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好大好深呀受不了啦:富婆被大肉楱征服小说

2022-06-21 08:40:24 8点热度

为此,她派遣了大量高手潜伏在客栈周围。同时还有好几支外城的巡逻队在附近的街道巡视。

然而,直到天色由暗转明,黎明将至,春之祭祀也没能看到任何端倪。

“她们究竟是想干什么?”春之祭祀皱眉,这的确超出了她的预料。

随着大唐远征军的靠近,玄城人们针对大唐都护府的恶意也愈发明显。玄城人有着坚定的信仰,他们为了保护庇护了自己祖祖辈辈的玄城,必然会与大唐军队决一死战!

虽然,大唐说是讨伐异形,但玄城人和各国显然都不会相信这一点。

春之祭祀却是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意思,大唐都护府已经打探到了底巢,并发现了虫神的存在!

这是玄城最高级的秘密,同时也是最无法被人接受的秘密。

春之祭祀所担心的,便是关于底巢的真相会被民众们知晓,所以一直留意着那两位女孩。

同时,还加强了底巢的护卫力量。在必要时,她会毫不留情的灭口。

结果,对方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睡了一晚?既没有出去散播底巢的真相,也没有去打探底巢的情况。

就这么安安稳稳的渡过了这段时间?

不可能,自己到底疏忽了什么细节?春之祭祀皱眉。她心中的不安感愈发强烈了。

此刻的她,并不知道客栈中的大唐都护府将士们也是严阵以待。甲胄战士全部着甲,随时启动蒸汽引擎。

而辅助军们,则是兵器不离身。盯着各个出口。

在房间内,秋问天也抱着同样的心态,擦拭着手中的软剑。

她身边则是正在以序列技能影响玄城人梦境的陈余。

为了确保队友的安全,和计划的万无一失。

秋问天就这么守了陈余一夜,也擦了一整晚的剑。

对于秋问天来说,这是极其漫长的夜晚。

李长河和萧楠被软禁在内城,陈余施展序列技能,肉身可毫无反抗能力。

以至于,所有的压力都来到了秋问天这里。

在夜里,她清楚的感受到有上百个难缠的家伙出现在客栈周围,房顶上,院落中,都有他们的一闪而过的气息。

那些都是玄城亲卫,是玄城女王最为精锐的军队。是经过虫神真血洗礼后,强化了各个属性的完美战士。

如果是平时,秋问天自然不惧。就如李长河所说,别看秋问天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在战场上她可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老杀胚。

在大唐任务中,她一人连杀十几个混沌战将,并一剑斩舰。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这些完美战士或许很难缠,但要真动起手来,秋问天自认杀穿并非难事。

可要是在围攻中保护毫无防备的陈余,即便是秋问天也感觉到了压力。

这里到底是玄城,自己再强也难以对抗着源源不断的敌人。

好在,一夜无事。对方并没有发起任何攻击。

见陈余睁开双眼,伸着懒腰对自己打着招呼,那令她有些嫉妒的起伏在她面前晃动。

秋问天心里却松了口气。

“早上好啊,小秋。”陈余打着招呼,小脸上满是疲惫。

“早上好,看来你已经成功了。”秋问天问道。

“没错。”陈余含笑回应。

她的序列梦魇已经悄无声息的影响了成千上万位进入睡梦中的人。

文学

在春之祭祀毫无察觉的时候,她已经让上万位玄城人知道了真相。

当然,想要让他们相信这一切,还需要一个剧烈的催化剂。

“而这个催化剂,就由我来吧。”秋问天看着陈余疲惫的面容说:“不过,你消耗这么大,还能保护好自己吗?”

陈余微微点头,随后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羊皮纸。

那是李长河留下的保险,上面还封存着陈天骄的全力一击。

其实,这本是陈余为了帮助李长河登上幽灵列车,特地请自己半神老哥封存的招式。

结果,李长河化身陈麻子,把幽灵列车给抢了。加上老祖宗蚩尤压阵,他那次愣是没用上羊皮纸。

而之后,李长河对付三尸神...不说是有来有回,也算是完全碾压。直接给三尸神涂在黑色长城了,也没能用上羊皮纸。

现在,这个力量便被作为保险交给陈余。

这也弥补了陈余的输出问题,任何敌人都得掂量掂量自己是不是要去承受一位半神的全力一击。

看着羊皮纸上那栩栩如生的红色莲花,秋问天挑了挑眉头说:“那我很快回来!”

话音一落,秋问天的身上空间波动一闪,便已经换上了自己黑色大氅,背上了那巨大且怪异的剑匣。

嘴里念叨着‘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哈哈哈,我乱杀!’

之类的中二台词,跳出了窗户。

随着秋问天离开客栈,不少人影从角落中窜出。

...

另一边的春之祭祀,在第一时间接到了通知。

秋问天完全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直接出现在了那些隐藏在附近的亲卫们的视线中。

并直接无视了那些亲卫,向着某个方向狂奔。而在她身后,亲卫们紧随其后。

“终于忍不住了吗?很好,立刻跟上去!”春之祭祀立刻下令:“秋,现在那个矮个子不在客栈。你立刻去发动能力俘获那个短发女孩,获取情报!我要知道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是~我等好久了。”秋之祭祀微微一笑:“我会好好的撬开她的嘴的哦~”

言毕,便带着部下转身离去。

而春之祭祀,则是继续问道:“那个矮个子是想要去哪?”

一位亲卫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下,分析说:“从那矮个子的行动路线看来,她是径直跑向平安酒楼的。”

“平安酒楼?那里有什么?”春之祭祀皱眉,那是玄城外城最为昂贵和高端的酒楼,往往都是那些多金的受邀者的首选目标,除此以外并无异常才对....

“平安酒楼...好像是被大晨人包下了。”一位亲卫说:“他们的公子金登死后,便换到那里去宴请各路受邀者了。最近,好像是想要联合各个受邀者对大唐都护府施压之类的。”

春之祭祀一愣,然后脸色瞬间苍白无比。

她的脑海中一个个线索终于拼接起来。

底巢,异形,大唐都护府,大晨人...狂战兵,难道他们想....

“通知所有队伍,拦住她!不惜一切代价拦住她!让大晨人立刻离开玄城,就算是死,也别死在玄城!快!”春之祭祀尖叫着,声音中满是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