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闺蜜的男人cao翻了全文阅读,女侠高潮无力任人玩弄

自从绿林之乱,各地拥兵自重,他们已经很久没见到这副景象了。楚地诸州来了个齐,还有东江、河兴等地,等于半个天下的州郡都聚在这里。

仅仅因为一个小女子的及笄礼。

当然,这可不是个普通的小女子!那是刺杀吴子敬,一手打破楚地格局,令其父成为楚地实际掌控者的人物。

而且,一年时间过去,东江隐隐有风声传出来。去年李氏差点遭了蒋奕算计,正好徐三小姐陪着姐姐去相看亲事,不但揭穿了江北的阴谋,还射伤了蒋奕。

得知这个消息,众人在心里一合计,恍然大悟。

去年他们就觉得奇怪,蒋奕陈兵江岸,一副要和杨固耗到死的样子,后来忽然弃了经营数年的松阳大营,白白把大好的形势拱手相让,自己也有数个月不见踪影,原来是养伤去了?对上了,终于对上了。

蒋奕吃了那样的闷亏,一年时间都没报仇,此番还叫弟子来求亲,不管是捣乱还是真心的,足以说明他对徐氏的重视。

总而言之,这位徐三小姐不是寻常人,在如今这个特殊局势下,她的婚事归属影响着天下格局。

今天怕是有一场大戏啊!

“东江定了大小姐,不算在内。现在江北来人,漳州来人,河兴也来人了。撇除离得远的虞州和齐郡,好像只剩一个关中了吧?啧啧啧,徐三小姐这个及笄礼,倒比陛下的千秋节还要盛大了。”

“别忘了凉王也来了。大凉虽然是异族,可论起兵马来,不比那几个差。”

楚地使者们聚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

说起来,他们这是第二次聚在一起了。上一次什么时候?就是在雍城啊!他们可是徐三小姐刺杀吴子敬的见证者。

自那回以后,各州唯徐氏马首是瞻。所以徐三小姐及笄,他们必定要来送礼,虽然或多或少也有替自家提亲的意思,但更多的是对徐氏表忠心。现下知道结亲无望,反倒热心地替徐氏盘算起来。毕竟大家都是一条船的,南源好他们才能好嘛!

“关中真的不来吗?我怎么听说,燕徐两家早就接触过了呢?燕二公子和三小姐在京城也很要好,我还以为徐刺史最中意的就是燕家呢!”

“是啊!有点奇怪……”

江越听着耳边传来的窃窃私语,神情凝重起来。

他比这些人知道的内情更多,自然不相信燕家会放弃这门婚事。那么,是出事了吗?

说起来,京城来的天使还没影子,难道……

……

后院,徐思正在给妹妹梳发。

“过了今天,你就是大人了。”她看着镜子里的两张脸,有着迥异的气质,一样的貌美倾城,“以后姐姐不能陪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徐吟不由握住她的手:“姐姐……”

她成人了,姐姐也要出嫁了。这回她不再相随,姐妹俩将会奔向不同的前程。这让徐吟感到万般不舍,但是想起前世的颠沛流离,又觉得没什么好伤感的。

如果彼此都能幸福,哪怕相隔千里,也是值得的。

“大小姐,三小姐,时辰到了。”仆妇进来禀道。

徐思微微一笑,拉起徐吟:“走吧!”

及笄礼在内堂举行,观礼的除了自家长辈,只有亲友家眷。

看到她出现,老太妃露出和蔼的笑容,作为赞者的长宁公主也向她眨了眨眼。

徐吟抿嘴一笑,低头行礼,而后正坐下来。

老太妃一丝不苟地依礼洗手,祝辞,再给她加笄。

及笄礼并不复杂,不过片刻,就已经礼毕。

徐吟回屋换过衣裳,出来拜谢。

众人都露出欢悦的笑容,去女席落座。

身为主人的徐焕则去外头待客。

徐吟带着歉意目送父亲离去——及笄礼不过是件小事,真正麻烦的在外面呢!

“阿吟,”长宁公主凑过来,小声说,“我听说来了好多求亲的人,里头有河兴王府,漳州郑氏,甚至蒋奕也派人了,这要怎么办啊?都拒绝的话,会不会得罪他们?”

“总是要得罪的,我就一个人,不能都答应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总要让人心服口服吧?”长宁公主说着,忿忿道,“燕二可真是,平常那么殷勤,关键时刻却不见影子。他要是来了,你再弄个比武招亲什么的,不就能名正言顺了吗?”

徐吟惊讶地看向她。

“怎么了?”长宁公主不解,“我说错话了?”

“没有,”徐吟笑着说,“公主说的对极了,我们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

一家有女百家求,虽说怎么择婿是女方是自由,可这次来求亲的人委实分量太重,如果平衡不好,确实就像公主说的那样,说不准就结下仇了。

偏偏燕二没来,昭国公府的使者也出了意外。现下想妥善处理这件事,就麻烦多了。

“那现在怎么办?”长宁公主担忧。

“先看看各方的态度再说。”随后,徐吟转了话题,关切地问,“公主今日第一次出现在人前,感觉如何?”

长宁公主露出笑容,目光扫了一遍宴席,带着几分雀跃跟她说:“我还以为大家会很好奇我的身份,没想到她们都没问。”

因为大家早就知道了啊!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一个姓高的小姐,大家心里都有数。关系到皇家秘闻,谁也不敢随意说破,就当不知道。

徐吟笑着点点头,低声交待:“公主,我们今日寸步不离,哪怕去更衣也一起,好吗?”

长宁公主听出这话不对劲,忙问:“怎么了?哪里出问题了吗?”

徐吟看向前院,轻声说:“据我们所知,伪帝也派出了使者,但是到现在还不见踪影……”

长宁公主脸色一白,不由抓住她的衣袖:“他想干什么?”

“别怕。”徐吟拍了拍她的手,“他的目标不是你就是我,今日总会出现的。只要我在,就不会叫公主出事。”

文学

四天转眼过去了。

昭国公的使者并没有赶到,南源刺史府热热闹闹地开了宴。

一大清早,住在驿馆里的使者们依序进府,在下仆的引路下入席。

使者们左右看看,啧啧称奇。

自从绿林之乱,各地拥兵自重,他们已经很久没见到这副景象了。楚地诸州来了个齐,还有东江、河兴等地,等于半个天下的州郡都聚在这里。

仅仅因为一个小女子的及笄礼。

当然,这可不是个普通的小女子!那是刺杀吴子敬,一手打破楚地格局,令其父成为楚地实际掌控者的人物。

而且,一年时间过去,东江隐隐有风声传出来。去年李氏差点遭了蒋奕算计,正好徐三小姐陪着姐姐去相看亲事,不但揭穿了江北的阴谋,还射伤了蒋奕。

得知这个消息,众人在心里一合计,恍然大悟。

去年他们就觉得奇怪,蒋奕陈兵江岸,一副要和杨固耗到死的样子,后来忽然弃了经营数年的松阳大营,白白把大好的形势拱手相让,自己也有数个月不见踪影,原来是养伤去了?对上了,终于对上了。

蒋奕吃了那样的闷亏,一年时间都没报仇,此番还叫弟子来求亲,不管是捣乱还是真心的,足以说明他对徐氏的重视。

总而言之,这位徐三小姐不是寻常人,在如今这个特殊局势下,她的婚事归属影响着天下格局。

今天怕是有一场大戏啊!

“东江定了大小姐,不算在内。现在江北来人,漳州来人,河兴也来人了。撇除离得远的虞州和齐郡,好像只剩一个关中了吧?啧啧啧,徐三小姐这个及笄礼,倒比陛下的千秋节还要盛大了。”

“别忘了凉王也来了。大凉虽然是异族,可论起兵马来,不比那几个差。”

楚地使者们聚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

说起来,他们这是第二次聚在一起了。上一次什么时候?就是在雍城啊!他们可是徐三小姐刺杀吴子敬的见证者。

自那回以后,各州唯徐氏马首是瞻。所以徐三小姐及笄,他们必定要来送礼,虽然或多或少也有替自家提亲的意思,但更多的是对徐氏表忠心。现下知道结亲无望,反倒热心地替徐氏盘算起来。毕竟大家都是一条船的,南源好他们才能好嘛!

“关中真的不来吗?我怎么听说,燕徐两家早就接触过了呢?燕二公子和三小姐在京城也很要好,我还以为徐刺史最中意的就是燕家呢!”

“是啊!有点奇怪……”

江越听着耳边传来的窃窃私语,神情凝重起来。

他比这些人知道的内情更多,自然不相信燕家会放弃这门婚事。那么,是出事了吗?

说起来,京城来的天使还没影子,难道……

……

后院,徐思正在给妹妹梳发。

“过了今天,你就是大人了。”她看着镜子里的两张脸,有着迥异的气质,一样的貌美倾城,“以后姐姐不能陪在你身边,要好好照顾自己。”

徐吟不由握住她的手:“姐姐……”

她成人了,姐姐也要出嫁了。这回她不再相随,姐妹俩将会奔向不同的前程。这让徐吟感到万般不舍,但是想起前世的颠沛流离,又觉得没什么好伤感的。

如果彼此都能幸福,哪怕相隔千里,也是值得的。

“大小姐,三小姐,时辰到了。”仆妇进来禀道。

徐思微微一笑,拉起徐吟:“走吧!”

及笄礼在内堂举行,观礼的除了自家长辈,只有亲友家眷。

看到她出现,老太妃露出和蔼的笑容,作为赞者的长宁公主也向她眨了眨眼。

徐吟抿嘴一笑,低头行礼,而后正坐下来。

老太妃一丝不苟地依礼洗手,祝辞,再给她加笄。

及笄礼并不复杂,不过片刻,就已经礼毕。

徐吟回屋换过衣裳,出来拜谢。

众人都露出欢悦的笑容,去女席落座。

身为主人的徐焕则去外头待客。

徐吟带着歉意目送父亲离去——及笄礼不过是件小事,真正麻烦的在外面呢!

“阿吟,”长宁公主凑过来,小声说,“我听说来了好多求亲的人,里头有河兴王府,漳州郑氏,甚至蒋奕也派人了,这要怎么办啊?都拒绝的话,会不会得罪他们?”

“总是要得罪的,我就一个人,不能都答应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总要让人心服口服吧?”长宁公主说着,忿忿道,“燕二可真是,平常那么殷勤,关键时刻却不见影子。他要是来了,你再弄个比武招亲什么的,不就能名正言顺了吗?”

徐吟惊讶地看向她。

“怎么了?”长宁公主不解,“我说错话了?”

“没有,”徐吟笑着说,“公主说的对极了,我们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

一家有女百家求,虽说怎么择婿是女方是自由,可这次来求亲的人委实分量太重,如果平衡不好,确实就像公主说的那样,说不准就结下仇了。

偏偏燕二没来,昭国公府的使者也出了意外。现下想妥善处理这件事,就麻烦多了。

“那现在怎么办?”长宁公主担忧。

“先看看各方的态度再说。”随后,徐吟转了话题,关切地问,“公主今日第一次出现在人前,感觉如何?”

长宁公主露出笑容,目光扫了一遍宴席,带着几分雀跃跟她说:“我还以为大家会很好奇我的身份,没想到她们都没问。”

因为大家早就知道了啊!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一个姓高的小姐,大家心里都有数。关系到皇家秘闻,谁也不敢随意说破,就当不知道。

徐吟笑着点点头,低声交待:“公主,我们今日寸步不离,哪怕去更衣也一起,好吗?”

Author: 宏,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