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少妇玩3p两男一女 一人㖭上面2人㖭下

2022-06-20 17:44:30 5点热度

至上四柱的威名,被践踏在太古生灵的脚下。

但,要彻底炼杀盖灭这样的强者,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那是不灭巅峰的境界!

四大强者在境界上,还差了他很远。能将他镇压,却无法破他的道。

神海无形,藏于道。

神源可大可小,小可入微,藏于海。

破不了盖灭的道,也就无法找到他的神源。。。以酆都大帝的修为境界,尚且无法在短时间内,将盖灭的神源剥离,只能将其关押在酆都鬼城。

盖灭被擒拿后,就关押到神树船舰内部的混沌神狱中。

他的肉身,被分离成六份,头颅其一,躯干其二,四肢四分,镇压在六件神器下方。

其中,头颅更是被四大强者的禁法封印。

劫尊者大喊道:“簌殷,不要走,我有话说,你不能这样对我,这里面有误会!”

元簌殷看都没有看劫尊者一眼,便与三位族皇离开了混沌神狱。

“簌殷,你可以搜魂,老夫可以将神魂剖开,让你看看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是真心,还是谎言?别走!”劫尊者道。

“劫尊别喊了,没用的。她若真的搜你的魂,说明对你已是恨之入骨,我们更是死路一条。”池瑶道。

张若尘观察着盖灭的六份残躯,发现荒月已被剥离,道:“劫尊你看,同样是囚禁,盖灭至上柱这待遇。可见,簌殷前辈对你还是抱有幻想的,你去认个错,说不定,我们马上就出去了!”

池瑶道:“一个女子,只要她对你还有情。你能放在尊严,主动认错,就是疗伤的最好良药。在她看来,在你心中她很重要,超过你认为最重要的尊严,这就够了!”

“反之,她发现自己还比不过你紧拽的区区脸面,自然心中更恨。”

劫尊者似乎真被说动了,垂头沉思,继而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男人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可失。今日若是认了错,今后怎么办,难道要跪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池瑶彻底死心,懒得再劝。

又不是真正丢弃尊严!

池瑶观察盖灭的残躯,眸中露出疑色,道:“盖灭居然只是被镇压,而不是直接开始炼化,太古各族这是何意?”

“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张若尘道。

池瑶道:“何事?”

“暂时还不清楚,但必定与无间岭有关。”

被囚禁的这段时间,张若尘心无杂念,想明白了许多事。

取走优昙婆罗花的人,必然是在九死异天皇之前,进入朝天阙。

而要强行进入朝天阙,修为得高到什么地步?

那样修为的人物,在取走优昙婆罗花后,怎么会留下那么明显的痕迹?使得矛头直指无间岭?

这个痕迹,显然不是留给张若尘的,而是留给元笙。

张若尘只能想到两个可能性。

第一,取走优昙婆罗花的人,故意为之,就是要嫁祸无间岭。

第二,清虚殿中的痕迹,是九死异天皇所为。目的,是将所有人,引去无间岭。

毕竟,除了阎无神,进入过朝天阙清虚殿的强者,只有这么两位。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这说明太古十二族并非铁板一块,相互间也在算计。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这就复杂了!

九死异天皇到底要做什么?

而他现在,又在何处?

同时,张若尘还明白了另一件事,之前元笙绝对没有说实话,空印雪很可能还没有死。而且,多半就在无间岭!

与优昙婆罗花关系最密切的,就是空印雪。

也只有空印雪,能让元笙,乃至元簌殷等太古生灵中的大人物如此忌惮。

不然为何连盖灭都被放置在了一边,没有立即炼杀?

“船舰启动了!”

张若尘闭目,加快速度炼化封印。

……

神树船舰飞在虚空,向无间岭行驶而去。

木质殿宇中。

土族族皇傲然而立,如同高耸的石山,声音浑厚道:“若元皇得到的消息不假,优昙婆罗花真是空印雪带来下界,就存放在荒古废城。那么,云混悬怎么会知道这个消息?”

元笙道:“此事当不会有假。”

“莫非空印雪还没有死?”火族族皇像一片火云,时聚时散。

元簌殷冷声道:“就算空印雪未死,又怎会将优昙婆罗花的秘密,告诉云混悬?”

“大长老这是怀疑,云混悬与空印雪做了交易?”土族族皇道。

木族族皇动容,道:“当年我们五族合力,损失惨重,才将空印雪镇压,封禁到了无间世界。若她现在都还没死,修为岂不是达到了半祖层次?一旦出世……”

“她若达到了半祖境界,出世之后,我们必然会遭到报复。混沌族这么做,就是在牺牲我们,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火族族皇沉声道。

土族族皇要冷静许多,道:“优昙婆罗花真的只能用来续命?以云混悬的年龄,没必要为了续命,冒这么大的风险吧?”

元簌殷道:“就怕与空印雪交易的,是另有其人。”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齐齐沉默,气氛凝重异常。

元笙问道:“大长老指的是何人?”

“混沌老祖!”

元簌殷并没有另外三位族皇那么忌讳,继续道:“当年镇压空印雪,混沌老祖是绝对的主力,两人战力,在伯仲之间。不过,按理说,混沌老祖已经数十万年没有露面,早就寿终正寝了才对。”

“若这背后真是混沌老祖,我们还是别去无间岭了吧!有他老人家在,不可能允许空印雪在下界大开杀戒。”木族族皇道。

元簌殷笑道:“怎么,你怕了?”

火族族皇道:“有什么可惧?大冥山还在呢,混沌老祖再强,也不能打破下界的规矩。当年镇压空印雪,我们也都出力。哪怕空印雪已死,我们也该分到一份好处。”

文学

这时,元簌殷生出一道感应,目光看向殿外,道:“还真是巧了,说他,他就来了!”

“哗!”

她手臂一挥。

一道神劲,从袖间飞出,将神树船舰的阵法打开。

“轰!”

绚烂多彩的混沌神雾,犹如潮水一般,涌入殿门,在大殿中心凝聚出人形,气势强大,神态威严,若九天神皇。

正是混沌族族皇,云混悬。

云混悬哈哈大笑:“看来本皇是来迟了,盖灭已被镇压了吧?所谓至上柱,徒有虚名,乱古强者不及今世。”

“盖灭处在极度虚弱的状态,我们这才能不费吹灰之力得手。他若恢复到巅峰,我们四人加起来,也未必能敌。”木族族皇道。

云混悬道:“无论怎么说,诸位都是为我太古各族先贤报仇雪耻了,本皇佩服。这盖灭在乱古时,辱我太古各族太甚,是十二族的心头恨,必须将他送去大冥山,让我十二族生灵,共食他肉,饮他血。”

殿中,安静下来。

各族族皇都沉默不语,没有表态。

云混悬目光看向他们,继而笑道:“诸位不会是有别的想法吧?盖灭可是十二族的公敌。”

元簌殷见其余几人不敢言,于是,很不客气的道:“盖灭可是至上柱,不灭巅峰。他身上全是至宝,我们找到他,擒拿他,可是耗费了不少时间和手段。按照下界的规矩,谁镇压,就属于谁。”

云混悬与元簌殷对视,顿时,一股针尖对麦芒的肃杀之气,弥漫在殿中。

“哈哈!”

云混悬笑道:“是本皇冒失了,没有想到此处,实在对不住,诸位千万别多想。本皇来此,倒不是为了盖灭,而是为了另一人!”

殿中气氛缓和下来。

元簌殷问道:“何人?”

云混悬道:“听说,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来了下界,修为非同一般,能力压黄泉大帝。但大长老手段更高明,已经将他镇压,可有此事?”

元簌殷眼睛微微眯起,看着云混悬,寒气冲出神树船舰,蔓延天地八百万里。

云混悬很有耐心,脸上始终含笑。

半晌后,元簌殷道:“族皇,去清查出来,杀了!”

元笙从未见过大长老如此动怒,立即起身,向外走去。

很显然,元道族出了叛徒,否则云混悬怎么可能知晓这么隐秘的事?

云混悬道:“大长老何必这般动怒呢?能镇压不动明王大尊的后人,这是手段高明,长了我太古十二族的威风。”

“这是本长老的事,云皇好像管不着吧?”元簌殷道。

云混悬立即摇头,严肃道:“那人可是连黄泉大帝都能击败,万一逃脱,对下界将是泼天大灾。本皇认为,诸位可以一起前往无间岭,先炼杀盖灭,再炼杀此人。”

在场三位族皇,皆知晓元簌殷与那人的关系。亦看出,云混悬与元簌殷已是争锋相对,言语间,早就刀剑齐鸣。

因此他们决定,置身事外。

元簌殷道:“若本长老不同意呢?”

云混悬露出震惊之色,很无奈的道:“可是,这是老祖的意思!”

此话一出,殿中众人,皆感觉惊雷过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