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店卖什么最挣钱(盲盒的暴利模式你们不懂)

格子店卖什么最挣钱(盲盒的暴利模式你们不懂)

世界,充满奇迹。我猜你想不到,小盒子里的玩具居然能成为当代年轻人的新消费趋势。更疯狂的是,这些玩具竟然可以让他们“破产”!

是的,我说的这些玩具是近年来出现的一个新物种——泡泡玛特。 另外,这家背后有年轻人支持的玩具公司,准备赴港上市。

痴迷零售的 85 后创业者

近日,据港交所披露,泡泡玛特已通过听证会,将于12月下旬在港交所正式上市。这意味着,自6月以来盛传的上市传闻终将成为现实。

事实上,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个估值高达400亿元的玩具帝国,起家只是隐藏在北京中关村一角的“杂货店”。

说起这家“杂货店”,就不得不说他的创始人王宁。

王宁是谁?一个1985年出生的年轻人,没有显赫的背景,也没有扎实可靠的背景,但正是因为喜欢马虎,他才成为母校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最著名的校友。

2008年,年仅高三的王宁毅然带着热情在学校附近建了一家店,开始了“网格店”的生意。从这一刻起,王宁与零售结下了不解之谜。边缘。

所谓“格子店”,是指在城市商业中心放置标准尺寸的“格子柜”。只要每月支付少量费用,就可以租一个格子柜,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

这样的“格子店”,对于很多刚刚毕业、创业资金不多、怀揣创业梦想的大学生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再加上独特新颖的商业模式,“格子店”迅速发展成为全校月销售额过万的小店。

周围的人看到“格子店”赚钱了,纷纷效仿。两个月内,12家同样的“格子店”出现在学校附近。随着竞争的加剧,王宁的格子店终于消失了。

但王宁依然不愿放弃自己的零售梦想。参考日本知名杂货店“LOFT”和香港时尚超市“LOG-ON”,2010年,王宁和妻子杨涛终于在北京中关村欧美汇创立了POP MART。 ,主要定位是销售时尚杂货。

但这样的杂货店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

潮玩背后的400亿帝国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你充满斗志地追逐梦想。最后,现实给你泼了一盆冷水。

创业4年,王宁走遍了北京的各大商场,饱受各种人的目光。他还经历过不招员工、店长带领店员集体离职的事件。同时,店铺的持续亏损也导致了合作伙伴的退出……

2010年到2012年,是泡泡玛特最艰难的两年。每当遇到困难时,王宁都会提醒他的团队去看看旁边正在建的四环立交桥,并安慰大家立交桥已经完工,该翻身了。

但王宁自己也知道,再这样下去,恐怕真的没有未来了。

事实上,在杂货零售市场,初出茅庐的泡泡玛特与无印良品、名创优品等知名杂货店相比,并无优势。再加上自己的门面太长,没有自己的特色,消费者根本记不住泡泡玛特的品牌。

然而,有哪个成功人士没有在一路走来的失败中幸存下来?

终于,泡泡玛特的转折点出现了。 2014年,王宁考上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攻读MBA学位。期间,王宁结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学,还获得了泡泡玛特的天使投资。

2015年,受到日本IP玩具Sonny Angel的启发,王宁彻底顿悟,于是一挥手砍掉了其他所有品类,只专注于潮流游戏品类。

当时,王宁在网友的建议下,与莫莉娃娃的创作者签订了独家授权协议,推出了首个“莫莉十二生肖”盲盒系列。更夸张的是,与火影海贼王几十万甚至上万的数字相比,莫莉娃娃的价格堪比“白菜价”,每件仅59元。

再加上新颖新潮的盲盒玩法,泡泡玛特瞬间成为了年轻人热切追捧的“玩具”。

大火过后,泡泡玛特一直开着。 2017年至2019年,泡泡玛特摆脱亏损泥潭,营收分别达到1.58亿元、5.14亿元和16.83亿元,净利润分别达到156万元。 9952万元和4.51亿元。 3年时间,泡泡玛特营收增长10倍,净利润增长287倍,如今市值达到420亿!

你永远不懂盲盒的暴利模式!

可能很多人会问:市面上有19.9元的名创优品亲民手办。从逻辑上讲,这样的价格应该更受欢迎。但是为什么只有泡泡玛特受欢迎呢?

一方面,与泡泡玛特的盲盒模式密不可分。

路过商场里的泡泡玛特店,你经常会看到年轻的姑娘们站在机器前,不停地摇着一个又一个的盲盒,脸上满是期待的表情。毫无疑问,她是在榨取“隐藏的金钱”。

一般来说,单价59元的公仔,一盒12个,那一套就高达708元。但就算这么贵,很多人还是会花大价钱买几套。他们的终极目标,无非就是追求里面的“隐藏的金钱”。

就好像平时玩游戏的时候,为了精神上的愉悦,在家呆几天不出门,就是为了通关。又比如小时候抽50美分的彩票,不惜付出生活费,最后还抽到了终极玩具。同理,为了得到一笔隐藏的资金,年轻人也会因此而疯狂。

按照目前“隐藏钱”的概率1/144,也就是平均要买12个盲盒,花8500元才能赚到一个隐藏钱。

按照市场价格,一个普通人偶的成本最高在20元左右,而泡泡玛特盲盒的价格是59元。 也就是说,泡泡玛特的毛利率高达64元。 %。

因此,凭借盲盒强大的营销逻辑,以及高毛利的产品,泡泡玛特一路走高也是情理之中。

另一方面,是泡泡玛特的IP。

众所周知,品牌往往是最赚钱的。像大家熟知的耐克、阿迪达斯、华为、苹果,哪一个不因为品牌溢价而带来高回报?

所以,泡泡玛特也可以离不开它的品牌IP。目前泡泡玛特拥有Molly、PUCKY、LABUBU、Dimoo等85个IP,其中自有IP12个,独占IP多达22个。仅靠molly这个老牌IP,2019年的收入就高达4.56亿元。

此外,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泡泡玛特在中国33个一二线城市拥有114家零售店,在57个城市拥有825家机器人门店。 2019年,天猫旗舰店贡献收入2.51亿元。

足以看出,泡泡玛特在众多用户心目中成功塑造了优质的潮人形象。

创始人王宁曾坦言:“也许再给我们五年时间,回头看泡泡玛特,你会觉得我们是中国最像迪士尼的公司。”

5年后,靠盲盒翻身的泡泡玛特,能否成为能像王宁说的那样成为下一个迪士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