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小怪兽上街的感觉:男生宿舍双性H嗯啊扳弯

2022-06-21 08:16:31 6点热度

一路上马车颠簸,如果加速了毒发,或者出了什么其他的问题……”

她原本是希望,军医就算不能彻底解毒,至少也能够控制住贺正炎体内的毒性,保证在路途之上不会出什么意外。

可是终究,这边关的军医,擅长的大多都是外伤,解毒之事并不擅长,到现在也并没有什么进展。

“侯爷,那……”

“主子,主子!”连易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好消息,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苏北宁问道。

“来了,温,温衍行来了,现,现在就在城门口!”连易一脸的喜色,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

苏北宁愣了一下,随即心里面也是一喜。

而等到温衍行入城之后,苏北宁才知道。

原来,就在他们刚刚抵达西渊的时候,因为幕后之人没有找到,洛慕川便生出了防备的心思。从那时起就传信回了南临,让温衍行赶赴西渊。

而就在不久之前,温衍行才刚刚抵达西渊境内,就接到了洛慕川的传信,让他赶往边关,相助苏北宁。

温衍行出现,苏北宁心里面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立刻让他替贺正炎诊断了一番。

“情况怎么样?”

等到诊脉结束,苏北宁立刻询问道。

“这毒十分棘手,虽然不会伤及性命,但是若想解毒的话,恐怕也要颇费一番周折。”温衍行皱着眉,看着昏迷不醒的贺正炎,“不过我可以开药,只要每日服用,就算不能立刻解毒,也能抵消药性,不至于对身体造成损害。”

“那就好。”苏北宁松了一口气,“你是否能够诊断出,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毒?”

“这个……”

温衍行没有立刻开口,又重新给贺正炎把脉。

过了大概半盏茶的功夫才收回手,回答道。

“让脉象来看,这毒的潜伏期很长,恐怕有月余了。”

“那就是说,凌霄王还在西渊皇城的时候就已经中毒了!”寻风愣了一下,“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给凌霄王下毒!”

“月余……”

苏北宁看着躺在床上的贺正炎,心里面突然冷不丁地冒出来一个念头,但也仅仅只是一瞬,便又被她给否了,烟消云散。

“你在过来之前,有没有去西渊皇城?”苏北宁看着温衍行。

“没有。”温衍行摇头,“接到太子殿下的传信,我便即刻改道,赶往了这边关。”

苏北宁点了点头,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看着外面已经黑了的天色。

“时间也不早了,你这一路赶过来,没有休息又立刻诊脉,让连易给你安排房间,好好休息。”

“没关系。”温衍行走到一旁的桌边,“我先将药方写下,要即刻给凌霄王服用,防止毒素在他体内蔓延,损害五脏。”

“好,你写下药方之后交给军医即可,多谢了。”

“侯爷客气了。”温衍行看着苏北宁,“看侯爷的模样,神色疲惫,还是要多休息,在下定然会好好替凌霄王解毒,侯爷不必太过忧心。”

“多谢。”苏北宁点头。

出了房间,站在院子里面,看着天边已经爬上来的月亮,苏北宁心头有些发沉。

“侯爷,药方已经交给了军医,去抓药煎药了。”

寻风安排好一切之后,走到了苏北宁,身边看着苏北宁沉默的模样,开口问道。

“侯爷,您怎么了?”

“没什么。”苏北宁摇头,继续看着那快要圆满的月亮,“我只是突然有些想洛慕川了,不知道他现在情况如何。”

寻风眼前一亮,说了几句殿下定然不会有事,能够顺利解决麻烦的安慰之语后,便悄悄的走到了一旁。

掏出了怀中的小本子,又从房间里拿了支笔,并开始记录:

十四日,夜,温衍行抵达晖城,侯爷望月伤怀,思念殿下。

写完后,吹干墨迹,寻风才小心翼翼地将本子收进怀里。

悄悄记录了这么久,终于听到侯爷说思念殿下了,这下子好了,光凭着这一条,到时候在殿下面前估计都能领赏!

另一边,西渊皇城,驿馆之中。

洛慕川负手立在窗前,同样看着天边的月亮。

“殿下,时间已经不早了,赶紧休息吧。”

归竹站在洛慕川身后,开口劝说道。

“你说,宁宁现在会不会也在看月亮?”

“这个……”归竹抬头望了一眼天边的月,下一刻,十分识趣地点头,“属下觉得,侯爷肯定也在对着月亮,思念殿下。而且和殿下一样,夜夜对月思念。”

“当真?”洛慕川扭过头看了一眼归竹。

“当真!”归竹连忙点头。

虽然他不知道侯爷到底会不会对月思念殿下,但是他知道,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不说些好听的的话,那可真是蠢到家了。

大半夜的,给殿下找不痛快,那他这个侍卫还有的当吗!

“呵。”洛慕川收回目光,轻笑了一声,“我倒不奢望她夜夜对月思念,哪怕只想我一次,便也够了。”

更何况,如今在晖城,他的宁宁可有的是事情要去考虑和忧心,思念之事,消磨心神,一次也就够了。

夜风呼啸,风中已经消解了大半的暑热,带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凉意。

天边的月亮,光华皎皎,月光如银丝一般,笼罩天地,丝丝缕缕,交织缠绵,似乎就算是远隔千里之人,也能他们连于一处……

文学

子时已过,房间之中,苏北宁原本正打算入睡,可是却被急切的禀报声吵醒——赫连烨逃了!

苏北宁赶过去的时候,赫连烨已经不在原来的院子之中。

“侯爷,都怪属下们掉以轻心,没想到,这晖城之中还有漠北的眼线。”寻风脸色难看,心里面满满的都是自责。

“这件事情怪不得你,现在情况如何?”苏北宁立刻问道。

“帮助赫连烨逃离的人已经被抓住了,不过赫连烨还是出了城,苏羽已经去追了,在城外拦了下来,看方向,赫连烨往天险谷的方向去了。”

“立刻带人前往,就算赫连烨找不回来,苏羽也绝对不能出事。”苏北宁皱紧眉头,“还有,派人仔细观察漠北军营那边的动静,防止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带人接应。”

“是,属下遵命。”寻风立刻领命。

而此刻,天险谷。

打斗声惊起一片飞鸟,苏羽站在山崖之上,看着面前的赫连烨。

“你打不过我的,不必浪费时间了,跟我回去。”

“那可未必。”赫连烨勾着唇,似乎心情颇为不错的站在那里,“不如你跟我回去,做我的王后,总比留在苏北宁身边当一个护卫要好。”

苏羽没有开口,似乎根本不愿意和对方多言,手中长剑再次刺了过去。

赫连烨闪身躲避,虽然手里面并没有兵刃,接招只是落于下风,但次次也都能避开,没有被苏羽抓住。

“本王是说真的,第一次见,我就特别喜欢你,如果你能跟我回漠北的话,本王保证,不管你想要什么,本王都一定答应。”

“聒噪!”苏羽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招式越发凌厉。

赫连烨一边闪躲接招,一边要防备着脚下,以免发生意外。

而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没有罢休。

“你喜欢什么,想要什么,都可以,本王是抱着十二万分的诚意,希望你能够给本王一个机……”

“我要你被抓回去!”苏羽目光一冷,下手之时也没有再留情,长剑灌输内力,直冲赫连烨面门。

而原本躲避剑招的赫连烨,此时却猛地站在了原地,不闪不躲。

苏羽知道赫连烨还不能死,心头一惊,立刻移开了剑,可内力已经不可逆转,最后长剑划过旁边的石崖,发出刺耳的铮鸣。

内力反噬,苏羽手中一个脱力,长剑飞出,直接掉下了旁边的山崖。

苏羽脸色大变,立刻飞身跳下了山崖。

赫连烨心头大骇,来不及犹豫,同样跳了下去,想要拉住苏羽。

这一侧的山崖,不同于旁边的天险谷,落下之后好歹是道路,下面碎石林立,若是直直摔下去的话,定然无法活命。

峭壁之上,赫连烨单手攀着崖壁上的石头,另一只手则是死死的抓着苏羽。

“为了一把破剑,你不要命了吗!”赫连烨心头恼火万分。

刚才他笃定了苏羽想要将自己活着抓回去,所以不闪不躲,可是没想到对方虽然真的收了剑招,但是竟然为了一把破剑,跳下这山崖,连命都不要了!

“放开!”苏羽抬头冷冷的看着赫连烨。

“不放!”赫连烨咬牙开口,“一把剑而已,以后我送你一百把,一千把,你抓紧了,可千万不要松手!”

“我可是要抓你的人。”苏羽皱了一下眉头。

“你是以后要给我当王妃的人!”赫连烨咬牙开口。

月光之下,山崖下面尖锐凌厉的碎石清晰可见,若这么摔下去,就算有轻功,不死也要重伤。

苏羽看着赫连烨攀住的那块石头,“你若再不放开,那石头可就承受不住。”

感受到石块已经开始松动,但赫连烨却将苏羽的手拉得更紧了些。

“现在还有一个办法,你施展轻功,与此同时,我将你抛上去,这样一来,应该能够活命。”

“我不明白。”苏羽目光之中染上了一份疑惑。

“我的意思就是,你用我作为借力点,然后用轻功……”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找死。”苏羽打断了对方的话,“我跳下来是为了找我的剑。”

“我跳下来是为了你。”赫连烨毫不犹豫的开口。

下一刻,手中的石块已然支撑不住。

“来不及了!”赫连烨面色一变。

随着手中石块脱落,他死死的拉住苏羽,抱在了自己怀里,然后二人一同往山下坠去。

而就在此时,山崖之上,有绳索被抛下。

“拉住了!”

赫连烨立刻伸手拽住绳索,虽然没有再下坠,但却因为惯性,狠狠地撞在了山崖之上。

赫连烨将苏羽紧紧地抱在怀中,隔开了撞击。

而山崖上,寻风和士兵们拽着绳索,终于将他们二人给拉了上来。

“苏羽,你没事吧?”苏北宁担忧地看着苏羽。

“她没事,本王有事。”赫连烨松开了苏羽,可是右臂却直直的垂下,刚刚撞击在山崖之上时,手臂脱臼了。

看着赫连烨,苏北宁皱了一下眉头。

刚才拉上来的时候,她看得清楚,对方一直将苏羽护在怀里面。

而且刚才赶过来之时,虽然还没有来得及到近前,但远远的她看到,苏羽跳下去之后,赫连烨是跟随她跳下去的,应该是想要救人。

苏羽皱眉看了一眼赫连烨,随即又将目光看向那山崖之下:“我的剑还在下面。”

“剑重要还是命重要!”赫连烨忍不住语气发沉,“为了一把破剑,命都要豁出去,你……”

话说到一半,看到旁边的苏北宁他们,赫连烨又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