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故意装睡让我进去-宝贝把腿张开点再深点

可还是睡不着啊,已经凌晨2点了,然而他现在的心情已经不是兴奋,而是紧张和焦虑。

尤其是一想到他明天的钢琴考试,早上八点音乐厅集合,而且大冬天的早上,手冷的半天缓不过来,如果考试顺序靠后一些还好,而他的学号就排在第二个。

不行啊,赶紧睡觉,闭着眼什么都不想。

只是这人就是这么奇妙,平时没事的时候睡得踏实着呢,可一旦转天早上有事情,这晚上越想早睡,却越是睡不着,然后他翻来覆去又过去了半个小时。

凌晨2点半,没人在他身旁,而就算是有人,他现在也完全没有心思想别的。

心中忐忑焦虑之下,他忍不住爬起来打开琴盖,踩着弱音踏板将明天准备考试的曲目默奏了一遍,只是他不弹还好,这一弹却发现竟然忘了一大段……

他又急忙翻书架,耐着性子照着琴谱,又将曲目慢速的对了一遍。

等他弹完心中有了底,这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

家里没有助眠药,他也懒得大半夜跑出去买,最后只能强迫自己躺在床上闭眼睛,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没关系,别紧张,就算是睡不着也闭上眼睛歇一会儿。

迷迷糊糊,像是睡了,可又感觉根本没睡一样,而等他再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早上6点半了。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黑眼圈,韩冬飞欲哭无泪。

……

清晨,他走在去音乐厅的路上,萌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窜出来,躲在他身后“哇!”的一声大喊,韩冬飞没什么反应,倒是把身边的其他同学吓了一跳。

他转过身,就见萌萌和糖糖两人正一左一右站在他身后,便问道:“你们考啥?”

糖糖不用说了,自然是和他一样考钢琴演奏,而萌萌今天则是考编曲和编舞。

音乐专业的考试嘛,反正就是那些东西,不是唱就是跳,要不就是器乐表演。

“哈哈!大熊猫!”萌萌指着他的脸哈哈笑道,“你这脸是肿么了?”

“害、失眠了…”他郁闷的摸摸自己的脸颊,却发现脸好像真的有些浮肿。

不光是浮肿,此时也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心理作用,他竟感觉左半边脸都是麻木的,同时还伴随着牙疼。

他用手按了按牙床,心中越发的不安起来,就感觉今天好像会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样。

这时糖糖掏出了一包饼干递给他,“师兄你还没吃早饭吧,给~~”

“咦?自制的?”他笑着接过饼干,“是你自己做的吗?还是买的?”

“我向学姐请教,然后试着自己做了一次,你快尝尝~~”糖糖的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伴随着身体微微的左右摇晃,麻花辫甩来甩去,充满了青春气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还是因为缺觉、脑袋有些迷糊,他就感觉今天的糖糖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好像是气质?

可糖糖哪有那东西啊!别说是气质了,她能完整的把一句话说利索了就算是成功。

他刚打开密封袋拿出一块,却被萌萌抢先一把夺走,随后放到自己的嘴里吃起来。

“抢什么呀!这一包这么多呢!”他无奈摇头,拿出饼干刚准备吃,却又愣住,有些腻味的皱眉,“我从来不吃巧克力曲奇,糖分和油量太高了…..”

听他如此说,糖糖的脸上立即露出一副失落委屈的神情。

韩冬飞见状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曲奇塞进了嘴里,边吃同时还大声赞叹:“好吃!真的好吃!我感觉比甜品店里卖的还要好吃!请继续努力!”

糖糖破涕为笑,脸上再次展露出甜美的笑容,用力的点头,“好!我知道啦!等我继续学习,下次烘焙其它类的点心给师兄尝尝!”

为了消除她的不安,韩冬飞抛下了发胖的顾虑,开始美滋滋地吃起来。

只是萌萌抢了一块,之后就不再吃了,而是拉着糖糖和她讨论起来。

“我感觉还是放葡萄干好吃,巧克力太甜了……”

“必须放巧克力,曲奇才能称为曲奇,如果放了葡萄干那成什么了…..”

很显然!糖糖的强迫症又犯了…..

三人赶路,她两只在前面蹦蹦哒哒的牵着手,韩冬飞在身后盯着她俩的背影瞧,心中说不出的那种感觉,有些邻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还有些老父望女的欣慰感,总之就是…..

很喜欢!

只是他正盯着糖糖的背影发呆,脑袋也因为缺觉正在犯迷糊,却没看到路口的另一边正高速冲过来一名学生。

也幸好萌萌反应敏捷,一把将糖糖拉住,这才没被那名体育系的牲口撞到。

“你特么没长眼睛啊!”萌萌怒气冲冲的破口大骂,“学校里跑什么?没读过校园手册吗?”

“喂!我又听到你说脏话!”韩冬飞一把揪住了萌萌的后脖领,对着她教训道:“是不是又想坐在车顶上凉快一下?”

萌萌有些烦躁的一把拽回了自己的衣服,嘴巴鼓鼓的对他反驳道:“你到底长没长眼睛啊!没看到那家伙刚才差点撞到糖糖?”

“他在校园里奔跑确实不对!可你也不能说脏话骂人!”韩冬飞摆出一本正经的架势,“你是女孩子,说话行为都要更加注意才行!”

“嘁!你就是欺负我个子小揍不过你!我看雯雯姐姐天天骂骂咧咧,你为什么不去管教她?”

“你怎么知道我没管教?我已经管教好几年了,从上高中开始到现在,你看我哪天不骂她?”

俩人正在激烈的争吵,糖糖听得忍无可忍,直接对着他俩怒吼了一句:

“都别吵啦!你俩人天天见面说不上三句话就开吵!你们不烦我都烦啦!”

文学

俩人面面相觑,随后一起转过来盯着糖糖仔细打量,眼神中透着不可思议。

这还是他俩第一次见到糖糖发脾气,真的没想到,不大点的小人儿,这一发起火来还挺凶。

俩人被震撼住了,当下也不敢再斗嘴,只是随着身边的同学一起赶往音乐楼。

此时,钢琴专业的三个年级学生齐聚音乐厅,而大四的前辈们因为要准备下学期的毕业演奏会,因此这学期并没有期末考试的安排。

三个年级加起来一共36人,原则上每个人只有5分多钟的演奏时间,但就算如此,算上其它的时间消耗,这一场考完也差不多要到中午吃饭了。

考试曲目自选,当然了虽然说是自选,但是技巧简单或者速度偏慢的肯定不行。

这次运气不错,班长上去抽签抽到了第二轮,这也给了韩冬飞更多的调整和热手时间。

然后就是按照抽签顺序,大一年级的学弟学妹们先上,按照学号开始轮番上去演奏。

5分钟的时间一到,主评委老师–也就是钢琴科的系主任就会摇一摇手铃,然后就自动换人。

音乐系的同学们正在按部就班的准备专业考试,而另一边的教学楼中,体育系今天上午也有一场理论课的笔试内容。

此时雯雯正大步疾赶,同时嘴里还叼着一只大肉包,风风火火的向着考场跑去。

直到走进教室,她才将嘴里的包子咽下,并且放慢了脚步,面不红气不喘的开始溜达,想挑一个看起来靠谱的同桌,准备考试时挨着人家坐一起。

正好靠后的角落里有个空座,而且同桌蔫巴巴的,看起来像个书呆子的模样。

她走过去坐下,就开始向同桌搭话:“嗨哥们儿、我叫张雯!待会考试时把你的选择题给我看看!”

然而对面的男生并没说话,只是傻乎乎的咽了下口水,直愣愣的盯着她。

【哇~~是雯雯学姐!她和我说话啦~~果然和同学们说的一样,她长得好可爱,性格好飒~~】

见他不会说话,雯雯眉头狂跳,心里直犯突突,【泥马!该不会是碰到个傻子吧!】

她立刻起身、就想换个座位,希望赶紧找个靠谱点的,只是她抬头寻么了一圈却发现这一会工夫,考场几乎都坐满了,只剩下第一排那几个学霸专座还空着。

而学霸专用座虽然坐的都是学霸,但那个地方距离老师太近了,根本抄不到。

雯雯心中暗恼,就觉得这帮体育系的牲口们都是人精,大家琢磨的都一样,都惦记趁着考试前赶紧跑过来占座,挑一个看起来机灵点的同桌。

无奈之下,她重新坐下来,没好气的打量着同桌的牲口问道:“你是什么专业的?”

“我、我…..”男生再次咽了口口水,心里“咚咚咚”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最后好不容易憋出来一句:“体、体…..体育教育!”

“你吼那么大声干嘛?”雯雯不耐烦的揉揉耳朵,没好气的看着他,“脑子有毛病吧!”

不过转念一想,体教是偏向理论性的专业,而且能学教育专业的脑袋应该都不算笨。

既来之则安之吧,更何况现在考场里也没有更好的位置了。

于是雯雯踏下心来,摘掉了棒球帽,露出了一头精致的圆寸,随后还脱掉了外套,上身只穿着一件修身的毛衣,而这件毛衣还是她为数不多的几件女装,平常运动也想不起来穿。

她整理好后,将头扭过来神秘兮兮的问男生:“说实话,你学习成绩怎么样?”

然而对面的男生还是没说话,只是傻乎乎的瞪着眼睛,不错眼珠的看着她。

【哇~~雯雯学姐好棒!长相可爱、身材又好、性格豪爽、脑瓜还不精明!这种类型,怎么会有男生能狠下心来拒绝!】

见他又不说话,雯雯认命的垂下头,但还是不甘心的问了句:“你喜欢郭德缸吗?”

“当然喜欢了!每天晚上睡觉时都要听!”这次男生的回答倒是挺自然。

“好吧….最起码三观没毛病…..”

雯雯腻味的撇撇嘴,吃完肉包子不喝口豆浆,总感觉嘴里面油腻腻的。

就在这时,监考老师突然从后门走进来,同时还伴随着好听的嗓音。

“该考试了,教材收起来统一放到讲台上,小纸条收起来都放在口袋里!”

听到声音,所有同学都顺着方向扭头看去,立刻就被监考老师的颜值所折服,教室里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只有雯雯没有转身,而是哭丧着脸趴在桌上等死。

“窝泥马!今天完蛋了!竟然碰到了赵老师监考,也不知道上次那招还好不好用!”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是无效的,就算是菜鸡的金牛也一样。”

而赵敏此时已经走到了讲台正中央,看起来严肃认真、一丝不苟。

直到此时,同学们才看到她臂袖上的红袖章,瞬间就想起了这位!

一时间,教室里安静无声,所有人噤若寒蝉,竟是被这位督导员的名声震得一动都不敢动。

赵敏拍拍手,这是准备要发言的前兆,所有人也将目光聚焦在她的身上,只有雯雯除外。

“总是有同学和同事们问我,赵老师,你为什么对学生们管得这么严格?”

“赵老师,他们都是大学生了,都是成年人,自己可以对自己负责,你管他们干什么?”

赵敏说的时候摆出一副嫌弃的表情,还有碧池的语气,模仿起来挺搞笑的,但此时没人敢笑。

“是的!就是这种语气和表情!你、为什么、对学生们、管得、这么严格?”

“为什么!”她的脸色突然变得冷峻严厉,“为什么让人讨厌?为什么不与人方便?”

“因为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是一名老师!我严厉是为你们好!而我不仅要教你们知识,更要引导大家去做正确的事,这样等你们毕业后才能成为一个对社会有帮助的人!”

“现在我来告诉你们,我为什么要这么严厉!那是因为、这不关你的事情!”

Author: 宏,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