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开两边虐花蒂玩弄/第一次h圆房~h嗯啊

2022-06-21 08:05:35 6点热度

回眼一望,却见韩三千依然站在原地,只是抬头望着天空之上。

一时间,穿山甲忍不住郁闷道:“杂了,心情不好,赏个月就能恢复了啊?耻辱就是耻辱,没得说,洗洗睡吧。”

不过,话落,韩三千却依然一动不动,穿山甲实在忍不住好奇,跟了过去。

顺着韩三千的目光望去,穿山甲的目光最终停留在了半空之上,高悬的明月之上。

不过,月亮虽然圆,但是这东西向来都不是什么稀奇的,毕竟这世上什么稀奇古怪的可能都没见过,但月亮和太阳却是每个人从出生便一直看到老死的东西。

“干啥呢?”穿山甲见韩三千望的出神,忍不住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但韩三千的眼神却依然死死的望着那轮明月,不为所动。

就在穿山甲快要忍不住的时候,此时,韩三千却突然低了头,目光放在了那一面矮山流水当中。

流水潺潺,波纹微动,满圆的月亮就如此倒影于其中,一晃一晃又一晃。

“果然。”韩三千轻轻一笑。

“什么果然?”穿山甲一脸茫然,不知道韩三千这是怎么了。

“我想,我找到水月洞天了。”韩三千笑着望向穿山甲:“迷阵虽然是迷阵,但并不是让人来解的。”

“迷阵也是整个桃之源的结界。”

穿山甲奇怪的扣了扣脑袋:“什么乱七八糟的,迷阵就迷阵了,一会又是迷阵一会又是结界的,你把我都说糊涂了。”

“桃之源不愧是凤凰一族的栖息之地,古语有话,非梧桐而凤不栖,看来这话一点也不假,凤凰对于栖息之地的挑剔,确实足够严格。”

尽管那些极其繁琐且复杂的迷阵,看起来似乎是无解之题,但它实际上的作用却并非是拿给人当成迷阵破解,而是整个桃源之地最稳固的结界防御。

这也是为何韩三千试图解它的时候,发现这家伙居然完全无法解开的根本原因。

它真正的作用,是以保护整个桃源不被外人所发现,又或者在外人所发现时,能够有效抵御外族的入侵。

可以这么说,这东西应该是韩三千见过最强的最奥妙的结界,甚至没有之一。

“如果以我的能力和你的能力,想要强行破开那些桃林上的迷阵,恐怕就算等我俩化成了一堆白骨也是白搭。”韩三千笑了笑说。

“那里其实根本就是故布疑云,夏然是在考验我们。”韩三千笑道。

要是按照正常逻辑,好不容易发现了一直找的过程里有问题,进了迷阵。那么首要做的,便是破掉迷阵。

自己之前一直和穿山甲其实是一样的思维,直到韩三千发现,这个迷阵根本破不了以及头顶上那轮出奇圆的月亮。

“再看看那月亮,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韩三千笑道。

穿山甲抬头望向天空中的月亮,眉头紧皱,眼睛都快放出光来了……

文学

片刻,他摇了摇头:“这月亮和其他的月亮有啥区别吗?不就更亮一些吗?更圆一些吗?”

“说句老实话,我觉得它比魔族之地的月亮漂亮许多,魔族之地的月亮这一抬头望去,尽是血色。”

韩三千笑了笑:“你说到了点子上。”

任何隐蔽的空间,只是利用特殊的结界将自身隐藏了起来,实际上它还是存在于天地之间的。

“瓶口小而自身空间大,就如同一个透明的瓶子隐在那里,既可保存内在的灵气不外泄,又可透过瓶口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为己用。”

“至于瓶中的日和月,要么如同坐井而观天一般,要么是吸收日月精华所凝化,但这两类里,前者是窥日月一角,将其成形模拟,后者是取其精华用以凝化,两者虽然有所不同,但境中日月却都有一个相同点。”

“那便是多少会受真正外界的环境所影响。”

“我在虚无宗时,日月如果算作正常,那么在麒麟圣山的日月则明显要强烈许多。而魔族之地看到的月亮,如同蒙上一层血液,那是因为魔族之地魔气冲天,遮挡日月,桃之源所处之地正是魔族之地,那么它的日月,正常来说,不应该也是即便再完美,但依然带有丝丝血红吗?”

听到韩三千的话,穿山甲一拍脑袋,他这才想起,今日白天之时,虽然确实天空晴朗,万里无云,但阳光之中也确实从金黄偏于一点点的红。

尽管这非常的细微,甚至不认真观察,根本难以辨别不同。

“现在这月亮,光洁靓丽,而且出奇的圆,甚至没有一丝丝的瑕疵。”穿山甲望着月亮说道。

“真正的月亮始终会受各种因素的影响,或是妖气,或是魔气,甚至就连一片乌云也可以让它的景象受到影响,这就好像自古以来的美女,从来都是有丝丝缺陷的才能真正叫美女,也才能让人真正记住它,而人造的美女千篇一律,看似每一寸都完美到了极点,但实际上合到一起,你会觉得别扭。”

“世间之事,均是如此。”

听到韩三千的解释,穿山甲大致上明白了:“三千,你的意思是,这月亮是假的?”

“水月洞天嘛,它的存在就和结界一样,其实并非是我们想像中的某种功能,而是另外的作用。”

“它,是来给我们指路的。”说着,韩三千几步走到了水池的旁边。

穿山甲紧跟而上,望着水中摇晃的月亮,摸摸脑袋,不解的道:“这怎么指路?”

韩三千微微一笑,一把抓住穿山甲的手,紧接着猛然便跃身跳进了池中。

“我操!”

穿山甲哪能想到韩三千会突然他娘的来这一出,慌张的大声一吼,下一秒,随着水池的一声炸响,两个人已经直接掉进了水池之中。

一进入水中,穿山甲那叫一个乱蹦乱挣扎,防佛旱鸭子进了水里要了他的命,嘴中还不断破口大骂:“你妈的娘啊韩三千,我顶你个爷爷外加你大娘,你他妈的有病啊,你往水里跳,你他妈长的好看,湿了身一样是帅哥,老子他妈的就这身衣服,你……等等。”

骂到一半,这货突然直接傻在了原地,没有想像中大水铺面,更没有想像中的浑身湿透,反而此时如同站立在陆地一般。

抬眼望去,上空却是水光嶙峋,隐隐可透其清澈之度,望到天空之月,两人置身于水中,但似乎又不受水之影响,要多奇妙有多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