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跪着品箫_男朋友买玩具玩我

2022-06-20 17:03:44 13点热度

她看到窗外都是那种古香古色的建筑,等他们到了那家博物馆,还完全保留了原始旧址的建筑物。

就更加让人叹为观止了。

“已经到了,我们下去吗?”

神元凌这一路上都没敢说一句话。

当然,也没敢朝后望一眼。

温栩栩心情恶劣到了极点,没有理他,她直接推开了车门。

“咔擦咔擦——”

却没有想到,当她下来了,竟然看到那博物馆的门口,还有好多拿着摄像机的记者们,此时,正对着每一位进去的人狂拍。

温栩栩立刻又缩回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宴会?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的记者?蓝远那个老东西到底想干什么?”

“……”

过了好一会,还在前面僵坐着的神元凌,才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一下。

“这是国内首批流落海外的文物回归庆贺宴会,文物局非常重视,特地请了各大主流媒体的记者们来报道这件好事,所以,你的身份如果这个时候被披露出去,就会在全国引起轰动。”

“然后呢?”

“然后,你应该还不知道,白宫那边,因为上次的事件,朱成文已经威望全失,国会急需一位新的领导人来稳定大局,而你的出现,无疑就是最佳时机。”

神元凌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却不料,他的话音刚落,背后的女人就开始骂了:“荒唐!难道他还想我做女皇帝不成?”

神元凌摇头:“不是的,他是想让你做皇后。”

“什么?”

温栩栩彻底被震惊到了:“皇后?!”

神元凌点了点头:“对,因为他最终的目的,还是自己掌权,所以,你成了白宫真正的公主后,你的驸马爷就出现了。”

“谁?”

“霍司爵!”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在最后说出这样十分熟悉的名字来。

霍司爵?

是她耳朵出问题了?还是他自己在胡说八道?

他们想要夺权,竟然还会在计划这么多后,把她的丈夫霍司爵给推上去?这怎么可能呢?他们现在可是生死仇敌!

温栩栩又惊又怒,根本就不相信这样的事。

可就当她要再问清楚的时候,不远处博物馆门口的人,竟然还发现他们这辆车了,于是,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先生女士,请问,你们是来参加宴会的吗?”

“……是的。”

温栩栩不得不点头。

这位工作人员见了,顿时态度更加热情了。

“那麻烦二位下车吧,我们正在入场,大概是六点半的左右,宴会就会开始了。”

他恭恭敬敬的邀请温栩栩下车。

没有办法,温栩栩只能提着裙子下来了。

而她一下来,随着身上这抹耀眼的红色出现,马上,那些正在博物馆门口的记者们都捕捉了过来。

“天哪,这是哪里来的宾客啊?好漂亮好高贵啊,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一样。”

“对啊,应该身份很显赫吧。”

“赶紧拍照赶紧……”

不到两秒钟,温栩栩都还没有过去呢,那些镜头全对着她拍了起来。

一度,让门口那边此时也正在入场的嘉宾都很不满。

没有办法,温栩栩的相貌,确实是非常漂亮的,而且,她本来也是身份高贵的人,堂堂温家千金,又是帝国集团总裁夫人。

这样的身份,怎能不显赫呢?

温栩栩踩在高跟鞋仪态万千的过去了。

神元凌跟在背后,本来按照计划,他是要跟这个女人一起手挽着手进去的,这样,他们才能显示自己的关系。

可是,此刻,他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

竟突然就觉得自行惭秽!

他不敢上前,更不敢去牵她的手,她就如同那颗最耀眼的明珠一样,他神元凌,根本就不配!

于是最后,一直到两人进入了博物馆。

他在那些记者们的摄像机里,也只是一个小小的随从而已。

“女士,请问您有请柬吗?我们这边需要登记一下。”

“……”

“有有有。”

神元凌这才赶紧上去了,将来之前蓝远给他的那个请柬拿了出来。

工作人员接到了:“原来是裴少爷和夫人啊,快请进,请进。”

温栩栩:“……”

进来了,看着大厅里已经摆好的桌子,还有四周成列着的文物,温栩栩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终于,她盯向了跟着后面的人。

“你刚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最后还是霍司爵?”

文学

“还有,你跟我现在进来的身份,是以夫妻的身份,那真要把我送进了白宫,难道想要做皇帝的那个人不是你?”

她果然是聪明的。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还是能冷静到一下就擦觉到里面的不对劲。

神元凌脸色变了变。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隐瞒,继续说了实话。

“那只是做戏给别人看。”

“谁?”

温栩栩当即又问了一句。

可这一次,这个神元凌却不在出声了,而是站在这里扫了一眼四周后,忽的,他就低声问了句:“如果你现在想走,我可以帮你。”

“……”

温栩栩楞了一下。

大概,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要放她走?

她没有听错吧?他不知道她身上还绑着炸药?

不知道她要是跑了,他回去后,会面临着什么样的惩罚?有可能是死?

温栩栩越发的狐疑了。

不仅仅是他忽然说出这句话,还因为他刚刚说的那句“做戏给别人看”,这个别人,到底是谁?总不会就是这个宴会里的人吧?

温栩栩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很快,宴会就开始了。

温栩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先去了席位上。

“各位来宾,很感谢大家这次的捧场,大家都知道,这次是我们国家首次流失海外的文物回归,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主持人看到大家都坐到了位置上后,也开始讲起话来。

这种宴会,其实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让社会上有钱人士来捐捐款,因为文物的回归,会面临着很多支出。

比如修复、保存、研究……

等等。

所以,在有钱人可以搏名,而主办方又可以得利的情况下,双方就会举行一个这样的宴会。

温栩栩曾经是财阀集团总裁夫人,当然也懂这个,于是她在主持人讲话的时候,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带过来的那个小盒子。

“这……不是紫玉梳吗?”

没想到,她玩着玩着,旁边还有人认出了这盒子。

紫玉梳?

温栩栩转头看向了这个人。

“你认识这个?”

“认识啊,这不就是我们前开国女元勋司徒静璇用过的东西嘛,它跟今天回归的那面紫云镜是一套的,不信你拿去看看。”

这个人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还让温栩栩去确认。

温栩栩怔住了。

原来,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就是她外婆的?

那看来,这就是蓝远让她披露身份的方式了,只要她拿着这个紫玉梳,跟这里在场的每一个人说,这是她外婆的遗物。

那么,她就名正言顺成为司徒静璇的外孙女了。

竟然就是这么容易?

温栩栩笑了:“是嘛,那我还真不知道,这个盒子,我也是今天看着好看,才从一个玉石商那里买回来的,如果说真的是女元勋的东西,那我也一起捐给博物馆吧。”

“哇——”

这话一说出来,整个宴会厅里的人,都发出了一片赞美声。

而那个主持人,更是激动万分的走了过来。

“女士,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请你们收下!”

温栩栩直接把盒子递了出去,快得旁边的神元凌拦都拦不住。

“你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闯大祸了?”

盒子被收走后,神元凌终于没能忍住,又惊又怒的质问了起来。

温栩栩就冷冷的看着他:“闯什么祸?你是想说那老东西会杀了我吗?来啊!”

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意思就是让他可以现在就引爆自己身上的炸药。

神元凌:“……”

猛然间,他就抓着她的手将她从位置上拉了起来。

随后,飞速朝这个宴会厅的门口跑去。

“你干什么?神元凌?你放开我!”

“我放你什么?你知不知道这里其实是蓝远布下的一个巨大陷阱?目的就是为了诱你丈夫前来猎杀?你真以为这是什么博物馆宴会吗?那只不过是给你丈夫抛去的鱼饵而已!”

这个人,终于在忍无可忍下,把所有的真相都说了出来。

温栩栩听呆了!

好一会,当她被这个人拽着跟跟呛呛的从博物馆里出来,她这才死死的拖住了他。

“这怎么可能?我老公他去了西北,他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你真以为他去了西北?”

“不!”

温栩栩立刻否认。

因为,她确实也不认为,霍司爵就去了西北,她更相信,他在声东击西。

可为什么这里就变成了蓝远的猎杀主场呢?

难道不应该是她男人的计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