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娇乳雪峰晃动粗大的@娇躯颤抖迎合

2022-06-21 08:43:38 11点热度

就等到下次了,再来看望黎伯母。你好好吃早餐,再见啦。”

黎景深心里沉了沉,是想留季凝在这儿,陪他聊聊天,可又知道,她不会愿意留下来。有一个不待见季凝的母亲,还有个对季凝充满了敌意的浅浅妹妹,这也是令自己感到无奈的事。

“原来你还要去T市啊,要是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该让你给我送早餐来了。”黎景深一想到昨天都那么晚了,自己还在和季凝聊天,又想到了今天这么早就打电话叫她起来,为自己送早餐。

总觉得是自己考虑得不够周到,没能让她休息好。

黎景深双眼里流露出了歉疚,对季凝说:

“你大约在什么时候回来?到时,我提前准备好晚餐,请你吃饭。”

季凝浅笑,他是在医院里照顾病人呢,怎么能让他出去请自己吃饭?就委婉的拒绝了。

“这么客气做什么啊?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咱们是同学,还是好朋友,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说给我听,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为你办好。你好好照顾黎伯母,多陪她说说话,让她心情变好点,自然就能康复得更快。好了,我先走了。”

黎景深难舍地看着季凝,这个女孩子双眼里透露着真诚,唇角微微向上扬起,一笑起来,露出两个小梨涡。让他一看,视线一时都无法从她俏丽的脸上移开。

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

认识这个小倒霉蛋,也有好些年了。为什么在今年七月之前,自己都不知,她还有如此迷人的一面?

“季凝,我很想对你说……”黎景深还是无法收回自己的视线,只好就这样说谎话为自己辩解:

“下次,你还是吃了早餐再出来吧。你看你,熬夜了之后,有一点黑眼圈,还没吃早餐,看着气色不大好。”

季凝睨了黎景深一眼,“你什么眼神?”

若不是她在他说这话之前,就已经在注意观察他了,只怕还会信了他说的话。可她在看他的时候,分明发现他也在看自己。这一次,他看向她的眼神,是与之前几次看她的眼神不同的。

看她时,像是在欣赏一件稀世珍宝,越看越着迷。

这一刻,季凝忽然想到了,自己昨晚做的那个美梦。很想问自己:他可是原书里的男主,只对季婕动过心的男主,怎么可能这样看自己?

是因为他也做过那样美好的梦,还是因为……他是真的喜欢自己了?

季凝已经感觉到脸颊在微微发烫,很快在心里劝自己:快别想这个问题了。不管真实的答案是什么,都别想了。

时间会给自己答案。

一定会的。

季凝往电梯口那边走去,不管黎景深追了上来,老是在提醒她:“你一会儿出去了,记得吃早餐。”

“还有,你路上要注意安全。”

“你手机充电了吗?有没有带移动电源?等你赶到T市了,记得打电话跟我说……”

季凝一听到这话,忍不住回头看着黎景深,问道:“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你倒是给我个,一定要给你打电话的理由。

就在这时,季凝的手机响起了来电铃声。

她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准备挂断之时,听到了黎景深的话语:“这个电话号码是娄浅的,她又换了新的手机号码。”

一听说是那个渣女的手机号码,季凝就故意当着黎景深的面,滑动接听了。

“喂?”

“季凝,是我,娄浅。”

听着这嗲声嗲气的声音,季凝在心里感到庆幸,还好自己是没吃早餐就赶过来的。否则,只怕在听了娄浅这声音后,会被恶心到想去吐。

“你打我电话,有什么事?”因为有黎景深在身后,季凝在接娄浅的电话时,还是没对娄浅说什么难听的话。

“是这样的,我刚刚出来找景深哥哥,发现你在和他说话。为了不打扰你们,我就没走近景深哥哥。”

“嗯。”季凝淡淡地应了声儿,知道娄浅还有话要和她说,就继续听。

“昨晚,是我的景深哥哥一个人在病房里,照顾我的薇姨的。我来到医院里,见到薇姨了,想留下来和景深哥哥一起照顾她。但她却不让我照顾,我只好又回家了。今天,我看到景深哥哥没吃我送来的饭,担心他会饿。”

季凝给黎景深递了个眼色,是想对他说:你听听,你的浅浅妹妹,还真是对你够关心的。

本来他是有人为他送早餐的,可他却还对她说,给他送早餐来。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不过我看到景深哥哥吃了早餐,是吃的你带来的牛肉面。我把这事说给薇姨听了,好让薇姨感到放心些。薇姨让我打电话告诉你,景深哥哥照顾了她一晚,你就看在他很辛苦的份儿上,让他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吧。”

季凝拖长了尾音“哦”了一声儿,要不是考虑到黎景深在眼前,只怕就用不中听的话反击了。

只可惜,他在这里。有他在,她不能一点都不考虑他的感受。

正当季凝感到憋屈的时候,电话里又传来了娄浅的话语:

“今天白天,有我在病房里照顾薇姨,你和你姐姐都不用来了。”

文学

季凝这次没再顾虑黎景深的感受,当着他的面,在电话里问娄浅道:

“你都这么大人了,说这种话,不觉得很幼稚,很可笑?腿是长在你的景深哥哥自己身上的,想往哪儿走,由他自己决定。谁又没绑了他,还能限制他去哪儿不成?”

“可是……”娄浅还在为自己辩解。

季凝冷笑了声儿,说道:

“至于你说,让我和我姐姐都别再来的事,这就是你自己想多了。别说你的薇姨如今是在医院里,本来就有你的景深哥哥照顾,和外人无关。就算你的薇姨在家,我和我姐姐也不会像你一样不自觉,三天两头去异性的家里,假装去看望人家的妈。”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两个字:“不是!”

季凝懒得再和娄浅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却见黎景深已经走到了眼前,看向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恨,像是对她方才所说的话,感到非常不满意似的。

“是谁跟你说的,娄浅经常去我家?”

听到黎景深这么问自己了,季凝嘲讽地笑笑,反问他道:“她是从小就和你在一起玩,如今长大了,还是喜欢往你家跑。我又不是不知道这事,还用得着听谁跟我说?”

黎景深听了后,心想:

看来有些人说的是对的,当一个女孩子非常在意某个男孩子的时候,就会介意别的女孩子走近他。

这个小倒霉蛋一和娄浅说话,就没句好听的话,还不是因为她在意自己。

如此一想,黎景深非但不再生气,反而心情变得愉悦。一直乘坐电梯把季凝送到楼下,送出了医院的大门。站在门口,看着季凝坐车离开了,才回到病房里。

回来了之后,并没有让娄浅帮他照顾他母亲,而是对娄浅说:

“你回去休息吧,娄浅。有我在这儿照顾我妈就好了。”

娄浅好不容易等到黎景深回来了,却是还没跟他好好说话呢,就听到他说,让她走。这就让她无法接受了。

对着躺在病床I上的夏雨薇撒娇,只叫了声儿“薇姨”,眼泪就顺着她的脸颊簌簌流下了。在这个比养母还亲的长辈面前,娄浅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只要自己一哭,薇姨就一定会留自己在身边的。

“我就是放心不下薇姨,因为放心不下,昨晚就一夜没睡……”

黎景深听了后,劝娄浅道:“那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在医院的病房里,哪怕是单人间病房,可也只有这么小的一个空间。我一个男孩子在这儿,让你留下来,不是太方便。”

这是他长了这么大,在娄浅的面前,第一次说让她跟他保持距离的话。

夏雨薇看着没有化妆,仍在落泪的娄浅,于心不忍。正准备劝黎景深,说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就跟亲生的兄妹一样,有什么好顾虑的?

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了黎景深眼神里的执著,心里明白,这一次,不能帮娄浅了。

只好顺着黎景深的意思说道:

“浅浅,你的景深哥哥说的也对,有些事,是薇姨我考虑得不够周到。像你们都长大了,需要保持点距离,这事儿,就应该是我先想到了,再说给你们听的。却没成想,我这人糊涂啊,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竟然就忘记了这事。”

黎景深只见自己母亲没帮娄浅说什么,在心里舒了口气。

娄浅一听到夏雨薇的话了,心里难受极了,趴在夏雨薇的枕头边上就大声哭了,越哭越觉得自己太可怜了。

只恨自己没有亲生父母疼爱,才导致自己在真正爱上了一个人之后,都不能找亲人请教,应该怎么做才好?

以为薇姨会站在自己这边,帮自己劝劝景深哥哥,让自己留下来的。

可娄浅哪儿会想到,薇姨不仅没劝景深哥哥,还说了他们早就该保持距离的话。感觉自己心都碎了。

黎景深打电话给一个朋友,让他开车来接娄浅回去。

娄浅哭着不肯走,是黎景深走到床边,把她拽起来,带她去乘坐电梯,直接送到了停车场。

看到娄浅坐在车里了,黎景深对来接她的朋友说:

“一会儿把娄浅送到家了,再来医院一趟,我要你送我去买点东西。”

“你要什么?我可以给你买啊,景深哥哥。”娄浅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只要能和黎景深在一起多呆一分钟,那也有一分钟不是?

可是黎景深却冷冷地拒绝了,“不必了,你好好回去休息就是。”

娄浅双手捂着脸,想想自己从今往后,可能都不能再像从前一样,想去黎家找景深哥哥,就能找了。自己和景深哥哥之间,少了薇姨的支持,以后的发展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今天所经历的这些事,令娄浅伤心不已,也不管开车的人还是认识她的人,就坐在后排痛哭了起来。

两个小时之后。

黎景深接到了好朋友打来的电话,说他已经开车赶到了医院的停车场。让他安排一下,去坐车买东西。

“好,我这就来。”黎景深在电话里说道。

夏雨薇听到了黎景深的话语,躺在病床I上问他:“你要去哪儿?你把娄浅说哭了,让她回去了,却是自己也要离开这儿,好把我一个人留在这病房里?”

怎么就养了这么个儿子,一点都不知道该如何照顾好长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