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在桌子上狠狠的cao我@好紧好爽小荡货

2022-06-20 17:24:12 12点热度

她随即打了个电话,让服务员把她提前准备好的酒送过来,随手推开了边上包厢的门走了进去,祝夜宵也是一脸好看戏的表情。

秦陶陶根本不想过去,可脚下却不受控制地跟着她进了包厢。

“……”

渣作者!你丫的给我等着,有机会我一定给你烧香!

两分钟后,包厢外的门被敲响。

管姬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满脸嘚瑟:“进来。”

服务员推门而入,开了两瓶酒,分别为她们倒满。

这两瓶酒,一个白色包装、一个红色包装,其中红色的那瓶里已经提前加了料。

管姬看着服务员把两杯酒倒好后,立刻端起了白色那杯,仰头挑衅地望着秦陶陶,“来,拼酒!”

秦陶陶:“我……”要跟你交换酒杯!

话还没说出口,带着半张面具的服务员却已端着红色那杯送到她面前,毕恭毕敬道:“大小姐,您的酒。”

磁性的嗓音特意压低了几个调从耳畔响起。

秦陶陶错愕地抬头,对上了一双深邃似海的眼眸。

哪怕面具遮挡住大半张脸,可那熟悉的目光却令她心头一颤!

——景御宸!

她差点激动得喊出他的名字。

“怎么,你现在想反悔也来不及了!今天你要是不喝,我是不会让你走出这里的!”管姬还以为她是怕了,立刻言辞威逼。

秦陶陶啧了一声,恨不得把这酒往她那张嚣张跋扈的脸上泼过去。

“大小姐,这是我亲手准备的,请您务必品尝。”直到景御宸的声音再次响起。

对面的祝夜宵总觉得这服务员有点眼熟,但一时也想不起来。

显然,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将堂堂的景教授和小小的服务员联系到一起。

“喝就喝!”看到景御宸的出现,秦陶陶就已经放了一半的心。

如今听明白他话里的深意,更是彻底放下心来,端起酒杯,没有一丝犹豫地一饮而尽!

管姬见此情形差点笑出声来,也开心地就杯里的酒喝了个干净。

“继续——”有这个最强反派在身边,秦陶陶安心下来,也放飞自我。

想下药害我,今天姑奶奶就跟你拼酒,不把你喝吐不罢休。

“好啊!”管姬巴不得她多喝几杯,到时候药效只会越来越强,发挥得越快,不管她走出去遇到什么样的男人,一定会不要脸的贴上去。

到时候,秦家大小姐和各种男人淫、乱的视频传出去,她的名声就毁了,也不可能再来纠缠伤害祝夜宵,简直是一举两得。

管姬自以为算计得很好,高兴得和她拼了一杯又一杯。

直到第五杯下肚,她的整张脸都变得通红,呼吸急促,身体里忽然涌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灼热感。

“怎么这么热……”她还以为是包厢里的空调温度太高了,随手脱掉了身上的外套。

结果,没有任何用处,身体里那股热流窜遍全身,难受得她眼前都开始模糊了。

再也顾不上秦陶陶的状况,她忽然越过他们走出包厢,脱掉一件又一件。

“小姬,你怎么了?”祝夜宵还很奇怪,怎么拼酒拼到途中,还没把秦陶陶灌醉,她就先出去了。

他连忙也跟了出去,居然看到管姬把衣服脱得只剩下一件蕾丝内衣裤!

他顿时大惊失色,上前阻止,“小姬,你这是在干什么!”

“别管我!”管姬却脱得起劲呢,摇晃着脚步,朝着楼下走去。

听着舞池内的音乐,她开始疯狂摇摆,连最后一件内衣都脱了个精光。

“哇啊——”现场响起了一片惊呼声,口哨声,“这也太骚了吧!”

“都露点了,这女的就这么缺男人呢!”

“这身材是真不错啊!我都快喷鼻血了!”

文学

平日里,大家就算玩得再开,也不可能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更何况连个面具都不带,脸面都不要了吗?

面对这种放浪形骸的场景,男人们热血沸腾,女人们尖叫,看着管姬跟嗑了药似的,在舞池里疯狂涌动裸、体,人群统统都围拢了过去。

有的人还拿起了相机开始疯狂拍摄。

祝夜宵脸色大变,跟着挤进了人群之中。

这可是管家小姐,他好不容易钓到的女人,如果跟他在一起出了事,后果不堪设想。

可他一个人,哪里能抵得过舞池里的几十人呢!

场面一时间简直混乱不堪!

秦陶陶在楼上看得目瞪口呆,“她、她这是……”

“把给你下的药,喝进了自己嘴里。”景御宸摘下面具上前,眼神冰冷道:“这叫自作自受。”

“你怎么知道她给我下药了?”不过秦陶陶也丝毫不同情就是了。

要知道,这药在剧情里,本来是给她喝下的,当时要不是她意志力坚定地逃出去,恐怕也会变成管姬这样,放浪形骸,丢弃自尊,从此再也无颜见人。

现在也算是因果报应!

景御宸看了她一眼,答非所问道:“你来俱乐部,有什么事要处理?”

“哦对了!还有件要紧事!”秦陶陶连忙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正好八点整。

“跟我来。”她连忙带上耳机上楼,随即点开了手机里的监控设备。

与此同时,七楼最里间的VVIP的包厢内——

“苏、苏少爷!对不起……”一道怯懦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陈真红着眼眶看着坐在沙发上吊儿郎当的苏向文,“我没能按照你的要求,帮你伤害秦陶陶,我、我知道是我没用,可秦小姐真的是个好人,对我这种人都很和善,我下不去手,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妹妹吧!”

苏向文脸色阴沉,“你还有脸求本少爷?让你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还想要放过你妹妹?你把老子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