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妇…呻吟嗯啊:娇妻被老外猛男玩3p

2022-06-20 16:54:15 10点热度

”翟季初走到温歆房里,找到书架上的蓝色文件夹,打开一看。

“拍摄采访收集整理资料?”

“对,就是这个,你把里面内容拍给我,有十页纸,麻烦了。”

翟季初翻了翻,里面都是手写记录,把拍摄,采访,剪辑等一系列实战所需的前期准备,注意要点全记录了下来,看起来很实用,似乎是积累了很长时间。

“这都是你整理的?”

“对啊!我的字你不认识?”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认真。”

“呵,谢谢翟总夸奖,你没想到的事多着呢,我会继续努力的,那就麻烦翟总拍给我一下,我这次出差还要继续完善里面的内容呢。”

“好,那你这次出差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三天左右,怎么了?你是有什么事吗?”温歆在电话里有些兴奋,难不成翟季初想来接自己?

翟季初想了想,三天左右,那就是下周二了。

“哦,也没什么事,就是看你房间乱糟糟的样子,想提醒你早点回来打扫一下。”

温歆翻了翻白眼:“知道了,快点拍给我,挂了。”

翟季初轻笑了一声挂了电话,又仔细看了看手中温歆做的笔记,的确是很认真,看来她真的开始改变了。

手机又响了一下,温歆在催了。

“翟总麻烦拍快一点,我快要下车了。”

“好。”

翟季初刚打开摄像头,手机就闪了闪,提醒自己电量不足,的确只有3个电了。看来得边冲电边拍了。

翟季初先拍了五张,随后就在她桌上找充电器,在左边抽屉翻了翻,里面东西有些乱,中间放了一个精致的正方形盒子。

这是什么?翟季初把盒子拿了出来。

刚想打开,手机又响了起来。

“还有五张呀!”温歆催道。

趁着还有最后3个电量,翟季初把最后五张照片拍了过去。

“收到,谢谢啦!”

目光投向那个精致的正方形盒子,这个盒子在杂乱无章的抽屉里显得格外格格不入。里面一定放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否则按照温歆的性子不会这么宝贝。

里面到底放着什么呢?翟季初有些好奇,但这样冒然翻开别人的东西,是不是不太好?

但抽屉也没上锁。

终究是抵不过好奇心驱使,翟季初打开了盒子。

这是……相册?

翟季初翻开了第一张照片,是一张全家福,照片中温歆被父母抱在怀里,笑得很开心,看样子大约是她六七岁时的模样。翟季初看着照片中的女人,原来这就是温歆的生母,很有气质很好看,某些地方温歆还是遗传到母亲的神韵。

下面还配了一行字,祝温歆小朋友六周岁生日快乐!

原来是她过生日的照片。

等等,下方时间是5月8日。5月8日?翟季初看了看日历,那不就是下周五!

下周五是她的生日,她没有说过,自己才知道。

自己去年过生日时,温歆特别给自己准备的蛋糕和礼物,还有那突如其来的表白……

翟季初抿嘴轻笑了一下,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下面几张照片都是温歆儿时过生日的照片,一直到12岁,之后就没有了。

翟季初微微皱眉,12岁之后她就不再过生日了吗?翟季初突然想到,温歆曾经说过,他父母离婚是在她上初中的时候,这么一算,的确是这个年纪。

温爸和范妈绝对每年都会给温歆过生日,但她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拍下来。

是失去了才会觉得可贵吗?

每个人内心深处都会有无比珍贵的东西。

这个礼盒这么精致好看,保存的应该是自己内心深处觉得很珍贵的东西,而对于温歆而言,她内心珍贵的时候,就是亲生父母还在一起的时候,虽然范妈很好,但终究没有亲生母亲在的时候更让她感到珍贵,尤其是在失去后。

翟季初突然觉得,原来温歆内心也有柔软细致的一面。

当翟季初翻到下面的照片时,突然又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她怎么会有这张照片?这不是当天自己和她眼睛肿了后去拍结婚证的那张照片吗?而且是没有p过的,两个红肿的双眼清晰可见。

她为什么要单独保留这张照片?

是觉得好玩吗?

当翟季初想不明白时,下一张照片却让他瞳孔放大。

这是……

照片里自己在水里闭上了双眼,温歆离自己很近,像是在亲吻自己……

翟季初把照片从相册里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时候拍的?

怎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翟季初思绪回转,努力回想着当时泳池中的发生的所有事情,记得当时她的确是突然从水池里窜了出来,然后把自己拉到了水里,然后……

翟季初看向照片,自己当时在水里紧闭双眼,对周边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浑然不知,足足在水里憋了有六七秒钟才被拉出来,而这其中所发生的一幕,就是这个……

她在亲吻我……

翟季初睁大双眼。

做这种有意识的举动只有一个解释,她喜欢我。

她那时候就已经喜欢我了?

不然为什么要保留这张照片?

翟季初翻到照片到背面,右下角写了两个英文单词:mylove.

翟季初慌忙翻开两人拍的未p过的结婚证件照背面,右下角也写了两个英文单词:mylove.

最后一张照片是两个人前段时间外出素拓时在公园里拍的合影,也被温歆放了进去,背后右下角还是写了两个英文单词:mylove.

mylove……

原来去年自己过生日的时候,她根本不是在开玩笑,她是真的喜欢自己才说出这样的话。

原来她和自己结婚,不是因为家庭父母的原因,不是觉得合适、觉得习惯才和自己在一起生活!

原来从始至终,她一直是喜欢自己,是自己不知道,是自己不敢确定而已。

虽然早就有预感,但没想到她早就这么喜欢自己了!

一切似乎真相大白了。

翟季初突然回想,在自己生日那天,她鼓起勇气和自己表达心意的时候,自己又干了什么呢?自己当时一直以为她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于是说出了拒绝的话。

那时候她一定是受了很重的伤,那时候自己还故意躲着她,她不但要自我疗伤,还要考虑到自己的心情。

但这些她从未和自己说过。

这个傻瓜……

为什么什么也不说呢?

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翟季初承认自己面对感情,不像面对工作一般敏锐,所以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太能理解其中深意。

今天要不是意外发现了这个相册,恐怕自己也不会发现温歆一直掩藏着的秘密。

翟季初慢慢将照片又插到了相册里面,轻轻将相册放回精致的正方形盒子里,放入了抽屉里。

翟季初看着桌面上的温歆的摆件照片,用手点了一下,嘴角轻笑。

所以说,有些话注定还是得自己来说。

经过两天的拍摄取景,大部分素材已经出来了,晚上温歆坐在电脑旁开始剪辑这两天拍摄的素材。

“唉,温歆姐,你还不睡啊。”叶小鱼打着哈切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嗯,我想把这一段先剪辑出来。

“不用这么着急的,明天就收尾了,我们把东西带回去做也行。”

“嗯,我还不想这么快回去。”

“啊?你不会爱上这里了吧?唉,我知道这儿的村民都特别热情,村长也特好说话,但是我们事情办完了也就得走了啊!难道还想在这儿过日子啊?”

“我知道。”温歆合上了电脑,托着下巴看向叶小鱼,“小鱼,你对这边的感觉怎么样?除了村民热情之外。”

“呃……这儿环境很好,空气清新,东西也挺好吃的,整个乡村都很淳朴,没有被社会所污染,就是……”

“就是这边太穷了,你住不惯。”温歆把叶小鱼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唉,我真没嫌弃的意思,可能是城市里的生活过习惯了,所以住在这里有些不习惯……”

“你刚刚说这里的东西很好吃?”

“对,这里的水果,野山菌,鸡鸭鱼肉感觉都比我们市区里买的要好吃,肉质鲜嫩,特别香。老乡还说咱们走之前给咱们带一些。”

“恩,这里的特产是特别好的,遗憾的是却不为人知,这也是村长很头疼的地方,今天和村长聊了很多,完全能感受到他们的无奈,小片面积的需求完全解决不了大片面积输出,昨天看着这满山的枇杷掉落烂了一地,我看得都心酸。”

“所以才需要我们这些做媒体的做出优质的宣传片在政府平台播放,只有多报道多宣传,才能让这片山区被人看到被人关注。”

温歆摇了摇头:“不过我觉得还是不够。”

文学

温歆认真道:“嗯,我觉得宣传片的影响力还是比较局限的,现在购买力大的人群都集中在年轻人中,他们爱吃爱玩,但试问有几个人会认真观看政府扶贫平台?太少了,本来现在看电视的人都少。我觉得自媒体时代手机就是一切,想要把东西卖出去,脱贫致富还得靠自己。”

“靠自己?怎么靠自己?”

“我这几天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所以我决定多留几天,给老乡们开个直播卖货速成课,把怎么用手机平台拍摄视频,开直播的使用方法教给老乡们,让他们自产自销,为自己代言。”

“啊?这你都会?”

“不能说会,可以说是半吊子,在网上学了一些网课皮毛,没想到这时候还真能派上用场了,明天把宣传素材拍摄完后,我准备和村长们沟通一下,晚上来开一场看看效果怎么样再说。”

“温歆姐你好厉害,薛总他知道吗?”

“知道呀,我中午的时候和他谈过,他和我想的一样,简直不谋而合,准备明天和我一起去村长那边谈谈,小鱼,你明天急的话就先回去,我们晚几天再走。”

“不急不急,这种好事怎么能少得了我呢,我留下来和你们一起,总能帮到点什么。”

温歆笑道:“那真是太好了。”

第二天,大家在素材拍摄完成后,温歆和薛宇就把想法和村长说了一下,村长很激动,握着两人的手久久都不放开,说自己很早就听过直播带货这个方式,但一直苦于技术有限,也没人教,老乡们都下意识觉得操作起来特别困难,所以一直没能尝试,如果这次可以尝试一下再好不过。

大家说做就做。和村长讨论,先注册了一个名为“长肖美食任我行”平台账号,随后温歆和同事们先去果园现场和老乡们一起拍摄了一些视频,以轻松有趣的故事为背景,通过村民的演绎,加上调色,剪辑和配乐,几个人分工合作,终于在晚上将几种水果的视频上传了上去。

不知不觉都已经忙到半夜,直到大家感到肚子饿了才发现已经8点多了。果然忙碌让人忘了时间。

村长站在屋子外面一阵踌躇,看到大家起身才乐呵呵地走了进来,笑道:“看大家在忙,我都没好意思打扰,菜早就准备好了,乡亲们就指着等你们一起过来吃了!”

温歆呵呵笑道:“不用等我们,你们先吃就成。”

“那哪成啊,你们这么辛苦,都在为整个村子谋事,是我们要特别感谢你们!可不是要敬大家一杯。”

温歆笑着点了点头,都八点多了,忙到忘记看手机了,手机里有一个未接来电,一看是翟季初打过来的,突然想到自己今天不回去还没和他说,于是找了一个借口出去回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翟季初的声音和往常一样好听且富有磁性。

“你现在在哪?需要我过来接你吗?”

“不用,我今天不回去了,要过几天才能回去。”

翟季初一愣,在电话里顿了顿:“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忙?”

“呵呵,没有,正好有点事,所以得晚几天才能回去。”

“人家在乡下都会住不惯,我看你倒是挺习惯的,还想多留几天。”

“嘿嘿,这儿山清水秀,老乡们都特热情,村长也很好,为什么会住不惯?”

“为什么要晚一些?是出了什么事了吗?拍摄不顺利?”

“没有没有,拍摄很顺利,是我觉得光拍摄想要达到的宣传效果远远不够,所以我们准备这几天给老乡们开个直播带货看看,顺便再教他们一些自媒体平台的使用方法,这样哪怕我们走了,他们每天也可以自己直播售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多好。”

“这是你想的?”

“对啊,然后我和薛老板说了一下,没想到他也想到了,我们不谋而合,可谓英雄所见略同啊,嘿嘿,怎么样?”

翟季初在电话里却突然一阵沉默。

嗯?怎么没声音了?

“喂喂喂?你在听吗?是信号不好吗?”

翟季初突然问:“嗯,只有你和薛宇留下?”

“当然不是啊,大家都留下来了,你以为开个直播卖货两个人就成吗?肯定是大家一起做啊!”

翟季初语气轻松了下来:“哦,那就提前祝你直播大卖了。”

“嘿嘿,托你吉言咯,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买,先试试看。”

“那你准备晚几天回来?”

“明天正式开直播,后天准备教老乡直播速成课,后天做一些收尾工作应该差不多就回来了。”

“你是说周五?”

“差不多周五吧,不然就周六。”

“周六我要出差去外地。”

“啊,周六你也要出差啊?那咱俩正好错开了,呵呵,看来最近大家都挺忙的。”

“那你周五回来吗?”

“我也说不准,看老乡们的学习情况了,怎么了,你有什么事吗?”

翟季初在电话里顿了顿,问:“你忘了周五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日子?我看看啊!”温歆看了看手机日历,“周五是8号,哦,对,是我的生日!我都全忘了。”

“居然还有人忘了自己的生日。”

“这不是最近忙嘛,唉?你居然还知道我生日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