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人乱p杂交公车,老头粗大疯狂撞击呻吟

2022-06-20 17:09:48 8点热度

看着就两间房能住人,李红军就提出早点吃完饭,吃过饭大家就启程回城里,把两间房倒给大栓跟二栓当新房,不能耽误了人家入洞房。

做完饭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两个新媳妇,大栓的媳妇虽然不如二栓的媳妇漂亮,但干家务活是把好手。

二栓的媳妇长得俏,但什么都不会,连给媛媛蒸鸡蛋羹都做的一言难尽。

因为中午的酒席一点剩饭,剩菜都没有,刚从赵队长家拎回来的两只大公鸡就成了晚餐。

还切了肉,做猪肉炖酸菜。

因为饭后要赶夜路回去,酒就没喝。

“大栓,初三厂里开工,你初三早上就要到城里,千万别耽搁了!”

“舅,您放心吧,我初二晚上就进城!”

陈金凤点点头:“我看行,还是大栓想的周到。”

李贵也不忘安慰二栓:“二栓,你也别急,最晚三月份你也能进厂!”

同样都是外甥,虽然憨厚老实的大栓更得人心,但二栓也是李春霞生的,李贵也得照顾一下二栓的情绪。

李春霞:“咱家的房子卖了,你们也都知道,我今个就跟你舅他们进城,准备用卖房的钱加上今个收的礼金,还有我的棺材本在城里买套小院子!”

“丑话我说在前头,这房子若是成功买下来,我以后就跟老大一起生活了,老大给我养老送终,将来我入土了,这房子就归老大所有!”

二栓的媳妇明白,这是要分家了,在桌子下面用脚踢了下二栓。

二栓会意:“妈,我也可以给您养老啊!”

李春霞撇撇嘴,不屑道:“就你这么大的人了,以往不都是我伺候你洗衣做饭,家里的活都是老大一肩挑,你能伺候好我么?”

“还有你媳妇,连个饭都不会做,到时候是你们伺候我这个老婆子,还是我老婆子伺候你们小两口?”

这话说的二栓没脸接茬,二栓媳妇也羞愧的低下头,恨不能有个缝隙让自己钻进去。

“等你成了工人,到时候厂里都会给你们在城里分间房,你们也会有自己的住房的!”

别看二栓有些小心思,但李春霞的威严不容挑衅,他也不敢。

大栓没说什么,乡下的习俗就是大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用来养老的,所以家产也都归大儿子。

虽然是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李春霞从小就疼二栓,但不代表她是个糊涂的,在养儿防老这件大事上她可是心里透亮。

吃过饭,大家稍作休息。

大栓把给舅舅跟舅妈准备的山货,给装在后备箱里,李红军发现竟然还有野味。

“大栓,这兔子你自己套的?”

“嘿,我哪有那本事,赶大集的时候遇见的!想着你们城里人就稀罕这口,就买了!”

“大栓,还什么时候有集市?”

“得过几天了!”

李红军暗道可惜,他这么把乡下的赶大集给忘了呢。

集市上可是有不少好玩意的。

“二栓,麻烦你件事,赶集的时候若是见到野味,或者什么好东西帮我买回来!”

李红军偷偷塞给二栓五十块钱。

二栓把钱收好:“行,你放心吧,到时候我给你送城里去!”

“大栓,别装了,给你媳妇跟二栓他们家留下吃,城里什么都不缺!”

李红军发现大栓,正把今日收到的鸡蛋,腊肉,等一些东西给他往车里塞。

大栓置若罔闻,李红军只能伸手拦住大栓。

“老大啊,剩下的就算了。”

李春霞发了话,大栓这才停了下来。

李红军又把花生油跟香油给拿了出来:“这个你们在乡下难买,城里不缺,你们留下吧!”

因为返程车上多了一个人,红霞跟冯小美只能互相抱着了。

回到家后,大家也没兴致说话了,一个个都回屋倒在床上。

第二日,大年初二。

回门子的日子,大栓跟二栓带着礼物跟媳妇回了娘家。

二栓这边到了丈人家,十分硬气,腰杆子也直了。

他结婚办的体面,十里八乡都没他这么风光,并且也要去城里当工人了,以往是他求着人家嫁闺女,现在他家庭地位蹭蹭上涨,连丈人家对他的态度也发生了跟不上的变化。

“二栓来了,快进屋!”

丈母娘竟然在外面迎接他,这是他没想到的。

“老婆子快去给女婿沏茶水!”

老丈人对二栓近亲的不行,还主动给他递烟。

其他女婿看了眼热,心里不是滋味,但也只能憋着。

“二栓啊,当初相亲的时候我就看你小子是个有福气的,有能耐的,长相好,有能力···这不你都要去城里了,将来有机会可要拉车一把你小舅子啊!”

二栓的老丈人一顿吹捧,接着露出了狐狸尾巴。

文学

被吹嘘的飘飘然的二栓,猛然醒过神来。

原来是为了小舅子,但他不动声色,并未应承什么,毕竟他哪有那个本事?

不过二栓的媳妇在一旁留缝,二栓抹不开脸面也只能说场面话。

“爹,您放心,有机会的话肯定不会忘了自家人!”

大栓那边好一些,虽然老丈人有其他心思,但人家姑娘是个好样的,到家就把情况都告诉了父母,自家丈夫家没啥,主要是婆婆的兄弟有能力,丈夫的工作都是人舅舅给安排的。

最最最重要的是,舅妈不是个好相与的,自家那点小算盘暂时是没法实现了。

不过大栓初三就要进城了,这是个好消息。

“大栓,你初三就要进城了?”

“爹,我舅说了,初三就能进厂了!”

大栓老丈人点点头:“那这样的话,你放心的去,到时候我把闺女接回来,等你在城里稳定了,再把她接城里去!”

“爹,这可太谢谢您了!”

“嗨,这孩子,一家人那么见外干嘛!”

大栓丈母娘:“只要你别一进城,就把我姑娘给忘了就行!”

大栓:“娘,您放心吧,我大栓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当初我舅舅没帮衬咱家的时候,你们也没嫌弃我,把姑娘嫁给我,这我都记得。”

“更何况,俺娘也喜欢周梅!”

大栓的媳妇叫周梅,据说是因为生她哪天梅花开了,就起了周梅这个名字。

吃饭的时候,周梅把婆婆去城里买房子的事情讲了,也讲了将来城里的房子留给他们小夫妻。

二栓的丈人,丈母娘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嘱咐女儿:“将来一定要好好孝顺婆婆!”

吃过中午饭,大栓的老丈人知道女婿晚上就要赶夜路进城,这一走就是几十里地,就让自家老婆子给女婿烙大饼,切点腊肉到时候卷饼吃。

看着大栓空着两手要进城,就开始给大栓准备点礼物,虽然是亲舅舅,但也不能什么都不拿,要不往后情分就会越来越薄。

丈人忍不住教导女婿。

大栓苦恼的抓抓头:“爹,不是我不想拿,是我舅跟舅妈不让,每次只要一带东西他们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数落我!”

“没事,礼多人不怪,咱们乡下也没什么好东西,我这有一张皮子送你了,你拿去送给你兄弟吧,我看他家姑娘也就两三岁!”

“正好天冷,给他家孩子铺在床上,这东西可暖和了!”

大栓看着灰白相间的一张完整的狼皮。

“爹,这可不行,太贵重了!”

“啥贵重不贵重的,又不是金银珠宝,不过就是我早年间打了一头狼的皮子而已。”

大栓知道丈人这是想讨好自家兄弟,将来也想把小舅子送城里当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