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好紧好荡H&白嫩饱满挺拔的双乳

知名院校工商管理专业毕业,作为苏氏集团的大公子,眼光比他那个只知道泡妞撩妹的弟弟苏钦守长远的多,他早看出依附李家的生意不是长久之计。

娱乐产业利润丰厚,门槛低,他早就想染指了,只是苦于没有门路,便想借助岳大龙的人脉和资源共谋发展,也算是给苏家再多铺一条路,为将来的家族继承权打好基础。

“哈哈哈,苏兄弟不用客气。你我若是联手,这赤京北城……的娱乐行业早……晚也是咱俩的天下。”岳大龙明显酒喝多了,说话大着舌头,喷出满嘴的酒气。

手下的兄弟看他身子歪扭,吐舌不清,赶紧好心伸手扶一把。

这位仁兄却牛眼一瞪,把对方的手甩开说:“干嘛,劳资没……醉,自己能走。”

那个手下被吓得一哆嗦,赶紧垂首站立身后。

岳大龙也不看着脚下,自顾自往前走,却没看清台阶,脚下踏空,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正好栽在墨羽和杜晓晓的脚下,唬得手下小弟们手忙脚乱的赶紧上前搀扶。

这么大的动静,杜晓晓和墨羽都不禁回头,就在杜晓晓回首的那一霎那,在场的所有雄性眼前一亮,瞬间被眼前的绝色惊呆,目光中露出赤果果的贪婪之色。

苏坤裘本就被对方的一袭红衣背影所迷,此时见杜晓晓本人容貌更是一等一的绝色,内心更是起了不该有的亵渎之意。

再看岳大龙和众位小弟,更不用说了,虽然从事娱乐行业见多了各色美女,但是像杜晓晓这个级别的绝色,岳大龙还是第一次见,瞬间惊为天人,仰着脑袋趴在地上都忘了起身。

话说杜晓晓被岳大龙突然如此的大礼,吓得有点失色,但是转瞬即逝。

看眼脸色平静的墨羽,再瞅瞅面前几个目惊口呆的男人,瞬间又恢复了妩媚俏皮的样子:“哎呦,这不年不节的行如此大礼,让小女子如何过意的去啊。”

众人一愣,岳大龙的手下发怒就要上前动手,虽然对面是个美女舍不得动粗,但是在老大面前也得做做样子,好好表现下不是。

没等他上前,墨羽把杜晓晓拉到身后,挡在了前面。

眼神极为冷厉的看着对方,浑身散发出冰冷至极的气势,这些人都是见惯了刀头舔血的老江湖,瞬间如冰雕般被锁住身影,心底非常骇然。

这个年轻人居然有这么冷冽的气势,眼神仿佛遥远的苍穹星海,又如洪荒大地潜伏的猛兽,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岳大龙打个冷颤,酒醒了几分,头脑也立马清醒多了,伸手挡住手下,慢慢站了起来。

这时墨羽叫的车到了,杜晓晓似乎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笑眯眯的挽着墨羽的胳膊上了车。

苏坤裘看着两人即将离开,走到岳大龙身边低声说:“龙哥,若你有兴趣,小弟可以帮忙。”

在苏坤裘的眼里,只要为了家族事业和自己的利益,女人如衣服,是可以随时换的,更何况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为达目的也是一种交易的手段。

岳大龙手一摆,不悦的说:“苏公子,欺凌霸女的龌龊事为兄还做不来,告辞。”

苏坤裘微微一愣,没想到马屁拍到马腿上,这个看似草莽粗鲁的人看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摆弄,看着岳大龙坐上车离开后,薄唇翘起,眼里露出一抹讥讽和狠辣。

此时的岳大龙也没有想到就因为这句话,会在不久后救了自己一命,同时人生命运发生巨大的改变。

……

御都花园是赤京有名的上流社区,里面住的都是达官贵人和社会名流。就在通往这个小区的路上,正行驰着一辆蓝色的出租车。

看着不断向后掠过的黑影,墨羽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没想到苏家这两兄弟都是一路货色,不过,那个岳大龙倒是条汉子。

文学

想到临行前,苏坤裘在岳大龙前说的话,墨羽不禁皱起眉头来,这个混蛋一直就没安好心,不仅垂涎杜晓晓的美色,还怂恿岳大龙对杜晓晓下黑手。

侧过头看看坐在旁边的杜晓晓,这女人头歪在墨羽肩膀上,已经不知不觉睡着了,应该是酒喝多了,这女人心够大的,也不担心被人卖掉。

墨羽往她那边靠了靠,让她睡的更舒服些。

车子很快停在了小区门口,司机问:“先生,需要进去吗?多少栋?”

墨羽哪里知道杜晓晓住在哪栋,只好让司机稍等下,轻轻唤杜晓晓,谁知这丫睡的太沉,居然半丝动静没有。

看到她面色奇异的绯红,不会是发烧了吧?墨羽伸手在她额头一探,很烫,果然是发烧了!应该是站在酒店门口等车那会被夜风吹的受了凉。

这可怎么办?只有问问门卫了。

在门卫热心的帮助下,终于搞清了杜晓晓的住处,不过墨羽的身份信息和电话号码却被警惕的门卫登录了下来。

这是个尽职的门卫,墨羽对他竖起大拇指。

谢过门卫和司机师傅,当墨羽抱着杜晓晓,最终把她放到宽大舒适的床上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墨羽不敢多耽搁,摸摸杜晓晓的额头,找了块干净的毛巾用温水泡湿拧干,帮杜晓晓的俏脸和四肢擦拭干净,然后把清洗过的毛巾敷在她的额头。

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退烧之类的药,这女人平时也不备点药在家里,万一生病了咋整,就像这一次,若不是自己在,非烧成糊涂蛋女傻子不可。

墨羽暗叹一声,只好拿上钥匙,出门买药。

小区里的药店是24小时营业,常见常用的中药和西药都给她备些,酒精药棉啥的也带上。

又去隔壁的超市,买了些水果、大米、鸡蛋、蔬菜拎上,刚刚找药的时候,冰箱也没放过,偌大的冰箱里居然只有一盒牛奶,真让墨羽大跌眼镜,一个外表精致的女人能把日子过成这样,多不容易啊!

回到家里,应该是回到杜晓晓的家里,把买的东西放到冰箱,然后去一尘不染的厨房烧开水,待会让杜晓晓喝点水再继续睡。

学校是回不成了,这里还躺着一个病人,即使回去了也不放心。给她用酒精擦拭后,明显体温下降不少,脸色也没有之前那么红。

看着躺在柔软大床上的杜晓晓,墨羽很羡慕她,起码这姑娘此刻已经进入了梦乡,而自己忙碌一天,夜晚还得继续伺候她,今晚怕是睡不成了。

奇怪了,和这女人是命格犯冲吗?咋每次遇到,都得伺候她呢。

杜晓晓突然翻了个身,把盖在身上的毯子压到了身下,露出白皙修长的玉腿和玲珑有致的完美曲线,嘴里嘀咕一句:“热。”

两只好看的如春笋般的手就向裙子的领口抓去,扯掉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一截如羊脂玉般的肌肤和线条柔美的锁骨裸露在墨羽眼前,墨羽只觉口干舌燥,下腹一股骚动翻涌。

赶紧如临大敌般弹跳起,按住那双不老实的手,不让它们继续作乱。

尼玛,柳下惠坐怀不乱是真的吗?墨羽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有隐疾。

重新帮杜晓晓扣上扣子,只把最上面的那颗松着,这样她睡觉呼吸可能会更顺畅舒服些。用手再探下额头,体温已经正常了。

墨羽松口气,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自己应该可以眯会。为了稳妥,每隔两小时设置了一个闹钟,这样可以及时观察杜晓晓的病情。

帮杜晓晓盖好毯子,墨羽走到客厅的阳台上,凌晨的气息经过夜晚几个小时的过滤沉淀,显得清新而自然,虽然没有农村那种甘冽的感觉,但是对比白日的污染和浮躁也好上很多,墨羽忍不住闭眼对着漆黑的苍穹深深呼吸了几口。

没有马自达和各种工业机械的喧嚣,夜显得很静,静的躺在床上和客厅沙发上的两人都睡得特别安稳。

清晨,杜晓晓是被一阵饭菜的清香扰醒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揉揉惺忪的双眼,翻身就下床,结果床边没有拖鞋,再一看身上裙子还在,自己昨晚没洗澡吗?怎么穿着裙子睡觉?

杜晓晓脑袋有些混乱,记忆有点断片,坐在床头慢慢回忆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和墨羽一起坐上出租车,后来头痛就枕着墨羽的肩膀睡着了,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后来发生了什么?

看着四周熟悉的卧室环境,杜晓晓再摸摸胸前,发现领口的扣子解开了,心下一慌,尖叫着冲了出去。

墨羽你这个混蛋不会丢下我,让司机单独送我回来的吧?

天呐!本人是不是被占了便宜?杜晓晓要哭出来了。

正在厨房忙活的墨羽,听闻杜晓晓尖叫,心头一紧,匆忙跑了出来,正好和杜晓晓撞了个满怀。

“啊——”杜晓晓吓得再次惊叫,连忙后退两步。

看着花容失色,面色惨白的杜晓晓,墨羽着急的问:“怎么了?”

待看清面前的人,杜晓晓哇一声哭了出来。

杜晓晓这一哭,彻底把墨羽整懵了。他一只手里还拿着勺子,疾步走到杜晓晓的卧室,把房间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并无异样啊。

“杜晓晓,你怎么哭了?发生了什么事?”墨羽焦急的问。

“昨晚是你送我回来的吗?”杜晓晓抽哒哒的问。

“是啊,我送你回来的。”墨羽点点头。

“那,那……”杜晓晓吞吞吐吐的,眼神闪烁。

墨羽眉头深锁,紧紧的盯着她,催道:“那什么?你说啊。”

杜晓晓苍白的脸上突然升起一朵红云,低声的问:“那,你昨晚有没有对我做什么?”

“啊!”墨羽脑海里浮现昨晚杜晓晓风光旖旎的画面,不觉俊脸一热,结结巴巴的说:“没,没有啊。”

杜晓晓眯起双眼,再次问道:“真没有?”一个面白无须、薄唇削脸的儒雅男士对他表面显得恭敬有加,眼底却藏着一丝不屑。

“龙哥,那你慢走,小弟期待着与你共谋发展。”

岳大龙出身草莽,年方四十有余,为人豪气干云,初中没毕业就出来闯荡江湖,赤手空拳打下了赤京娱乐休闲的半壁江山,手下产业兄弟众多,可谓日进斗金。

苏坤裘今年二十四岁,知名院校工商管理专业毕业,作为苏氏集团的大公子,眼光比他那个只知道泡妞撩妹的弟弟苏钦守长远的多,他早看出依附李家的生意不是长久之计。

娱乐产业利润丰厚,门槛低,他早就想染指了,只是苦于没有门路,便想借助岳大龙的人脉和资源共谋发展,也算是给苏家再多铺一条路,为将来的家族继承权打好基础。

“哈哈哈,苏兄弟不用客气。你我若是联手,这赤京北城……的娱乐行业早……晚也是咱俩的天下。”岳大龙明显酒喝多了,说话大着舌头,喷出满嘴的酒气。

手下的兄弟看他身子歪扭,吐舌不清,赶紧好心伸手扶一把。

这位仁兄却牛眼一瞪,把对方的手甩开说:“干嘛,劳资没……醉,自己能走。”

那个手下被吓得一哆嗦,赶紧垂首站立身后。

岳大龙也不看着脚下,自顾自往前走,却没看清台阶,脚下踏空,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正好栽在墨羽和杜晓晓的脚下,唬得手下小弟们手忙脚乱的赶紧上前搀扶。

这么大的动静,杜晓晓和墨羽都不禁回头,就在杜晓晓回首的那一霎那,在场的所有雄性眼前一亮,瞬间被眼前的绝色惊呆,目光中露出赤果果的贪婪之色。

苏坤裘本就被对方的一袭红衣背影所迷,此时见杜晓晓本人容貌更是一等一的绝色,内心更是起了不该有的亵渎之意。

再看岳大龙和众位小弟,更不用说了,虽然从事娱乐行业见多了各色美女,但是像杜晓晓这个级别的绝色,岳大龙还是第一次见,瞬间惊为天人,仰着脑袋趴在地上都忘了起身。

话说杜晓晓被岳大龙突然如此的大礼,吓得有点失色,但是转瞬即逝。

看眼脸色平静的墨羽,再瞅瞅面前几个目惊口呆的男人,瞬间又恢复了妩媚俏皮的样子:“哎呦,这不年不节的行如此大礼,让小女子如何过意的去啊。”

众人一愣,岳大龙的手下发怒就要上前动手,虽然对面是个美女舍不得动粗,但是在老大面前也得做做样子,好好表现下不是。

没等他上前,墨羽把杜晓晓拉到身后,挡在了前面。

眼神极为冷厉的看着对方,浑身散发出冰冷至极的气势,这些人都是见惯了刀头舔血的老江湖,瞬间如冰雕般被锁住身影,心底非常骇然。

这个年轻人居然有这么冷冽的气势,眼神仿佛遥远的苍穹星海,又如洪荒大地潜伏的猛兽,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岳大龙打个冷颤,酒醒了几分,头脑也立马清醒多了,伸手挡住手下,慢慢站了起来。

这时墨羽叫的车到了,杜晓晓似乎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笑眯眯的挽着墨羽的胳膊上了车。

苏坤裘看着两人即将离开,走到岳大龙身边低声说:“龙哥,若你有兴趣,小弟可以帮忙。”

在苏坤裘的眼里,只要为了家族事业和自己的利益,女人如衣服,是可以随时换的,更何况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为达目的也是一种交易的手段。

岳大龙手一摆,不悦的说:“苏公子,欺凌霸女的龌龊事为兄还做不来,告辞。”

苏坤裘微微一愣,没想到马屁拍到马腿上,这个看似草莽粗鲁的人看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摆弄,看着岳大龙坐上车离开后,薄唇翘起,眼里露出一抹讥讽和狠辣。

此时的岳大龙也没有想到就因为这句话,会在不久后救了自己一命,同时人生命运发生巨大的改变。

……

御都花园是赤京有名的上流社区,里面住的都是达官贵人和社会名流。就在通往这个小区的路上,正行驰着一辆蓝色的出租车。

看着不断向后掠过的黑影,墨羽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没想到苏家这两兄弟都是一路货色,不过,那个岳大龙倒是条汉子。

想到临行前,苏坤裘在岳大龙前说的话,墨羽不禁皱起眉头来,这个混蛋一直就没安好心,不仅垂涎杜晓晓的美色,还怂恿岳大龙对杜晓晓下黑手。

侧过头看看坐在旁边的杜晓晓,这女人头歪在墨羽肩膀上,已经不知不觉睡着了,应该是酒喝多了,这女人心够大的,也不担心被人卖掉。

墨羽往她那边靠了靠,让她睡的更舒服些。

车子很快停在了小区门口,司机问:“先生,需要进去吗?多少栋?”

墨羽哪里知道杜晓晓住在哪栋,只好让司机稍等下,轻轻唤杜晓晓,谁知这丫睡的太沉,居然半丝动静没有。

看到她面色奇异的绯红,不会是发烧了吧?墨羽伸手在她额头一探,很烫,果然是发烧了!应该是站在酒店门口等车那会被夜风吹的受了凉。

这可怎么办?只有问问门卫了。

在门卫热心的帮助下,终于搞清了杜晓晓的住处,不过墨羽的身份信息和电话号码却被警惕的门卫登录了下来。

这是个尽职的门卫,墨羽对他竖起大拇指。

谢过门卫和司机师傅,当墨羽抱着杜晓晓,最终把她放到宽大舒适的床上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墨羽不敢多耽搁,摸摸杜晓晓的额头,找了块干净的毛巾用温水泡湿拧干,帮杜晓晓的俏脸和四肢擦拭干净,然后把清洗过的毛巾敷在她的额头。

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退烧之类的药,这女人平时也不备点药在家里,万一生病了咋整,就像这一次,若不是自己在,非烧成糊涂蛋女傻子不可。

墨羽暗叹一声,只好拿上钥匙,出门买药。

小区里的药店是24小时营业,常见常用的中药和西药都给她备些,酒精药棉啥的也带上。

又去隔壁的超市,买了些水果、大米、鸡蛋、蔬菜拎上,刚刚找药的时候,冰箱也没放过,偌大的冰箱里居然只有一盒牛奶,真让墨羽大跌眼镜,一个外表精致的女人能把日子过成这样,多不容易啊!

回到家里,应该是回到杜晓晓的家里,把买的东西放到冰箱,然后去一尘不染的厨房烧开水,待会让杜晓晓喝点水再继续睡。

学校是回不成了,这里还躺着一个病人,即使回去了也不放心。给她用酒精擦拭后,明显体温下降不少,脸色也没有之前那么红。

看着躺在柔软大床上的杜晓晓,墨羽很羡慕她,起码这姑娘此刻已经进入了梦乡,而自己忙碌一天,夜晚还得继续伺候她,今晚怕是睡不成了。

奇怪了,和这女人是命格犯冲吗?咋每次遇到,都得伺候她呢。

杜晓晓突然翻了个身,把盖在身上的毯子压到了身下,露出白皙修长的玉腿和玲珑有致的完美曲线,嘴里嘀咕一句:“热。”

两只好看的如春笋般的手就向裙子的领口抓去,扯掉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一截如羊脂玉般的肌肤和线条柔美的锁骨裸露在墨羽眼前,墨羽只觉口干舌燥,下腹一股骚动翻涌。

赶紧如临大敌般弹跳起,按住那双不老实的手,不让它们继续作乱。

尼玛,柳下惠坐怀不乱是真的吗?墨羽觉得这个人是不是有隐疾。

重新帮杜晓晓扣上扣子,只把最上面的那颗松着,这样她睡觉呼吸可能会更顺畅舒服些。用手再探下额头,体温已经正常了。

墨羽松口气,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自己应该可以眯会。为了稳妥,每隔两小时设置了一个闹钟,这样可以及时观察杜晓晓的病情。

帮杜晓晓盖好毯子,墨羽走到客厅的阳台上,凌晨的气息经过夜晚几个小时的过滤沉淀,显得清新而自然,虽然没有农村那种甘冽的感觉,但是对比白日的污染和浮躁也好上很多,墨羽忍不住闭眼对着漆黑的苍穹深深呼吸了几口。

没有马自达和各种工业机械的喧嚣,夜显得很静,静的躺在床上和客厅沙发上的两人都睡得特别安稳。

清晨,杜晓晓是被一阵饭菜的清香扰醒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揉揉惺忪的双眼,翻身就下床,结果床边没有拖鞋,再一看身上裙子还在,自己昨晚没洗澡吗?怎么穿着裙子睡觉?

杜晓晓脑袋有些混乱,记忆有点断片,坐在床头慢慢回忆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和墨羽一起坐上出租车,后来头痛就枕着墨羽的肩膀睡着了,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后来发生了什么?

看着四周熟悉的卧室环境,杜晓晓再摸摸胸前,发现领口的扣子解开了,心下一慌,尖叫着冲了出去。

墨羽你这个混蛋不会丢下我,让司机单独送我回来的吧?

天呐!本人是不是被占了便宜?杜晓晓要哭出来了。

正在厨房忙活的墨羽,听闻杜晓晓尖叫,心头一紧,匆忙跑了出来,正好和杜晓晓撞了个满怀。

“啊——”杜晓晓吓得再次惊叫,连忙后退两步。

看着花容失色,面色惨白的杜晓晓,墨羽着急的问:“怎么了?”

待看清面前的人,杜晓晓哇一声哭了出来。

杜晓晓这一哭,彻底把墨羽整懵了。他一只手里还拿着勺子,疾步走到杜晓晓的卧室,把房间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并无异样啊。

“杜晓晓,你怎么哭了?发生了什么事?”墨羽焦急的问。

“昨晚是你送我回来的吗?”杜晓晓抽哒哒的问。

“是啊,我送你回来的。”墨羽点点头。

“那,那……”杜晓晓吞吞吐吐的,眼神闪烁。

墨羽眉头深锁,紧紧的盯着她,催道:“那什么?你说啊。”

Author: 宏,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