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推到班花绝美翘臀~宝贝你那里又湿又紧 h

2022-06-20 17:40:39 9点热度

她换上了婚纱之后就任由他们做造型和化妆。

足足化了三个小时的妆,顾念总算是化好了。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今天的她将一头齐腰的头发都给盘了起来,精致的妆容配上白色的婚纱,她看起来就像是从天而降的仙女.。

灵气生动又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倾城已经无法形容顾念的美了。

窦青瞳也在镜子前,今天的她穿着红色的旗袍,看到顾念那么美丽的容颜,她的双手放在了顾念的肩膀上。

“我的念念一转眼都那么.大了,居然都结婚了。”窦青瞳本来是不想哭得,但是此时却是有些哽咽。

顾念看着窦青瞳哭,她赶忙的上。前用餐巾纸给她擦眼泪。

“妈咪,我虽然结婚了,但是我还是留在你和爸爸的身边啊,我只是多了一个人疼我而已。”顾念安慰道。

窦青瞳赶忙的接过餐巾纸擦眼泪,她苦涩的笑道,“对。”

现在是新郎在哪里都不知道。

她只是为女儿感到委屈啊。

女儿怎么就那么执着呢?

此时,顾皇也把楼下的宾客给安排好了,他走到了二楼,看到顾念穿着婚纱的样子,他上前拉住了顾念的手,“念念,你真的要等下去?”

他刚才已经和宾客们都解释过了,说是新郎已经在礼堂等着他们了。

所以新郎不需要来城堡接顾念。

顾念挽着顾皇的手,她已经在心中种下了信念。

“爸爸,我会等得,等到晚宴结束我都会等,但是今天晚上之后,我就不会等了。”

那时候,她的心就死了,再也不会相信严启。

哪怕是他回来,她也不会爱他。

可以抛下怀孕的她独自在婚礼上等着他,他十恶不赦。

顾皇听着顾念的话,他叹了一口气,“好吧,那我们走吧。”

说着,顾皇和窦青瞳以及顾念一起下了楼。

顾念是披着白纱的,那精致的容颜在白纱里若隐若现的,更是增添了她的美丽。

楼下,莫麒麟和厉挚诚两个人正拿着酒杯喝酒。

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被眼前顾念的美给震惊住了。

顾念真的很美,但是她的美却是属于别的男人的。

他们都觉得严启肯定会在今天的婚礼上出现。

所以他们一起借酒消愁。

顾念和窦青瞳以及顾皇走到了城堡的大门口。

顾念虽然隔着白纱,但是她也看的清楚外面的一切。

婚车已经开到了眼前了。

她以为严启会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然后抱住她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的。

但是,那只是假象而已。

她呆呆的站在原地许久。

直到窦青瞳开口催促,“念念,我们上车吧。”

顾念这才反应了过来,原来他们还没有上婚车。

而刚才所想到的不过是自己的幻想而已。

严启,你真的还不出现吗?

顾念在窦青瞳的搀扶下上了车,她和窦青瞳坐在后座,而顾皇则是坐在副驾驶。

他们的车子缓缓的往礼堂的方向开去。

期间,顾念一直期盼的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可惜,她还是等不到严启。

看到车窗外的树木和花朵,她甚至希望严启就躲在大树的后面,可是她都没有看到严启的影子。

顾念彻底的失望了,但是她的内心里却还是抱着一丝期待的。

或许再等等就好了。

否则一个人的婚礼让她如何继续呢?

可以看到礼堂了,在礼堂的外面,很多的宾客已经在起哄了。

他们都等着看新娘子呢。

终于,车子在礼堂的大门口停下。

顾皇率先下车,他撑着一把白色的奢华雨伞,而顾念一下车就挽住了顾皇的手,窦青瞳也下车,他们一家人开始往礼堂的里面走去。

宾客们看到顾念那么的美,只是,怎么全程都没有看到新郎呢?

不由得,大家都开始窃窃私语的。

“你们说严先生怎么还不出现?不会是缺席这一次的婚礼了吧?我之前也是听谣言说今天严启不会出现在婚礼上,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谁知道呢,不过要是知道新郎不在,顾大小姐怎么还想着办婚礼呢。你们不要瞎传了,等下就到吉时了,大家就知道了。”

“据说顾大小姐是自己让司机开车过来的,不是应该新郎去接吗?我看这一次婚礼很奇怪啊。”

……

大家在议论纷纷的。

而顾念已经在窦青瞳和顾皇的搀扶下走到了礼堂的尽头。

在那里有一个婚礼的司仪已经在等着了。

现场的装扮都是按照顾念的喜好来装扮的,红色的玫瑰花,一切都是红色的。

她要像全世界证明,她是真的很爱严启。

此时,顾念的脸上带着笑容,她站在礼堂的尽头,大家看到她那么美丽的样子,他们的都觉得很养眼。

可是现在新娘都到了,新郎还不来吗?

顾皇和窦青瞳也没有下台,他们是不会让自己的女儿一个人去面对这些的。

他们一左一右的站在顾念的身边陪着她。

他们的手也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就是怕她害怕。

顾念脸上带着笑容,但是却一直都看着礼堂的出口。

她相信严启会出现的。

台下的宾客们却是一个个的都觉得有些奇怪。

但是他们一个人也不敢问新郎是不是失踪了。

因为顾念脸上的笑容实在是太幸福了,要是新郎不出现,岂不是伤了顾小姐的心?

这严启也太不识好歹了,居然在婚礼的重要关头让顾念这样等着他。

虽然吉时是没有到,但是这样也太不识好歹了。

顾念还是依旧在等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

到了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正是他们早就挑选好的吉时。

此时,台下鸦雀无声,他们都觉得这一次的婚礼肯定是要搞砸了。

而搞砸的那个人就是严启。

那个被选中的平民,他居然抛下这么一个美丽的还怀着他孩子的女人在婚礼上闹失踪。

这个男人实在是要千刀万剐。

都过了十一点五分了。

严启居然还没有来。

现场已经有人忍不住的窃窃私语了。

特别是莫家和厉家的人。

他们之前就知道严启是失踪了,这一次是顾念一定非要举办婚礼等严启的。

现在严启不来,那就是打脸顾念的心啊。

“这严启是不会来了,吉时都已经过了,唉,这严启真的不是男人,居然抛下已经怀孕的顾大小姐。”

“顾大小姐丢大脸了,本来我也就觉得他们不配,这个严启不过是一个平民有什么好的?”

“我儿子那么喜欢顾大小姐,可惜顾大小姐就是看不上,现在顾大小姐还为了一个平民让大家看笑话,我看啊,这一次顾大小姐肯定是看透严启了。”

“顾大小姐好痴情啊,之前她还说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呢,她对严启那么好,现在却被他抛弃,实在是太可怜了。”

……

台下不断的传来宾客们的窃窃私语。

顾念的心在挣扎,有那么一刻真的很想逃走。

但是她却是装作听不到的依旧站在台上。

现在还没有结束呢。

她会等到晚上十二点钟。

她一定会等的。

顾皇听到台下这些宾客们的话却是不舒服了,她的女儿有什么可怜的。

居然会被严启那个小子给害成这样。

他很想拉着顾念下去。

但是顾念却是依旧站的稳稳的,她的眼里含着期盼。

这一刻,顾皇怎么舍得把她叫下去。

既然女儿愿意等严启,他就陪她一起等。

窦青瞳看着顾念站的笔直的,她叹了一口气,“何必呢,念念,妈妈好心疼你。”

这样执着的顾念真的很让人心疼。

可是窦青瞳也没有办法,不到最后关头,念念都不会放弃的,她这个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只有被狠狠的伤透了,她才会死心。

或许今天一天都等不到严启,她就真的会死心了吧。

……

就这样,顾念和顾皇以及窦青瞳还是站在台上等着严启。

而台下他们也不说话了,他们知道,顾皇都没有发话呢,这一次的婚礼也没有取消的,他们也得陪着他们一起等。

这严启是真的面子大了,居然可以让他们的主宰和A洲那么多的名门望族等他一个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

与此同时,霍祁严也没有要来A洲的打算。

B洲京城医院里。

魏老在给赵雅兰检查了一番之后,他还是对着霍祁严和霍天名两个人摇摇头。

“霍三爷,你也知道这禁药如果一旦被人吃了,那么就是瘾越来越厉害,那么只能后来又继续吃,然后被这禁药给彻底的掏空身体。”

文学

“难道目前我们金国还没有办法治好吗?”霍祁严握紧了拳头,他的眼里很是担心。

魏老摇头,“没有,当初我本是想要让顾念研制一下可以克制的药,但是那个时候顾念出事了,我也就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

霍祁严抿着唇,“念念会有办法?”

“是的,念念在医学方面的造诣特别的高,可是她现在人在A洲,要是没有失忆的话,她肯定愿意救霍夫人的。”

魏老说着叹了一口气,“唉,也不知道念念在A洲怎么样了,祁严,你在A洲的时候说是又和念念在一起了?”

霍祁严没有隐瞒,他的眼里有着一丝愧疚,“我现在还不能保护好顾念,所以我只能回来,她在A洲一开始是挺好的,但是……”

想到了白志林说的顾念今天还是依旧举办婚礼,而且她还带着身孕,他很清楚顾念一定很难受。

可是他暂时真的没有办法。

“但是什么?”魏老很是困惑,他也不确定顾念到底是在A洲怎么样。

他是很看好顾念和霍祁严的,但是霍祁严去了一趟还是没有把顾念带回来,他也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霍祁严不想魏老担心,他选择了隐瞒。

魏老也不好追问,“总之我觉得顾念可以治好你母亲。”

霍祁严点头,“我会想办法让顾念恢复记忆的,也会把她带回来的。”

说完,魏老不再说什么。

霍祁严回到了赵雅兰的病房,他也不隐瞒,“妈,我刚才问过魏老了,你的身体没事的,但是需要顾念来治你,我会尽快和顾念和好的。”

赵雅兰听着霍祁严的话担心的不得了。

“你还要去A洲吗?顾皇现在肯定很生气,还有顾念,你在她的身边那么久她都没有办法恢复记忆,更别提以后了。”

霍祁严有自己的想法,“妈,我希望你可以接受顾念,我会把她带回来的,哪怕是拼上我的命我也会爱她保护她。”

赵雅兰听着霍祁严的话,她欲言又止,或许真的是她自己想的太多了,不该总是阻止顾念和霍祁严在一起的。

“好。”

霍祁严从医院离开,他回到了雾都。

白志林正在书房里等着他。

“怎么样?顾念取消婚礼了吗?”霍祁严着急的问。

白志林正想要和霍祁严说这个事情,他抿着唇,语气有些担忧,“没有,三爷,顾小姐和顾皇以及窦夫人都站在礼堂等着你,现在整个A洲的人都在传你是一个狠心的人,居然让怀着身孕的顾小姐那么辛苦的等你。”

霍祁严知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顾念还在等着他?

此时的霍祁严可以想象到顾念是有多么的心酸。

他握紧了拳头,忽然重重的砸在了书桌上。

他对不起顾念啊,可是他无能为力。

白志林看到霍祁严的动作,他赶紧的上前劝说,“三爷,我相信顾小姐以后会谅解你的,但是您现在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霍祁严深思着,“继续留意礼堂的动静,随时告诉我。”

霍祁严现在哪有心思做别的。

他就一个人坐在原地,手支撑在脑袋上,他在想着该用什么办法让他能够早日的进入A洲,拿到A洲的势力。

才可以早日的和顾念在一起。

霍祁严对着手机屏幕上他和顾念的照片发呆了好久。

而这个时候,A洲礼堂里。

顾念还是和顾皇以及窦青瞳站在礼堂的尽头。

司仪的腿都站的算酸了,可是他不敢动,他不敢吭声说婚礼暂停。

顾念当然也觉得双腿很是酸痛,加上她本来就怀有身孕,现在是前三个月怀孕的最危险的时候了,是很容易流产的。

她觉得肚子也开始出现了酸痛的症状。

窦青瞳看着顾念似乎是有些不舒服,她开口劝说,“念念,我们回去吧,严启肯定不会出现了。”

顾念还是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她的眼神还是依旧看着不远处礼堂的大门口。

“我会等到今天的最后一刻,我给他时间。”顾念的眼神格外的认真。

顾皇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他从小就是天之骄子,从来就没有这样等过一个人,这严启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找到他,他一定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看向了顾念,“念念,爸爸和妈妈都会陪着你的。但是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下一次我们绝对不会再接受严启这个女婿!”

顾皇已经因为顾念不断的突破自己的底线。

顾念的内心其实已经绝望了。

对于严启而言,还有什么事情是比她还要重要的呢?

等到了现在,其实等待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他不会来了……

在台下的众人看到顾念依旧隔着面纱,他们都在为顾念捏把汗。

看来顾大小姐是真的很爱严启。

这严启也太不知福了,这一次要是他不出现,那么他一辈子都别想再得到顾念的原谅。

“爸爸,我会等下去的,不到最后一刻我都不会放弃。”此时的顾念眼泪含在眼泪。

她真的从来觉得那么委屈过,为什么让她委屈的人会是严启。

他不是说了会陪着她到永远的吗?

不是说不管发生什么都是因为太爱她才做的吗?

可是在她心口血淋淋的插上几刀的人又是他。

严启,要是再不出现,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窦青瞳看着身边的女儿在哽咽,她对着司仪说道,“拿几把椅子过来。”

却不想,顾念立刻就阻止了,“妈妈,不需要拿我的。”

窦青瞳知道顾念是什么意思了。

她这是准备站一天一夜吗?

“念念,你怀着身孕呢,不要为了严启那个男人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窦青瞳心疼不已。

顾皇也心疼了,“念念,听你妈妈的,我们就坐在这里等。”

但顾念就是那么倔,她摇头,“不,我肚子里的孩子来的也是一个意外,既然他的父亲都那么不在意他,我何必要在意他呢?”

这句话说出口,顾念的心像是被撕裂一般的疼。

她很在意孩子,但是也恨严启的无情。

他说不见就不见了。

说什么不要忘记他一直都爱着他,男人的诺言都是那么廉价的吗?

顾念这一刻是真的绝望了。

窦青瞳和顾皇哪怕是再心疼顾念,可是也只能默默的陪着她。

既然顾念都说了先暂时不要管肚子里的孩子,那么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台下的宾客们听着台上顾念他们说的话,他们也很心酸。

莫麒麟和厉挚诚此时也在台下。

他们都内心巴不得顾念流产,到时候恨透了严启,那么他们就有机会了。

他们就不信严启这样伤害顾念还可以得到她的原谅。

厉挚诚看向了身边的下人,“记得在外面准备好急救措施,随时等着顾念。”

他知道顾念这样站一天一夜绝对会身体不舒服,哪怕是她之前体质再好,但是她怀孕了,那就是不一样的。

他准备好了急救措施,到时候顾念肯定会感激自己的。

他就可以跟顾念更亲近了。

而莫麒麟却是一直皱着眉头。

他之前就在怀疑严启可能是霍祁严了。

要是严启真的只是A洲的平民,他可以得到顾念的青睐是绝对不可能错失这一场婚礼的。

除非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到这里来。

而霍祁严是最符合目前的情况的。

他不自觉的看向了台上的顾皇。

会不会顾皇也知道?

他倒是希望顾念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那么到时候不管是严启还是霍祁严,都无法得到顾念的原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随即就到了下午了。

顾念中午就没有吃饭,她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优雅地站在司仪的身边。

窦青瞳和顾皇也有劝顾念吃饭,可是她就是不吃。

这是要不吃不喝的等啊。

窦青瞳气极了,严启这个男人居然那么不识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