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狂欢餐桌下的乱H/走一下就往里撞一下

2022-03-07 14:19:34 21点热度

“还有一件事!”章子梅往叶兴盛那边靠了靠,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很认真地说:“你和许市长被人陷害,差点没命,这件事儿也算是很大的一件事儿,你必须让你的恩师胡省长知道,胡省长阅历丰富,足智多谋,人脉又广,手中的权力也很大,他应该能够帮得上忙的。”

“那是必须的!”章子梅所说的这一点,叶兴盛也早已经考虑到:“不过,就目前的情况,咱们必须得先跟许小娇商量好,然后我再去找胡省长汇报情况。”

“对了!”章子梅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盛,你和许小娇市长逃过一劫,两人都已经回到天元市,你必须尽快和许小娇联系一下,商量好怎么解决这件事情,怎么面对天元市市委市政府的其他领导?只有你们俩的步调一致,才能够显示出团结力量的强大。现在是早上10点多,这我看你现在就跟许小娇市长联系一下,最好跟她就这件事达成一致意见。”

叶兴盛听章子梅说的有道理,便立刻给许小娇打了个电话。

许小娇却不愿意和叶兴盛在电话当中商量这件事情,她要叶兴盛去她家。

叶兴盛考虑到妻子章子梅好不容易来一趟,想多陪陪章子梅,便有些不大情愿说:“许市长,咱们就不能够先在电话里交换一下意见吗?”

许小娇却已经显得不耐烦:“叶兴盛,你觉得在电话里面是能够把这件事情说清楚的吗?你要是不愿意过来,那就别跟我提这件事儿。”

还没等叶兴盛再多说一句话,话筒里边已经传出了忙音。

章子梅倒是显得很开明,听说许小娇邀请叶兴盛过去商量,她毫不犹豫地要叶兴盛立马准备一下去许小娇家。

叶兴盛亲了一下章子梅的脸颊,半开玩笑地说:“难道你就不怕我和许市长发生什么故事?”

章子梅丢给叶兴盛一个白眼,推开他的手,翻身下床去帮叶兴盛拿干净的衣服,她把衣服丢给叶兴盛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说这个?许小娇她是市长,是你的顶头上司,她要你过去,你就赶紧过去吧!拖拖拉拉只会惹她讨厌!”

见章子梅竟然一点都不吃醋和怀疑,叶兴盛心里十分感动,如此贤惠的女人,世上少有,他叶兴盛能够娶到章子梅,真的是他的福气!

穿好衣服,叶兴盛立马驱车前往许小娇家。

天元市政府原本在叶兴盛所住的小区也给许小娇安排了一幢2层的小洋楼,只是,许小娇身为市委副书记、市长,平时找她的人很多,她要是在叶兴盛所在的小区居住,显然很不大方便,于是,她便在一个高档小区租了一套大房子居住。

来到许小娇家门口,叶兴盛按了好久的门铃,许小娇才开门,她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

叶兴盛起初并没有注意到许小娇的脸色,许小娇好久才开门,他微微有些不满:“娇,干嘛现在才开门?明知道我过来找你的!”

许小娇翻翻眼皮丢给叶兴盛一个白眼:“叶兴盛,你能不能理解我一下?你明知道我腿上有伤的,伤都还没好,还疼着呢,我从卧室里走出来,那可是要费一定的时间的!”

许小娇这么一说,叶兴盛这才记起来,在死亡河的时候,许小娇不幸摔伤,被石头划破了大腿。

“娇,对不起,都怪我一时糊涂,都怪我记性不好,把你腿受伤的事儿就忘了!你昨天回来有没有上医院看医生了?”叶兴盛以关切的目光看着许小娇。

“看了,但是,不管什么病都不可能一下子就好的。”许小娇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见叶兴盛嘴巴蠕动想说什么,她立马打断他:“好了,在门口说话不方便,你进来吧!”

叶兴盛闪身进去,反手把门关好,和许小娇朝客厅的沙发走去,见许小娇走路歪歪斜斜,他把手伸过去,挽着许小娇的右手:“娇,让我来扶你吧!”

许小娇这时候腿确实很疼,她不想再逞强,便依靠在叶兴盛的肩膀上,即便如此,她走路也是很艰苦,腿没动一下,伤口便剧烈的疼痛。

叶兴盛见许小娇走路如此困难,干脆拦腰将她抱到沙发上,等放下许小娇,他发现许小娇的脸颊微微泛红,美丽的眸子里似乎有怒火在闪烁,于是赶忙解释道:“娇,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见你走路很困难,所以……”

“好了,我都知道的,你不要再解释什么了!”没等叶兴盛把话说完,许小娇立马打断他。

在询问了许小娇去看医生的一些情况之后,叶兴盛把话题转移到正事上,他问许小娇对这一次被洪峰冲到河里有什么看法?

早在死亡河的时候,叶兴盛和大富婆凌蓉蓉关于阴谋论的谈话,许小娇都已经听到,而且许小娇自己也觉得,这起事故绝对不是偶然。

许小娇脸色很凝重:“这件事具体怎么处理还没有详细的办法和步骤,不过,我绝对不会放任这件事就这么过去的,至少,我会让公安局那边立马立案的。”

“娇,你回到天元市这件事儿,天元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干部应该知道了吧,他们有什么反应?”叶兴盛问道。

许小娇是天元市二号人物,遭遇了这么大的磨难,天元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干部肯定会非常关心的,他特别想知道,天元市一把手也就是市委书记关仕豪到底什么态度

给许小娇换药不是什么难事,加上许小娇是自己的好朋友,叶兴盛自然乐意,只是许小娇的伤口位置实在太不一样:“可是……”

“可是什么?”叶兴盛那犹豫的态度让许小娇十分不满:“要是不愿意,那你就走吧!本来,我是想让芊虹过来帮我换药的,可是,芊虹家里有事,她赶回家去了,我是实在找不到人才让你帮忙的。你走吧!”

叶兴盛当然不是不愿意帮许小娇换药,只是感到有些难堪罢了,许小娇这么一说,他更不可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娇,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发脾气,我有说不帮你换药了吗?我只是,怎么说呢?……”

“好了好了,你别废话那么多了,既然你愿意,你就帮我换药吧。”许小娇当然知道叶兴盛接下来想说什么。

药就在茶几上,都是一些消炎的药,防止伤口感染。

在答应帮许小娇换药之后,叶兴盛从药袋里取出药膏和棉花棒,他用棉花棒沾了药膏,轻轻的涂抹在许小娇腿根处的伤口上。

那道伤口很长,而且才刚过去一天多,伤口自然还没有痊愈,还不时地有血水流出来。看着这道仍然有些血肉模糊的伤口,叶兴盛深深地同情许小娇,在涂抹的时候动作,尽量做到最轻。

一边涂抹,叶兴盛还一边询问许小娇伤口是否疼痛。

伤口处原本是贴着胶布的,在涂抹好药膏之后,叶兴盛要帮许小娇在伤口上贴上胶布,许小娇感到很难为情,将他的手推开,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说是自己来,许小娇却很难将伤口完整地贴住,非但如此,她自己的动作不够麻利,触碰到伤口,一阵剧痛,不由得呻吟起来。

叶兴盛见状说:“娇,你就不要逞强了,还是让我来帮你吧!”

许小娇没再说什么,她将手中的胶布递给叶兴盛。

跟涂抹药膏不同,帮许小娇在伤口上贴上胶布,必须靠得很近。

“叶兴盛,我可提醒你,你可别想打什么歪主意啊。”许小娇并不知道贴胶布的难处,见业兴盛把身子弯下来,她有些狐疑。

自己原本就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却被许小娇如此提醒,叶兴盛感到很委屈,如果不是许小娇身上有伤,他早就甩手而去了:“娇,你能不能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就你这伤口的位置,你觉得我能离你很远吗?我这是贴胶布,又不是给你涂抹药膏,涂抹药膏可以用棉花棒粘着,轻轻涂抹,这胶布必须得靠近才能够贴得上,你又不是不知道。”

许小娇听叶兴盛说的很有道理,这才知道她误会他了。“算我错怪你了,好吧!”

许小娇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叶兴盛心里的委屈才消除,他再次弯身很仔细小心地用胶布粘住许小娇腿部的伤口。“娇,腿上有伤,你晚上洗澡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点,别让水碰到伤口,不然的话发生感染是很麻烦的。”

从许小娇家里出来,叶兴盛竟然意外接到市委书记官关仕豪的电话,关仕豪问他是否已经回到天元市?情况如何?

叶兴盛一想到副市长符兆亭和关仕豪之间最近来往很密切,顿时心里有火,他总觉得,关世豪的关心不是真心的。

即便如此,关仕豪毕竟是市委书记,跟他维持表面上的和气与团结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是不是迫不得已,在官场上谁会愿意把矛盾公开化?谁都愿意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叶兴盛如实把自己在死亡河的遭遇告诉关仕豪,最后他向关仕豪表示了感谢,感谢关仕豪对他的关心。

关仕豪话锋一转,问及许小娇,许小娇是否已经回来?为什么他迟迟没能联系上许小娇?

许小娇腿部的伤还很重,叶兴盛不想让许小娇受到过多的打扰,便撒谎说,他也不大清楚,他也无法拨通许小娇的电话。

关仕豪随后告诉叶兴盛,省纪委那边已经知道这件事情,这几天省纪委那边可能要有人下来过问此事,要他做好准备。

刚挂了关仕豪的电话,市纪委书记郝名宇的电话便打了进来,原来,正如市委书记关仕豪所说的那样,省纪委已经知道这些事情,明天省纪委一名副书记将到天元市过问此事,说是过问,很可能是指示市纪委调查此事。

“小叶,这事故到底是什么原因,目前还不大清楚,但是,如果你认为这是一个阴谋的话,那么请你今晚好好的回忆一下,把你所有的疑点都一一列出来,明天好像省纪委的领导反映。”郝名宇说。

省纪委之所以这么快就知道这件事,完全是因为市委书记关仕豪。

在这起事故发生之后,关仕豪深深知道,这起事故瞒是瞒不住的。

许小娇调研的时候那么多人跟着,这些人都是有一官半职,但凡在官场上能够当官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关系,这些人肯定会把这件事告诉提拔他们的人,要不了多久,省纪委那边肯定知道。

既然瞒不住,干脆主动向组织汇报,这是明智的选择,于是,在一边指示展开救援的同时,关世豪让市纪委书记郝明宇将此事向省纪委反映。

“”小叶,你有跟许市长联系上了吗?我打了她手机号码和家里的电话,都没能够联系上她,你要是能够联系上她,就把这件事告诉她,让她也做做准备吧。”

刚才从许小娇家里出来的时候,许小娇给了叶兴盛她一个私人的手机号码,这个号码,许小娇平时只用来和家人联系,外人都不知道。

叶兴盛拨打这个号码,将省纪委领导要到天元市过问此事的事告诉许小娇,许小娇竟然一点都不意外:“这件事完全在我的意料当中,对咱们来说这是好事儿,到时候市公安局和市纪委同事展开调查,事情很快会水落石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