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的作者是谁(《西游记》作者真的是吴承恩吗)

西游记的作者是谁(《西游记》作者真的是吴承恩吗)

《淮安府志》记载《吴承恩西游记》,不注明流派或卷数。按照文史传统,小说未必能入地方志,入地方志的一定不是小说。因此,有人怀疑可能是记录了吴承恩某西行方向的游记。

《西游记》作者的问题,是一个旷日持久的公案案。现在人们常说作者是吴承恩,但这并不是一个结论。事实上,《西游记》出来的时候,作者是匿名的。原因有二:一是小说属于当时粗野的稗官,作者不愿署名;二是《西游记》内容浩瀚,其中不少讽刺《西游记》、时事等敏感话题,书商不敢。签名。当然,《西游记》显然不是《飞来峰》,也不是花果山上的孤儿石蛋。它应该有一个或多个作者。

明清以来作者署名经历了哪些阶段?

第一阶段:明朝,无名。我今天看到的《西游记》最早的版本是明万历二十年金陵施德堂官板上新刻大字的《西游记》,没有作者的名字。 《西游记序》明确指出:“《西游记》这本书不知道是谁干的。”有趣的是,这个版本虽然没有署名,但在扉页的显眼位置却有“华阳洞天大师学校”的字样。看来他们是想故意“制造局面”,用学校管理员推诿,还用假名来迷惑大众。明代子星所写的《西游记》上百部长篇小说,大都沿袭了这本书的约定俗成,要求作者匿名。

第二阶段:清朝,丘处机。清康熙年间,有作家王丹益将《西游记》评价为《西游证道书》。卷前有元代大文豪虞姬为《西游记》作伪序,曰:《长春真君初编的《西游记》。这个国家也是写出来的。”王丹义还在原序后加了秋长春真君传和玄奘。取经事迹有两个附录,分别介绍了丘处机的生平和玄奘大师的史实。三人这样的相互见证,让一些人信以为真。于是,“求佐论”风靡世界。现在能看到的清代《西游记》七本,无一例外都是丘处机所著,有的直接标注为“丘长春真君所著”。

第三阶段:现代,吴承恩。五四运动之际,鲁迅、董作斌等人根据清人提供的线索,从各种来源寻找史料。丘处机“冒名顶替者”的著作权最终是根据《淮安府志》和《吴承恩的《西游记》中的记载确定的。1930年代,郑振铎、孙凯迪、赵景深等学者,和刘修业继续引用和申述。此后,“五竹”说已成为学术界的共识。后来出版的《西游记》的作者,也署名了吴承恩;1986电视剧《西游记》版也写了“吴承恩原著”。

《求佐》说:《英淑言说》是假的?

进入新时代,关于《西游记》作者的纷争突如其来。一是海外学者在不同场合不断提出反对“五竹”理论的观点,并对“求佐”理论等人选进行了深入研究。 ”(载于《社会科学战线》1983年第4期)作为标志,对“五竹”的理论提出了一个全面的质疑。如今,徐白云、蔡瑾、唐新安、李春芳、陈元智、朱冠鼎、闫希言等人要么被淘汰,要么基本退出“竞选”,只剩下吴承恩和邱处机面对反对每个 ot她。

丘处机原为“全真七子”之一,全真派掌门人。等待文字传下来。由于他的道家身份与玄奘学经的佛教题材存在内在矛盾,“求佐论”很容易受到多方质疑。

其中一位是《四库全书》的主编季云。他在《西游记》中发现了“多米尼克系统”的现象,于是怀疑“求佐”说的时机不对。丘处机生于宋元年间。如果是他创造的,《西游记》中怎么会有锦衣卫、司力涧、会通关、东城兵马等许多明朝官员和职位?借用现代刑侦术语,丘处机“来不及作案”。

二是千家普学大师钱大信。清乾隆六十年,在苏州玄妙观正统《道藏》中发现并抄写了丘处机的《长春真人西游记》两卷本。于是,秋处机所谓的《西游记》的另一个真相被揭开了。这本书是全真派道士李志昌代师父写的游记。主要描写丘处机与十八个弟子,四年去雪山看成吉思汗的历程。它还包括丘处机和成吉思汗之间的几次对话。薄薄的两卷不到五万字,和《西游记》的百本小说同名,其实是一本不同的书。因此,以丘处机为《西游记》的作者,纯属“英树言之说”,纯属虚假。

正是凭借季云、钱大信、吴宇超、丁彦、阮奎生等清人提供的资料,鲁迅等人运用现代学术方法,对“丘作”理论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分析。 ”,最后揭穿了其中涉及的各种诡计。 .但学界仍有一些人坚持“求作”论。辩解的主要理由如下:第一,以《西游记》为基础的“求佐论”,可能还不够否定。丘处机可能是两部《西游记》的共同点。作者;其次,《西游记》是代代相传的作品,丘处机做出来的还是某部原创的《西游记》;应该是《西游记》作者的合适人选。

鉴于这些“逆转”防御具有一定的欺骗力,特分析如下:丘处机“大而小”的可能性极小。古代文人有“多异为贵,异为不一”的追求。即使同一类型的文本在书名上必然要进行更新和更改,至少会标明其中一个或另一个。因此,提出丘处机单独写两部同名作品的逻辑“充分规律”是没有实际可信度的。

原《西游记》大概指的是《唐代三藏大师诗经》、《西游记》剧集、《西游记》。这里的问题是:原《西游记》不等同于《西游记》,其作者也不等同于《西游记》的作者。所以,所谓“丘处机是《西游记》的原作者,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等于否认丘处机写了一百本《西游记》的小说。”事实上,《西游记》相关原著有作者的痕迹,根本没有丘处机的影子:《诗经》是唐五时期寺院的经书,作者无名氏;明代平话全文已失传,至今仅发现两处残片,分别保存于《永乐大典》和朝鲜古代汉语教科书《飘通士言解》中,作者匿名。

至于《西游记》有全真教内容,作者是“道士”,这个理论就更不靠谱了。《西游记》是中华文化的集合,三教并存,九流并存,它有着多元的文化背景,无论是儒释道百家都不能“赢”它,按照它的逻辑推论,《西游记》故事里有很多儒家言论,那么我们可以把它当成《论语》和《孟子》,就断定它在孔孟之手?

《五竹》曰:遇死结或理参考?

“五竹”理论的流行并非偶然,有大量证据支持。主要有:吴承恩曾在湖北景贤宫工作,符合《西游记》出自《西游记》封建王府的条件; 《西游记》有明确记载;吴承恩的《射阳初存稿》(现编为《吴承恩诗集》,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与《西游记》多处相互印证;《西游记》有很多淮海的地理特征,比如孙悟空的原型是淮河神猴五指旗,唐僧的出生地是聚贤庄、海州等。

但是,从学术角度仔细考虑后,“五竹”理论似乎很难定论。他所遇到的证据“缺憾”是:《淮安府志》记载的是《吴承恩西游记》,并没有注明小说的体裁和体量。同时,按照文史传统,小说未必能入地方志,入地方志的一定不是小说。因此,有人怀疑,极有可能与丘处机的《西游记》一样,是吴承恩西游记的记载。后来发现,清初黄禹忌的《千卿堂书目》中包含了《吴承恩的《西游记》,但被编入地理范畴,显然进一步印证了其地理和游记的特点。结果,《五竹》说被子打了个死结。

面对诸多质疑,“五竹”表示,大营实际上已经撤退了。在许多书籍和论文中,“西游记的作者据说是吴承恩”、“吴承恩是《西游记》的作者”等委婉严谨的表述,至今仍存在异议。学界,就在这里说吧”等委婉严谨的表达方式。我认为,在目前的学术背景下,虽然“五竹”理论尚无定论,但吴承恩有理由作为《西游记》作者的一个合理参考。主要原因是目前吴承恩的《西游记》最有可能性。

信者信,疑者疑。事实上,这种“悬浮”法已经有很多成功的例子,为我们做了有益的借鉴。解放前,叶德军写了《西游记研究资料》,书首指出吴承恩的《西游记》记载于《天启》第19卷《易文志》一书。淮安宫”和第十二卷康熙的“淮安宫”。这部《西游记》是否是一部通俗小说不是毫无疑问的,但在没有确证驳斥“吴作”论之前,它还是可以认出他是《西游记》的修改者。

另外,考虑到“秋佐”的说法明显不合理,而且“二人对决”中秋处机和吴承恩是最先被淘汰的,所以我们只好采用“五珠”。陈述。毕竟,重回《无名氏》的混乱状态,未必是大家乐见的。