闷问道。

“过几天我可能就离开谷阳城了,不过这几天之内,我要把该解决的都解决掉!”

“别忘了叫着兄弟。”老k挺着胸大肌说道:“还是那句话,哥永远挺你!”

一个上午,老k他们就把整条达亨街的所有秃头都带来了,共二十五个人。

林飞把他们关进四合院杨叔杨婶一个闲置的屋子中,也不知怎么审问的,总之出来,他们都已经精神恍惚,面色呆滞。

“兄弟,你怎么审的,怎么和行尸走肉似的。”

林飞自然是用苍鹰大队最为摧残的人心的扎心审讯法,不过很失望,都应该和贺勇的事情没有关系。

“这你就别管了,总之,不是他们中的一个。”

老k皱眉道:“那怎么办?这条街上就这么多秃子了!”

林飞沉思片刻,“k哥,勇哥在别的地方有仇家吗?我的意思是不是达亨街,别的街甚至谷阳城东南区。”

“我还真不知道。我和勇哥没有和别的街道上的人发生过冲突,最起码我和他一起的时候没有,他自己就不知道了。”

林飞点头道:“就去别的街找,还是秃子。”

“别的街我们这样去找恐怕不妥吧,他们肯定不愿意跟我们来,说不定还会引起火拼。”

“那就跟他们干!”

要弄就弄大的,在找凶手的同时,顺便把几条街都收了!自己走了,老k他们还在,要给他们的未来扫平障碍!

“听你的兄弟。”

“听你的飞哥!”大头,三皮几人也热血沸腾异口同声的说道。

他们以前跟着贺勇打打杀杀,虽然留下了威名和仗义,但却没有得到一分钱,因此贺勇死了,他们更为困惑,他们知道贺勇的仇家或许会把账算到他们身上。有的甚至想离开谷阳城,因为他们觉得谷阳城将会更危险。

恰在此时,林飞来了,给了他们新的希望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好,等我还完账,我们就去!”

六个人就在院中央摆了个桌子,林飞去了谷阳城东南部,直接在银行取了三十万的现金,然后放进了一个大皮包中。

六个人坐在院子中央,大眼瞪小眼的坐了快一上午,竟然没有一个来还钱的。

林飞懵逼,难道林飞在这个谷阳城没欠过钱,应该不对吧,林飞的记忆中可是欠了不少钱的,只是忘了是谁的?反正前身对于欠钱经常选择性失忆。

“老k兄,我以前在谷阳城没欠人钱吗?”林飞拍了拍旁边正抠鼻屎的老k说道。

“那是当然……不可能的。”老k 笑道:“光我们几个你就欠了个便,不过不和你要了。我估计是昨天你表现的太强悍了,他们都怕你,不敢和你要。”

一旁的二炮道:“不来正好,反正给他们说了,不要拉倒!过期不候!”

说笑着,一个浓妆艳抹的丰腴女人走了进来,怯怯缩缩的看着几个人,“谁是林飞?”

“我。”

“真的变样了。”她眼睛一亮。

大头呵呵笑道:“我说老妹,我们飞哥是等还钱的人的,不是招山寨夫人的。”

几人哈哈一阵浪笑。

丰腴女诺诺道:“欠的嫖资算不算?”

几个人张着嘴差点没合上。

林飞干的这事还真不少,总之那是相当不堪回首,林飞有时真想把前身的记忆抹去!

林飞干笑道:“算!多少?”

“三百。”

那女人走后,老k没忍住笑了起来,“兄弟,我可真是服了你,连这种钱你都能欠。”

三皮笑道:“你们还记得那次一个骚娘们拿着菜刀追着飞哥在达亨街跑了好几圈的事吗?”

二龙点头道:“我记得,是飞哥白嫖人家以后还把她钱都顺走了,还花光了,可把她气疯了!”

林飞一脸黑线,“还有这事?”

“不过勇哥帮你把钱还给他了。”老k瞪了三皮和二龙一眼,“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

两人伸伸舌头,偷看了林飞一眼,顿时闭口不言。

在那个丰腴女人的宣传下,很多人知道林飞是真的想还钱的,结果很多人蜂拥而至,男的女的,老的幼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都来了,热热闹闹的,围的小院时水泄不通。

几个人都傻眼了,老k嘴一抽,“这么多人?真的假的?”

大头提起一个五六岁小孩,“飞哥还欠你的钱?”

“他把我刚买的一个棒棒糖给抢走了。”小孩正色道。

“滚回家吃奶去!”大头扔给他一枚一块钱的硬币。

小孩美美的拿着硬币跑了。

众人这一阵哄笑。

“都笑个狗屁!”老k虎目一瞪,扯着嗓子吼道:“当这里是菜市场了,都给我排队站好!先听林飞说几句话!”

林飞冷眼看着来要账的人群,果然都不是善男信女啊,凶一点他们就躲的远远的,给他们点笑容就把自己当肥猪冤大头啊。

他站起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来,“以前在谷阳城,街坊邻居的挺照顾我林飞,关键时候解我水火之急,林飞我甚是感谢,今天呢,叫大家来,就是要还钱,有借条先还,没借条的呢等等,而且我为了表示感谢,每个人多本钱百分之二十的利息。”

所有人都露出无比欣喜之色,这个林飞现在也太靠谱了吧。

“不过丑话我得说在前头,没借条的呢,我林飞不会不认账,不过你得说出我那次借钱的大体时间和缘由等等,得说出个一二三来,否则若是胡诌八扯,把我这里当福利院提款机,那对不起,我会让他去催命桥下面看王八!”

林飞眼中寒光爆射,让众人心里一阵发虚。

“好了,开始吧。”说完话,林飞坐了下来。

只见早有一些人面色发白的人偷偷溜走了,果然有不少浑水摸鱼的。

林飞摇摇头,这谷阳城西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还真不能玩怀柔政策啊,必须得大棍加藤条!

待众人欢天喜地的领了钱走了后,已经到了下午四五点钟。

林飞还的钱并不多,别看这么多人,加起来总共不到五万块钱,剩下的二十五万直接给了老k,就算酒吧日常所需要的流动资金。

晚上,杨光和李淑芝炒了几个菜,几人在院子里喝起了酒,也不怕冷。

都喝的有点高,三皮邪笑道:“不如哥几个去花柳街耍耍?”

“我赞同!”二龙笑道:“老子好久没开荤了。”

老k眼里放光道:“咱们去六娘的立秋院好不好?”

几人都期待的看着林飞,现在心中都把林飞当成了主心骨。

“走!开路!”林飞大手一挥!

众人怪笑着出了院门,上了林飞的牧野王,朝着催命桥进发。

催命桥是去花柳巷必须经过的地方,过了桥才是天堂的第一站,花柳巷。

林飞并没有喝多,他肯定得来,因为他要找六娘。

车开到催命桥中央时,林飞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