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男同Gay3p军人/你的尺寸太大了h

2022-06-21 08:44:50 12点热度

见没什么事情了,就对吕几说让他回去就是了。

“唐总,楚公子,庞俊的事情就这样搞定了是吗,那我就回去唐氏集团了,好吧。”

吕几对两人说了,之后就开车走了。

等吕几走了后,唐玲玲终于可以放心了。

“你现在想去哪里,玲玲。”

楚天奇问她了,唐玲玲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就对楚天奇说:“天奇,累死我了,这几天这些事情让我操碎了心,我的意思是,我想回家休息一下,你开车带我回去吧。”

两人没有继续说什么,立即就一起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唐玲玲和楚天奇谈起了这几天庞俊的事情,楚天奇心中是非常担心的,就对唐玲玲说了:“玲玲,说实话我有一个建议,那就是庞俊的事情虽然结束了,但是还是存在问题的,比如我认为之前那些造谣者对庞俊影响是很大的,你必须小心一点了。”

“你是什么意思。”

唐玲玲问楚天奇了。

楚天奇就说明了:“我的意思很简单的,那就是你今后必须继续安抚庞俊,毕竟庞俊对唐氏集团恢复信心是没这样容易的,你说是吗。”

这一点唐玲玲也是赞同,因此自然表示了没问题了。

“行,天奇,我听你的就是了,毕竟现在问题明摆着,庞俊的事情对唐氏集团的影响是很大的。”

两人最终将事情商定了。

事情最终还是没有很顺利的,之所以这样说,自然是因为庞俊回归唐氏集团的事情,让一些人不满了,比如吴通等人就是这样的。

唐玲玲等人说服了庞俊回归了唐氏集团的事情,最终被吴通等人知道了。

这天吴通忙着,自己的手下就来了,将唐玲玲等人处理了庞俊的事情说了,吴通听了自然是恼怒不已的。

“什么,你是说楚天奇等人最终将庞俊说服了,让庞俊回归了唐氏集团是吗,可恶啊可恶。”

吴通为什么这样生气呢,这是因为这次挑拨庞俊的事情,其实相当一部分是吴通在背后搞鬼的,因此自然吴通就不满了。

“吴哥,你准备怎么办。”

手下问吴通了,吴通自然轻轻摇头,可是手下就说自己有办法,接着在吴通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吴通立即就眼睛一亮。

“好,就按照你说的这主意办。”

终于吴通和自己的手下说了,他们很快进行了自己的计划,这次是针对吕几的。

话说就在吴通等人针对吕几的这几天时间里,其实楚天奇等人一直没有发现吕几来奇玲医院了,心中自然是非常奇怪的。

这天楚天奇等人坐在一起研究部吕几的病情,忽然黄旗就对楚天奇说了:“院长,这几天吕几一直没有来呢,到底是什么情况呢,我的意思是,不如咱们上门去看看,毕竟没有吕几的第一手资料,相信研究这些病情如何治疗是很困难的。”

这一点楚天奇是赞同的,就对黄旗等人说,让他们准备一下,今天就一起去吕几家看看。

所以黄旗和陈佳等人立即就去准备了,至于准备什么呢,自然是给吕几检查治疗用的器材药物之类的了。

几个人足足准备了两个小时,才一起出发去了吕几家了。

车子在一个小时后停在了吕几家楼下了,楚天奇等人立即就拿着东西一起上去了。

几个人刚刚走到了吕几家门口,忽然就听见里面似乎是有动静的,起初没有在意,毕竟只是一些简单的声音,但是楚天奇心思细腻,仔细一听,立即就觉得不对劲了。

究竟是怎么不对劲呢。

很明显里面是人的嘶吼声音,另外还有砸门和砸东西的声音,总之是不对的,楚天奇轻轻敲门,试探性的问里面的人。

“吕几,在吗,我是楚天奇。”

“吕几,吕几,开门啊。”

几个人也跟着大喊了。

终于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大家是忍不住了,立即就准备破门进去。

还好吕几家的们只是普通的门,楚天奇等人踹了十几脚后,终于将门打开了,几个人立即就进去了。

结果这一进来,立即就吃惊不已,因为吕几在房间里疯狂的打砸,样子也是恐怖极了,另外梅年慈在一边默默流泪,自己身上也是有伤的。

“吕夫人,吕几是怎么了。”

楚天奇问梅年慈,可是梅年慈也轻轻摇头,两行泪就流了下来了。

吕几继续疯狂,竟然试图对楚天奇等人动手,楚天奇知道吕几一定是精神病犯了,自然就明白自己怎么做了。

“你们几个上来,将他按住了。”

楚天奇命令说,自己接着就从医疗箱里拿出了一支安定,按住了吕几的臀大肌,就注射进去了。

这一针下去了,终于吕几就安静下来了,原来放大的瞳孔,立即就也变成了正常了,这时候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吕几,你怎么了。”

楚天奇问吕几,但是吕几明显没有完全恢复的,自然就不回答了,没办法楚天奇只能问梅年慈了,问她吕几这是怎么了。

“楚大夫,我也不知道啊,本来他好好的,但是这两天情绪忽然越来越不稳定,终于爆发了脾气,竟然对我动手,还在家里打砸,幸亏你们来的早,不然就,呜呜呜。”

几个人交流了一下,几乎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一定是吕几的病情加重了,只是为什么明明好好的,竟然会加重了呢,这是一个问题的。

楚天奇问梅年慈这一段时间吕几是否按时吃药了之类的,梅年慈自然点点头,忽然就很不明白的问楚天奇了,问他吕几这究竟是怎么了。

“不知道,不如这样吧,让吕几去奇玲医院做检查,检查一下就知道结果了。”

几个人没有继续犹豫,立即就带着吕几去了奇玲医院了,仅仅是几十分钟后,就到了奇玲医院这里了。

他们来到了奇玲医院后,简单给吕几吃了一些药,吕几的情况就好多了,至少可以和大家正常交流了。

“陈佳,黄旗,你们带着吕几去检查吧,将所有可能的项目检查一个遍,知道吗。”

陈佳等人很快就去了,楚天奇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呢。

检查进行了足足一个小时,终于结束了,陈佳等人就拿着资料来了,黄旗等人和楚天奇坐在一起,就研究起了这件事情。

几个人分析着吕几的资料,心中是很不解的。

看着看着,忽然楚天奇脸色一变,就对黄旗等人说:“没错了,就是这个原因。”

黄旗等人问怎么了,楚天奇就让几个人过来,让大家看了这一份血液样本,大家看了立即就大吃一惊的,因为这上面显示的结果是,吕几最近服用了恶化精神病的药物,这一定就是吕几犯病的原因了。

几个人正在商议着,忽然唐玲玲就推门进来了,原来是唐玲玲听说了吕几的情况,自己非常担心,就过来看看了。

“天奇,吕几的情况怎么样了,有什么大问题吗。”

唐玲玲坐下后就问楚天奇了。

楚天奇将具体怎么回事说了,唐玲玲心中是非常气愤和不解的,就问楚天奇等人究竟是什么人做的,这一点也提醒了楚天奇等人,大家终于明白了,这其中一定是有问题的,一定是有人做了什么的。

这会功夫几个人正讨论着事情,忽然楚天奇的手机就响了,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还是接通了。

“楚天奇,你猜猜我是谁,吕几怎么样了,哈哈哈。”

文学

这简单的几句话,让楚天奇吃惊不已,他料到其中必定是有问题的,自然就压低了声音问了:“你究竟是谁,是不是你们对吕几下手的。”

此人呵呵一笑,就对楚天奇说了:“想知道我是谁,还有其它相关的事情吗,可以啊,明天你来植物园附近的酒楼,我们可以谈谈的,怎么样。”

没等楚天奇说什么,这个人就挂了电话,明显是不准备给楚天奇留下商议的余地了。

挂了电话,唐玲玲等人一脸愕然的看着楚天奇惊诧的表情,就问究竟是怎么了,楚天奇轻轻摇头,将这个人说的说了。

“什么,天奇,我们猜测的果然没错,这件事情就是有幕后黑手的。”

唐玲玲心中担心不已了。

陈佳担心的问楚天奇:“天奇哥,事情到了这一步,你准备怎么办啊,要去和这个人见面吗。”

几个人听了这些,立即就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了。

当然不管是黄旗,还是陈佳和唐玲玲等人,意思都是很明白的,那就是无论如何楚天奇都不能去的,毕竟一旦去了,相信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但是我必须去,我不去,吕几的情况只会更加危险了,明白吗。”

楚天奇几乎是确定的对几个人说了。

虽然唐玲玲等人很担心,但是此时他们也明白了,此时更应该以大局为重大,自然就只能同意了。

“天奇哥,那你去之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我们帮忙就是了。”

陈佳问楚天奇了。

楚天奇寻思了一会,就对几个人说没必要,就一个人沉思着走了,等楚天奇走了后,陈佳等人问唐玲玲怎么办,唐玲玲就说:“这次天奇一个人去,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呢,这样吧,明天咱们跟着偷偷去,另外我让蓝幽菊一起去,多一个会功夫的人,就能多一分保障的。”

事情最终就被这样商定了。

果然楚天奇准备了一天之后,第二天中午,就去了约定的地点,至于唐玲玲等人就偷偷的跟着去了。

楚天奇来到了这家酒楼后,在里面简单找了一番,果然就发现了角落里坐着一个男子,想必就是这个了。

“你好,我是楚天奇,昨天就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吧,是吗。”

楚天奇坐下后,直接问这个人。

故事进行到这里,相信很多人一定就会开始奇怪了,这个人究竟是什么人,是什么来路呢,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也是无妨的。

这个人其实是堂皇集团,也就是杨宗的后台的那一个集团老板的一个手下,名字叫做施法,至于是什么目的,这个很快大家就会知道了。

“楚天奇,你果然来了,没让我失望,简单介绍一下,我叫做施法,是堂皇集团的一个人,怎么样,没听说过吧。”

“堂皇集团?”

楚天奇琢磨着这句话,总感觉自己听说过这个公司的,事实上他就是听说过的,只不过时间久了,就忘了一些了。

“那你找我干什么,说吧,是不是和吕几有关系的。”

楚天奇知道一定是这样的,当然他也没有猜错的,事实就是如此,施法笑了笑,就一边喝酒,一边对楚天奇说了:“楚公子,你果然聪明,其实这样跟你说说吧,这次就是我们针对吕几下手的,吕几这是这次事情的一个牺牲品而已,他只是一枚棋子。”

听了这些,楚天奇感觉心口快要被气炸了,心中怎么样也不明白,施法等人和堂皇集团为什么要这样呢,吕几只是一个无辜的人。

“我不信,想对吕几下手,哪里有这样容易的,除非你们说说是怎么样下手的。”

楚天奇急于将事情搞清楚,自然就问了。

施法喝了一杯酒,就笑着说:“你知道怎么样让吕几不怀疑的吃了那些诱发和加重他的病情的药物吗,很简单的,找一个医生就行了,你知道吴通吧,你们两个不是死对头吗,人家可很愿意帮忙的,哈哈哈。”

这下子楚天奇终于明白了施法等人是怎么样下手到了。

但是他明白,自己必须将事情彻底搞清楚,自然就开始继续问了:“施法,你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针对吕几呢,他只是一个无辜的人啊,你们是不是太歹毒了啊。”

施法轻蔑的看着楚天奇,说:“歹毒?楚天奇,这算什么呢,你可能不知道,你老婆的唐氏集团,在杨宗老板和堂皇集团眼中,就是眼中钉,肉中刺的,明白吗。”

说到了这里,施法继续笑着,楚天奇终于明白了具体是怎么回事了,他心中是极其气愤的,就冷冰冰的问施法了:“所以今天你找我就是说这些吗,还有别的事情吗,我实在是想不通,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施法诡异的一笑,就说:“今天老板的意思是,让我给你们提个醒,如果今后你们自己有自知之明,相信我们就放你们一马,但是如果不识趣的话,唐氏集团就完蛋了,明白吗。”

“你,你放肆。”

楚天奇终于怒不可遏了,上去就对着施法来了一拳,但是施法一下子就接住了,轻轻笑着对楚天奇说:“你想对付我,你不是对手的,老老实实回去吧。”

施法将楚天奇放开,楚天奇立即就继续打他,但是他毕竟不会功夫的,但是施法功夫不错,自然楚天奇没有一次得手的。

最终楚天奇将施法惹怒了,施法立即就扼住了楚天奇的脖子,试图掐死他,一了百了。

这会功夫楚天奇气息越来越微弱,忽然门咣当一声开了,是蓝幽菊和唐玲玲等人进来了。

“住手,你这个畜生。”

唐玲玲指着施法是说,接着推了蓝幽菊一把,就对蓝幽菊说:“幽菊,你快上去啊,只能靠你了。”

蓝幽菊自然明白这些的,立即就冲上去了,和施法打起来了。

两人在狭窄的房间里打斗,完全施展不开,只不过虽然是这样,其实孰优孰劣也是分清楚了,蓝幽菊毕竟是一等一的高手,自然对施法形成了碾压性的优势。

不过是两个回合,施法就输了,他趁着蓝幽菊回头看楚天奇的机会,一下子就跳上了窗户。

“几位,我的事情办完了,希望你们记住今天我说的话,走了,后会有期。”

施法说完就从窗户这里跳下去了,蓝幽菊刚想追出去,忽然楚天奇就叫住了她:“幽菊,不要继续追了,事情怎么回事已经清楚了,就算是你抓住他,也没什么价值的。”

几个人这才坐在了楚天奇的身边,关心的问楚天奇怎么样了,楚天奇摸了摸喉咙,就对几个人说自己没事的。

“对了,天奇哥,我们刚才在外面听见这个人说什么给吕几下药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问清楚了吗。”

蓝幽菊问楚天奇了。

这一点提醒了楚天奇,楚天奇立即就将关于吕几的事情说了,对几个人说:“走,吕几的情况很危险的,现在咱们就回去,尽快的帮忙给吕几看看吧。”

很快几个人就回去了奇玲医院。

这会功夫护士在给吕几打点滴呢,忽然楚天奇等人就进来了,吕几此时已经清醒了许多,就问楚天奇等人究竟是怎么了。

“陈佳,你去将黄旗等人叫来,快一点。”

几分钟后,黄旗等人就来了,问楚天奇怎么了,楚天奇命令说:“你们赶快给吕几做一个详细的检查,重点检查脑功能,去吧,将资料送我办公室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