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被cao到合不拢腿*老乞丐婬乱H文

2022-06-21 08:55:03 7点热度

一会后,因为阻挡了太平山顶及中环、半山区一带望向维多利亚港景色,而被港人戏称为“两支香”的国际金融中心一、二期两座摩天大楼出现在了眼前。

长长的车队停靠在了二期大厦门口,夏景行从一辆通体黝黑的迈巴赫走出,付绩勋、刘小朵及保镖等十几名随行人员簇拥着老板走进了大厦。

这么大的排场,令周围路过的职员都忍不住驻足打量了几眼。

金管局总裁任意刚此时也在大厅,他朝夏景行等人暼了几眼,然后又向周围随员询问了几句,眼睛顿时一亮,随即大步流星的朝夏景行走去。

“夏总,请留步!”

夏景行回过头一看,一个满头银发的六十来岁老头正朝自己快步走来。

“任总~”

夏景行递出手,笑吟吟的迎了上去。

他跟任意刚其实不熟,不过对方是金管局总裁,高级公务员,地位等同内地央妈行长。

既然别人都叫住自己了,自然得打个招呼再走。

任意刚态度热情的与夏景行握手,“夏总,好久不见,有段时间没见着你了。”

“最近主要在美国、内地两地跑,很少来香港。”

“哈哈,我懂,你主要产业都在这两地嘛!”

……

寒暄了几句,任意刚突然道:“夏总,后天我有个私人派对,邀请了一些投资家和城中富豪一起讨论最近越来越严峻的金融形势,方便邀请你参加吗?”

夏景行很爽快的回应道:“好啊,没问题啊,谢谢任总的邀请,我会准时赴约的。”

任意刚立马咧嘴大笑,笑容无比灿烂,因为夏景行很给面子。

在走过来之前,他也犹豫过,毕竟他跟夏景行不是很熟,要是被拒绝就尴尬了。

虽然他是港岛一个地区央行的一把手,可他听说夏景行连黎黄台的面子都不卖,他不认为自己的面子比黎黄台更大。

不过,考虑到今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金融市场变化,他觉得既然都碰上了,还是很有必要试着邀请一下夏景行。

因为对方有一重身份是全球十大对冲基金的掌门人,是在次贷衍生品市场大赚特赚的狠人。

有了这位金融大亨参加派对,派对格调一下子就拉起来了。

同时,他还能跟夏景行混熟一点,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像他的一位老朋友,现在不就当上了黑石大中华区主席,上来就给黑石立下大功,拉来了30亿美元重磅投资。

尽管随着黑石股价暴跌,这笔被苏世民称为全球资本流动典范的交易,被《时代》杂志评为2007年10大最差商业交易之首,但这丝毫不影响他老朋友屁股下的座位稳如磐石。

据说今年黑石又要大手笔派发奖金,他的那位老朋友估计要领个大奖。

说起来,他那位老朋友也怪不容易的,五十多岁了跟跳水贵妃连生了三个孩子,最小的孩子今年才刚刚出生,如果旋转门都玩不溜的话,还养啥孩子,奶粉都买不起了。

他将来退休了,要是有机会去远景资本当当顾问啥的,不挺好的吗?

比如他的另外一位老朋友格林斯潘,现在就在给保尔森基金当顾问,发挥着自己的最后余热。

所以,对于金融大亨,任意刚是比见了黎黄台还要热情,无他,专业对口尔,以后还有机会挣点养老钱,关系自然要搞好。

又闲聊了几句,任意刚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径直走向了直通88楼最顶层办公室的专属电梯。

夏景行一行人则走进了通往49楼的普通电梯轿厢。

“夏总,你要去参加“任一招”的私人派对啊?”

付绩勋刚刚在一旁听见了夏景行与任意刚的谈话内容,见此刻电梯内都是自己人,忍不住开口问道。

“任一招?”夏景行疑惑道。

付绩勋笑了笑,“这是港岛人民给他取的绰号,十年前索罗斯率众来袭,任意刚反复出一招:提高利率,增加金融炒作的成本,以抗拒炒家的狙击,维持联系汇率。

这个方法的副作用很大,对本地楼市股市都有影响,港岛老百姓当年可是怨声载道。

如今老百姓倒是把任一招捧得高高的,一口一个“任总”的给叫上了,要知道,他们管内地的首长才叫xx总。

不知道夏总你刚刚注意到没有,任一招的办公室在大厦最顶层,而且还有专用电梯。

当年金管局斥资37亿港币买了国金二期共计14层大厦,媒体就批评说:这是动用纳税人的血汗钱为自己建造尊贵享受的明证。

任意刚则淡定的解释说:购买物业比长期租用更合理,是一笔好的投资。

文学

但说句实在话,国金二期顶层作为全港最贵的办公室,夏总你没享受,开发商横基、新红基也没享受,他一个领公家薪水的人倒是跑的挺快。

对了,说到了薪水,任意刚还是全球最高薪的央行行长,年薪大概一千多万港元,是美联储伯南克的七倍,欧洲央行、曰本央行行长薪金的三倍。

小小的一个港岛,竟然赶英超美了。”

夏景行安静的听着,没有点评什么,不过他倒是知道主要原因在哪?在于金管局不归谁管,自己挣钱自己花,宛如一个那啥王国。

刘小朵在一旁皱眉道:“当年要不是我们出手,人家能把他们连皮带骨给吞了,现在倒是拽起来了,挥霍无度。”

夏景行凌厉的目光刺了刘小朵一眼,后者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什么了。

电梯上到49层,夏景行等一行众人刚刚走出电梯,就见到了带着几个人在公司门口迎接的叶淑慧。

“夏生~”

叶淑慧依旧留着一头油光水亮的短发,动作麻利的上前几步与夏景行握手。

寒暄了几句,她领着夏景行往办公室里走,同时开始介绍港岛办公室的近况。

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直到走进夏景行的办公室,房间里只剩她和夏景行了,她才开始提及今年以来的做空战绩。

“围绕黄河实业、黎记黄埔、黎记电讯国际、soho、横基地产、新红基地产、新宇宙地产等主要的地产股,我们建立了411亿港元的空头头寸……”

夏景行微笑,“不错,四大家族都整整齐齐的摆上桌了,称得上是大团圆。”

“可惜!股价虽然不停的在跌,但跌得十分缓慢,没有跌出我们预期的那种效果。”

叶淑慧脸上颇为遗憾的说道,“年初的恒生指数是24000多点,今天已经逼近2万点大关了,大盘累计跌幅不到20%,只有16%左右。

几家大型地产股自年初以来的跌幅与大盘差不多,所以至今我们的做空盈利都没站上百亿港元大关,只有60亿港元左右。”

夏景行轻轻点头,“市场现在很缺乏一个催化剂,丢下去立马可以产生化学反应的那种。”

叶淑慧笑道:“那它什么时候到来呢?”

夏景行看了一眼窗外,晴空万里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乌云密布,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要下大暴雨了。”

叶淑慧也跟着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笑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就看这场雨什么时候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