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嫩圆润饱满的双乳&院子里公开惩戒(下)write

2022-06-20 17:32:06 9点热度

“好!”法蒂玛毫不犹豫的点头:“我当然也希望拉希德成为酋长!”

“如果你有任何需要,可以直接跟我说,但不要让拉希德跟我见面,我和拉希德之间,不能有任何联系。”

法蒂玛一时之间没明白过来:“为什么?”

“如果被其他人发现,拉希德得到来自犹太人的帮助,你觉得他还能保住王储的位置?”

法蒂玛急忙点头:“明白了。”

“不管有任何事,我都在家里解决。”底波拉拖着长音,意味深长的告诉法蒂玛:“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吧,为什么政治和商业联姻很重要,各方面权贵都频繁建立联姻,正是因为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放到家庭内部就可以很容易的协调。”

法蒂玛当然明白这个道理:“难怪啊,苍浩同时迎娶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很多势力都表示支持,事实上这就是建立了一个,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沟通渠道。”

“是的。”底波拉点头:“你父亲支持这次联姻,因为他也想要有一个渠道,可以跟我们犹太人沟通,只不过你父王的想法跟你们兄妹不完全一样,未必想要和平解决所有问题,事实上,他还可能暗中同情犯罪分子。”

法蒂玛露出真诚的,甜甜的笑容:“以后有事我们及时沟通。”

“时间不早了,还是休息吧。”底波拉看了看时间:“不管有什么事儿,今天都解决不了。”

法蒂玛也是这么想:“我早就困了,要不是你说个没完,我早就睡了。”

同一时间里,在庞劲东那边。

庞劲东同样很累,回去之后刚想要休息,接到了拔轮德的电话。

如今,拔轮德找庞劲东太容易了,想给庞劲东打电话, 随时都可以打。

庞劲东作为木邦共和国国父,果敢共和军的缔造者,和克拉集团的董事长,有很多联系方式。

所有具备如此之多重要身份的人,都有很多联系方式,每个联系方式用做不同的方面。

比如说,果敢共和军联系庞劲东,有专用信息渠道。

运河城安全部队想要向庞劲东汇报什么,同样有自己的报告渠道。

而这两个渠道是绝对不能混的,因为这是两个国家的武装力量,涉及到的事务不同,联系渠道要是混淆,很多事情会跟着弄混。

但不管庞劲东有多少联系渠道,其中大多数洪妙雪都知道。

因为庞劲东唯恐洪妙雪在外面惹事儿,把自己的各种联络方式,大都告诉了洪妙雪,以备洪妙雪如果有什么急事,可以第一时间找到自己。

这样一来,拔轮德只要问一下洪妙雪,自然就知道怎么找到庞劲东了。

拔轮德一脸的虚伪提出:“亲爱的庞将军,希望你还没休息,我本来不想打扰你,但确实有急事。”

“少特么废话!”庞劲东非常不耐烦:“直接说你有什么事儿!”

拔轮德直接提出:“市民同盟发动了新一轮袭击,我希望你能够约束一下,最好能让他们解散。”

“你是不是疯了?”庞劲东不屑的一笑:“市民同盟跟我有什么关系,如果你认为是我建立了这个组织,最好拿出来证据。”

“这个组织真的跟你没关系?”

“跟我有关系?”

“好吧, 最好跟你没关系,因为我会彻底歼灭这个组织。”拔轮德呵呵一笑:“如果这个组织真的跟庞劲东你有关系,你直接下令解散,倒是可以避免不少伤亡。”

“年轻人有自信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王家军那帮饭桶如果能歼灭市民同盟早就动手了,还会等到今天让整个首都变成战场?”

“过去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资金,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拔轮德意味深长的提出:“打仗吗,归根到底是打钱,只要有了钱,一切都好说。”

庞劲东颇为讥讽的说了一句:“你的气魄是我见到的年轻人中少有的!”

拔轮德当即道:“这笔钱由你来给我们提供。”

“ 你竟然让我掏钱。”

“当然。”拔轮德直接就道:“洪妙雪现在我的手里,这个女人罪孽深重,如果进行审判的话,最后结果只会是死刑,但国王陛下表示愿意签署特赦令,条件就是运河城必须支付平定叛乱的费用。”

“你这是来索要赎金了。”

“你怎么理解我的要求都可以,反正你必须答应。”拔轮德撇了撇嘴:“你最好现在马上做出决定。”

庞劲东呵呵一笑:“你做梦!”

文学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拔轮德轻呼了一口气:“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有多难吗?”

庞劲东阴沉着脸,不悦的问道:“我什么处境?”

“市民同盟这么闹下去,最后能有什么结果呢?”拔轮德不需要庞劲东回答,自顾自说了下去:“他们要求改革王室制度,这绝对不可能,几十万王家军支持王室,市民同盟只是一些普通百姓,在这场战斗中只会彻底被击败。虽然现在局面是僵持状态,但王家军取得胜利只是时间问题,比偶经我们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而且有持久作战能力。”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们都知道市民同盟的背后是差瓦立。”拔轮德冷笑着说了下去:“王家军一直想要推翻差瓦力,然而一直都没有成功,我仔细思考过,最后找到了原因。”

庞劲东不咸不淡应了一声:“是吗。”

“这个原因其实不是你们血狮雇佣兵支持差瓦立。”拔轮德一字一顿的说起来:“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手头没有差瓦立的罪证,如果可以确实认定差瓦立从事犯罪活动,那么我们就一定可以彻底推翻差瓦立。”

庞劲东丝毫不在意:“继续说。”

“摧毁市民同盟之后,我们会对主事者进行严格审讯,找出差瓦立支持市民同盟的证据。”拔轮德幽幽道,接下来的态度更加激进:“差瓦立身为内阁之首,竟然怂恿暴民挑战王室,这个罪名足够让差瓦立死上一百次了,你说呢,庞劲东将军?”

庞劲东承认的点点头:“没错。”

“所以你们输定了,你还不如给我一笔经费,让我直接平定叛乱,然后我会手下超生放过差瓦立。”拔轮德理直气壮的道:“只要差瓦立尊重王室和王家军的利益,今后可以继续统领内阁,暹罗政治三驾马车继续并驾齐驱,这样不是很好嘛。”

庞劲东面对拔轮德这种赤果果的敲诈,似乎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了:“你的美梦应该醒一醒了,如果你真的试图推翻差瓦立,运河城和木邦共和国必定出兵干涉。到了那个时候,你们的下场会更加凄惨,现在市民同盟只是要求改革王室制度,到那个时候就可能是彻底毁灭王室,相信我,我到时一定亲自带人,把你们那个二流子国王,还有你们王家军所有军头,全部活埋在克拉运河的河床上。”

“出兵干涉我们的内政吗?”拔轮德摇了摇头:“你们会遇到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

庞劲东冷哼一声:“你还真说对了,国际社会一定会谴责,但也只是谴责而已,还能怎么样?”顿了一下,庞劲东质问:“不管米国还是北约,你认为他们会出兵帮助王室,重新登基执掌大宝?”

拔轮德无语了:“这……”

“我知道你们有一些极端的做法,目前还没用出来,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其实我们也一样。”庞劲东轻哼一声, 又道:“而且我们可以做到的绝对比你们更加极端!”

拔轮德无语:“这……”

“你说你反思过,为什么总是无法推翻差瓦立,我看你的反思结果只是个屁,其实完全没有找到问题的重点。”庞劲东一字一顿的道:“差瓦立的地位之所以这么问,不只是因为我们血狮雇佣兵支持,更是因为有着广泛民众基础,你没有思考过为什么普通百姓这么支持差瓦立。我可以告诉你,其实原因很简单, 差瓦立擅长搞经济,这几年来暹罗经济蒸蒸日上,不仅外商投资越来越多,本国企业也在得到长足发展,普通百姓有了更多的就业岗位,收入水平获得显著提升。同时差瓦立大力发展社会保障,让社会最底层群体温饱得到保证,并且活得更有尊严。我建议你去看一下,你们国家这几年来的各种数据,不管是国民生产总值、国内生产总值还是就业率、居民收入增幅,包括居民人均寿命,都处于历史最高位,与此同时,通货膨胀却维持在历史最低位。”

拔轮德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